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皇室|探討哈里梅根事件,她心底,​​深藏著自卑

今天要給大家講一個關於性格決定命運的故事

就在這個週日,蘇塞克斯公爵夫人梅根登上CBS電視,接受了著名脫口秀主持人奧普拉的採訪,兩個小時,她足足吐了兩個小時的槽,把對英國皇室的憤懣一吐而快。 

這樣一場盛世大撕,表面上是豪門恩怨,實際上也不過是一盤生意,華爾街日報報導,此番採訪製作費高達700-900萬美元,每32秒廣告要價32.5萬美元。

看得出梅根非常生氣,努力地將自己擺在受害者的位置。 

梅根含淚地透露,懷孕五個月時,皇室生活的壓力讓她想要自殺,進入王室之後,她的行為被限制了,她變得寂寞了,而且幾個月沒有出門。 

她還說白金漢宮人力資源部門無視她的求助,因為她沒有薪水,沒有員工。 

還有關於兩人的長子阿奇,梅根說他可能因為混血而被剝奪了王子的頭銜,看樣子梅根對此非常在意。 

她還說,有一位王室成員談及“阿奇的皮膚會有多黑”,但她沒有透露這位成員是誰。

也許這就是梅根之前在他們倆離開時說的,被媒體歧視吧。 

哈里也在一旁幫腔,說他的家人“從經濟上切斷了我的聯繫”,這就是他們倆與Netflix和Spotify達成協議的原因,以便他們負擔得起生活。 

梅根還駁斥了,自己結婚時,小報報導的她弄哭了嫂子凱特的事,梅根說,事情是反過來的,是凱特讓她哭泣。

當2018年梅根高調嫁入王室時,萬千寵愛在一身,離婚、有色人種、十八線小演員,她代表無數灰姑娘完成了不可能完成任務。 

誰知出道即巔峰,梅根高開低走,當他們兩口子曝光在媒體顯微鏡之下時,所有的言行都被扒了乾淨。 

從王室新貴到叛出門牆,從自由獨立到不負責任,虛偽、戲精、自私乃至於霸凌,梅根槽點纏身。 

在這次訪談中,她彷彿把一切問題都推給了別人,特別是王室過於苛刻。 

別人說是她的問題,是她塑造的人設破產了。 

作為一個歷來以自由、時尚、進步、獨立女性為人設的梅根,只要一天不和沒落腐朽的英國王室做徹底切割,這人設就沒法立得住。 

只是臣妾做不到啊。 

命運總是被性格決定的,梅根誠不欺我。

沒有心甘情願的付出成不了貴族

自從2018年5月,哈里王子與梅根·馬克爾結婚以來,這二位一直成為了媒體關注的焦點。 

兩人的八卦故事,今天不想複述,恐怕大家都耳熟能詳了,我只想扮演一回福爾摩斯,尋找一下這對夫婦搞到今時今日如此境地的真相。 

梅根父親是高加索移民,母親則是黑人,因此她成為自稱為灰色的混血兒。 

但憑著自己的努力,梅根從人們眼中保姆的孩子,到好萊塢十八線小演員,再到飛上枝頭變鳳凰,演出了一場比凱特還勵志的灰姑娘好戲。

婚後,哈里王子被冊封為蘇塞克斯公爵,而梅根則成為了公爵夫人。

這意味著她也躋身貴族,成為了老歐洲延續幾千年貴族階層中的一員。 

不知道大家是否想過,貴族到底是什麼。 

從精神源流看,貴族可不是唐頓莊園裡那種天天喝著下午茶,開著無窮無盡的上流舞會,享受著財富與地位的天生含著金鑰匙的人群。 

貴族意味著責任和自我犧牲。 

古代貴族從國王到公侯伯子男,都是封建領主,實際上就是自己領地上的保護人,平時沒事的時候你覺得他們是寄生蟲,但一旦到了打仗的時候,貴族是要上前線拼命的。 

第一次世界大戰被稱為埋葬了英國貴族的戰爭,在這場絞肉機裡,多數作為軍官出戰的貴族階層傷亡率比平民更高。

伊麗莎白女王的父親喬治六世在一戰中以海軍軍官參戰。

到了一戰,隨著重砲、重機槍的應用,率領士兵衝鋒的軍官,往往成為對方重點照顧的對象。 

在一戰的第一年裡,每七位貴族軍官中就有一位在前線喪命,而普通士兵的死亡率是每十七位裡有一位。

整個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共有20名上院貴族、49名上院貴族繼承人和更多的貴族子弟戰死。

在以貴族子弟為核心的伊頓公學的5679名“參戰生”中,傷亡率高達45%。 

在英國,擁有3000英畝以上土地的558戶貴族家庭中,有十分之一絕嗣,有的被迫從近支引進繼承人,唐頓莊園就上演了這一幕。 

“從蒙斯撤退,到第一次伊普爾戰役,英國貴族的花朵就凋零了……在索姆河戰役的對英國近衛步兵第一團的大屠殺,或是赫奇森林的步槍旅的遭遇,英國那些大家庭的一半的成員、那些大莊園和顯赫財富的繼承人,就這樣死去了……他們充滿了勇氣、盡了最大的努力,史詩般地犧牲了自己,只要英格蘭存在,人們會永遠紀念他們。”

