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師3》:盤點令人感動的10大劇情

  在《巫師3》中,玩家的選擇會影響劇情的走向,《巫師3》的劇本本身有著十分多的劇情,其中有些劇情可以說令人十分感動,下面小編帶來了《巫師3》令人感動的十大劇情集錦,一起來欣賞一下吧。

馬之靈

  主角:蘿蔔

  從進遊戲的第一次起,蘿蔔就已經陪伴玩家走過了無數風雨了。不管是追逐,打架,賽馬,蘿蔔都陪玩家經歷了。轉眼間,隨著主線通過到血與酒,一次意外的任務讓蘿蔔有了開口的能力,我們也得以知曉蘿蔔的內心世界。儘管它有時連小欄杆都無法跨過,有時連斷橋都不敢跳過去,但只要一聲口哨,他永遠會出現在你身邊。當玩家得知陪伴自己的蘿蔔對自己的感情,想必一定被這只平時呆萌的蘿蔔感動了吧。

  那些陪伴在你身邊的,只有好好珍惜,才知道沒有的寶貴。

婚姻回憶-石之心

  主角:愛麗絲

  故事進展到去伊佛瑞克莊園取回歐吉爾德送給愛麗絲的紫色玫瑰,無論是掀開斗篷沒臉的看門人,還是莊園裡的鬼魂蜘蛛,和夢魘,想必已經嚇退了不少小萌新。

  但擊敗夢魘後,當我們得知愛麗絲家庭的不幸,得知歐吉爾德的黑魔法,與惡魔的交易,其父親被殺死的現實,最後愛麗絲被永久囚禁在這裡的事實,玩家的心,似乎湧上一絲憐憫。

  玩家請求取走愛麗絲的紫色玫瑰,愛麗絲說這是她最後的關於歐吉爾德的信物,所有對歐吉爾德的感情,都在這裡。取走,這個不幸的女子,也將消失。不知此刻的你,對於取走玫瑰,是否動搖了呢?

  惡魔給了你機會,而你當真認為那是一個可以讓你取巧的方法——一個可以讓你快速平步青雲,榮華富貴的方式。殊不知你靠出售自己靈魂得來的短暫快樂隨著與惡魔簽訂契約底限的臨近而逐漸消磨。愛你的人離你遠去,憎你的人在暗處看著你消亡。你以為你可以戲弄惡魔,然而最終你發現你的心已成為死石一塊。

美好家園

  主角:艾斯凱爾、蘭伯特、葉奈法

  隨著故事的推進,到了解救烏馬,找回女兒的關鍵時刻,眾人在凱爾莫罕,葉奈法邀請傑洛特上樓,與其一起共度良宵,後兩人下樓,參與這城堡裡的老友會。席間,蘭伯特和艾斯凱爾講述著自己這段時間的奇聞異事,蘭伯特還和傑洛特玩起了昆特牌。到了三個男人喝酒的時間,三人互相提問題輪番喝酒,互訴心事,直到醉醺醺,步履蹣跚……喝了許久,找回來艾斯凱爾後,三人決定上樓整蠱女術士,換上葉奈法的褲子,打開千里鏡,女裝三人醉醺醺和對面男人打了招呼。被葉奈法抓了個正著,結束了這熱鬧的晚會。

  故事到這裡,我們也不禁喜歡上凱爾莫罕,這裡擁有了許多值得回憶的東西。狩魔獵人的故事從這裡開始,也從這裡結束,這裡有磨劍石和煉金材料的臭味,有各種怪物的血腥味,但也有女術士的體香味,更重要的是一群怪人們的人情味。

夢之洞窟/童話世界

  故事到了幫瘋子盧戈做事的劇情,我們來到了傳說中的夢之洞窟。是從那時起,我第一次被巫師的場景震撼了,藍色的飛魚,巨大的鯨魚,太多夢幻的東西,在洞穴裡游來游去,我也感受到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的虛幻。

  當時,我回想起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裡的絢麗場景,也憧憬在這片星空下,走出屬於我自己的巫師夢。

  而到了血與酒的童話世界,則同樣讓人感到巫師3的奇觀。這裡是虛幻與現實的交融,美好與邪惡的並存,場景美的能做壁紙的圖片數不勝數,記得第一次進這裡,不會截圖的我恨不得用手機拍完這裡的美景。

