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ny Depp與前妻官司懶人包|相識至今13年其中6年用來打官司,恩怨算是沒完了!

今天不跟大家聊電影電視劇,而是想跟大家聊一下荷里活一對著名“前夫妻”——尊尼·特普(Johnny Depp)與安芭·赫德(Amber Heard)。

想必有不少朋友應該知道這倆人的官司前兩天又開庭了,簡直就是曹操八十萬兵馬過獨木橋———— 沒完了。

先給大家說一組比較有意思的數據:尊尼·特普與安芭·赫德從2012年正式官宣戀愛開始算,兩人確定關係至今有10年的時間,這10年的時間裡面,有6年的時間是在打官司;

如果從2009年拍攝《醉後型男日記》( The Rum Diary )首次見面開始算,兩人相識至今13年,他們倆用了近一半的時間打官司,而且這官司打到現在還沒結束……

而且在這6年的“官司時間”裡面,隨著各種證據的提交,兩人的公眾形像不斷變化、反轉。要小編說,兩人之間的關係可以在娛樂史上記下濃墨重彩的一筆,而且其複雜精彩程度短時間內不會有任何人可以超越。

兩人從相識相愛到相殺的經過

2009年《醉後型男日記》

《醉後型男日記》劇照

2009年,尊尼·特普的製作公司Infinitum Nihil接下了《醉後型男日記》電影拍攝項目並於同年3月開始在波多黎各開始拍攝,尊尼·特普在電影中飾演主角,安芭·赫德出演女二號,這是兩人首次相識。

2012年跟凡妮莎·帕拉迪斯(Vanessa Paradis)結束戀情

凡妮莎·帕拉迪斯與尊尼·特普

第二個關鍵時間點是2012年。這一年6月,尊尼·特普公開宣布跟凡妮莎·帕拉迪斯(Vanessa Paradis)結束戀情,當時兩人維持戀愛關係已經14年,而且女方還給他生了一子一女。

沒過多久,尊尼·特普與安芭·赫德就高調宣布了戀愛的消息。

2015年跟安芭·赫德正式結婚

婚禮現場

第三個關鍵時間點是2015年,這一年的2月3日,也就是在尊尼·特普跟安芭·赫德宣布戀愛將近3年後,兩人在洛杉磯正式結婚。需要注意的是,雖然尊尼·特普自出道後就各種戀情緋聞不斷,但這實際上是他的第二段婚姻,而且距離上一段婚姻已經過去30年了。

2016年起訴離婚

安芭發表聲明時臉上帶傷

第四個關鍵時間點是2016年,這一年的5月26日,安芭·赫德以“尊尼·特普家暴”為由正式向當地法院起訴離婚,從這一天算的話,兩人的婚姻關係僅僅維持了1年3個月零23天。而6天之前,也就是5月20日,尊尼·特普的母親剛剛過世。

最後一個關鍵時間點是2017年1月13日,經歷長達8個月的審理之後,這一天法院正式宣布兩人離婚,兩人的夫妻關係從法律上自此終結。如果從這一天算,兩人法律上的夫妻關係一共維持了1年11個月零21天

好戲即將開始

2016年-2018年年底的“家暴受害者”

從2016年安芭·赫德開始起訴離婚,一直到2018年年底的這段時間,她一直是以“家暴受害者”的身份出現。這期間尊尼·特普幾乎從未為自己辯解,所以這段時間兩人的公眾形象分別是“弱小、可憐、無助”以及“家暴狂魔”。

安芭發表的文章

或許是“家暴受害者”這個身份讓安芭·赫德嚐到了甜頭,讓她有點兒飄了,2018年年底,安芭·赫德在《華盛頓郵報》發表了一篇文章,講述了自己被家暴的悲慘經歷,雖然文章中沒有出現尊尼·特普的名字,不過但凡有點兒文字閱讀基礎的人都知道她說的是誰,這已經不是指桑罵槐了,簡直就是指桑罵桑。

德普的反擊

《太陽報》

2019年起訴安芭·赫德涉嫌誹謗

按理說兩人從感情上到法律上都沒有任何關係了,你再拿人家做文章炒熱度最起碼不能炒人家的負面吧?

