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播!《飛隼與寒冬戰士》第1集劇情分析|11大彩蛋,電影級的動作場面!

在整個MCU告別Steve Rogers的美國隊長後,Sam Wilson和Bucky Barnes在 《飛隼與寒冬戰士》(The Falcon and the Winter Soldier) 再度重拾盾牌,將美國隊長的名號帶回我們眼前。

《飛隼與寒冬戰士》 第1集終於與我們如期見面。

首先,大家需要清楚,該劇集本應該是Marvel的第一個電視劇項目,原計劃2020年就在迪士尼+上播出,但由於疫情,該劇屢次遭到延期,最終直至今日才得以與我們見面。

比起《WandaVision》, 《飛隼與寒冬戰士》 更加貼合《 復仇者聯盟4 》的基調,第一集中劇集向我們展示來Blip結束六個月後, Sam和Bucky分別過著怎樣的生活。

當 Sam 正在與美國軍方合作並就如何交接美國隊長的盾牌做出決定時, Bucky 卻被過去身為九頭蛇刺客所犯下的罪行所困擾。

不得不承認,這集與我們此前預料的相比有些脫節,因為 Sam 和 Bucky 的距離感太遠,看起來就像是兩個完全沒有交集的陌生人,無法讓人將二人聯繫起來。

但同時,這也為後面 Sam 和 Bucky 在一起組成一對新搭檔形成反差感埋下伏筆。

此外,第一集也讓我們更加近距離地了解來 Sam 和 Bucky 這兩個人,再過去他倆一直都潛藏在史蒂夫的陰影之下,並非兩人沒有亮點,僅僅是史蒂夫過於優秀,致使兩人都跟在其身後。

就像現在,我們了解到 Sam 還有一個姐妹,明白 Bucky 雖然已經解除來九頭蛇的洗腦,但內心依舊被過去所折磨。

其次,本集最大的衝突點,當屬美國隊長的交接問題,雖然這對於粉絲而言早已有了答案,但對於劇中的世界而言,史蒂夫離開後,美國隊長這一代號不但代表著英雄,更代表著人民當中的絕對號召力,當英雄牽扯到政治,那一切就變了味……

如今 《飛隼與寒冬戰士》 帶我們走進一個巨大衝突的漩渦中,等待著一切引爆的那刻。

《 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 》 的對白

觀眾最後一次看到 Sam Wilson 是在復仇者聯盟4 ,當時他在年老的 Steve Rogers 手中接過盾牌並成為下一任美國隊長。

在過去的六個月中,這些說話似乎困擾著Falcon,他覺得自己不值得這名稱。

Steve 問他感覺如何?

Sam回答“就像別人的一樣。

他仍然有這種感覺,也就是他不用盾牌的原因。

Joaquin Torres

Joaquin Torres ,這個名字很多漫畫書讀者都會很熟悉。

在漫畫中,他是亞利桑那州的一個男孩,他被超級英雄的世界所吸引,被一個名叫Karl Malus的邪惡天才捕獲並被當做實驗對象。

他和紅翼融合,最後繼承了獵鷹的衣缽,成為二代獵鷹,不知道這部劇裡能不能看到他成為超級英雄的樣子。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 Malus 在他的超級惡棍生涯中曾被稱為“ Power Broker”,而有報導稱Power Broker的確會出現在Falcon&Winter Soldier中。

LAF領袖曾在 《 美國隊長2 》 2出場

在Blip的這五年,出現了很多的反派組織,本劇已經出現了兩個,

一個是LAF,就是開頭和獵鷹交手的那伙人,由在《 美國隊長2 》中登場的跳躍者Georges Batroc當領袖,不過他們也只是想趁火打劫,可能不會是什麼太難搞的組織。

