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Mouse》:未生的孩子是“精神變態”,您會否生下來?附4大劇情推測!

最近新出李昇基主演韓劇《窺探/Mouse》以“如果可以通過胎兒基因檢測是否為精神變態患者,肚子裡的孩子被確認是患者,您是否會選擇生下來?”為主題展開了一系列的故事。

目前只更新了兩集,但只這兩集,就已經引起了觀眾們的熱議。

究竟誰才是真正的兇手?兇手到底是不是具有精神變態基因?我們會看到那1%的天才來拯救世界,還是徹底推翻基因檢測論?……這些謎題和疑問讓你猜到頭都變大。

1995年,因為獵頭殺人魔的出現,引起了國民的不安和憤怒,政府聯繫上了丹尼爾博士,打算以他的基因檢測為基礎,打造一個沒有犯罪和戰爭的和平世界。

所謂的基因檢測,就是對尚未出生的胎兒進行檢測,從而確定是否具有精神變態的基因,一旦檢測確定,就實行打胎

這項檢測的準確率高達99%,剩餘的1%的可能性代表了天才。

只是這項法案,因為人權、政治等諸多因素,沒有通過。

當時的獵頭殺人魔,也很快就被抓獲,正是丹尼爾博士的好友——腦科醫生韓徐俊(戲份不少)

就像人類需要繁衍一樣,韓徐俊這樣沒有情感的殺人魔,也需要去繁衍他的種族。這樣,才能讓他的優秀基因在這個社會存在下去。

他的妻子成知恩,腹中胎兒早已過了打胎的時候,博士的檢測結果也讓她一度崩潰——胎兒具有精神變態基因,他正是韓徐俊一直追求的“韓徐俊二世”

檢測結果出來後,成知恩遇到了另一位孕婦,同樣也是被確認胎兒具有變態基因的女人。

與成知恩不同,她的丈夫十分熱心,是為了救一個馬路上的小孩而出事身亡,她願意相信丈夫,相信自己的孩子是那1%。

2000年,一個小孩,將一直老鼠放進了蛇的箱子裡,笑著看它吞下老鼠……

2005年,一個少年為了得到父親的關注和愛,殺死了父親養的魚和狗,在他正要用土活埋自己的弟弟時,一個女人出現救下了弟弟,而她正是韓徐俊的老婆成知恩……

2020年,一個畫外音自述為殺人犯,“我是掠奪者,我生而如此”,將劇情拉到了現在,也掀開了一連串兇殺案……

猜測跟細節

關於鄭巴凜

鄭巴凜(李昇基飾),是一個樂於助人還有點傻的巡警,劇中他甚至不顧危險去救一隻小鳥,對他的猜測,有以下幾種可能(不一定全面準確):

單就整部劇來說,他可能是:

A.檢測中那1%的天才,作為反對法案的有力證據;

B.檢測中那99%的變態,但被後天養育成了個正直的人,作為反對檢測的有力證據;

C.未經過檢測的普通人,作為普通人追查兇手的正義使者,也就是正兒八經的男主。

單就其身份來說,他可能是:

A.他是研究員的孩子,而他的熱心對應上了他父親為救小孩而死的性格(如果熱心是真實性格);

B.他是殺人魔韓徐俊的孩子,那他的熱心就是冷血殺人犯的偽裝,就更對應上開頭那個殺害動物的少年。

至於是否就是兇手,小編覺得編劇不會把一個殺人無數的犯人當作一部劇的主角,有可能是為了之後的反轉,比如可能是兇手的人反而拯救了自己,真正的兇手最後是另外的人之類……

關於成曜漢

成曜漢是一名精神科醫生劇中他的出場是在第二集中後段,且關於他的冷漠、不具有同情心的表述毫不遮掩,就差指著這個人說”他是個反社會“。

對他的猜測,有以下幾種可能(不一定全面準確):

單就其身份來說,他可能是:

A.他是韓徐俊的孩子,按照遺傳奇妙地成了和父親一樣的醫生,並且目前的他看起來缺乏人性和情感,他的職業對殺人十分有利,錢財也能支持他開車尋找獵物;

