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種常見鳥叫聲辨識指南!到底是誰在叫?

春夏之交,除了沁人的花香,當然也少不了“鳥語”。即使在人類活動強度較高的城鎮裡,也有不少鳥會利用綠地繁衍生息。今天的你有沒有再次聽到那個讓你耿耿於懷的鳥叫聲——高亢激昂,幾個音節不斷重複,越聽越像人話……到底是誰在叫啊餵?!

我們列舉了17種常見的鳥鳴,每種鳥都配上了影片,方便你下次聽到鳥叫時可以對照使用。

♪ 讓人過“耳”不忘的鳥 ♫

雖然鳴禽擁有最動聽的歌喉,但最有辨識度的卻是那些不擅鳴叫的鳥類,如杜鵑等攀禽。因為它們的音調變化很少,幾個音節不斷地重複,而且從早到晚都能出現,洗腦指數五顆星。

四聲杜鵑

這是著名的“光棍好苦”四聲杜鵑(Cuculus micropterus),作為夏候鳥,四聲杜鵑在每年4、5月份陸續遷回中國的大江南北,主要棲息在低海拔的山林地區。它們隱匿在樹冠中通過鳴叫聲來吸引配偶,你可能沒見過它的真身,但抑揚頓挫、高亢激昂的叫聲,你一定聽過。

 四聲杜鵑真身| Md shahanshah bappy / Wikimedia Commons

四聲杜鵑開始鳴叫的時間恰逢春耕時令,於是在農民伯伯的耳中,它們的叫聲如同在提醒“快快播谷”;

大杜鵑

四聲杜鵑的近親大杜鵑(Cuculus canorus)也有著魔性的叫聲,它就是傳說中的“布穀鳥”

大杜鵑的“布穀”也好似在催人不誤農時,及時播種。與四聲杜鵑不同的是,它們更加喜歡在有水的地方棲息,便於找到“寄主”東方大葦鶯的巢。杜鵑科的很多鳥類都具有“巢寄生”的習性。它們把蛋產在其他鳥類的巢穴裡,連孵化、餵養的重任也交由寄主。

被巢寄生的黃喉歌䳭(jí)正在給紅胸杜鵑幼鳥餵食| Alandmanson / Wikimedia Commons

鷹鵑和噪鵑

杜鵑科的不少鳥都因為叫聲而被冠以“生動”的俗名,如俗名佛、大鷹鵑、子規、秭歸、鷹頭杜鵑、陽雀、子巂、鶗鴂的鷹鵑(Hierococcyx sparverioides),以及被俗名嫂鳥、鬼郭公、哥好雀、婆好、叫春鳥、升Key雀、哦啊的噪鵑(Eudynamys scolopaceus

鷹鵑(Hierococcyx sparverioides
噪鵑(Eudynamys scolopaceus

它們鳴聲的速度及音調會逐漸不斷升高,直至最高音,才會暫時休息一下,但很快又開始新一輪的鳴叫。這兩種杜鵑主要分佈在南方,所以北方的小伙伴或許不用承受它們沒日沒夜的啼叫了。

八聲杜鵑

八聲杜鵑(Cacomantis merulinus)則分佈在更南邊的廣東、廣西、福建沿海、海南島及雲南等地。它的叫聲由三至四個響亮的音節開頭,緊接著一串逐漸減弱的哨音。

山斑鳩與珠頸斑鳩

山斑鳩 – Streptopelia orientalis
珠頸斑鳩(Spilopelia chinensis

除了杜鵑科,鳩鴿科的叫聲辨識起來也沒有什麼難度。以珠頸斑鳩(Spilopelia chinensis)、山斑鳩(Streptopelia orientalis)為代表的野鴿子,叫聲類似家鴿的“咕咕”,只不過更有樂感。山斑鳩則把重音放在第三個音上,節拍更加複雜;而珠頸斑鳩則拉出一個長長的尾音。

山斑鳩(左)與珠頸斑鳩(右) | Imran Shah、Satdeep GIll / Wikimedia Commons

珠頸斑鳩有時會一邊點頭一邊“咕咕”,身上的毛也炸了起來,彷彿用盡了全身的力氣——這其實是雄鳥的撩妹求偶行為。

把雌鳥順利追到手後,雄斑鳩會和雌性一起築巢、孵化。它們在春末夏初開始繁殖,高峰期集中在5~7月。它們對築巢的地點並不挑剔,在狹窄的窗台,甚至空調外機上,隨便搭幾根小樹枝就能產卵。

窗台鳥屎濃度過高

珠頸斑鳩憑藉這種極強的適應力,在城市中也能很好地繁衍。當它們賣命的歌聲在窗外響起時,夏天就真的來了。

♪ 失眠人士的煩惱 ♫

紅角鴞

夏季的夜晚,我們總能聽到類似蟬鳴的“嘟嘟,嘟嘟”聲。這其實來自一種貓頭鷹——紅角鴞(Otus sunia),又名東方角鴞。它們在中國南方屬於留鳥,而在北方則是夏季夜晚的專屬。

