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頭和臉一樣長度的“瑪雅人”|瘦長頭骨是在模仿外星人嗎?

由於和舊大陸相距甚遠,又非常突然地衰敗和滅亡,美洲文明被籠罩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

不過有的神秘學猜想實在是用力過猛,非要宣稱瑪雅人的美洲文明得到了外星人的眷顧,瘦長頭骨(elongated skull)就是其中值得說說的一件事。

被人工改變形狀的頭骨圖畫,來自Two Years in Peru, with Exploration of Its Antiquities一書| Wikimedia Commons

變成“竹筍”的腦殼

瘦長頭骨的標本在墨西哥城的國立人類學博物館,以及梅利達(Merida)和聖米格爾(San Miguel)的博物館中都能找到,可惜筆者才疏學淺,找不到那些標本的出土信息。

好在1994年在帕倫克(Palenque)遺址第13號神廟出土的紅王后(Red Queen of Palenque)履歷清楚,拿來舉例子再好不過。

紅王后得名是因為她的遺體被和大量硃砂一起下葬,出土時的骨骼被染上了紅色。

這位大約生活在公元600-700年的貴族女性,被推測為帕倫克的巴加爾大帝(Pakal the great)的妻子。

從解剖學的角度看,紅王后的突出特點是頭骨變形:她的頭骨上半部被嚴重地拉長,額頭都快有臉那麼長了;相對應的頭骨的橫向尺寸被壓縮,如果把正常人的頭骨比作圓蘑菇的話,紅王后的頭骨成了又尖又長的竹筍;最後,她的額頭被壓成了一面平滑的斜坡。

順便一提,她戴著綠松石面具,讓人不禁發出“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我不做人啦!”的感慨| ProtoplasmaKid / Wikimedia Commons

頭骨的形狀雖然奇怪,但我們可以確定這是人工產物,技術還被歐洲殖民者記錄了下來。

美洲的頭骨塑形有兩個流派,一個是板狀塑形——用木板或其他東西來壓縮嬰兒的頭骨。如果將一塊平板放在孩子的頭上,並將其綁好,就會使孩子的額頭變平。如果孩子的頭被放置在兩個板之間,一個在前面,另一個在後面,再綁到一起,得到的將是橫向變寬、縱向變長的頭骨。

Garcilaso de la Vega記錄了秘魯某些地區居民使頭骨變形的方法。他說:“從出生起,他們就把孩子的頭蓋骨壓在綁在一起的兩塊木板上,他們每天都收緊一些……三年後,一個孩子的頭骨完全變形,他們才拆掉了這個裝置。”與板狀塑形相對應的是圓周塑形,部分美洲人用布帶包裹在頭骨周圍並不斷收緊,迫使它直立生長,同時減小了頭骨的直徑。

美洲原住民使用人工手段改變頭骨的形狀,來自Twenty years before the mast一書| Wikimedia Commons

雖然頭骨塑形的成果觸目驚心,但是這種行為在中南美洲分佈極為廣泛,學者測量了來自122個瑪雅遺址中的1600顆頭骨,發現其中的90%都被塑過形。以至於在1585年,教會就下令在美洲禁止這種頭骨塑形行為(然而沒用,現在多米尼加和秘魯還能見到經過頭骨塑形的活人)。

從出土骨骼的記錄來看,在智利、阿根廷、玻利維亞和秘魯都發現了瘦長頭骨,特別是對秘魯帕拉卡斯(Paracas)半島的考古發掘中,發現了一批極端拉長的頭骨,腦顱部分幾乎要佔整個頭骨的2/3,相關的標本收藏在納斯卡的Ica博物館,去看地畫的時候可以順道看一下。

腦瓜越長越尊貴?

