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7款 Square Enix 值得「復活」的經典遊戲

2003 年4 月1 日,日本兩大著名遊戲公司SQUARE 和ENIX 合併,成為Square Enix,這一事件對遊戲界造成了深遠的影響,無數優秀遊戲從這家公司誕生。

近些年,遊戲行業掀起了一股懷舊復古潮,Square Enix(以下簡稱SE)也不斷旗下一些經典IP「復活」:也就是推出重製版、或者開發新作。

例如《聖劍傳說》系列和《沙加》系列就在最近這些年推出了一些重製版作品,兩大系列的新作目前也正在研發中;今年,SQUARE 昔日的經典名作《時空勇士》也得以通過HD-2D 的形式複活,《女神戰記》系列時隔多年後也再度在主機上推出了新作,《星海遊俠》系列也時隔多年之後在最近推出了續作……

這些舉動令不少老玩家感到欣喜,也讓大家產生了更多期待:未來SE 還有可能會復活哪些經典遊戲?—— 這是個有趣且值得討論的話題,我們不妨一起來盤點一些復活價值比較高的遊戲系列。

《寄生前夜》系列

在PS1 主機初期,CAPCOM 的《生化危機》大獲成功後,帶動了一股恐怖遊戲熱潮,於是SQUARE 也跟風打造了《寄生前夜》這款遊戲。

該作根據同名原著小說改編而來,玩法上和《生化危機》系列最大的不同是採用了穹頂式的指令操作,融入了日式RPG 特有的魔法元素,遊戲的劇情也因為探討了線粒體寄生而具有了一定的科學深度,女主角阿雅更是成為了當時的人氣角色,和《最終幻想8》的莉諾雅、《最終幻想7》的愛麗絲等女性角色一樣深受當時玩家們的喜愛。

不過在華麗的開局之後,之後推出的二代一改前作的指令式操作,變成了《生化危機》系列那樣的即時制操作,引發了初代玩家們的不滿,因此銷量有所下滑。其實遊戲本身品質還是不錯的,可玩性非常高,玩法上的深度也有一定提高,而且劇情還有分支選擇。

至於多年後於2010 年發售的系列第三作《寄生前夜:第三次生日》則因為劇情改動太大,一改前面兩作的科幻風格,變成了魔幻風格偶像劇,加入了時間穿越、靈魂附身、跨時潛行等高深名詞和新要素,令很多玩家們摸不著頭腦,所以最後這款遊戲爭議很大,也使得整個系列再度陷入沉寂。不過最近這些年,隨著《生化危機2》重製版口碑和銷量雙豐收,恐怖遊戲又再度受到遊戲公司的重視:《寂靜嶺》系列新作的各種爆料一直在全球各大遊戲媒體上經常出現,《死亡空間》重製版此前也已經公佈——《寄生前夜》系列如果能夠趁著這股風潮再次復活,吸取過往的一些失敗經驗,融入當下新時代恐怖遊戲的主流設計,還是很有機會再度像初代那樣獲得成功的。

值得一提的是,SE 方面的製作人北瀨佳範幾年前曾經談到過想要復活《寄生前夜》系列,只不過他現在作為SE 第一開發部部長可謂是分身乏術,有心無力。

還有一個插曲事件,最近SE 註冊了一個新商標,名稱是「Symbiogenesis」,也就是「共生」,根據維基百科的描述,意思是「兩個獨立的有機體合併形成一個新的有機體」,這一概念是初代《寄生前夜》的根基,因此很多人認為這一商標可能是作為《寄生前夜》新作的副標題使用。但是後來SE 公佈的答案令很多人大跌眼鏡—— 原來這是一個新的NFT 藝術收藏企劃項目,玩家們大失所望。

看來《寄生前夜》系列要復活還有待時日。

《武藏傳》系列

1998 年SQUARE 在PS1 主機上推出了一款原創IP 的ARPG 遊戲《勇敢的劍士:武藏傳》,雖然該作最後沒能取得像同時期的《最終幻想7》等遊戲那樣的成功,但遊戲品質其實相當不俗。

當時,主機遊戲進入了3D 時代,很多公司都在研究如何做一款3D 畫面的ACT 或者ARPG 遊戲,但是成功者並不多,《武藏傳》算是其中難得的佳作之一,被一些玩家稱為是PS1 上的《塞爾達傳說》。本作的製作陣容也很強大,監製是大名鼎鼎的《最終幻想》系列之父,人設是著名的野村哲也,導演吉本陽一曾經在KONAMI參過多個遊戲的設計,作曲則是參與過《王國之心》系列配樂的關戶剛。

