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從什麼時候開始不看海賊王了

謝謝你,尾田榮一郎。

無數事實證明,當你和舊情人再次相遇,除了大概率的擦肩而過,多半不會發生什麼好事。

比如我和我的舊情人——《海賊王》。

我與《海賊王》分手至今已有兩年之久,期間幾乎不再有聯絡,可最近網上沖浪時,關於這位舊情人的消息開始源源不斷地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理了半天,可算看出個究竟。

原來,路飛吃的不是只會伸長不怕電的垃圾橡膠果實,而是動物系的人人果實幻獸種·尼卡(太陽神)形態噠

這就好比主角上一秒還是一窮二白被人嫌棄的窮小子,下一秒馬上出現幾十個黑衣人喊他少主恭迎他回去繼承億萬家產。

更多人無法接受如此懸殊的落差,一邊由愛生恨、由愛生嘲,開始對《海賊王》進行大規模地攻擊和諷刺。

長期以來,《海賊王》一直憑藉相對嚴謹的情節和精妙的伏筆安排位居“死火海”三大民工漫之首,然而“太陽神果實”設定的出現,卻讓許多人產生了一種《火影忍者》的即視感——一開始告訴你主角是屌絲吊車尾,結果後來瘋狂開掛,嘴遁平天下。

如果用一個詞彙來描述人們心裡的這種落差感,那隻能是“背叛”——血統論戰勝“努力會變強”熱血漫精神。

另一重不滿源於作品戰力(或者說能力)設定本身。“太陽神形態”的設定過去或許確實有伏筆,但對於1000多話的劇情跨度著實不夠充分,觀感上更像是臨時起意的結果。

按理說幻獸種的果實屬於相當稀有的存在,結果在最新篇章中一下大爆發,論逼格,一下子秒殺之前的逼格天花板自然系果實。

於是“人人果實”和“XX形態”成了最大的嘲諷點。

最先出場的“人人果實”能力者喬巴變成了笑話,被戲稱為吃了個原味的,或者是人人果實·屌絲形態

既然路飛都能是“人人果實太陽神形態”,那會長手的羅賓為什麼不能是“人人果實·千手觀音形態”?

海軍大將黃猿的能力為什麼不能是“閃光果實·光之巨人種·迪迦奧特曼形態”?超新星阿普的能力是不是“人人果實·DJ形態”

對現階段劇情的嘲諷甚至反噬了過去的情節,曾經以命保護路飛的艾斯變成了一個小丑,捨命救弟的知名催淚情節成了地獄笑話。

漫天的嘲諷,其實更像一種強顏歡笑,背後都是深深的失望,就像作品中被SMILE能力影響,只能永遠強顏歡笑的“樂子人”。一部分人就此選擇棄坑,不想再迎來更多的失望。

而在這部作品長達25年的連載超長跨度中,還有不少粉絲在此之前就結束了和《海賊王》之間的戀情。我們找來了幾位不同年齡段的《海賊王》讀者,和他們聊了聊與《海賊王》從相愛到分手,以及湊合過的故事。

95後
與《海賊王》的戀愛時長:10年

我是從初二開始看《海賊王》的。在那之前其實也知道它,但是覺得人物畫得不好看,所以一直沒追。

初中那陣子零花錢稍微多了些,加上家裡還沒電腦,所以時不時會去書店買正版漫畫來看,死火海一本都七八塊左右。有次我去買《火影忍者》,發現書店沒上新,就抱著試試看的心態買了本《海賊王》,印象裡應該是30幾捲了,劇情進展到“司法島篇”——主角團打CP9救羅賓那裡。

雖然不知道前面的情節,但是我發現這漫畫裡的戰鬥設定還挺有意思的。主角吃了橡膠果實身體能變長,反派那邊會變成動物,打起來很好看。

人物性格也挺有意思。戰鬥員索隆是路痴,找不到路;廚子山治是個色鬼,沒辦法打女人。

而且裡面還有些對我那個年紀還挺有衝擊力的香艷情節(不是)。嗯,就那個女CP9卡莉法洗澡的部分。

然後我就把這個推介給我兩個朋友,慫恿他們倆跟我一塊買漫畫,沒多久我們就合資把司法島篇的都買完看完了。之後就從頭開始買來看。

後來我還重看了司法島篇,真正感覺到羅賓大喊“我想活下去”那裡真感人啊,眼淚刷地就下來了。不知不覺地,自己就徹底沉迷這部作品了。

我是個小鎮長大的孩子,信息渠道沒那麼豐富,一直都是身邊幾個同好彼此聊聊情節、比比戰力,有時候經常輕信些來路不明的胡扯。

記得有個人告訴我山治之所以一直用劉海蓋著右眼,是因為底下是惡魔的眼睛,露出後會解放強大的黑暗力量,山治後來靠著惡魔之眼打到了黑鬍子。我當時一直信以為真,直到漫畫進展到來年後,山治直接把劉海換了個邊,而且倆眉毛還不是對稱的,是向同一邊卷。