有神秘學人士認為,印第安人的頭骨塑形習俗,是因為他們見到過大腦殼的外星人,所以見賢思齊,給腦組織搞一次跑羊駝圈地(印第安人到達美洲的時候當地的馬已經滅絕了)。當然這僅僅是無稽之談。順便一提,瑪雅人習慣在小孩子前面拴上小東西,引導小孩子成為鬥雞眼,讓人懷疑外星的顯示設備到底是什麼樣子的。瑪雅人還有個習俗是把門齒之外的牙齒牙冠剪掉一截,搞成個人工齙牙的樣子……

秘魯納斯卡區出土的變形頭骨| Didier Descouens / Wikimedia Commons

除了中南美洲,還有很多地方有頭骨塑形的習俗,比如大名鼎鼎的匈人,在中歐和東歐出土了不少五世紀六世紀的瘦長頭骨,都被認為是受到匈人的影響。

希波克拉底在《論空氣、水和環境》一書中則記載了埃及人拉長頭骨的習俗。最令人意外的是,在伊拉克Shanidar發現的4.5~3.5萬年前的尼安德特人遺址中,也發現有顆頭骨存在拉長的跡象。

在周圍固定而塑形的變形頭骨,來自瓦努阿圖(Vanuatu Republic),將頭骨變形的習俗不僅限於中南美洲| Wikimedia Commons

關於頭骨塑形的動機,有多種不同說法,有的說美洲人是在模仿美洲豹,有的說是為了家族身份的識別,還有的說是為了祈禱生育順利。

在中美洲和秘魯,都有頭骨塑形是神諭的說法,而從考古學證據看來,頭骨拉長越嚴重的人,墓葬越豪華。可見在過去頭骨塑形是有身份的人才能享受的,或許就是某位上古的酋長,長了顆長腦殼,結果由他開始形成了崇尚甚至崇拜長腦殼的習俗。

“人中之驢”和“異相”

埃及第十八王朝有位阿肯那頓(Akhenaten)法老,他的雕像外貌讓人印象最深刻的一點,就是可以用漫長來形容的臉,這個面相屬於人中之驢!

1907年考古學家在國王谷發現了一家子木乃伊,其中一具在2010年被鑑定為阿肯那頓本人,不過就算有偏差,根據同批發現的兩位公主的遺體,以及圖坦卡蒙自己的瘦長顱骨,也能推測阿肯那頓的真容。

阿肯那頓的瘦長頭骨不是人工塑造的,科學家推測他患有馬凡氏綜合徵,這是一種常染色體顯性遺傳病,患病特徵為四肢、手指、腳趾細長不勻稱,身高明顯超出常人,伴有心血管系統異常,特別是合併的心臟瓣膜異常和主動脈瘤。患有馬凡氏綜合徵的面部特徵之一,就是長而窄的頭骨

這個情況,或許能給上文“長腦殼”的推斷做個參考吧。

阿肯那頓法老的“長驢臉” | Wikimedia Commons

中國古代也有聖賢、君主天生異相的說法,說書人常說君主“堯眉舜目,禹背湯肩”,“堯眉分八彩,舜目有重瞳。耳有三漏,大禹之奇形;臂有四肘,成湯之異體”,這要是嚴格對應,君主就成了《巴黎圣母院》的卡西莫多了。

除此之外,昭烈皇帝劉備“兩耳垂肩,雙手過膝”,晉武帝司馬炎“髮長委地,兩手過膝”,項羽和南唐後主李煜的重瞳,還有唐高祖李淵的1個副乳都是史書記載的異象。

頭骨塑形是可能導致智力問題和癲癇的,有學者推測,在頭骨塑形領域的“內捲”製造了一批廢人,這是瑪雅文明盛極而衰的原因之一。

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並不是只存在於書中的典故,社會輿論,特別是各類權威的誘導,在改變人的審美的同時,也可能直接影響人的健康,直到今天,這種力量都是存在的。

描繪緊身束腰(tightlacing)令人“折腰”的漫畫,19世紀流行的緊身束腰,可能導致相當大的生理傷害,如今也有束腰過緊導致受傷的新聞| Wikimedia Common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