這下尊尼·特普坐不住了,在2019年3月正式向法院起訴安芭·赫德涉嫌誹謗,並要求5000萬美元的賠償,這場官司一直打到現在……同時還把一家英國報紙《太陽報》(The Sun)以同樣理由起訴了。

這中間也經歷了幾次比較關鍵的時間點,下面給大家列一下。

從“離婚案”開始,德普的公眾形象就一“垮”塗地,所以2019年他起訴安芭·赫德誹謗的時候,大多數公眾還是站在安芭·赫德這邊的,基本上都認為德普是在“垂死掙扎”、“不甘心”等等。雖然這期間德普一直為自己辯解,並講述了安芭的“惡行”,但因為一直沒放實錘,所以大多數人並沒有放在心上。

2020年2月份的“對話錄音”與保羅·貝坦尼(Paul Bettany)的短信

轉機出現在2020年2月份,有媒體爆料了一段德普與安芭的對話錄音,這段錄音顯示,德普不僅沒有進行家暴,反倒是安芭家暴的受害者

德普與保羅·貝坦尼

緊接著又一則德普與保羅·貝坦尼(Paul Bettany)的短信又讓事情反轉:在短信中德普表示要“先把安芭淹死再燒她接著再對她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以確定她是否死了”。

不過相對於德普提交的錄音證據,所有對德普不利的證據似乎都是間接證據。

2020年3月份安芭用衛生間的門撞擊德普頭部

3月份有不少爆料先是有媒體爆料庭審時播放的一段安芭用衛生間的門撞擊德普頭部的錄像,隨後又有安芭的前助理作證說德普“溫柔禮貌”,而安芭則“是個惡霸”。

一時間公眾嘩然,先不說德普被冤枉氣不氣人,就說自己被安芭忽悠這麼久,這就說不過去,於是安芭的公眾形像開始崩塌。

有人就翻出了當年安芭起訴離婚時所列的“家暴”證據,發現從一開始就沒有直接證據能夠證明尊尼·特普家暴,比如安芭起訴後警方曾前往德普家中調查,但並未找到任何證據。

唯一跟家暴的“暴”相關的是她曾經提交過一段德普暴怒摔東西的錄像,並表示“雖然影片中德普沒有打她,但證明了他情緒經常失控”。

更有意思的是事後這段影片也被證明是被剪輯過的,影片把安芭激怒德普的內容給剪掉了。

除此之外,還有人指出安芭出庭時臉上的傷是她自己弄得……你說你這麼多心眼兒,但凡能用對地方也不至於這樣吧。

2020年3月份安芭和特斯拉的總裁埃隆·馬斯克(Elon Musk)

別著急,還沒完呢,同樣是在3月份,德普團隊又放出了一段影片,影片是安芭和特斯拉的總裁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在電梯裡面親暱的鏡頭。看到這裡可能會有朋友說了,安芭和埃隆·馬斯克傳出過戀情,這沒什麼呀。

但你要知道,影片中的電梯,是德普所住公寓中的電梯,同時公寓管理員也表示早在2015年3月,也就是德普跟安芭婚後一個月,馬斯克就開始來這裡,並曾經過夜。沒有其他證據我也不敢亂說,萬一兩個人只是通宵打LOL呢,對吧?

安芭要求撤銷德普起訴關於自己誹謗

主審法官的聲明(結尾部分)

但是眼看對自己不利的證據一樁接一樁,安芭·赫德慌了,向法院提交申請要求撤銷德普起訴關於自己誹謗的案件。但安芭這次對於“德普反擊”的反擊卻以失敗告終,原因是主審法官認為安芭過往的一系列行徑(包括但不限於偽造傷痕、惡意剪輯等),駁回了安芭的申請。

2020年4月份夾斷的手指

德普斷指就醫時的照片

隨後在2020年4月份,德普方面又公佈了一條錄音。這條錄音顯示,原來2015年德普所謂的“自己不小心夾斷的手指”,竟然是被安芭朝他扔的酒瓶給削掉的!因為安芭不滿德普要跟她簽訂婚後協議,所以一怒之下向德普扔酒瓶,酒瓶破碎後的碎片削掉了德普的一節指頭。

2020年7月份《太陽報》的案件開庭

2020年7月份,德普起訴《太陽報》的案件開庭,庭審過程中安芭又展示出一段德普酒後發狂的影片,與之前的影片一樣,德普只顧著自己發狂,但並沒有對她動手。但是庭審過程中的一段對話卻對德普產生了非常不利的影響。

女兒莉莉-羅絲·德普(Lily-Rose Depp)