每年一戰紀念日,都是王室的大日子,2019年那天女王哭了。

除了以生命捍衛榮耀,在平時,貴族的責任是成為人們的楷模,任何時候都要彬彬有禮,奉公守法,不能以大欺小、目中無人。 

越是尊貴,越是要保持風度,從貴族間的禮儀發展出的紳士風度便是貴族精神的延續。 

只是對於這些貴族精神,哈里夫婦都喪失了,當他們宣布與王室脫離關係一刻起,等於放棄了責任,這是兩人招致詬病的根源。 

而且就在前幾天,傳出了梅根在王室生活期間,欺凌工作人員,對他們橫挑鼻子豎挑眼,這就非常違背貴族精神了。 

《泰晤士報》說,梅根的通訊秘書投訴梅根對他進行職場霸凌,除了他還有另外兩名私人助理。 

一名助理也說,梅根對她進行了“精神上的虐待和操控。” 

雖然他們都進行了投訴,但英國王室並沒有認真對待這些事,反而很護著梅根。

事情出來後,哈里梅根的律師當然否認此事。

但是非曲直從他們身邊的工作人員變化也能看出端倪。 

在兩口子成婚3年之中,就有多人辭職,這串長長的名單包括—— 

  • 哈里王子助手愛德華·福克斯,在兩人婚前一個月辭職。 
  • 哈里夫婦的高級通訊秘書克里斯蒂娜·麥基弗。 
  • 梅根的私人秘書梅里薩。 
  • 梅根的女保鏢。 
  • 梅根的私人秘書艾米·皮克里爾。 
  • 梅根的私人秘書薩瑪西亞·科恩。 
  • 梅根的孩子出生後,六週換了三個保姆。 

在這種事情裡,孰是孰非有一條判斷標準,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所有人都錯。 

如果說一個人辭職可能是這個人的問題,那麼一連串的私人秘書都紛紛離開,這已經非常說明問題了。 

所以這次《泰晤士報》爆出的消息,是可信的。

梅根在訪談中提到自己向王室投訴,但王室沒有理她,使她沒有收入,沒有員工,至於為什麼沒有員工服務,大家也可以憑著邏輯去思考一下。 

哈里不止一次維護自己老婆,說是媒體挑剔梅根;梅根也在某些場合回應,說因為自己的膚色遭受了歧視。 

但對於他們對手下工作人員的態度,我們不難發現某種端倪,梅根就是日常中我們經常會碰到的,格外挑剔且頤指氣使的人。

在心理學上,這被稱為一號人格or挑剔型人格。 

他們(一號)的時間總是由日程表控制,一個個單元格有效地消滅了所有的空閒時間,讓真正的需求無法出現。

一號人格者的判斷通常集中於憤怒上,因為他們童年時曾經在這些問題上遭受處罰。

許多一號人格者都感覺不到自己在生氣,他們總是忙於調整自己的思維或者改正別人的錯誤。

——海倫·帕爾默 

英國媒體曾經報導說梅根會在早上會在早上五點給工作人員發郵件佈置工作,而且每天要發六、七次佈置工作的短信。 

由此可見,梅根完全符合一號人格的特徵。 

人的性格很難磨滅,而且如果她不有意認識到這點,並且改變,這種性格便會與貴族精神發生強烈的矛盾和碰撞。 

貴族需要內斂、需要自我犧牲、需要時刻維持體面,沒錯,就是那種時刻壓抑自己天性的身份。

而從梅根說到在王室期間缺乏自由度來看,她的性格並不適合王室。

講真,梅根做不來貴族,因為出身原因,所以她選擇離開也是明智的。

沒有徹底的決斷離不開是非

你可能要說大家歧視她的出身,甚至歧視她的種族。

但其實包括梅根自己,也對自己的種族也充滿了疑惑。

 “灰色”是她給自己打的標籤,從小就讓梅根內心充滿了壓力,甚至自卑。  “

將某事物描述為黑白意味著明確定義。

但是,當你的種族是黑人和白人時,二分法並不那麼清楚。

實際上,它會創建一個灰色區域。混血兒會畫出模糊的線條,相等的部分交錯且發亮。

ELLE要求我分享我的故事時,老實說,我很害怕。 ” 

為什麼會害怕,說白了就自卑。 她小時候出入洛杉磯的中產社區,也遭受了歧視:

“還有一個媽媽,焦糖色的膚色和她的淺膚色的嬰兒被拖著,被問到媽媽來自哪裡,因為他們以為她是保姆。”

到了後來,梅根利用父親的人脈進軍好萊塢的時候,她再度遭遇了灰色的圍牆,

“可悲的是,這並不重要:我對黑人角色來說還不夠黑,對白人角色來說還不夠白,這使我成為無法預定工作的變色龍。”

膚色可能是影響了她一生的問題,包括兒子阿奇,她看來真的非常在意別人說她的膚色,以及孩子的膚色。

但這不應該是一個平權主義者的傷疤,馬丁路德金說過,評判一個人,不應該憑著他的膚色,而應該看她的能力。

如果梅根真的是種族平權主義者,那她何必在意膚色呢?