追海賊最狂熱那陣子,我晚上10點下了晚自習,回家後假裝睡覺,窩在被窩裡用MP4偷偷看頂上戰爭篇的動畫。看到艾斯死的時候窩在被窩裡嗚嗚哽咽。

因為買不到海賊王周邊,我自己畫過海賊王的人物卡片來玩。先把紙裁成撲克牌大小,上半部分畫人物,下面寫名字(中英文)和攻擊力防禦力。最後再用膠帶包在撲克牌上,成品效果類似下圖,不過都是黑白的。

一共畫了有上百張吧,這套卡現在還在我表弟家存著,這是我倆的童年珍寶。

那時上網還經常看《海賊王》的分析貼,每出一話新漫畫都有一大堆“海學家”挨個格子摳細節找伏筆,這可比後來的“巨人學家”、“魂學家”什麼的早多了。

SBS欄目

我是大概2020年那會棄坑的,劇情進展到蛋糕島篇,就是山治結婚那裡。其實看到人魚島篇就有點疲了,熱血漫畫都是有劇情套路的,海賊王的套路就是到一個新的島上化解危機,揭露下這裡的悲慘過去,然後由主角團開創未來。

但這是超長篇漫畫,套路用過太多次了,看多了就逐漸免疫了。況且後面的篇章無論劇情還是人物塑造,大都沒能達到以往阿拉巴斯坦篇、司法島篇的高度。

再加上自己年齡增長了,看了更多優秀的青年漫畫作品,比如《劍風傳奇》、《竹光侍》、《異獸魔都》等等,相比之下《海賊王》就顯得有點老套幼稚了。

我的棄坑,應該是年齡使然的必然結果吧。但即使現在不看了,我還是會銘記《海賊王》給我帶來的那些美好的回憶。

謝謝你,海賊王;謝謝你,尾田榮一郎。

我長大了,謝謝陪伴。

野漢90後
與《海賊王》戀愛時長:12年(未分手)

謝邀,我與《海賊王》邂逅於初升高那百無聊賴的假期。過去從不追熱血漫的我,原本只想著把《海賊王》表情悠哉看個大概,積攢一些跟尚未謀面的高中同學的共同話題,沒想到只看了一百多集我就被騙出了第一輪眼淚。

那是整部劇第一次高潮,路飛憑藉廢物橡膠果實能力三戰克洛克達爾,每次都被打得渾身是血,肉眼可見的毫無勝算。

按照我當年看《西遊記》的邏輯,這會兒路飛該去搬救兵了,但路飛沒有,他想都沒想又自個兒上了。也是在那個沒被熱血漫騙過的年紀,主角越是愣頭青、越是莽到不行,我看得就越是揪心。

整股氣一直憋到篇章收尾,路飛用果木果木諾洗頭木把克羅克達爾歐拉了一頓,一場大雨應聲而至,我憋屈的眼淚才不知不覺跟著飚了出來。

那是我決定“這番我追定了”的時刻,再往後,我又經歷了兩次猛男落淚。一次是黃金梅麗號被毀,空中傳來一句話:“對不起,我好想永遠和你們一起冒險”;另一次是“狙擊之神”烏索普歸隊,一彈弓射爆世界政府旗幟。

我不是個喜歡分析自己情感的人,也是到後來人長大了才慢慢發現,那些把我燃起來的情節,無一例外都與小人物的成長有關,不管是廢物果實能力的開發與進化,還是慫逼爆種拯救世界,沒了小人物出身的設定,一切都站不住腳。

因此,當我剛得知路飛是太陽神的時候,我滿腦子都是些為什麼——我這些年為這段感情流過的淚究竟是為了什麼?你丫是個富二代當初決定交往時不告訴我到底是為什麼?

如果我這會兒還在上學,估計已經就這些問題在貼吧高強度對線了。但爺現在快三十了,更重要的問題每天都在困擾著我,路飛是個什麼背景很快就變成了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

無論如何,追《海賊王》動畫對我來說已經成了個習慣,每當我實在找不到下飯劇看的時候,都會想起又屯了好幾集《海賊王》沒看,每每快進著也把進度趕上了。現在佛系追番的我也真不會在意路飛是個什麼東西了,我還會看下去,只為了延續這段從年少開始的陪伴。

你的老舅70後
與《海賊王》的戀愛時長:大約20年

我年輕那會流行玩CS,CS只有局域網,沒有對戰平台,所以只能去網吧。有時候CS打累了,就會找找有什麼最新的電影看,有次偶然打開了《海賊王》,看了幾集就被吸引住了。

初期印像很深的是索隆剛出場。當時他得罪了一個海軍大佐的兒子,被抓起來虐待。按常理說,海軍應該是正義的,海賊是邪惡的。但這裡尾田打破常規,做了一個調轉,就把人物塑造得比較深刻。

不過我一直有個疑惑,紅髮香克斯一個四皇,手怎麼就讓一個海王類給咬掉了?之前很長一段時間我都覺得香克斯就是個菜鳥來著。

我最喜歡的故事篇章是頂上戰爭和人魚島。頂上戰爭不用說,熱血刺激。人魚島篇好像挺多人覺得沒意思,但可能因為我老吧,哈哈,我覺得人魚島篇有了點成人動漫的味道,它談的是【種族歧視】這種比較深刻的主題。