莉莉-羅絲·德普

起因是關於德普在個人陳述過程中除了講述了自己的吸毒歷史之外,還告訴法庭在他女兒莉莉-羅絲·德普(Lily-Rose Depp)13歲的時候就給她提供大麻……關於這一點,德普當時表達的是“不要吸別人給的,如果實在好奇可以找我要”,雖然可以從另一個角度解讀出“父愛”,但總體來看是屬於不負責任的行為,於是這段話又讓德普剛剛提升的公眾形象再一次遭受打擊。

安芭在床上大便

考慮到衝擊力,遮擋了一下

這次審判持續了數週,德普並未放棄反擊,他放出了之前一直說的“安芭在床上大便”的證據——一張床上有大便的照片。

這玩意兒衝擊力可不小……雖然德普家的佣人為德普作證,但最終法官認定這是德普家裡的約克夏犬幹的。

這事兒確實突破正常人的認知,所以這坨屎到底是人的還是狗的,我真的不好下結論……

不過雖然沒法證明屎的歸屬,但在這次審判中安芭首次承認了自己曾經對德普動過手。當然,安芭不是傻子,在她的敘述中她動手的原因是德普當時威脅要把她妹妹推下樓梯,所以她進行了反擊。

2020年11月尊尼·特普敗訴

2020年11月,長達數週的庭審終於結束,不過結果卻令人意外:法院判決尊尼·特普敗訴。當然,勝訴的是《太陽報》,而不是安芭·赫德,他們倆的事兒還沒完呢。雖然德普敗訴,但是他的公眾形象卻在不斷恢復,另一邊安芭則遭遇到了嚴重的公眾信任危機。

整個2021年雖然雙方依然有來有往的較量,但總體上沒有什麼新料,還是拿著之前那一套證據掰扯,基本上也沒什麼太多有意思的新聞。

2022年4月德普訴安芭誹謗案正式開庭

當時間來到2022年4月的時候,德普訴安芭誹謗案正式開庭,各種有意思的新聞又出現了。不過這次有意思的不是雙方提交的證據,而是安芭律師蹩腳的表演讓人忍俊不禁,知道的這是在法庭,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相聲表演呢……

經典表現1:自己反對自己

庭審過程中是需要請出證人進行陳述的,安芭的律師在自己請出的證人(也就是給自己作證)陳述的過程中忘記了這是自己的證人,在證人說到“醫生Kipper 告訴我,他(指尊尼·特普)身上有一處地方受傷”的時候大喊“反對!這是傳聞證據”。

如果你看過這次庭審的影片就會發現,安芭的律師基本上已經把這句話變成了自己的條件反射,但是他忘了這次他反對的是自己的證人……就連法官都看不下去提醒他“這是你的提問”,法庭中頓時充滿了快活的氣氛。

經典表現2:穿越時空的證據

安芭的律師在庭審過程中向法庭展示了一款遮瑕粉餅,並在法庭上陳述說當年每次安芭被德普暴打之後,都需要用這款遮瑕粉餅,要不然出門就會被人看出受傷。

多麼直擊人心的發言!但也就能忽悠忽悠我們這種什麼都不懂的直男……有網友閒得無聊查找這款粉餅,然後發現這款粉餅2017年12月才上市,但2016年安芭就已經向法院提出離婚了……甚至連粉餅的品牌方都看不下去發了條影片表示“姐姐,這鍋我們不背”。

就此爭議,她的律師解釋那盒呈堂遮瑕粉餅只是用來說明的道具,但已無法挽回安芭提供假證供的嫌疑。

經典表現3:複讀機卡殼

剛剛在上面提到過,安芭的辯護律師已經把“反對!這是傳聞證據”這句話變成了條件反射,只要德普方面一發言他就說這句話。

結果沒想到庭審到後面德普不按套路出牌,在陳述過程中剛說完一件事實就自己加上一句“這可能也是傳聞吧”,結果把安芭的辯護律師給整不會了……

德普的在陳述中不斷用這種方式調侃對方律師,讓法庭裡面笑聲不斷,一直到法官最後看不下去了,表示“誰再笑就把誰轟出去”,然後大家就不笑得那麼大聲了……

目前庭審已經結束,最新傳來的消息是安芭因為“對自己版本的故事沒有被好好表達而感到憤怒”,所以把她的公關團隊給炒了……

其實到現在,到底誰家暴誰對於公眾來說已經不重要了,現在大家最想知道的是到底誰才是那個“謊話精”,到底是誰在騙取公眾的憐憫,只是不知道最終的判決結果會是什麼樣子,真的挺好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