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馭叛客:邊緣行者 cover

《電馭叛客:邊緣行者》為甚麼引發了一波玩家狂歡?

嚴重劇透預警

嚴重劇透預警

嚴重劇透預警

Netflix動畫《電馭叛客:邊緣行者》開播後,我翻出落灰的遊戲機,下載回了《電馭叛客:2077》。

人們重複著劇中台詞:「看啊媽媽,我就站在荒坂塔的頂端!」

小島秀夫連發4條推特怒贊:「絕讚!賽高!一次向世界扣動扳機的奇蹟!」

《電馭叛客:邊緣行者》由扳機社製作,今石洋之執導,衍生自CDPR遊戲《電馭叛客2077》,9月13日開播以來引發了持續熱議。

首先,劇集引發了觀眾回到遊戲中“聖地巡禮”的狂歡,反向拉動遊戲銷量,使《2077》(原本不高的)玩家數量飆升了4倍。

其次,作為一部遊改劇,本作收穫了罕見的一致好評:IMDb 8.7,爛番茄97%,被稱為《英雄聯盟:雙城之戰》後最好的遊改影視作品,並躋身網飛口碑最好的劇集之列。

有人總結了《電馭叛客:邊緣行者》引發的觀後綜合徵,包括:

1、瘋狂搜索相關視頻,剪輯,解說,預告片等

2、購買或重新下載《電馭叛客:2077》,即便已經通關無數次

3、瘋狂回想劇情並感覺意難平

4、瘋狂循環播放相關音樂

5、對名為亞當·重錘的角色抱有極大敵意

……

連夜追完《邊緣行者》,我們簡單聊聊它在哪些方面贏得巧妙。

第一,收束了豐富的遊戲文本

遊改劇/電影一向是翻車重災區,這部居然穩住了,要歸功於遊戲本就紮實的世界觀和豐富的故事文本。

不管對《2077》評價如何,每個玩家都承認:這款遊戲主線、支線龐雜,信息量多到爆炸。

在《每個支線都像一篇電馭叛客小說| 2077敘事團隊如何工作》一文裡,我們曾對話CDPR的主創,詢問他們為何在遊戲裡塞進多到消化不了的背景信息和小故事。

主創們提到,電馭叛客是一個天然的放射性主題,“負責提出問題但負責不回答”,而《2077》希望對賽博朋克議題進行一次“全景式提問”,這也導致遊戲對電馭叛客的探討有種“說了很多,都沒說透”的感覺。

《邊緣行者》基於夜之城的世界觀,將觀眾目光聚焦於一個角色——大衛。一個主線任務的故事量分成10集,讓它有餘力將故事徐徐展開,人物弧線完整,邏輯清晰,在新觀眾和老粉絲之間達成平衡。

它還講清了遊戲中一個晦澀但重要的核心設定:賽博精神病。

“賽博精神病”被用來描述與義體濫用有關的精神疾病,在人類高度義體化的2077年,它已成為一種常見絕症,治療代價高昂。

遊戲中,“賽博精神病”的來龍去脈隱藏在物品說明、街頭廣播和零散的角色對話中,玩家要在拼湊中了解全貌。而且,遊戲的天然屬性決定了玩家可以自由決定主角命運,故事體驗因人而異。

但在劇集中,觀看者相對被動,主角大衛提供了關注焦點,所有人被他的命運裹挾著,一步步了解到“賽博精神病”背後的悲劇。

第二,主創技能點與原作高度匹配

僅看預告就能感到,扳機社狂野流暢的風格跟《電馭叛客2077》太搭了。

今石洋之用跳幀、掉幀、漸變等手法形象呈現了人被機械異化後的感官。

直接蓋在畫面上的大色塊、大字幕讓動畫有了“遊戲感”但又不干擾敘事。

山岡晃配樂的OP和ED分別是英國獨立搖滾樂隊Franz Ferdinand的This Fire和波蘭歌手Dawid Podsiadlo的Let You Down,配樂則是為著名遊戲《寂靜嶺》譜寫了傳世名曲的山岡晃,被小島秀夫評價為“音樂大膽又有品味,要不是被OP吸引,差點就錯過這部佳作。”

前奏一響,啊,《攻殼》TV版小眾搖滾+日系電馭叛客的味道又回來了。

第三,對經典科幻作品的回應

《邊緣行者》裡有著對三部科幻經典的明顯指涉:《銀翼殺手》《攻殼機動隊》《阿基拉》

很多人認為,電馭叛客作品不可能、或難以反映對星辰大海的嚮往,在意識上傳的時代,太空探索聽起來像過氣的舊日理想。本作卻描述了一個嚮往月球的黑客女孩Lucy,她的夢想和霓虹燈下仰望天空的招牌動作,讓人想起《銀翼殺手》“我見過戰艦在獵戶座邊緣熊熊燃燒”。無論哪個時代,都有人仰望星空。

女主角Lucy模仿草薙素子的痕跡很重:武力值與人格魅力相當的短髮成熟女性,在日常生活之外有著更高的理想。《攻殼機動隊》之後,熒屏上再無標杆性的中年女性科幻角色。Lucy神似素子,然而比起無限寬廣的網絡海洋,她更想去星海之間。她的名字Lucy回應著披頭士名曲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露西在綴滿鑽石的天空下。

本作對《阿基拉》的致敬最為明顯。大衛就是鐵雄。廢墟上的異能少年,猩紅的、湧動著、無限增殖的身體器官,因觸碰無法駕馭的力量而被反噬,無一不是《阿基拉》早在30多年前敲響的警鐘:警惕絕對力量的失控。

「這種能量對於目前的我們而言太過巨大……但是總有一天,我們也能……」

闌夕認為,“《電馭叛客:邊緣行者》的優點在於它的製作方——無論是動畫公司還是遊戲廠商——都沒有過大的野心,最終出來的成品毋需負擔世界觀的開拓責任,它更接近一個使用遊戲設定的同人作,平行於那款褒貶不一的美式RPG,猝不及防的塞給你一塊日式甜品。”

CDPR和扳機社能在巨人的肩膀上邁出一步——儘管這一步在回頭看來有著深度、敘事上的不完美,但總歸是一次遊戲影視化改編的成功案例,實屬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