On Your Left

Sam 一直都覺得盾牌只屬於Steve,所以在緬懷美隊的儀式上,獵鷹選擇把盾牌交給美國政府,保管在美國隊長紀念館 裡。

但留意他們的位置, 美國隊長都是在Sam的右邊。

美國隊長紀念館

說到美國隊長紀念館 ,細心留意的話,在紀念館中也隱藏了不少彩蛋。

Bucky的介紹

講述他從Steve的朋友變成敵人,和他在九頭蛇滲透S.H.I.E.L.D.的事件和《蘇科維亞協定》中的角色。

更新了美國隊長的英雄史

更新了他在《復仇者聯盟:殘局》中的英雄事蹟,和他的最後任務-歸還無限寶石。

第一本《美國隊長》漫畫的封面

你可以看到1941年發行的第一本《美國隊長》漫畫的封面,該書的封面是美國隊長拳打希特拉。

美國兵役登記咭

Steve的美國兵役登記咭 ,上面印有“ 4F”,是他在《美國隊長1》時獲得的。

解放了400名囚犯

這剪報是講述Steve在 《美國隊長1》 營救了Bucky和其他士兵時。

碎旗者 The Flag-Smashers

碎旗者,也是本劇的主要反派,他們像是一群恐怖分子,他們覺得 Blip 時期的世界要比以前更好,所以在 Blip 的人都被帶回來之後,他們還想讓世界恢復到不分國界的統一的狀態。

根據他們一腳就能把人踢飛,擁有超強能力的情況來看,碎旗者的主要成員應該也注射過超級士兵血清,或許是血清重出江湖,也或許是他們是之前實驗的失敗品,總之應該不簡單。

月球的秘密基地

根據Torres的說法,有傳言說Steve Rogers沒有死,而是現在住在月球的基地上,俯視地球。

在漫畫中,確實有幾個小組生活在月球的秘密基地中。

其中最著名的是《Inhumans》,但這個彩蛋可能是在說指守望者。

守望者(Watcher)是一個強大的外星人,禁止干涉人類事務(至少在理論上是不允許的),不久之後會在Marvel的 《 What If … 》 節目首次亮相MCU。

Bucky無法在床上睡覺

這與Steve和Sam在《美國隊長2》中談論到如何適應平民生活(尤其是床鋪)的困難程度有關。

Bucky的筆記本

Bucky的筆記本類似Steve解除冰封後用的筆記本。

當然,Steve的筆記本充滿了他必須學習的流行文化參考,而不是他想傷害的人的清單。

筆記本內的人名

  • Rostov(又名Red Barbarian),曾是蘇聯的前將軍,曾在古拉格管理過一個關押Bucky的基地; 他最後被冬季士兵暗殺。
  • PW Hauser,可能指的是納粹Wilhelm Hauser,他在漫畫中與Nick Fury和Howling Commandos作戰。
  • Helmut Zemo,美國隊長3的主要反派,也是這劇主要角色。
  • L Kaminski,Marvel漫畫作家和編輯,其作品包括Sam Wilson和John Walker的故事。
  • C Kusnetsov,可能是在漫畫中,蘇聯創造的有感知力的機器人。
  • S Whitaker,最重要的Marvel小說家之一,他還寫了幾篇美國隊長的故事。

新的美國隊長

新任美國隊長John Walker的正式登場,漫畫讀者將其稱為美國特工。

就像在漫畫中一樣, Walker不是被Steve Rogers選中,而是被美國政府選中的。

美國政府認為Walker是代表他們理想的最佳人選。

不幸的是,在漫畫中, Walker實際上不是個好人,而且他變得越來越暴力,直到Steve從他身上取下盾牌,結束的他美國隊長生活。

哦,放錯圖了。笑

片尾彩蛋

在片尾似乎透露了很多主要故事情節。

Power Broker

其中一項是Power Broker,即上文提及的Karl Malus。他是漫畫中一位邪惡的科學家,並創造了超級士兵。

Madripoor

Madripoor,是漫畫中X-Men世界內的一個國家。

在漫畫中,這城市被劃分為Hightown和Lowtown。

Hightown一直是無數犯罪帝國的中心,一直被用作避稅天堂。

 Dec. 16, 1991

這是Tony的父母被Winter Soldier殺害的日期。

Bucky的洗腦詞彙

這是Zemo在《美國隊長3》中,他對Bucky使用的洗腦詞彙。

好啦,今天就先聊到這啦。下週不見不散,拜拜。


《飛隼與寒冬戰士》第一季劇情+彩蛋分析: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