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與犧牲》GI 評測7 分:被挫敗感吞沒

我又死了一次,那種痛苦正在慢慢消退,我也準備重整旗鼓,再和殺了我好多次的「嗜血之刃」鮮血法師過過招。

我也很想在戰鬥中學到點新技巧,但這條狩獵法師之路我已經走了好幾遍了,也知道如果能打贏,不是因為別的,純屬運氣好。

在《鹽與犧牲》(Salt and Sacrifice)的遊玩過程中,我很少會有「成就感爆表」的時刻,本來可以大有作為的獎勵和裝備製作系統也沒有發揮出預期的效果。

我在創建人物頁面糾結了好久,終於從一堆選項裡定好職業,操控著屏幕上那個提線木偶般陰鬱的人物,撞上了一看就是「劇情殺」的兇殘怪獸。果然,我死得也很乾脆。

從這個設定上,我們就能看出一點兒《黑暗之魂》的影子了。

隨後,我被一位草藥師用神秘儀式喚起,成了「受印者」,在生與死之間的灰色地帶遊走。那些用黑魔法將我留存於世的人是「刺印調查官」,以王之名狩獵國境內的法師,吞噬他們的心臟。

只要知曉了某地的符文字詞,我們就可以在調查官營地里通過鏡門傳送過去。常年潮濕、落葉滿地的灰溪村,氣候乾燥、已成廢墟的博爾蓋拉恩,萬里冰封的恐石峰……

這些都是「刺印調查官」狩獵法師時會探索的地區。雖然大區域不是特別多,但地圖延伸得上天入地,下有洞穴和飛地,上有可以垂直穿越的地點。通過這些地方的磨煉,我學會了和各類巨魔、蜘蛛和狼纏鬥,誰敢擋路就必死無疑。

我是選了「高刃」這個初始職業,你當然可以隨意選擇別的路線,用雷鳴錘砸,用鞭子抽,或者施展奧術,都行。

我挺享受摸清每塊區域的過程,比如我的獵物一般都會在哪裡出現啦,哪些植物是珍貴治療道具的原料,最好要看到就採啦,諸如此類。

重要區域前一般都有一扇緊閉的門,需要吞噬法師心臟才能開啟,或者要拿到抓鉤和滑翔傘等「調查官工具」才能到達之前難以觸及的平台。

玩《鹽與犧牲》的時候,每踏進一塊新區域,面對未知的折磨,那種不安又激動的感覺實在太美好,讓各種法師Boss 戰都變得可以接受了。

「刺印調查官」奉命狩獵的法師在走火入魔之前都是普通人,現在卻變成了所擅長的元素魔法的異形化身:火法、毒法、時間法,應有盡有,每一個都不是好打的善茬。開啟狩獵任務後,調查官就要追踪這些怪物法師的下落,在Boss 瞬移到另一片區域之前把它召喚出來的小怪解決掉。

這個過程會一直重複,直到法師在最終決戰區域落下腳來,此時,打敗它們就能完成吞噬心臟的任務,它們的力量也會就此消散。

「狩獵法師」可以說是《鹽與犧牲》的核心玩法了,但實際體驗下來,多數情況都非常惱人。我自認升級得當、裝備齊全,護甲和武器都不掉隊,但還是會被小怪一套打暈,或者擊飛掉下懸崖。

至於法師本人,身形都如巨塔般壓迫感十足,戰鬥中充斥著令人摸不著頭腦、模式又毫無樂趣的強力攻擊,大部分招式不說一擊秒殺吧,起碼能把我打到絲血。我個人不反對難度很高的Boss 和充滿挑戰感的遭遇戰,但這次的法師讓「學習出招」成了個笑話,它們彷彿不要錢的「法術機關槍」更是讓人挫敗感十足。

玩家在擊敗法師、吞噬心臟之後能獲得一堆戰利品,打造出帶有該法師屬性的護甲和武器,比如物理、火焰、寒冷、光明、黑暗還有毒,不一而足。除了固定的狩獵任務,玩家在野外也能找到法師,從它們身上獲得更多材料,打造出一整套裝備。想要打過某場Boss 戰,得造一套帶有元素抗性的裝備,這就要刷特定法師來撿材料了。我之前還挺享受這個過程的,但對我這個流派來說,必定要受一番苦才能用上這些難得的武器和護甲。

《鹽與犧牲》的升級系統在反直覺之餘,靈活性也不足。打造出了新裝備又如何?還有技能樹等著你解鎖呢。玩家每次用打怪掉的鹽升級,生命值小漲一波之餘,還能獲得用來解鎖技能樹節點的點數。有的技能可以提高特定屬性的加成,有的則能解鎖特定武器護甲及後續更高品級。

這種設定下,一心走「高刃」武器加敏捷流的我,根本就穿不上之前辛辛苦苦打造出來的護甲了,只能再去開技能樹的其他線路,點到能穿上那個品級的護甲為止。

我最喜歡的那把太刀有一招烈火刀法,只可惜想要用的話,就得往一兩條魔法線上加點。我好幾次都已經集齊了製造所需的原料,想試試新的武器和護甲組合,奈何限制重重,根本沒有自由選擇的餘地。當我好不容易穿上了合適的裝備,解鎖了該解鎖的技能樹,法師一擊就可能把我送回老家,新配裝到底好不好用也無從得知了。

我主觀上很想喜歡《鹽與犧牲》這款遊戲,也確實找到了可圈可點之處。我喜歡探索這個世界的感覺,也覺得狩獵和製造的概念都不賴,遊戲氛圍感也營造得相當不錯,吸引著我玩了好幾十個小時。

但這次的升級系統一點都不靈便,敵人們一個個都是「升壓寶」,人在太痛苦的時候,是很難感受到快樂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