B.他是研究員的孩子,可能被成知恩換了過來(兩個孩子相差5個月),然後隨母姓成,那麼他就對應上開頭那個心狠手辣解剖動物、想成為醫生的少年,我們看到的冷漠,可能是因為從父母那裡得不到愛和關注。

關於高氏兄弟

哥哥高圖元、弟弟高圖治的父母被韓徐俊所殺害,哥哥在韓徐俊的刀下艱險脫難,弟弟則是指認了兇手。

25年後的今天,哥哥成了神父,弟弟成了刑警,他的目標是親手殺了韓徐俊為父母復仇,只是如韓徐俊所言,他殺不了人,因為他的眼裡滿是人類情感,這也就代表弟弟不會是兇手

關於哥哥情況和細節:

要知道,哥哥是親眼目睹的父母的慘死,並且被兇手扎了數刀未死,一直在做手術

現在的他已經長大,成了神父,當他一直對別人說原諒、慈悲的時候,他的內心難道真的如此嗎?他真的可以忽視悲慘過去,投入神的懷抱嗎?

有個細節就是哥哥的左手有不正常的彎曲,極有可能是韓徐俊所造成的,也就是說這個陰影一直跟隨著他。

劇中最近發生的案子中,有兩起案件的死者中指都被豎起,朝著建築上的十字架,侮辱宗教的意味十足

關於哥哥是否為凶手的猜測:

A.哥哥就是兇手,那就是在親眼看到惡魔行為而神又冷漠旁觀後,他投身到了惡魔之列,成了所謂的”掠奪者“.。

那麼死者被豎起的中指,也就有了說法,“因為神沒有救我,所以我要毀滅人類,讓神再無信徒”。

這就推翻所謂基因論,代表變態與否,不由基因決定,而是環境;

B.哥哥不是兇手,那他就是在遭遇當年的案件後,喪失了反抗的勇氣,轉而躲在神的腳下,逃避這一切。

其他

還有很重要的女一、女二,她們也很有可能是當初經過檢測的孩子,甚至可能是兇手。

崔紅珠

比如崔紅珠,有著一檔很火的節目叫”夏洛克紅珠”,講述的就是韓國這些年來的刑事案件。

劇中也有一段關於她和刑警高圖治的對話,高圖治問她為什麼追查這些案件,她回答說“責任感”

那麼是什麼樣的責任感呢?為了節目的觀眾可以看到真相的責任感?還是為了這場獵殺遊戲完美進行的責任感?

吳鳳怡

關於19歲的吳鳳怡,我們已知他有一個殺人犯父親,本來小編猜測是,95年那個幫車裡的男人騙路人到林子裡的小女孩,但年齡這一塊就對不上。

那麼當年那個女孩現在在哪裡呢?會不會是崔紅珠呢?

而且吳鳳儀下雨天不敢過橋,說明當年經歷過什麼事,有可能是父親導致的,也有可能和別的事情有關。那又是什麼事呢?

小編甚至猜測她是開頭那個少年的妹妹,不過那個片段裡的妹妹有些不正常,所以不能確定。

以及當初“九嶺市一家殺人案”,一家算上少年一共五個人,即父母和少年的弟弟妹妹,但是我們看到照片上死者只有三個人。

看照片應該是兩個大人和一個小孩,那死掉的小孩是弟弟還是妹妹呢?

無論死掉的是誰,活下來的孩子又去了哪裡?成了誰呢?

種種猜測,接踵而至,讓人等不及看到後續發展,這也是懸疑劇的魅力所在。

只要這部劇後續發展不出問題,必定又是一部大火的劇。

劇名叫《窺探/mouse》,前者代表通過基因檢測去斷定胎兒的未來,後者代表人類拿來當實驗對象的老鼠,二者某種程度上是相似的。

把胎兒當觀察對象的成人,以為能夠從根源上杜絕危險,卻從未考慮過所謂變異,不是來自於基因,而是來自於環境,就像那些小白鼠,無數只裡總有幾隻,產生抗體……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