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N號房”事件:一場26萬人渣的集體犯罪

人性到底能黑暗到什麼程度?

這個問題或許沒有人能夠回答。

但是每當我們以為自己已經看到了罪惡的底線之時,現實總會不斷帶來“驚喜”。

就在最近,韓國“N號房”事件很多人的三觀再次被刷新了。

內容目錄

01

近日,在韓國社會中持續發酵的“N號房”事件讓全球輿論一片嘩然。

關注這條新聞之後,很多人產生了強烈的生理不適。

甚至一度不敢相信它是真實存在的。

然而越來越多的事實讓人不得不面對殘酷的真相。

“N號房”到底是什麼?

簡單來講,N號房事件便是從去年年初開始在Telegram發生的性剝削事件,受害者主要是未成年人。

他們將受害人稱為”奴隸”並威脅拍攝淫穢物品。 

‘godgod’就是一切的起源,他從1號房間到8號房間共開設了8個聊天室(又名n號房)。 

這些影片通常上傳在某些特定的聊天房間中,“N號房”因此得名。

聽起來是不是有點像國內某些“涉黃”的直播間與論壇?

別太天真了,在這里傳播的可不僅僅是“淫穢色情”這麼簡單的東西!

猥褻?強姦?這些只能算是最“初級”的內容。

誘姦11歲女童、猥褻6個月大的嬰兒、讓受害者用小刀在自己身體上刻字、用剪刀剪掉自己的乳頭、下體塞活蠕蟲、強迫與近親發生性行為……

不僅僅是論壇的組織者,很多用戶也會將自己親人(妻子、女兒、姐妹、母親……)的照片P在裸照上,然後在房間中“互相交流”、撰寫色情文章……

我幾乎是強忍著嘔吐的衝動敲出這幾行字的。

誰能想像這樣的慘劇會發生在21世紀的今天?

誰能想到這些連驚悚恐怖故事裡都沒有的噁心情節,會堂而皇之地出現在公共網絡的“正規社交平台”上?

更讓人感到可怕的是:

據調查,在韓國有超過26萬人是這些影片的觀眾;有超過一萬名女性遭到過威脅、恐嚇。

要知道,韓國的總人口才5100多萬啊!

按照男女數量各佔一半來計算,平均不到100個男性中,就會有一個觀眾,並且這個賬號,是可以多人共用的。

再除開10歲以下的男童,和80歲以上的老年人,這個比例,甚至會更大。

而平均每2500個女性中,就會出現一個受害者。

此刻,就算用“地獄空蕩盪,魔鬼在人間”來形容,都顯得那麼蒼白無力。

02

2020年3月19日,“N間房”的主要管理者“博士”被拘留,我們最終得以知道那些女孩是如何一步步被拉向深淵的。

看完他的整個犯罪過程後,我感受到了徹骨的寒意。

這已經遠遠超出了我們對“惡”的認知。

因為從一開始,犯罪嫌疑人就已經把目標確定在未成年女性身上了。

為什麼?

因為她們正處於最美好的青春年華,對她們施虐能夠獲得更大的快感。

因為她們心智尚不健全,沒有經歷過世間險惡,便於恐嚇與控制。

很多女孩“上鉤”,是從一個鏈接開始的。

“博士”首先會通過以”想不想做模特”,”想不想做網上約會兼職”為誘餌,要求受害者拍攝不太露骨的照片,以簽約為名義輕易地掌握個人信息。

用普通的照片就能賺取高額收入,對於一個孩子來說這確實充滿誘惑力。

但此後,拍攝照片的尺度會越來越大,包括要求她們提供裸照等更為隱私的信息,或者錄製內容為“奴隸宣誓”的影片。

如果拒絕,就會受到威脅。

而受害者只要屈服了一步,便會從此成為任由“博士”宰割的對象。

隨著越來越多的“籌碼”被“博士”掌控,受害女孩就不得不一次次答應對方越來越過分的要求,最終走向自我毀滅。

有一張“博士”向所有奴隸要求拍攝的照片,就是一張在身體上用刀刻著”奴隸” 、”博士”等字樣的照片,它被用來向自己的看房者證明”確實是我製造的奴隸”。

03

觸目驚心的現實讓人們難以理解:

為什麼這些女孩會沉淪其中無法自拔呢?

不得不說,“博士”是一個聰明到可怕的人。

他太了解人心了,太了解受害者擔憂的事情了,太了解“恐懼”這種心理了。

“你如果反抗,我就可以讓你的人生完蛋!”

對於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女孩而言,面對突如其來的恐嚇很有可能會喪失判斷能力。

而一旦抓住了受害者的把柄,“博士”就會利用它進一步加深對方的恐懼。

當女孩的恐懼達到頂峰時,他就會站在所謂“道德製高點”,對受害人大加抨擊與指責,讓對方陷入自我懷疑與否定。

“你如果不是自己賤,怎麼會有這種照片(影片)?”

“看看你現在的樣子,沒人可以理解你了,你已經完蛋了!”

