冰菓

京阿尼神作《冰菓》,十年了,還有多少人還在等它出第二季?

十年了,還有多少人還在等它出第二季?

如果你經常上網,那你很可能見過這兩對情侶頭像。

特徵是男生好像沒睡醒和女生的紫色大眼睛

即便是不愛看番的網友,也會被兩人之間的氛圍打動。

這對情侶頭像,出自2012年4月22日播出的青春校園推理番《冰菓》。

今年,是《冰菓》播出的第十年。

雖然已經過去了10年,但這部番的人氣並沒有隨著時間消散。

它的評分逐年攀升。

在不少老二次元心中,《冰菓》不僅是京阿尼的代表作之一,也足以被稱為是一代神作。

直到今天,依舊有人在跪求第二季。

《冰菓》到底有怎樣的魔力,能夠跨越漫長的時光,被廣大觀眾所追捧呢?

I scream

《冰菓》是一部推理番,故事發生在一所虛構的現代日本高中裡,主角是四位普通的高中生。

女主角千反田愛瑠,是當之無愧的焦點。

她剛一出場,黑長直的背影以及紫色的眼眸,就讓不少人堅定地按下了追番按鈕。

在動畫裡,千反田是古典文學部的部長,也是當地“富農”家的女兒。

雖然家世顯赫,但千反田平時絲毫沒有大小姐的架勢,十分平易近人。

在面對好奇的問題時,她不會故作高冷,而是毫不顧忌地表現自己的興趣,口談禪是“我很好奇”。

和男主角第一次相遇時,為了讓男主角幫她解答問題,她甚至下意識握住了對方的手。

男主角折木奉太郎的性格也很獨特,他沒有陽光開朗的主角光環,相反,平時的他對人十分冷淡。

他自稱“節能主義者”,人生信條是“不做也行的事情就不做,非做不可的事情一切從簡”。

有一次,折木在社團教室看到了千反田,他的第一反應卻是離開教室,原因是認為打招呼很麻煩。

除了男女主角,頭腦冷靜的福部和性格執拗的伊原,也是故事中的重要角色。

兩個人像是氣氛組,經常拌嘴,也會在推理中提出獨到的想法,而不僅僅作為千反田和折木的背景板存在。

女二和男二

提到推理,觀眾們肯定會聯想到各種兇殺案件。

然而,這部劇裡卻絲毫沒有這類情節。

主角幾個人推理的事件,大多是“教室的門究竟被誰上了鎖”這類生活瑣事。

然而,就是這樣一群看起來中二的高中生,卻在不經意間,揪出了一樁學校裡的舊案。

女主千反田的舅舅,曾經是自己古典文學部社團的前輩。

小時候,千反田追問過舅舅關於社團的問題。

當時,她因為舅舅的回答而大哭,可現在她已經記不清舅舅說了什麼。

為了幫千反田找到當年落淚的原因,折木幾人展開了推理。

折木翻閱了很多舊社刊後得知,在幾十年前,校園曾發生了一起衝突。

當時,學校準備把文化祭從5天變成2天,學生們十分不滿,開始發聲抗議。

而這件事,可能和千反田的舅舅有關。

隨後,他們發現了一個關鍵人物,當年舅舅的同學,當今的圖書館女老師。

女老師告訴大家,當時,千反田的舅舅並沒有參與抗議。

領頭的學生們想和學校抗爭,但又擔心受罰,於是隨便找了個老實人作為代表。

這個人正是千反田的舅舅。

後來,由於抗議的學生們太過上頭,罷課的同時還不小心點燃了校舍。

舅舅成了替罪羊,在文化祭後被學校開除。

預知到自己結局的舅舅,於是創辦了古典文學部社刊《冰菓》。

在眾人為這個名字好奇時,男主折木解釋道:

冰菓,就是冰激凌,而冰激凌英文“ice cream”的諧音“I scream”,意味著“我,吶喊”!

每個受到校園暴力的人,都渴望能大聲吶喊,卻無法開口。

有過這一經歷的舅舅,借用社刊名《冰菓》告訴主角和屏幕前的觀眾,“你可以說NO”!