德島篇雖然情節有些拖沓,但是多弗朗明哥這個人物塑造得非常深刻。他一開始是世界貴族,後來一夜跌倒社會最底層,連唯一信任的弟弟都欺騙他,所以才導致他後來踐踏生命,站到理想主義的對立面。

相比之下我覺得《海賊王》的一大缺點在於路飛沒有什麼成長。你看《火影忍者》,會感受到鳴人在一步步成長,越來越像一個大人、一個領導。但是路飛一直都像個推土機,只會往前衝。

這種人做領導,最開始我還能接受,但後來他有了這麼強的實力,這麼多船員,還是很少動腦筋,靠熱血和武力解決問題。現在到了和之國,這麼大一場戰爭,他還是只會去單挑BOSS,而沒有大局的統籌能力,就像一個實習生當上了經理,結果還是實習生的心態和能力,人家憑什麼服你?

看到和之國篇,我就有點看不動了,戰力和情節都不太合理。現在再出個“太陽神形態”,可太扯淡了。外加我女兒再過幾個月就高考了,我心思主要都放在工作和女兒身上了。

但這部作品畢竟陪伴了我整個青春歲月,已經變成一種情懷了,就想知道他的結局。對我個人來說,只要後續情節不是太誇張、太令人失望,我都能接受。

我還會看,只是不會像以前看得那麼認真、那麼積極了。

魔法士00後
與《海賊王》的戀愛時長:13年(分分合合)

那年杏花微雨,和海賊王,在星空衛視相見了。於是,便有了路飛到底是叫路飛還是魯夫、山治到底是叫山治還是叫香吉士、烏索普到底是叫烏索普還是騙人布的問題。直到台版終於沒得看了,用上智能機的我終於看上了日版,聽到“サンジ”的時候,我就想問:台版叫“山雞”都比叫“香吉士”更準確吧?

身為00後的第一批先行者,我的童年軌跡和90後其實差不太多,一樣看虹貓藍兔,一樣玩過四驅車。唯一區別可能就是年齡差導致的一些時間區別。

我從小學就開始看《海賊王》了,那時每週固定幾天的五六點左右會在星空台播一個小時。我第一次看海賊王是在同學家寫作業的時候,只見作業還沒寫完,同學抬頭看了一眼時鐘,頓時放下了筆,凌空翻越一座沙發拿到遙控器打開星空台,從此我便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我還能記得那天娜美開著威霸送路飛上天,喬巴把眼珠哭得走樣的情景。開局便是空島篇的我不知道前因後果,就這麼將就地從空島篇一直看到恐怖三桅帆船,等到真正從頭開始看一遍的時候,空島司法島篇差不多都可以看第三次了。

最神奇的是,每次看到《海賊王》角色人氣投票路飛都是第一,但是從小到大我認識的有喜歡索隆的,喜歡娜美的(我),喜歡喬巴的,喜歡羅賓的(二輪花開警告),還有喜歡艾斯女帝羅的,就是沒有說自己很喜歡路飛的。

後來接觸到海賊王漫畫是高三的時候,我偶然發現一些漫畫app都引進《海賊王》了,於是每週六下午放學,我和舍友在五山附近排隊買一點點的時候,都會兩個人湊在一台手機面前看BIG MOM追殺草帽團。

是的,本偽粉追到現在幾乎沒看過紙質漫。

也許是因為學業繁忙,因為兩年後的偉大航路的確不再像兩年前那樣驚艷,我再也沒能體會到娜美一槍電穿卡莉法那種頭皮發麻的快感,也沒有莫利亞一刀剪掉羅賓影子的那種戰栗了。

上大學之後,我也沒有找到能跟我大談特談《海賊王》的新朋友。可能因為時代變了吧,大家都在聊《鬼滅之刃》、《咒術回戰》還有《電鋸人》。00後和90後的一個區別,應該就是更早接觸到這種熱門動漫的交替吧。

如今,太陽神路飛的出現是道德的淪喪還是人性的扭曲?我只知道尼卡路飛已經迅速變成了我和朋友相互嘲諷的全新黑話。

實話實說,尾田這一波操作多少是讓人封心鎖愛。但是我腦子裡一想起羅賓用二輪花開伸向弗蘭奇襠下的畫面,還是忍不住笑飛了哈哈哈哈哈。

什麼,開掛了怎麼辦?那當然是選擇原諒他啊。

結語

《海賊王》漫畫銷量在12年左右達到頂峰之後,呈現除了逐年下降的態勢。

原因不難猜到,即和它一起成長的老讀者們長大了、棄坑了。對於更年輕的動漫愛好者來說,要補這樣一部上千集的巨著,實在要付出太多工夫。

同期的《死神》、《火影忍者》都已完結多年,唯有它自己還肩負著過去的時代榮光。只是手中緊攥著的接力棒,終究有交給下一棒跑者的那一天。

《我的英雄學院》、《咒術回戰》、《鬼滅之刃》······新生代總會迎來屬於他們的《海賊王》。

但能像《海賊王》那樣連載如此之久、讀者年齡跨度如此之廣的動漫作品,可能不會再有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