況且她的兒子仍然是英國王位第七順位繼承人,真要是天塌了,前面六位都掛了,她兒子還是會是英國國王不是? 

除了膚色以外,她還不幸地陷入了父母離婚的原生家庭裡,而且她母親拉格蘭是那位投身影視行業的父親托馬斯再婚的妻子,最後,她爸爸和親生媽媽再度離婚了。 

梅根很早就離開了父親和同父異母的姐弟,而且她拒絕了自己的父親出席婚禮,如此糟糕的家庭關係,可想而知梅根不可能從這樣的家庭獲得溫暖和幸福。 

梅根的一生都在掙脫這些令她缺乏安全感的處境,眾所周知,好萊塢是一個白左充盈環境,本應最反對英國王室這種代表了腐朽沒落的統治階級。 

但梅根還是以真愛知名嫁給了哈里王子,這也是性格決定命運,也許只有王室背景和哈里王子那樣對她言聽計從的男子才能讓她感到安全感。 

另外要注意到兩人的年齡,哈里王子比梅根小三歲,而哈里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母親。

如此這般,兩人的婚姻真是天作之合,在他們的家裡,誰主導就不言而喻了。

離開王室,對哈里梅根夫婦可能是最好的結局,作為王室大集體裡那個最獨特的哈里,以及完全不願付出責任,且根本做不來貴族的梅根都是最好的。 

自由自在多好啊,但是梅根可能忘記了一點,真要離開就得離開得一乾二淨,不能拖泥帶水。 

她得學學自己的曾叔祖父愛德華八世,不愛江山愛美人的那位,愛德華就是愛上了離了三次婚的湯普森夫人,從而高調掛冠而去。 

梅根倒是很像這位曾叔祖母,美國人,離過婚,同樣很喜歡社交,但她沒像辛普森夫人那樣一刀兩斷。 

記得二戰期間,愛德華、辛普森兩口子在有被納粹綁架的危險下,愛德華直接跑到了巴哈馬當總督,從此遠離了是非圈。 

要想獲得自由,也要耐得住寂寞,但這二位呢,卻一直沒有真正離開…… 

去年2月,女王剝奪了兩口子在自己獨立企業裡使用“皇家”一詞。 

3月,哈里梅根參加了英聯邦紀念日等活動,這是他們最後作為王室成員正式露面。 

4月,參與“天使食品計劃”,為洛杉磯的重病患者提供飯食。有傳言,兩口子將推出名為《徹底的現代王室成員:哈里和梅根的真實世界》

6月開始,梅根積極參與了黑命貴運動,反對系統種族歧視,支持民主黨的大選。 

7月份,他們的傳記第一節披露。公爵夫人積極參加女權運動,出席女性上升的領導峰會。 

8月份,他們買了一所價值1460萬美元有9個臥室和16間浴室的豪宅,據說首期500萬美元是查爾斯王子私人掏腰包付的款。 

9月份與Netflix簽約,兩人會拍攝紀錄片兒童片,每年可以獲得一兩百萬美元的收入。 

11月,梅根控告了每日郵報。 過去這一年,兩口子盡力讓自己成為慈善、反種族歧視、女權、環保等議題的頭面人物。 

但這些沒有一樣不是與他們的頭銜無關的,在他們與音樂平台Spotify簽下3000萬英鎊合約拍攝的談話節目中,觀眾們想聽的還是他們的王室八卦。

外界認為這兩夫妻時常消費一下戴安娜。

最初因為王室活動繁瑣為由追求自由而離開,現在又自爆隱私把與王室的齟齬公諸天下,一方面捧著王室的碗,另一面卻砸王室的鍋。 

這種或者說得上虛偽的生活態度,正在毀掉他們的人設。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就拿他們過去的一些所作所為來說。 哈里乘坐私人飛機去參加環保大會,誰都知道私人飛機碳排放量比普通航班大多了。

夫妻兩人將自己人設定位為慈善、環保、種族平權自由派進步人士,但麻煩他們務必言行一致,否則媒體不會因為你們的背景或者外在人設放過你。

哈里就像那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也許他真的要變得更成熟一些,多秉承一些貴族精神,少點跟口惠而實不至的白左人士那樣,不然人設遲早崩塌。 

還有梅根,擁有一號人格的她,是不是不要繼續推動過於高亮的人設了,也許她沒有意識到,自己一家的光環,始終來自於王室。

 人設這玩意,是能載舟的水,也是能覆舟的水,一旦崩塌了,在美國那個名利場中,誰都不會再看你一眼。 階級,不是靠人設可以改變的,沒有隱忍、沒有犧牲、沒有德行,穿上龍袍也成不了太子。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