紅角鴞是一種小巧的貓頭鷹,體長只有20厘米左右它們斑駁的體色形似樹皮,白天就安靜地藏在林冠中,傍晚則開始呼喚同伴。

領鵂鶹

同為小型貓頭鷹的領鵂鶹(Taenioptynx brodiei),也是與人類為鄰的猛禽。鳴聲大多呈4音節的哨聲,不斷地重複,甚至一整晚都不停歇。

領鵂鶹體長15~17厘米,是中國最小的鴞類。它最明顯的特徵是後腦勺上一對神似眼睛的黑斑。與我們印像中晝伏夜出的貓頭鷹不同,領鵂鶹在白天也會頻繁地覓食、活動。

我在看著你看著你…… | negi / inaturalist

有趣的是,如果在森林中播放領鵂鶹的鳴聲(也可以吹口哨模仿),除了能招引它們的同類,還有可能把躲藏在四周的鳴禽吸引過來。有一種說法認為,這些小鳥之所以嘰嘰喳喳地圍繞在聲源附近,是在試圖依靠集體的力量將領鵂鶹趕走,同時向遠處的同伴發出報警信號。

灰林鴞

不過,“咕——咕——”才是人們心中“最標準”的貓頭鷹叫聲。能發出這種叫聲,而且又很常見的貓頭鷹,非灰林鴞Strix nivicolum)莫屬了。它們響亮而怪異的叫聲,把夜晚陰森的氛圍感拉滿。

來自灰林鴞的凝視| Souvik Roychoudhury / ebird

普通夜鷹與林夜鷹

普通夜鷹 – Caprimulgus jotaka

只是普通的夜鷹罷了| Yathin S Krishnappa / Wikimedia Commons

夜幕中的鳴叫聲也少不了夜鷹,我們最常聽到的包括普通夜鷹(Caprimulgus jotaka)和林夜鷹(Caprimulgus affinis)。前者的鳴叫猶如機關槍或電報——“biubiubiu”,很有辨識度。

林夜鷹(Caprimulgus affinis

林夜鷹的叫聲只包含一個音節,而且相當刺耳。台灣曾經報導過一隻夜鷹在居民區附近徹夜鳴叫,高達90分貝,吵得人們難以入睡。無論人們如何驅趕或試圖捕捉它,都以失敗告終。

當地居民生動的比喻 | youtube

♪ 認得它們才算入門 ♫

在城市周邊婉轉的鳴唱聲大多來自鳴禽,這種生態類型的鳥主要有兩種叫聲——“鳴唱”和“鳴叫”。鳴唱是雄鳥用來吸引異性、宣示領地的一把利器,通常較為複雜,想要將這些叫聲和鳥一一對應,還需要多下些功夫。

白頭鵯

白頭鵯(Pycnonotus sinensis)是城市裡僅次於喜鵲、灰喜鵲和麻雀的常見鳥類。在春季,白頭鵯經常停歇在樹頂鳴唱,有著一系列多變的鳴聲,到了5月中下旬,雛鳥出巢後,它們的叫聲就變得單一起來。

烏鶇

日出前後是鳴禽最活躍的時候,經常免費向你提供“叫醒服務”。在城市或郊區,吵醒你的很有可能是一種全身黑色(除了嘴巴)的小鳥——烏鶇(Turdus mandarinus)。

蟲蟲是烏鶇的最愛| AnemoneProjectors / Wikimedia Commons

雖然外表黑黢黢,略顯低調,但它們的鳴聲卻嘹亮而韻律多變,能一口氣變換幾十種唱法。如果實在總結不出規律,也可以勉強把它們如同電動車報警器的尖銳音色作為識別特徵。

烏鶇和八哥、鸚鵡一樣,也很擅長效鳴,因此自古就有“百舌鳥”的頭銜。唐代王維的《聽百舌鳥》雲:“入春解作千般語,拂曙能先百鳥啼。萬戶千門應覺曉,建章何必聽鳴雞。”其中就描繪了烏鶇鳴聲多變、叫得比雞還早等特點。

這種“嘰嘰”聲是烏鶇鳴叫,用來呼喚同伴、發出警報,對比鳴唱簡直判若兩“鳥”。它們被驚擾後慌張地起飛,通常也會伴隨這種刺耳的叫聲。只有在遠離地面的樹冠之中,烏鶇才會放聲鳴唱。

山雀大禮包

大山雀(Parus major
腹山雀(Pardaliparus venustulus
黃頰山雀(Machlolophus spilonotus

在一些環境較好的城市公園裡,還能見到山雀在枝頭歡脫跳躍的身影。山雀家族鳴聲纖細柔和,通常是兩三個音符不斷重複。比較常見的山雀包括大山雀(Parus major)、黃腹山雀(Pardaliparus venustulus)、南方更常見的黃頰山雀(Machlolophus spilonotus)等。

左→ 右:大山雀、黃腹山雀、黃頰山雀| khoi tranduc、Ron Knight、Dibyendu Ash / Wikimedia Commons

你可能發現了,本文盤點的鳥,叫聲並沒有黃鸝、畫眉、鵲鴝那麼悅耳。一方面,這些叫聲“平平無奇”的鳥,其實在我們身邊更為常見;另一方面,那些以美妙的歌聲而出名的鳥類,也正因此淪為籠中之物。這些動聽的叫聲,可能會被不法分子用來誘捕它們,為了避免更多的悲劇發生,我們不會展示這些鳥類的鳴聲。

無論我們能不能通過鳴聲來認鳥,只要仔細地聆聽、觀察,享受自然的聲景,就足夠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