從焦慮、到恐慌、到絕望、最後到自我否定與順從,環環相扣,讓受害者沒有還擊的餘地。

很多從此患上“斯德哥爾摩綜合徵”的女孩就這樣變成了任人擺佈的奴隸。

而這個年僅20歲的“博士”讓人憤怒的不僅僅是他的行為,還有他的態度。

被捕之後他透露:自己最開始產生這種想法,僅僅是為了“解壓”而已。

真的可以把人氣笑!

面對著上萬名飽受摧殘的花季少女,他居然用一個輕飄飄的“解壓”來解釋犯罪動機。

也就是說,控制、殘害、姦淫這些無辜的女孩,可以讓他快樂、甚至讓他輕鬆!

看到了嗎?人性,這就是讓人戰栗的人性啊!

04

那麼,應該受到懲罰的人僅僅只有“博士”嗎?

不要忘了,影片的“觀眾”,足足有26萬啊!

而據記者的調查,這些所謂的觀眾,根本不只是觀眾。

因為他們如果不定期上傳自己的色情資源或參與性騷擾對話,就會被強制退出。

還有的房間則會向觀眾收取最高150萬韓元(約8400人民幣)的“觀看費”。

據報導:

潛伏期間記者平均每天走訪30個左右的房間,所有房間基本上都有數千名男性參與,確認到的最大人數是2.5萬多人,每天被上傳的受害者人數在每個房間有數百人左右。

觀察了30個房間,每天看到的受害者就有數千人,受害者的個人身份信息甚至是作為贈品提供的。

所以,我們還能說這些看似“沒有參與過犯罪”的觀眾不是施暴者嗎?

隨著“N號房”事件在韓國社會引起公憤,26萬影片觀看者成為了人們抨擊的對象。

截止目前,韓國已經有超過150萬人集體請願,請求警方公佈犯罪者與那些影片觀眾的個人信息。

這時,魔幻的一幕出現了。

其中一位用戶在網上叫囂:“比起處罰N號房的參與者,不是更應該處罰那些上傳自己身體影片的’淫婦’嗎?”

他將那些為滿足自己變態慾望而去付費觀看影片的人渣定義為“受害者”,把深受傷害的未成年女孩定義為“淫婦”。

而有這種想法的人還不在少數。

在韓國關於N號房事件的投票下,僅有19%的人覺得她們可憐。

難以想像,在韓國這樣的發達國家,居然還流行著“受害者有罪”的論調。

這不禁讓我想起了那部引起轟動的韓國電影《素媛》。

小女孩素媛在被性侵後受到的不是關懷與保護,而是媒體的大肆渲染與群眾的指指點點。

作為受害者的素媛一家,反而成為了身負罪孽之人。

我原以為,電影中的場景是誇張化與藝術化的結果。

但是如今“N號房”事件告訴我們,真相比電影更加可怕。

在“N號房”事件刷爆全網之時,讓人不寒而栗的事還在發生著。

當吃瓜網友想要在微博了解事情進展時,輸入“N號房間”的關鍵詞,就會跳出來一群自稱自己有資源的“人”。

我頓時明白為什麼那麼多女孩在遭受傷害之後會選擇默默忍受了。

因為她的周圍,乃至於整個社會,都在縱容暴行。

當傷口成為一種恥辱的象徵時,沒有人會願意向大眾展現自己傷痕累累的過往。

05

一個韓國女孩說:“我感到非常恐懼,因為它讓我知道,惡魔隨時隨地都在身邊,而我卻毫不知情。”

是啊,如此多觀看影片的人,他們都依靠著網絡的偽裝生活在社會之中。

這些人有可能是這位女孩的同學、老師、同事、朋友、戀人,甚至有可能是親人!

而她對此卻無能為力。

因為這種現象的背後,是陷入腐爛的韓國社會。

我們看到,這起案件並沒有引發韓國警方的足夠重視。

他們起初拒絕公佈罪犯的個人信息,以“保障未成年學生的生活”為由不公開26萬影片觀看者的信息。

直到3月23日,在社會輿論的重重壓力下,警方才公佈了主犯“博士”的個人信息。

多麼荒誕。

《素媛》中那位強姦犯的原形趙鬥淳,目前已經離出獄不遠了。

一個強姦幼女且情節極為嚴重的罪犯,僅被判處12年監禁。

悲哀乎?諷刺乎?

對此我無言以對。

事件發生後,韓國總統文在寅下令徹查此事。

但無論是韓國還是中國的網民,對案件的進展都不看好。

畢竟,誰知道查著查著,就查到了不能查的人身上了呢?

被財閥所操縱的韓國,誕生了被資本極度異化的社會。

這一次“N號房”事件能夠為世人所知,很大程度上也是韓國兩位勇敢大學生堅持調查的結果。

而“冰山之下”究竟還潛藏著多少罪惡,又有多少人還在為此遭受苦難,我們不得而知。

“燈光之下也會有陰影,邪惡一直存在於我們身邊。”

也許我們不能根除此世之惡,但我希望當我們面對罪惡時,不要做旁觀者與沈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