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不了魔咒的“2021年日本奧運會”,最神奇的奧運會

今天晚上,2021年日本奧運會就要開幕了。

然而,奧組委首席執行官武藤敏郎卻表示,在“最後一刻”將奧運會取消,也不是沒有可能。

而這,不過是圍繞著東京奧運會諸多迷惑事件中的其中一個。

東京奧運會,是我見過最魔幻的一屆奧運會。

各種天災肆虐

就拿抗疫這個方面來說。

奧運要開了,日本的疫情還是一如既往地蔓延。離開幕還有3天,東京在一天之內,新增的新冠病例依然高達1387例。

面對這樣的形勢,日本奧組委提出了名為“防疫氣泡”的機制,即隔絕所有運動員與普通民眾的接觸,以此來達到隔絕新冠傳播的目的。

可在踏上日本的土地後,各國運動員卻發現這“氣泡”似乎並不結實。

巴西的代表團從羽田機場入境,就遇到了一群和他們打招呼的旅客。

中國乒乓球隊一降落在成田機場,就有不戴口罩的日本網紅舉著手機上前索要簽名。

更奇怪的是,雖然日本奧組委要求所有運動員必須生活在奧運村,不可隨意出入,但卻讓自己國家的柔道、乒乓球等強隊住在奧運村外。

對此,日本媒體的解釋是:“這是在’利用地利優勢’。”

·日本幾支隊伍下榻的日本東京味之素國家訓練中心

除此之外,日本奧運村的居住條件也十分糟糕。

用俄羅斯擊劍隊主教練馬梅多夫的話講,日本建了個“中世紀奧運村”。

至於為甚麼這麼說,我們來看下對比就知道了。

這是2016年里約奧運村的住宿條件:

這是2018年平昌冬奧村的住宿條件:

這是2021年東京奧運村的住宿條件:

·因為日本奧運會為了宣傳環保,床是用紙做的,你沒看錯

許多運動員都反映,奧運村的客房浴室太小,棚頂太低,牆還是石膏板糊弄的。

美國長跑運動員Paul Chelimo還專門發Twitter吐槽,說這床只能承擔一個人的重量,怕不是為了防止運動員在上面為愛鼓掌。

儘管國際奧委會(IOC)立刻出面闢謠,稱這床其實很結實,承重在200公斤以上,但在Twitter上,

而除了疫情,高溫則是日本奧運所面臨的又一大問題。

7月末到8月初,正是全日本最熱的時候。去年,東京有79人死於酷暑。今年,東京的氣溫連續多天都在30℃以上。

更慘的是,在熱浪之下,東京灣的水開始變得臭氣熏天。

早在兩年前,東京奧組委在這片水域進行游泳比賽測試時,就有選手反映這水聞著有股“下水道的臭味”,當時官方也承諾要進行治理。

兩年過去了,開賽在即,然而臭氣卻依舊濃烈,有當地居民說這簡直就是糞坑。

疫情、酷暑、漫天的臭氣,在多種“天災”的圍攻下,東京奧運會的“人禍”也一個接一個地暴露了出來。

奇人集結

自籌辦奧運會開始,東京奧組委就一直與醜聞相伴。

往遠了說,有東京奧組委主席和開閉幕式總監,因侮辱女性而引咎辭職;往近了說,有奧委會會計部長,在開幕前一個月離奇自殺。

·死亡的會計

而就在近幾天,負責東京奧運會音樂的作曲家小山田圭吾,又被曝出曾在青年時代多次霸凌殘障同學

在輿論的衝擊下,小山田圭吾很快就引咎辭職,其所作曲目也將不予採用。

組委會上層變動如此頻繁,很自然就會造成下面人心惶惶。

奧運會還沒正式召開,

而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又來了一把雪上加霜。

兩週前,在與日本奧組委會面的時候,巴赫原本想說,奧運會辦得安全安心,最重要的是為了日本人民,但他嘴一瓢,說成了

儘管他馬上改正了錯誤,但犯錯的瞬間還是被傳到了網上,並被日本網友視作是“有意嘲諷”,將本來就低迷的奧運情緒壓得更低了。

籌辦方這邊是一塌糊塗,而參加方這邊則是奇葩輩出。

隨著開賽臨近,各國運動員接二連三地來到了東京,和他們一起來的,還有各種變異的新冠病毒。

7月17日,奧運村在“開村”4天后出現首名確診新冠病例;20日,確診人數達到3人。

面對這樣的現狀,日本網友有的吐槽,說這就是“冠”林匹克運動會;還有的更損,建議在獎牌榜上再加一列新冠確診數量榜,並頒發“冠牌”。

除了病毒,海外的客人們還帶來了犯罪。

7月3日,4名為奧運場館維護髮電機的英美籍員工,由於吸食可卡因而被警方逮捕。

7月18日,日媒報導了一名在奧運場館兼職的烏茲別克斯坦男性,因性侵一位20歲的日本女性而遭到警方逮捕。

·被抓男子

最離奇的是,7月16日凌晨,一名20歲的烏干達舉重運動員,在留下“不想回烏干達,想在日本工作”的紙條後,脫隊逃跑。

4天後,在距逃跑地佐野市150公里之外的四日市,日本警方將這位

·就是這位

還有的代表隊,雖然沒有任何犯罪行為,但卻處處和日本奧組委針鋒相對。

比如韓國代表團,他們一到奧運村,就掛出標語

這話是朝鮮抗日名將李舜臣的請戰詞,在日本出現,頗有挑釁意味。

奧組委立刻協調,韓國代表團撤下標語,換上了畫著老虎的直幡條幅,其形狀不但很像朝鮮半島,而且圖片裡還暗示了日韓一直存在爭議的領土“獨島(竹島)”。

而在國家層面,韓國總統文在寅也表示不會出席東京奧運會的開幕式,這主要是拜前些日子日本駐韓公使的侮辱性發言所賜。

在接受韓國電視台採訪時,這位公使說,文在寅對日韓關係的態度完全是

總之,大幕還未正式拉開,東京奧運會就已經亂成了一鍋粥,而全日本上下,也瀰漫著一種相當悲觀,甚至有點詭異的情緒。

民眾們在街頭遊行抗議。

有人推出印有“中止奧運會”的Tee,又是一波熱賣。

7月16日,東京澀谷公園飄起一顆碩大的人頭氣球,俯瞰著毗鄰它的東京奧運場館。

到了晚上,這枚氣球還會在夜空中閃光,十分陰間,不由得讓人聯想到伊藤潤二的《人頭氣球》。

冷清的奧運

而被這一系列奇事件所掩蓋的,則是這屆奧運會所獨有的乏味和冷清。

拋開這些爛事兒,你會發現這屆奧運會本身,實在缺乏有熱度的討論點。

疫情持續肆虐,大量運動員和國家代表隊選擇了退賽,而日本官方也在奧運會的各個流程上,努力排除人員聚集的可能。

於是,由於沒有遊客,東京的各大酒店變得空空蕩盪,由於沒有觀眾,賽場上擺滿了充滿“恐怖谷效應”的機器人。

在奧運村,運動員們要互相保持距離,喝酒只能關起門來喝,就連作為狂歡標誌的避孕套,也改成了賽後發放。

在往屆奧運會中,我們所關注的是聖火傳遞有哪些名人,開幕式有哪些驚喜,比賽會給我們帶來哪些精彩的對決。

可這屆奧運會,當一切都因疫情而從簡甚至取消後,便只剩下那些奇葩的事件,可以被人們拿來關注了。

而這一關注,令人迷惑的事情就接二連三地出現,根本停不下來。

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們又得知東京奧運會開幕式的導演剛被解僱,理由則是因為他調侃納粹大屠殺。

·

臨開幕不到24小時,總導演被突然開除,這樣的腦迴路清奇的操作,著實令人感嘆。

奧運會雖然是個體育賽事,但從來都不是個小事,它存在著歷史寓意,是一個時代的風向標。

正如1936年的柏林奧運會暗示了馬上要發生的烏雲密布,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也顯示了美蘇冷戰的對抗局面。

1988年漢城奧運會是韓國經濟崛起的標誌。

而這個原本2020年要召開的東京奧運會,一路拖沓推遲到2021年舉行,它還沒正式開始,我們就已經看到了各色的天災、劣蹟的官員、低效的組織、悲觀的民眾、失控的統籌……

對於這屆奧運的未來如何,我們尚未知曉。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必將成為奧運史上最奇葩的一屆“盛會”

奇葩屆屆有,這屆特別多。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