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嘲笑”長得像條魚”的Anya Taylor-Joy,如今是好萊塢最搶手的明星!

最近,好多人愛上了Anya Taylor-Joy的顏。

在《The Queen’s Gambit (后翼棄兵)》中,她靈氣爆棚,美得像個小精靈。

在《Emma. (艾瑪.)》中,她的每一格都堪稱油畫。

在《Peaky Blinders (浴血黑幫)》中,她捲髮紅唇,美得冷艷又嫵媚。

網友們紛紛被她美到:

她像是中世紀的女孩。長得好特別,這眼睛,我快死了
她也太像精靈女王了吧,不公平
她的眼睛/鼻子/嘴唇完全是迪士尼的比例

迪士尼的一名製片人也說:

“她像是日本動漫走出來的真人,她的美另類又特別。”

然而,儘管大家各種誇,但Anya Taylor-Joy本人卻從沒感覺自己好看…

Anya Taylor-Joy覺得自己不好看

她不僅感覺自己不好看,還覺得自己長得很怪, 她不會去電影院看自己的電影,還很自卑地認為自己的顏值,根本就不夠格當電影明星…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可悲,我男友也警告我,這麼說,別人可能會感覺我很虛偽,但我真的感覺自己長相很怪。”

“我從沒有感覺自己是個美女。”

甚至在接到“Emma”這個角色的時候, 她的第一反應不是開心,而是慌張。

“我當時心想,我要成為第一個醜Emma了。我做不到。”

“尤其是電影的第一句台詞就是:我漂亮,聰明,富有。”

她感覺憑自己這張臉,真的很難理直氣壯說出這句話。 她很害怕,她會成為歷屆Emma中最醜的一個。

這張如今讓她爆紅的臉,不僅讓她本人自卑,也讓她小時候受到了同學的霸凌。

Anya的母親是一名有南非,西班牙血統的心理學家。

他父親擁有蘇格蘭和阿根廷血統,是一名當過汽艇冠軍的國際銀行家。

Anya在美國出生,在她還是嬰兒時,全家搬到了阿根廷。

由於阿根廷局勢動盪,一家人在Anya 6歲時,又搬到了倫敦。

曾因眼距被霸凌

父母把Anya送進了倫敦的精英私立學校, 但在裡面,Anya卻過得一點都不開心。

當時,她不會說英語,而且因為眼間距寬,她成了同學們霸凌的對象。

她經常被鎖在更衣室,同學欺負她,不讓她進教室,不邀請她參加任何活動。

Anya很孤獨,7歲開始失眠,一度患上焦慮症,常常一個人躲在廁所哭。

“我們都是社交動物,當我們不被接受,感覺自己不屬於這裡時,就會很難過。”

她10歲左右第一次用臉書,同學@她圖片,其中第一張就是一張魚的照片。

她不懂,跑去問父母,姐姐在旁邊插嘴說:“因為你兩隻眼睛離得真的很遠,看起來像一條魚。”

這一解釋,她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本來她還不懂同學們為什麼欺負她,現在她知道是自己長得太怪。

因為這些經歷,Anya對自己的容貌極其自卑,甚至有段時間都會刻意避開鏡子。

從那時起,Anya就覺得自己長得不好看,也漸漸接受了這個“事實”: 不好看就不好看吧。 我的人生,不止是外貌! 她放下對外貌的關注,開始專注自己內心世界。

Anya從5歲開始就想當演員,7歲就開始找父母要經紀人,小時候就喜歡穿著公主服表演。

因為在學校一直被霸凌,她變得抑鬱。

輟學去追夢

於是在她16歲那年,她獨自做了一個決定,她要輟學去外面的世界追夢。

她給父母寫了一封信,解釋其中的原因。 父母剛開始很震驚,但Anya態度堅決。

就是這麼一個當初看似有點任性不靠譜的決定,開啟了Anya的成名之路。

離開校園沒多久,她就被星探發現了。

而她之所以被發現,居然是因為那張她感覺不夠漂亮的臉。

有一天,Anya穿著媽媽的高跟鞋帶著狗狗去Harrods百貨。

突然,路上有一輛車開始跟踪她。 Anya以為遇上了綁匪,抱著狗撒腿就跑。

車上的人大喊:“停下來,不然你會後悔的!” 鬼使神差的,Anya居然就真的停了下來。

車上的人不是綁匪,是發掘了Kate Moss的模特經紀人Sarah Doukas。

在她眼裡,Anya的臉神秘又有趣,簡直太美太獨特了。 她說服Anya第二天和父母一起去她公司見面。 就這樣,Anya成了一名模特。

當模特給了Anya接觸演藝圈的機會。

機會的來臨

有一天,她和在《Downton Abbey (唐頓莊園)》中扮演司機Tom Branson的演員Allen Leech一起為雜誌拍片。

拍照的間歇,兩人聊到了演戲。

Allen發現Anya是個很有想法演員,於是把她引薦給自己的經紀人。 這之後,Anya開始斷斷續續演一些小角色。

她19歲那年,突破就來了。

當時,她被導演Robert Eggers看中,出演了恐怖片《女巫(The Witch)》中的主角。

Anya充滿特色的臉孔和純真神秘的氣質,巧妙呼應劇中超現實的氛圍,成功將角色本身的純潔、絕望,與劇情詭局的張力達到平衡的效果。

收放自如的演技,讓Anya第一次當主演,就獲得了哥譚獨立電影獎的「年度突破演員大獎」, 這部戲後,她立馬接到6部電影合約。

之後,她出演了《Split (分裂)》,《The Miniaturist》,《Peaky Blinders (浴血黑幫)》,《Emma. (艾瑪.)》,《The Queen’s Gambit (后翼棄兵)》等多部電影電視劇。

與《The Queen’s Gambit (后翼棄兵)》中Beth的共嗚

但這些角色中, Anya最能共嗚的,還是《The Queen’s Gambit (后翼棄兵)》中的Beth。

“看著劇本,我就心痛,之所以心痛,是我在裡面看到了自己。”

“我能體會到Beth的孤獨,她努力想要理解這個她不太能融入的世界,以及她對象棋的依賴。”

“她來自這樣的背景:每個她遇到的人都在某種程度上讓她失望,或拋棄了她。她無法信任任何人,她拼命想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地方。小時候的我,也同樣經歷過這些。”

Beth在青春期就被快速推入成人世界的經歷,也和Anya很相似。

在過去6年,Anya說不清做了什麼,只記得自己被各種機會推著快速成長,根本來不及思考正在經歷的事情。

“我感覺Beth也一樣,她不斷被扔進新的環境,新的舞台,面對新的人生階段,她只能迅速成長來佔領空間,如果沒有外力的推動,一般成長速度不會那麼快。所以,我很能理解Beth。”

經歷了這幾年的成長, 現在的Anya更自信,也不再害怕為自己出頭。

她說,最近有個製片人像對待小女孩一樣跟她說話,好像她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我坐在他辦公室,雖然他比我強壯,也可能影響我之後的事業,但我還是跟他說:我拍的電影比你多,所以,我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聽了很多人對她外表的誇讚後,Anya雖然依然沒感覺自己多漂亮,但也漸漸不再拒絕讚美。

“現在如果有人說我好看,我只會回一句謝謝。”

當年那個因為眼間距被霸凌的小女孩,如今是好萊塢最搶手的新星!

迪士尼的一名製片人說,Anya現在是好萊塢年輕演員中最搶手的,每個人都想跟她合作,她有獨一無二的天賦,出色驚豔的演技,迷人又有識別度的長相。

“毫無疑問,她會成為一個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