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解!大豆製品與乳癌的關係,豆腐、豆漿,不能吃嗎?

可能是曾經患癌的緣故,大家都對自己的健康狀況特別重視。

網絡上關於吃什麼致癌,吃什麼抗癌的養生信息是最能抓住他們眼球的內容,就更別提醫生們給的建議了,簡直被他們奉為圭臬。

豆製品與乳癌倖存者

最近,一位乳癌倖存者來諮詢我說,她的主治醫生讓她不要吃豆製品,於是她非常聽話地戒掉了原本愛吃的豆腐和香乾,買所有食品前都會仔細閱讀背後的成分表,看看是不是含有大豆成分;

家裡做飯的大豆油和生抽也被換掉了,因為配料裡都有大豆。

家人對她的舉動很不理解,覺得她反應過度了,還找了一些網上關於大豆抗癌的科普信息想要說服她。

於是她很困擾,想知道她的堅持是不是有意義。

我聽完之後覺得很詫異,因為我知道我們的身體是怎樣消化、吸收、利用營養物質的,而大豆是一種由很多成分組成的複雜的食物,它含有豐富的蛋白質、膳食纖維、葉酸等多種營養物質

如果這位患者真的需要避開大豆中的某種特定成分,那麼她的主治醫生應該給她更明確的,避免食用哪種成分的指示,而不是直接告訴她不要吃所有的大豆,這是對患者非常不負責任的。

這就跟小明的媽媽因為擔心小明上學路上出交通事故而不讓小明去上學一樣荒謬。     

而且,現在沒有證據能證明吃大豆製品會提高乳癌風險。

那麼乳癌生存者可以吃大豆和豆製品嗎?

之所以會有這個疑問,是因為大豆中含有植物雌激素,這是一種化學結構與人類雌激素相似的植物化學物質,它可以與人體乳腺中的雌激素受體結合,理論上是可能成為乳癌誘因的。

(雌激素和植物雌激素跟受體結合)

但這僅僅是理論,實際上就目前關於乳癌生存者的數據顯示,並沒有證據能證明吃天然的大豆及豆製品會增加癌症復發機率

有爭議的活性植物雌激素主要集中在深加工的大豆補充劑中,如大豆分離蛋白粉、大豆蛋白棒、大豆提取物補充劑、或者異黃酮膠囊;

這些產品的製作過程中會將大豆濃縮,導致其中植物雌激素的生物活性顯著上升,成為危險分子。

豆製品和女性患乳癌關係


實際上,甚至還有大量觀察性研究證明,長期適量攝入天然大豆食物及豆製品還可以降低女性患乳癌的風險

所以我希望你吃真正的食物,黃豆、豆腐豆漿、腐竹、豆皮、毛豆都可以。

另外要注意的是,大豆卵磷脂、大豆油,生抽,老抽等產品的製作過程都不涉及濃縮大豆,因此也不用刻意避開它們。

說到這裡,好像已經能夠回答那位乳癌生存者的問題了。

但我還想多寫幾句。(這裡才是重點!)雖然我學了這麼多年營養,也打從心底熱愛這門專業,想要為之奮鬥終生。

但是不得不承認,營養學是一門不太精確的學科(目前還無法做到像物理,化學那般的精確。)

但是我的病人們不是在做科研,他們的生活是真實的,即便科學家們給不了他們確切的答案,他們也需要一個有意義的指導,而這才是營養師的工作。

 所以我經常告訴我的病人,面對這樣沒有明確結論的問題,我們需要有一套思考方式,生活是自己的,我們得知道如何為自己做決定。

豆製品與乳癌的是與否

這條思路應該有這樣三個步驟:

首先,找到已經確定的事實有哪些

我們需要知道哪些信息是已經有明確的科學證據證明的,把事實作為基礎,這樣就不會因為對疾病的恐懼而失去理性。

例如豆製品和乳癌這個問題,我們已知的事實是什麼呢?

已知的事實

1. 現在沒有證據能證明吃大豆製品會提高乳癌風險。

2. 還有很多比吃豆製品更重要的因素已經被證明會升高乳癌風險:例如飲酒過量;例如久坐不動;例如更年期後體重超重和肥胖;例如更年期後使用激素治療;例如30歲之後生產第一胎,並且不母乳喂養。

3. 還有很多因素被證明會降低乳癌風險:例如體育鍛煉;例如母乳喂養;例如以植物性食物為主的飲食:吃大量蔬果,全穀物和植物蛋白。

這些都是我們可以討論,並且設定具體行為改變目標的。

我們的生活、飲食有這麼多面向,絕不應該拘泥在大豆食物一種身上。

我曾有過一個客戶,她有乳癌家族史,很擔心癌症的問題,她的醫生也是讓她不要吃豆製品。

她又是素食主義者,杜絕豆製品讓她的蛋白質的來源變得十分有限,長期處於營養不良又超重的狀態中。

但同時,她又喝大量的酒,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沒有酒我就不快樂,不快樂我就會得病“。

你說還有比這更符合揀了芝麻丟了西瓜的故事嗎?

