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東京電車內”無差別持刀殺人”事件|犯人竟是名校生,為何走上報復社會之路?

2021年8月6日晚,東京發生了令人震驚的「無差別持刀殺人」事件,我想很多朋友都看過大致報道。

2021年東京電車內”無差別持刀殺人”事發經過

案件發生在東京世田谷區小田急線的電車內。

職業不詳的36歲男子對馬悠介,先從6號車廂上車然後轉到7號車廂,當電車行駛至成城學園前站附近時,在7號車廂乘車的對馬悠介(以下簡稱「對馬」)就突然拿出菜刀,刺向一位坐著的20歲女大學生,女大學生的胸部和背部等多處中刀,身受重傷,電車里頓時一片混亂,對馬趁亂繼續對其他乘客揮刀。

乘客們一片驚慌失措,並高喊「停車,停車。」

當最終列車「祖師ヶ谷大蔵車站」的前方緊急停靠時,對馬還在揮刀傷人,現場除了那位女大學生之外,總共有10名(5男5女)受害者,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害。

於是車廂里的乘客只能奪路而逃,匆忙逃離現場。

嫌疑人對馬也在此時趁機從其他乘客打開的9號車廂緊急出口逃出,把兇器丟在了案發地,消失了蹤影。

在案發一個半小時後,也就是當天晚上10點左右,嫌疑人對馬竟然大搖大擺的出現在「祖師ヶ谷大蔵車站」以北4公里遠的一家便利店。

他告訴店長:「我就是新聞上的那個罪犯,我逃累了,沒力氣再殺人了。 

然後警方來了把他抓住,當天日本各大電視台輪番緊急報道案情,提醒民眾注意安全。

據對馬本人供述,他在7號車廂行凶傷人後,再跑到8號車廂,把自己帶來的沙拉油潑灑在地上,想用打火機點燃企圖縱火,但未得逞。

在被警方逮捕後,對馬在回復審問平靜的說:

「自六年前開始,每見到那些看上去挺幸福的女人,就想殺了她們。」

「沒能殺更多的人很可惜,但是看到他們四處逃竄的神態就很滿足。」

「在大學參加社團活動被看不起。」

「在約會中被約會對象要求花了很多錢,看到幸福的彷彿已經成為人生贏家的女性,就逐漸萌生了殺意。」 

對馬悠介的過去

難以想象會有這樣的人,為了瞭解對馬的過去,近日一些認識他的人接受了媒體的採訪。

一位與對馬就讀同一所高中的男同學表示:以前的對馬經常在三軒茶屋和車站與漂亮的妹子搭訕。

在我們眼中,他是一名「搭訕高手」。他最少與數百名女性搭訕過,身邊的漂亮女朋友也是經常換。

另外一位與對馬一起就讀同一所中學的同班(女)同學表示:他以前在女生裡面很有人緣,而且不管對著誰都是笑眯眯的,是一個沒有陰暗面,開朗,待人溫柔的男生,很多女生都非常信任他。

(高中時代的對馬悠介非常陽光)

據悉,對馬高中畢業以後,考入了日本中央大學理工學部。在校期間,他也不像是那種經常出去玩的人,經常能看到他在學校附近的便利店,卡拉OK店打工兼職的身影。

那麼,究竟是什麼事讓他變成了這樣?為什麼現在他會說自己的人生會像屎一樣糟糕?為什麼要去殺死那些看上去「成功,幸福」的女性?為什麼他要持刀襲擊她人,甚至打算在電車內縱火…..

這兩天隨著媒體的深入報道,發現原來對馬雖然考上名校中央大學理工學部卻中途退學,而且在進入社會後,他的工作十分不穩定,住在每月房租2萬5千日元,僅有六疊的小屋子里。除此之外,因為沒錢他的感情也變得困難重重……

在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五天前已有異樣

在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五天前,在對馬家周圍就已經出現了異樣。

8月1號,從對馬家的屋子里冒出了白煙。當時附近的居民向日本消防通報了這件事情。

周圍的鄰居說:「和現在新聞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樣。他鬍子亂糟糟的,頭髮也十分凌亂,上身赤裸。」並且,明明是從自己家裡冒出的白煙,對馬仍一絲不亂,對趕來的消防隊員說「沒關係,你們趕緊回去吧」。經日本消防當日調查,是色拉油燒焦導致的白煙。(可能是在驗證沙拉油能不能點燃)

這次東京無差別殺人案件,讓我們想起了2008年的「秋葉原無差別傷人事件」、2018年6月的東海道新幹線持刀隨機殺人事件,以及1995年3月20日的東京地鐵毒氣案等。

(2008年秋葉原無差別傷人事件)

對馬因為自身的原因對社會懷著強烈的報復心,讓跟他將沒有任何關係的20歲女大學生的後背,劃開近20公分的傷口,這也讓許多人開始對日本的公共安全產生了不安。

日本社會是一個不願意給其他人帶來麻煩的社會,但有時候也有的人一旦走上極端,積蓄久了反而會給社會來一個大麻煩。

總之,生活不如意之事常有八九,誰也不能將一時的失意歸結於社會,更不能因羨生妒,讓更多的人為自己的不幸而買單。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