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 and Crazy》,低階版《搏擊會》?只適合想看李棟旭的人

《Bad and Crazy》的故事,從一位中年男人在浴缸裡驚醒拉開序幕。

他罵罵咧咧的忍受著宿醉的頭疼打算開車上班,到了車庫卻發現車被人砸了,於是便怒氣沖沖的找物業調監控,發現砸車的「小丑竟是我自己」,之後灰頭土臉的來到單位,在門口又被前女友指責假公濟私一個猛摔。

——一個典型的老倒霉蛋中年社畜形象躍然於上。

《Bad and Crazy》

但,他的職業並不是南韓大企業的標準型社畜,而是就職於警署的名為柳秀烈的警監。

雖然看似手拿社死劇本,人生過得略顯晦氣,但辦案時,卻又是一個心思縝密、思維敏捷的優秀探員。

雖然如此,身處執法部門的他,仍舊深諳各種混職場必備的溜須拍馬之道,對上司的馬屁可是拍的面面俱到。

某日,正在蒸桑拿的柳秀烈突然透過玻璃門,看到外面一個頭盔+機車服全副武裝,疑似外賣小哥的傢伙正盯著自己。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此人一頓暴打瞬間KO。

氣不打一處來的秀烈大鬧洗浴中心前台,要求徹查此男身份,卻被前台告知查看監控後並未找到頭盔+機車服裝扮的人員出入。

原本並不打算罷休的秀烈突然接到了上司的電話,頓時喜上眉梢。

原來,之前由於他的辦事得當,上司曾許諾將會給他升職的機會。只是喜氣洋洋的放下浴室事件跑回警局的他,才知道被提升的另有其人,此人還是和自己相看兩厭的人物。而提升理由只是因為此人有個和廳長是發小的爹。

氣歸氣,可是又能如何呢?

人家是開著保時捷來上班,有錢又有人脈的富二代,而他只不過是一個家境貧寒,全靠自己努力才走到今天的普通人罷了。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另一條故事線上,小警員吳景泰在巡邏的途中偶遇一個正在張貼尋人海報的小女孩。上前詢問後發現小女孩的媽媽無故失蹤,而負責此案的警官卻因為此女有吸毒援交的前科毫不上心,直接粗暴的判斷她只是拋棄女兒離家出走罷了。

景泰十分心疼這個孤苦無依卻又天真可愛的小姑娘,於是便開始細查此案。

只是萬萬沒想到的是,當他找到了失蹤女人的租住地,發現可疑線索時,卻被聞訊趕來原本負責此案的警官一頓暴打。

這明顯的暴力威脅讓正直的景泰自然不能就此忍氣吞聲,於是他選擇了投訴。而被上級選中處理此次投訴的警官,正是柳秀烈。

對於柳秀烈而言,這投訴的案件原本他是拒絕的。

但奈何上級明示,此案件被正在準備選舉的議員「打過招呼」好好處理,且處理對了好處少不了,加上議員親自找他施壓——這是不接也得接。

但原本以為這僅僅是因為小警員擅自越權查案引發衝突的秀烈,卻在跟隨景泰的調查中發現了事情並不簡單。

面對正義的小警察、囂張的警員、議員的壓力,更重要的是,還有想要升職的慾望。秀烈陷入了無比的糾結之中。

更恐怖的是,上次在桑拿房遇到的頭盔+機車服男突然又現身在了自己家中……

低階版《搏擊會》

其實如果關注過《Bad and Crazy》的觀眾,早就被官方劇透了男主是分割分裂,且分別由李棟旭飾演主體柳秀烈,而最近由《魷魚遊戲》爆紅的魏嘏雋飾演另一人格K。

在之前的預告片中,很多人都會想起由大衛·芬奇執導,布拉德·皮特和愛德華·諾頓主演的神作《搏擊會》。

事實上本劇中也有多個致敬橋段,但是就成品而言,這頂多算是掛著框架的低配版。

本劇最值得詬病的就是敘事節奏過於緩慢,甚至有些水到無聊。

第一集開始雖然雙線敘事還加了半條精分線增加戲劇性,可惜並未帶給觀眾強烈的追劇慾望。屬於懸疑不夠疑,爽劇也不爽,暗黑不夠黑,甚至連瘋狂都不夠瘋的什麼都帶一點,卻什麼都不夠的尷尬局面。

焦點在李棟旭

看完第一集,你可能只會留下一個記憶點,那就是——李棟旭真帥!

而對李棟旭來說,優越的外貌對演員永遠是把雙刃劍。

它能讓人瞬間關注甚至喜歡這位演員,也能輕易地掩蓋掉演員的演技。

更要命的是,還很有可能讓這樣的演員戲路變窄,總是拿到「花瓶」角色劇本,所以能飾演「普通人」,且能演好普通人,成為了很多演員對自我演技追求的目標之一。

這一點,在李棟旭身上體現得尤為矚目。

即便在之前,他出演的《他人即地獄》中的病嬌形象,充分的證明瞭自己的戲路可以更寬。但反手就接拍了《九尾狐傳》這個除了帥,其他方面無比糟心的角色——這顯然對於已經年過四十,有著多年戲齡的李棟旭來說,是非常錯誤的選擇。

所以即使在《Bad and Crazy》中,這位身材管理極佳的大帥哥的演技,和真正的戲骨們純熟的「毫無表演痕跡」的演技相比,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但至少對於角色的選擇,可以看出他對自身業務能力提高的野心。

只是話又說回來,看本劇的各位,誰又能忽略導演刻意安排的第一集中對劇情而言,完全不必選擇在桑拿房而展示的美好肉體呢?

總的來說,如果你並不討厭略顯緩慢的節奏,喜歡雙重人格和雙男主的設定,更重要的是,想看李棟旭不一樣的演技挑戰,《Bad and Crazy》倒也算得上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