千反田也終於知道,自己當年是為舅舅的遭遇而哭泣。

《冰菓》這部番,也正是由許多個類似的小故事組成。

主角幾人反復用推理的方式,解開校園生活遭遇的一個個謎題。

破繭成蝶

伴隨著一個個推理事件,每個人都在潛移默化地發生蛻變。

在日常相處中,女二號伊原逐漸喜歡上了男二號福部。

在情人節這天,她花了一整夜給福部親手做了巧克力。

然而伊原存放放到教室裡的巧克力,卻莫名失踪了。

千反田焦急地找到了折木,想讓他推理出真相。

折木問遍了教室附近的人,得知沒人上過樓,也沒人見過那塊巧克力。

於是折木說道,體積很大的巧克力沒法摟在懷裡帶走,那隻可能是穿裙子的女生綁在腿上偷走的。

顯然,這個推斷十分草率,並不讓人信服。

其實,偷走巧克力的,正是男二福部本人。

他不知道如何回應女二伊原的愛,這才偷偷拿走巧克力,阻止伊原的表白。

早在剛發現巧克力不見的時候,折木的眼神就已經證明,他已經知道了真相。

被折木點破後,福部也開始正視自己的內心,其實他心底里也喜歡著伊原,只是面對這份感情有些怯懦,不敢靠近。

終於,他給伊原撥通了電話,兩個人這才走到了一起。

起初性格冷漠的折木,也伴隨著劇情的推進,發生了變化。

在一起案件中,折木突然聊起,自己的初中老師十分喜歡直升機。

可同上一所初中的另外幾人,卻根本不記得有這碼事。

為了求證,一向懶散的折木居然主動了起來。

他決定去圖書館翻閱當時的舊報紙,尋找和直升機有關的報導。

朋友對折木積極的行為十分吃驚

經過查閱資料,折木發現直升機出現的那一天,正在去山里援救受困的人。

老師之所以說自己喜歡直升機,是因為起飛的直升機,能給受困者帶來生存的希望。

然而,那一天過後,老師便再也沒提起喜歡直升機的事。因為一旦看到了直升機,就意味著有人受困。

謎底揭曉後,網友們都被這細膩的一幕感動了。

後來,折木才意識到,原本對別人漠不關心的自己,竟然開始產生了好奇。

為了解決疑問,還會主動發揮推理才能去尋找線索。

推理讓他成長了不少,曾經得過且過的人生態度,在不經意間發生了變化。

不過,觀察細緻的觀眾可以感覺到,在折木認識千反田那一刻起,他就注定會發生改變。

第一次在校外見面時,如心跳頻率般閃爍的鏡頭、淡淡的粉色濾鏡,以及突然間成了心形的鐘擺,早已為結局埋下伏筆。

隨著日常接觸,兩人從一開始的普通朋友關係,漸漸升溫,甚至到看一眼對方都會臉紅的程度。

女兒節當天祭典上,負責撐傘的折木與扮演皇后人偶的千反田對視。

抽幀帶來的卡頓感,讓觀眾都能感覺到折木當時的目眩神迷。

他早已喜歡上了這朵高嶺之花。

最後,互有好感的二人,表達出了自己的心意。

折木臉色微紅說道:“開始冷起來了呢。”

這是一句委婉的告白。

他在小心翼翼試探千反田的態度。

外表冷酷的折木,已經變得柔軟了許多。

當初那個“節能主義者”折木可能也想不到,自己會在推理和情感上,成為主動的一方。

而千反田也回應了折木的感情:“不,已經入春了。”

兩個人間的感情,往前靠近了一步。

而《冰菓》的故事,就在這種隱晦的告白儀式下落幕。

溫柔的京阿尼

番劇《冰菓》,改編自推理小說家米澤穗信的古典部系列小說。

原著的故事殘酷而晦暗,而京阿尼在製作《冰菓》時,對劇情走向和人物命運上都進行了溫柔的改編。

比如,在番劇中,四人組決定暑假去泡溫泉,但在旅店投宿時,卻看到了上吊的幽靈。

眾人推理後發現,原來是旅館老闆兩位女兒中的妹妹,偷穿姐姐浴衣出門,卻被大雨淋濕。

妹妹偷偷把浴衣掛起來晾乾,入夜後,浴衣看起來就像幽靈。

在原作小說中,因為旅館老闆的雙胞胎女兒關係不好,千反田和折木都對親情產生一絲絕望。

但京阿尼在改編時,則加入了姐姐背著崴腳妹妹回家的場景。

千反田因此露出了笑容,折木感慨,兄弟姐妹間並非總是劍拔弩張,還擁有著許多溫馨的時刻。

枯芒草在這裡可以理解為糟糕的關係

原著中所描繪的人物,也充滿了壓抑。

原著中的千反田,並不是那個無憂無慮的大小姐。

她注定要繼承家業,老死在這片土地上。

舅舅曾告訴她的“I scream”,也蘊含著讓她掙脫自己被家族擺弄的意思。

長大後的千反田,對自己的未來更加迷茫,似乎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繼承家業而活。

然而有一天,家人突然對她說,她可以去追求夢想,家族的事情家裡再想辦法。

聽到這句話,為繼承家業而努力生長的千反田,似乎被否定了前十幾年生存的意義。

她的精神狀況,為此受到了影響。

同樣的,原著中的折木,是個鬱鬱不得志的小鎮青年。 

冰菓取景地高山市,因人口老齡化帶上了小鎮的暮氣

面對比他大四歲卻開始環遊世界的姐姐,他看似冷嘲熱諷,心裡卻十分嚮往。

在小鎮裡,折木被空間和社交束縛。即便有著天才推理頭腦,卻也只能成為甘願“躺平”的節能主義者。

然而,在京阿尼改編的《冰菓》中,即便有人會受傷,但永遠不會喪失直面生活的勇氣。

就像千反田說的,不會動不動死人,或者有人受傷。

京阿尼“騙”了觀眾,把一個底色灰暗而孤獨的故事,變得充滿光彩。

劇中的角色們,也扭轉了痛苦的命運,走向更溫暖的未來。

即便番劇中,描繪的就是最普通的高中生日常,主角們的推理,也像是學生們的小打小鬧。

屏幕前的觀眾們,也能看到主角們的成長,甚至現實中的自己也獲得啟發。

例如,作為像男主“躺平”的人,也不妨使足力氣,也許就有所作為。

當然,製作出口碑如此爆棚的作品,更是源於京阿尼一貫的精心製作。

首先,優良的作畫、精湛的配音,是保證劇情演出效果的基礎。

一個眼神一個動作,無數細節的堆砌,才造就了《冰菓》。

其次,《冰菓》在製作時也表現出電影化的手法。

優秀的分鏡設計和色彩運用,也是《冰菓》成功的重點。

在多種優點的加持下,2012年播出的《冰菓》,像是一瓶美酒,時間越長,觀眾們越能從中有所感悟。

2019年7月18日,京阿尼被人縱火。

《冰菓》的導演和動畫製作師武本康弘,在這場大火中不幸罹難,許多珍惜的動畫原稿也被焚毀。

未來是否還會有《冰菓》第二季,我們尚未得知。

但我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追《冰菓》等更新的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