  當然了,還有許多大家第一次見到被震撼的場景,這裡就挑兩個代表性的舉例子。

金窩銀窩、不如……

  主角:傑洛特、雷吉斯、希里/葉奈法/丹德里恩/特莉絲

  當玩家把主線和兩個dlc全部完成,故事會發展至與雷吉斯的篝火小酌,兩個人彼此親切交談,不時喝一口新釀的曼陀羅酒。

  正如雷吉斯所說,他們見證了許多事情,還成為很多事情的幕後推手,現在,是時候休息下了。鏡頭給到傑洛特,這或許是唯一一次,傑洛特對著我們,露出治癒的微笑。

  回去白牙葡萄園,意外發現有人闖入了家裡,進去才發現是女兒。這時,一切的記憶湧上心頭,傑洛特和希里在莊園的大樹下暢談,講述著關於成為狩魔獵人的故事……至此,故事全劇終,一代獵魔人終得歸屬.……

最後的願望

  主角:白狼、葉奈法

  故事來到無名之人的後續,葉奈法請求白狼辦一件事,兩人先坐船出發去尋找地精,划船中,兩人回憶了在前幾代的歷程回憶,伴隨著本不應該在史凱利傑出現的音樂Kaer Morhen,傑洛特說我的願望是希望我們永遠能在一起。

  隨著傑洛特幾次的下海,卻一無所獲,隨著划船的繼續,兩個人的過去不斷在吐露出來,葉奈法說,我發現現在眼前的景色更美……

  終於,兩個人找到了阿莫斯的船,隨著葉奈法開啟傳送門,兩個人到了一座山的山頂,一艘船卡在山頂上。葉奈法說出了自己想探尋迪精之謎的想法。經過一番搜尋,白狼找到了阿莫斯的法印,在經歷了與迪精的打鬥,葉奈法命令迪精解除兩個人的詛咒,以證明兩個人的感情。

  故事到了高潮,葉奈法說我以為我對你的感覺會改變,但沒有。白狼終於說我對你的感覺也沒有變,兩個人接吻了好久,彼此註視。

  最後,白狼和葉奈法坐在船上,望著史凱利傑的天地,故事圓滿結束。

迷霧之島

  主角:希里

  隨著劇情的推進,我們第一次來到了迷霧之島,當完成矮人授予的任務後,門開了,音樂逐漸改變,希里冰冷的屍體也展現在我們面前。

  傑洛特輕輕湊上前,坐在床上,用手幫希里翻了個身,希里卻沒有絲毫動靜。傑洛特站起身,雙手握拳,想要哭出來,可是於事無補。傑洛特又坐下,嘆息,他把希里抱起來,腦袋裡都是關於希里的回憶,儘管她已經死去了,但傑洛特還是像對女兒似的抱著希里,輕拍她。

  這時音樂變得急促,一道光點閃過,進入希里,希里用手抱住了傑洛特。cg轉變為兩個人第一次在森林的相遇,傑洛特與小時候的希里,夢中的相遇,現實世界終於重逢。

  故事到達高潮,我們也終於為找到了女兒而欣喜。整個cg是電影水準,大家可以搜尋網上的視頻,重溫找回女兒的欣喜。

破碎之花

  主角:普西拉

  隨著故事來到挪威格瑞,傑洛特和卓爾坦打聽到了丹德里恩新欽慕對象的消息,於是兩人來到翠鳥旅館,準備觀看普西拉的表演。

  嘈雜的喧鬧聲中,一個女吟遊詩人登場了,她左腳繞在右腳後坐在舞台上,調了調手中的魯特琴,短暫的停留後,樂曲開始了。

  觀眾因為傳來的琴聲而停止了喧鬧,空氣都安靜了,只剩下普西拉的悠悠琴聲和悅耳的《狼之風暴》。台下有人聽著聽著哭了,靠在男伴的肩上。傑洛特也少有的露出一種驚艷卻不動聲色的表情,認真聽這首歌。

  The Wolven Storm

  These scars long have yearned for your tender caress. To bind our fortunes, damn what the stars own,用手指輕撫我的傷疤命運交結,藐視星光。

  Rend my heart open, then your love profess. A winding, weaving fate to which we both atone,打開傷口,試著療傷直到成了命運的迴旋花樣。

