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比煞》評價:當我們說劇情差的時候,到底在說什麼?

魔比煞

從我點開《魔比煞》(Morbius)到關上窗口一共經歷了100多分鐘,然後我又坐在位子上緩了兩三分鐘,終於發出一聲嘆息:

我到底看了個甚麼?

我知道莫比亞斯是吸血鬼,但你通篇灑狗血是什麼意思?默認電影觀眾都是吸狗血的嗎?

服了。

這部電影讓我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就像在看大名鼎鼎的《蝙蝠俠與羅賓‎》(Batman & Robin)一樣,除了特效和演員,這部電影一無是處。

為了能給這部電影一個客觀公正的評價,在看《魔比煞》之前我沒有看任何影評文章,也沒去關注這部電影的評分。

看完電影之後我去看評分和評價,發現他們說的哪怕不客觀,最起碼也跟我的感受一樣:

劇情已經不是拉胯了,壓根兒連胯都沒有

當我們說一部影視作品劇情差的時候,我們在說什麼?

我們說的是,這部影視作品的劇情發展不符合客觀現實中事物的發展規律。尤其是單線劇情,稍有不慎就會有“狗血”的危險。下面跟大家聊一聊一部影視作品劇情爛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爛的。

這裡我們只討論單線劇情。

劇情的發展是由角色的一系列選擇推動的,比如主角家裡著火,火勢快速蔓延,主角可以選擇自己一個人抓緊逃出火場(A選項),也可以選擇先把家人救出火場(B選項)。

如果主角選擇了A選項,那麼他安然無恙,但是日後會陷入自己貪生怕死的自責之中,這種心理狀態可能會在他再次遭遇某件事的時候成為決定性因素。

如果主角選擇B選項,那麼他的家人無恙,但他可能會受傷,身體上的傷情可能也會導致他出現一些心理問題,這些問題也會成為之後遭遇某件事時的決定性因素。

看出來了麼?劇情的發展是“樹狀結構”的,也就是主角每次通過在多個選項中選擇一個,從而進入下一段劇情,然後下一階段再遇到多個選項,一直走到結尾。但是之前的選擇會對後面的選擇造成一定影響。

而劇情出現荒謬的時候,一般是主角選擇了一個奇葩的選項,或者導致出現選項的“推動力”太過荒誕。我們繼續用上面“主角家裡著火”來舉例。

先說奇葩選項:主角家住一樓,家裡著火,火勢蔓延很快,這個時候主角可以選擇帶著家人破窗而出,保證一家人都安然無恙,他自己也沒事兒。但主角放著安全的窗子不走,非要帶著家人從烈焰四起的走廊穿過去走門。這樣主角就可以選擇家人無恙,但他自己受傷了。

再說荒誕推動力:一個暴雪天的夜晚,主角一家人正在家中熟睡。主角家樓上一戶人家在陽台抽煙,抽完後隨手一彈煙頭,煙頭下落的過程中被一陣狂風吹動,順著主角家敞開的窗戶落到了窗簾上,引發了火勢。誰家能在狂風暴雪的天氣開著窗戶熟睡?

上面的這兩種情況都是反常識的,但是編劇為了想要某個結果,所以讓角色必須這樣做。而劇情中一旦出現這種情況,觀眾就會無法理解,必然會齣戲,很難繼續沉浸在劇情之中。

我們說回《魔比煞》,在這部電影中,從一開始就充滿“莫名其妙的選擇”,比如:莫比亞斯選擇用自己去誘捕蝙蝠。

我們按照上面的方法來討論一下這個選擇。

導致他做出選擇的“推動力”是自己身患嚴重疾病,健康狀況非常差,所以他想要通過研究吸血蝙蝠來治療自己以及麥洛的疾病,這是一個非常合理的推動力。那麼他都有哪些選項呢,我們按照合理性排序。

首先,他可以用動物進行誘捕。在電影中蝙蝠洞外的鏡頭中曾給出一具動物屍體,也就是說吸血蝙蝠並不是只吸人血。

其次,他可以只放血液不用本人站在誘捕裝置前。蝙蝠是吸血,不是吃人,只要有血液就可以。

再次,他可以用其他人來進行誘捕,但這個選項不太符合莫比亞斯的人設。

最後,莫比亞斯可以選擇冒著在健康狀況非常差的情況下被蝙蝠吸死從而導致該實驗無法進行的風險,自己進行誘捕。

這就形成了一個悖論:他因為自己的健康狀況決定開始誘捕進行實驗,但誘捕的時候又忽視了自己健康狀況所帶來的風險。

厲不厲害?用一個奇葩的選擇讓推動力都荒誕了起來

這就像你在瓢潑大雨中看見一個人,他手裡拿著傘卻不打開非要淋雨。一般情況下我們稱這種人為“傻子”。因為他拿傘是不想淋雨,但他偏偏拿著傘淋雨。他這麼做的原因可能是覺得淋雨很帥,但別人卻只會因為他手中拿的傘覺得他很傻。

《魔比煞》的編劇估計也是這樣,他們可能覺得讓莫比亞斯被一群蝙蝠包圍的鏡頭很帥,但忽視了這個鏡頭的合理性

如果電影中只有這麼一兩處問題,還是可以忍的,但問題是電影中處處是這樣的問題……

簡直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