爭議說法的來源

第二步,去理解有爭議的說法是怎麼來的

推薦感興趣的盆友可以去看看美國癌症研究所(American Institute for Cancer Research) 的網站,網址是aicr.org

他們會定期對癌症相關的各個主題研究進行回顧,包括大豆食品的研究也可以在這裡查到。

從這些研究裡可以發現,僅僅在早期的很多動物試驗當中,大豆食品被證明會增加乳癌風險,但人體代謝植物雌激素的方式與動物是不同的,因此這些研究的借鑒意義並不是很大

而近期大量的人類研究表明適量大豆食品對癌症發生沒有促進作用,甚至像我們習慣的從小開始長期適量攝入豆製品的飲食方式還被證明可以減少乳癌的發生。

另外要注意的是,深加工的濃縮大豆製品補充劑也被證明可能顯示出較高的植物雌激素活性,這種活性是天然大豆不具備的。

看到這些總結,相信你心裡已經有自己的判斷了吧。

對乳癌倖存者的建議

如果你是雌激素受體陽性的乳癌患者、乳癌生存者、以及正在使用芳香酶抑製劑等內分泌藥物的患者。

不要服用任何深加工的大豆補充劑和大豆蛋白粉,但可以考慮把大豆食品加入到你的飲食中,平均每天攝入1-2份是比較合適的量。

1份豆製品 =
豆腐66克(1/3個網球大小)
豆漿250ml
煮黃豆86克(1/2個網球大小)
煮毛豆78克(1/2個網球大小)

如果你有乳癌家族史、肥胖、攜帶乳癌易感基因等風險因素。不要服用任何深加工的大豆補充劑和蛋白粉,可以考慮在飲食中加入大豆食品,均衡飲食就好,沒有特定限制數量。

如果你totally健康,也沒有任何癌症風險因素,可以服用大豆補充劑和大豆蛋白粉,飲食中的大豆食品也沒有限制。 

最重要是適合你的決定

第三步,做出適合你的決定

這是你的生活,你的飲食,沒有人比你更了解你的現狀。

你喜歡吃豆製品嗎?你想試試看在飲食中增加一些豆製品嗎?

我沒辦法幫你回答所有問題,你需要先看看自己的實際情況和你對這些理論的信服程度,再做出決定。

我經常跟病人說,如果你的主治醫生為了救你一命,讓你不要吃豆製品;

但是有個營養師一直在旁邊囉嗦,要你多吃豆製品。

你肯定會陷入焦慮和手足無措的境地,可能都不能好好吃飯了。

所以如果你實在不想吃豆製品,還有很多其他的植物性食物和植物蛋白可以選擇完全不用為了健康飲食去逼自己。

不過我個人是超級喜歡豆製品的,我會每天喝豆漿,三餐中有一餐會用豆腐做菜。這不僅僅是因為豆製品營養價值很高,而且它真的很好吃啊~~

<完>

以上信息僅為科普,不應視為診療建議

不能取代醫生對特定患者的個體化判斷

參考文獻:

Soy diets containing varying amounts of genistein stimulate growth of estrogen-dependent (MCF-7) tumors in a dose-dependent manner.  Cancer Res . 2001;61(13):5045-5050.

Setchell KD, Brown NM, Zhao X, et al. Soy isoflavone phase II metabolism differs between rodents and humans: implications for the effect on breast cancer risk.  Am J Clin Nutr . 2011;94(5):1284-1294.

Trock BJ, Hilakivi-Clarke L, Clarke R. Meta-analysis of soy intake and breast cancer risk.  J Natl Cancer Inst . 2006;98(7):459-471.

Wu AH, Yu MC, Tseng CC, Pike MC. Epidemiology of soy exposures and breast cancer risk.  Br J Cancer . 2008;98(1):9-14.

Lee SA, Shu XO, Li H, et al. Adolescent and adult soy food intake and breast cancer risk: results from the Shanghai Women’s Health Study.  Am J Clin Nutr . 2009;89(6):1920-1926.

Korde LA, Wu AH, Fears T, et al. Childhood soy intake and breast cancer risk in Asian American women.  Cancer Epidemiol Biomarkers Prev . 2009;18(4):1050-1059.

Dong JY, Qin LQ. Soy isoflavones consumption and risk of breast cancer incidence or recurrence: a meta-analysis of prospective studies.  Breast Cancer Res Treat . 2011;125(2):315-323.

Soy is safe for breast cancer survivors. American Institute for Cancer Research Published November 15, 2012. Accessed February 29, 2016.

Swann R, Perkins KA, Velentzis LS, et al. The DietCompLyf study: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of breast cancer survival and phytoestrogen consumption.  Maturitas . 2013;75(3):232-240.

Velentzis LS, Woodside JV, Cantwell MM, Leathem AJ, Keshtgar MR. Do phytoestrogens reduce the risk of breast cancer and breast cancer recurrence? What clinicians need to know.  Eur J Cancer . 2008;44(13):1799-1806.

Shike M, Doane A, Russo L, et al. The effects of soy supplementation on gene expression in breast cancer: a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study.  J Natl Cancer Inst . 2014;106(9):dju189.

Khan SA, Chatterton RT, Michel N, et al. Soy isoflavone supplementation for breast cancer risk reduction: a randomized phase II trial.  Cancer Prev Res (Phila) . 2012;5(2):309-319.

Oseni T, Patel R, Pyle J, Jordan CV. Selective estrogen receptor modulators and phytoestrogens.  Planta Med . 2008;74(13):1656-1665.

Kang X, Zhang Q, Wang S, Huang X, Jin S. Effect of soy isoflavone on breast cancer recurrence and death for patients receiving adjuvant endocrine therapy.  CMAJ . 2010;182(17):1857-1862.

Ju YH, Doerge DR, Allred KF, Allred CD, Helferich WG. Dietary genistein negates the inhibitory effect of tamoxifen on growth of estrogen-dependent human breast cancer (MCF-7) cells implanted in athymic mice.  Cancer Res . 2002;62( 9):2474-2477.

Cardwell, G., Bornman, JF, James, AP, & Black, LJ (2018). A Review of Mushrooms as a Potential Source of Dietary Vitamin D.  Nutrients ,  10 (10), 1498. https://doi.org /10.3390/nu10101498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