  You flee my dream come the morning. Your scent – berries tart, lilac sweet,清晨時分,你逃離我的夢境。苦如黑醋栗,甜如丁香。

  To dream of raven locks entwisted, stormy. Of violet eyes, glistening as you weep,我想夢見你的黑色秀發,你的紫色眼眸,淚眼汪汪。

  The wolf I will follow into the storm. To find your heart, its passion displaced,我隨狼印深入暴風雪追踪你頑固的心。

  By ire ever growing, hardening into stone. Amidst the cold to hold you in a heated embrace,穿越憤怒與悲傷,堅如頑石我燃起你受狂風橫掃的雙唇,

  You flee my dream come the morning. Your scent – berries tart, lilac sweet,清晨時分,你逃離我的夢境。苦如黑醋栗,甜如丁香。

  To dream of raven locks entwisted, stormy. Of violet eyes, glistening as you weep,我想夢見你的黑色秀發,你的紫色眼眸,淚眼汪汪。

  I know not if fate would have us live as one. Or if by love’s blind chance we’ve been bound,你是否是我的命中註定或僅是愛神無心插柳,

  The wish I whispered, when it all began. Did it forge a love you might never have found?當我說出我的心願,你是否違己之願愛上了我?

  You flee my dream come the morning. Your scent – berries tart, lilac sweet,清晨時分,你逃離我的夢境。苦如黑醋栗,甜如丁香。

  To dream of raven locks entwisted, stormy. Of violet eyes, glistening as you weep,我想夢見你的黑色秀發,你的紫色眼眸,淚眼汪汪。

  記得第一次看這個表演,我是驚掉下巴看的,看完對白狼和yen的愛情肅然起敬,然後就對這遊戲的細節處理和良苦用心佩服萬分。如果說巫師3有太多的驚艷處,這個就是我第一次被徹底征服的那一次。

老狩魔獵人之死

  祭奠::維瑟米爾

  隨著凱爾莫罕之戰進行,隨著白狼帶領的一眾人節節敗退,眾人撤退到了中庭後,隨著葉奈法的倒下,保護罩再也無法阻止白霜的入侵,老維瑟米爾則機警地把希里拉到牆後,看時機拉希里逃跑。

  然而伊勒瑞斯卻攔住去路,把維瑟米爾打倒到一旁,剩下狂獵王拉著希里望傳送門走。老維瑟米爾豈能看著不管,他3下把伊勒瑞斯推開,趕在希里進傳送門前給了狂獵王一刀,並用阿爾德把希里推開,自己卻挨了一腳,被死死踩住了右臂。伊勒瑞斯把維瑟米爾抓住,按在牆上,艾瑞汀以維瑟米爾為要挾,想讓希里屈服。

  希里放下了劍。

  “你小時候就不愛聽話,我就喜歡你的個性。”

  “現在,翱翔吧。”

  維瑟米爾說著把刀子插進伊勒瑞斯,伊勒瑞斯也一氣掐死了老狩魔獵人維瑟米爾。

  希里眼見師父的死,長者之血能力爆發,一道白光由她的身體貫穿天空,狂獵士兵皆逐個倒地,卡蘭希爾眼見不能繼續撐住,開啟傳送門,狂獵王想抓住希里返回,但無法接近希里,在長者之血面前,狂獵王是這麼的渺小,卡蘭希爾拉著艾瑞汀踉蹌逃走,只剩憤怒的希里繼續咆哮。

  一切平靜後,只剩絕望的希里在老維瑟米爾屍體前痛哭。

  大夥聚在一起,安葬維瑟米爾。

  He died like a hero.

  這時的傑洛特悲傷的看著希里,葉奈法則不忍心看,背過頭去

泰德·戴爾瑞紀元

  主角:希里

  巫師3故事的主線就是找女兒,而故事來到了主線的最後一章,當傑洛特擊敗狂獵之王艾瑞汀後,白狼發現天球交彙的入口被打開了,葉奈法此時叫上傑洛特,一起趕往烏徳維克島的殘塔。此時,隨著接近高塔,白霜開始擴散了起來,葉奈法開啟防護罩,與傑洛特一起趕往高塔。

  到了高塔,葉奈法的法術只能支持一人進入,她用盡全身力氣,打開了一個缺口,讓傑洛特得以入內。

  “我沒事,你去吧,替我好好問候下阿瓦拉客。”

  傑洛特說著登上台階,見到已經施展法術完畢的阿瓦拉克。任阿瓦拉克怎麼說,白狼也不願意原原諒這個欺騙自己的精靈。說著,希里走到白狼面前。

  “你願意相信我嗎?阿瓦拉克說的是實話,是我請求他把塔打開的。”

  “難道事先告訴我你的計劃會花費你好多時間嗎?”

