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den Ring 艾爾登法環cover

《艾爾登法環》通關感想:最難說再見

預警:本文含有對《艾爾登法環》的劇透,請酌情閱讀!

我很接近了,終於要當上艾爾登之王了。

黃金樹在熊熊燃燒,我打倒了遊戲倒數第二個Boss,最終Boss 戰的入口距我只有一步之遙,王城羅德爾也被我變成了白雪覆蓋的灰燼之城。過不了多久,這個破碎、燃燒的世界就將被我所統治。一路上,我探索了所有找到的墓穴和地牢,最終來到了這裡,還有幾分鐘遊戲就要迎來結局了。現在遊戲裡已經沒有更多Boss 供我挑戰,也沒有其他的山脈供我攀登,但我依舊停在最終Boss 戰前的賜福點上,拼命的在維基百科上搜尋各種對遊戲的解讀。對我而言,我不願意,也沒法忍受打通遊戲並結束《艾爾登法環》之旅這件事情。

對遊戲寄予情感並不是什麼荒唐的事情,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在我於《艾爾登法環》度過的200 個小時遊戲時間裡(其中包含了我對遊戲進行評測的時間,在評測中我認為這是一款可被稱為傑作的遊戲),玩它已經成了我的日常活動,我不斷推遲上床睡覺的時間,只為了再探索又一個洞穴或找到新的賜福點。

在探索時發現新的事物、偶然撞進一塊沒見過的新區域以及遇到新類型敵人等體驗促成了《艾爾登法環》這種讓人上癮的感覺。沒有了這些感覺後,遊戲的宏大感就會減弱並且魅力也將折損不少。這種發現新事物的快感讓人上癮,但這種感覺同時也像在疲憊的大腦中不停注入血清素一樣,一旦停止刺激就會感到一陣空虛。

我對離別的到來並不感到吃驚,畢竟遊戲裡已經有種種跡象告訴我旅程即將結束。當角色們開始陸續提到我的旅途接近終點時,我能感覺到自己正在急於找到其他可做的事情。我心裡想著遊戲裡還有聖樹區域沒去探索,在北方深處還有著一個超強力的Boss 等著我去挑戰。在結束遊戲前,我必須要先完成所有NPC 的支線,為此我甚至可以強忍著不適滿足那個可惡食糞者的要求。當我想知道賢者格威死後會發什麼時,只會親自動手,不會讓任何人來告訴我劇情。在他死亡時,我知道了此人是一隻腐敗眷屬,好吧,起碼這件事還算是個新發現。

但我最終還是探索完了所有能發現的東西,此時我的遊戲體驗從發現探索變成了磨蹭不願結束,這是一種絕望下的掙扎,試圖通過對遊戲抽絲剝繭發掘所有內容來讓自己不必去打通結局然後翻篇。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在遊戲過程中變成了和手柄一樣的關鍵設備,在這小小的屏幕上,我反复在谷歌和維基上找到的各種攻略裡翻看交界地中還有哪些我不知道的秘密。對於我這個褪色者來說,手機的引導比指頭女巫有用了百倍,甚至可能「白面具」梵雷都會嫉妒於我擁有如此強大的引導。

但藉助查攻略來進行探索這一做法也有利有弊。剛開始時,《艾爾登法環》深深吸引我的一點就在於靠自己發掘事物的新奇感,我可以死磕Boss 一個小時,也可以先去探索一番,然後在變得更加強大和機智後再回來挑戰。但是到了遊戲要結束時,已經沒有新的東西可以發現了,我也沒法再憑自己去找到更多的力量或奧秘。除了前方的Boss 外,遊戲裡再沒有了其他的東西,並且Boss 很快也會被我打掉。所以我開始深入研究收集攻略,倒回去找出那些我早該在100 多級前就探索的洞窟和打掉的Boss。雖然這過程給我感覺空虛無比,但至少我依舊能有所收穫。

我收集齊了最後那幾把武器,以及許多對我來說既不重要也沒有用處的護符,還有一些永遠不會穿的護甲,並且看到了一些我不確定自己是否搞明白了的劇情。我翻看著地圖那片沒有賜福點的大塊區域,琢磨著究竟是我沒有探索徹底,還是因為其本來就是不可探索的地方。我還站在利耶尼亞的懸崖上掃視遠方,試圖找到一塊之前沒見過的地方。雖然我不確定在攻略下度過最後幾個小時的遊戲是否會影響我的體驗,但相比最初靠自己探索的那段時間,這種玩法的樂趣肯定要更少一些。

沒過多久,我又回到了那個王座前的賜福,看著我的褪色者一腿彎曲一腿平放的坐在賜福點旁。我還是不想讓遊戲結束,這里肯定還有東西能讓我去探索和收集。但即便這樣,我也還是回到了這裡,意識到我遲早要繼續推進打通這個遊戲。打通遊戲並不會減少我對其的熱愛,反而能幫我從鑽破牛角尖只為了從遊戲中再擠出一點內容的怪狀中解放出來。

最終,我的褪色者離開了賜福,花了十幾秒穿過王座房間走上樓梯。我最後一次檢查了裝備,手柄的電量充足,各種各樣的成就也解鎖完全。我按下了手柄上的三角按鍵穿過了金色霧門,頭也不回的朝著最終Boss 戰進發。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