  “對不起,我知道我應該和你說,但我擔心你不懂。”

  “哎,感覺和葉奈法談話一樣。”白狼說著低下了頭。

  “和我一起離開好嗎。”白狼用一種幾乎於懇求的語氣對自己的女兒說。

  “我會的傑洛特,如果我還能從塔里走出來的話。”

  “你為什麼這麼做,狂獵已經被擊敗了。”

  “白霜卻沒有。”

  “預言是真的,我看過許多被冰困在的世界,預言是真的,我知道這個世界的最終命運。只有長者之血可以阻止白霜,只有我可以。”希里一邊踱步,一邊露出了堅定的表情。

  “你沒必要自我犧牲。”白狼說著走上前,想留住希里。

  “你錯了,白霜會凍結一個接一個的世界,殲滅掉所有的生命。只有我能阻止這場浩劫,我仔細考慮,做出我的決定了。”希里回過頭來,用一種堅定的眼神看著傑洛特。

  “一定有其他辦法吧。”傑洛特搖搖頭

  “笨蛋,你怎麼可能拯救世界呢,你只不過是個狩魔獵人而已。”

  傑洛特不說話,望著希里。

  “這是我的命運,讓我結束它,這與你無關。”

  “祝你好運,希里”臨走前,傑洛特說。

  “也許我該早告訴你,但你似乎能理解我了。”希里輕聲回答。

  “我比你想的更了解你。”

  “別讓我等太久。”傑洛特看起來放下包袱了。

  希里臨走前望瞭望傑洛特,接著走進那個白霜。

  只剩下呆呆站著的傑洛特,望著女兒遠去的身影。

  希里進入了白霜的世界,被突如其來的白霜弄趴下了。希里站起來,遮擋著不讓自己受傷,一步步望白霜走去。順著手的陰影,她看到了白霜之源,它正向周圍發出自己的力量。希里睜開半瞇的眼睛。

  她回想起來自己和傑洛特的一幕幕,他和希里一起砸了阿瓦拉克實驗室,為史凱裘掃墓。在挪威格瑞,他讓自己去面對女法師們的刁難。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我可以自己面對事情了。這白霜,由我來消滅吧,再見了,傑洛特。”

  想到這些,希里不再猶豫,跌跌撞撞地走向那個閃著耀眼白光的白霜。

  天球交匯慢慢結束了,傑洛特還期待的盼著希里能回來,可是眼見的傳送門在一點點的消失,直到真正關閉……

  女兒回不來了。

  在通知了大帝希里的死訊後,任務進行到結束是另一個開始,傑洛特去了尼弗迦德駐地,尋找劍匠,拿自己委託的寶劍。想到女兒,傑洛特給它起名為燕子。

  接著傑洛特到了約定好的旅館,眼前有個蒙面的女人正在等待,傑洛特坐在她身旁。

  透過罩袍,我們驚喜的發現是希里!

  “這是石化雞蛇的報酬,雖然價格不高,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辛苦你了。”傑洛特把剛取回的劍放在桌子上,希里把劍輕輕托起,打開劍鞘,

  “狩魔獵人的劍!燕子。好美啊,我可以在這試試嘛?”

  “別在這,很快就有你的機會了”傑洛特慈祥地看著希里。

  此時鏡頭給到傑洛特和希里的合拍。

  “那我們就來試試吧”希里說著收起劍鞘。

  由悲到喜是這段劇情的一個大亮筆,說實話,希里回不來的時候,我淚水在眼睛裡直打轉,但進行到酒館的劇情,彷彿又給了我一劑強心針。傑洛特愛著希里,而玩家也帶入地愛著這個淘氣的燕子。劇情結束留給玩家豐富的想像。巫師3的主線劇情也就此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