《武藏傳》有著多個令人稱道的設計亮點,其中之一是實時時間系統和睡眠系統。前者會使得遊戲中每家商店有著各自的固定營業時間,並且NPC 有著各自的活動規律;後者則決定了武藏是否可以全力發揮他的武力,當睏意值太高的時候他會無法跑動,甚至無法揮劍。此外,遊戲中有各種設計精良的關卡和有趣的謎題,一些謎題還需要玩家吸取敵人的能力並使用才能解開。

《武藏傳》面世後一直被很多玩家喜愛,但是多年後在PS2 上發售的二代則口碑平平、銷量不佳,使得這個系列此後一直沉寂。如果以現代的3D 技術對《武藏傳》進行重塑,很可能會令這一系列再度煥發光彩。其實這款遊戲的重製難度應該不會很高,因為體量並不算很大,我個人認為將來本作被復活的可能性很大。

《流浪者之歌》

《FAMI 通》當年給PS1 主機遊戲打出的唯一一個40 分滿分之作,就是《流浪者之歌》。

這是一款超越了時代的遊戲,氛圍相當黑暗,系統非常複雜,難度也非常高,解謎和迷宮也令很多玩家感到頭疼,但是一旦研究透了會發現其樂無窮。

這樣一款看起來實在古怪的遊戲,在當年並沒有受到市場的認可,最後銷量只有40萬。然而隨著時代發展和玩家認知水平的不斷提高,喜歡該作的玩家越來越多,所以其實有很多人都希望這款經典名作可以被復刻或重製。

這款遊戲的締造者正是大名鼎鼎的松野泰己,最近他正在領銜製作《皇家騎士團2》的重製版,不知道在此之後,他和SE 是否有興趣將《流浪者之歌》也進行重製呢?

《誓血龍騎士》系列

《誓血龍騎士》系列在PS2 時代推出了初代和二代,後來在PS3 時代推出了三代,之後再無續作。

這個系列的劇情以黑深殘和晦澀而出名,被一些玩家稱為是「瘋狂、惡意、痛苦且不可理喻的作品」,整個系列的劇情都有一種劍走偏鋒的感覺。其締造者正是以惡意聞名於世的著名遊戲製作人橫尾太郎,在《尼爾》系列之前,他就已經在《誓血龍騎士》系列中展現了他那獨特腦洞的世界觀、殘酷的劇情、以及無奈的各路精神病角色了。

這個系列初代登場的時候還是非常驚豔的,在當時突然冒出這麼一款令人摸不著頭腦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遊戲,劇情居然可以瘋狂到這個地步,這使得初代成為了當年熱議的話題,而且遊戲中可以騎龍在空中進行戰鬥也是一大亮點。

但是後來的二代和三代發展逐漸走低,尤其是PS3 上面的三代,畫面落後於時代並且經常卡頓,幀數嚴重不足,橫尾太郎後來接受采訪時說,這是因為當時的外包開發商Cavia 技術力不足以及經費不足所導致的,這個Cavia 後來也因為經營不善而倒閉。如今,《誓血龍騎士》系列的版權依然還在SE的手上。之前SE 通過和白金工作室合作,將Cavia 當年在PS3 上打造的同樣問題不少的《尼爾:人工生命》進行了重製並且在去年發售,做出了很多的改善。而《誓血龍騎士》系列和《尼爾》系列的世界觀其實有著密切的聯繫,初代的第五個結局即是《尼爾》系列一切的開端。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對於熱衷重製的SE 來說,完全有理由重製一下《誓血龍騎士》系列。畢竟原作的劇情和世界觀已經非常完善了,只要重製版能夠在原作基礎上修正那些顯著的問題,對動作系統做些改進,就會成為一款很優秀的遊戲。

《天地創造》

《天地創造》是SFC 末期ENIX 發行推出的一款ARPG 名作,其開發商QUINTET的創始人橋本昌哉和宮崎友好正是1980 年代Falcom 經典名作《伊蘇1+2》的主要創作者,他們創立QUINTET 後打造了創世三部曲,其中名氣最大的就是《天地創造》。

《天地創造》有很多優點:畫面優美,發揮了SFC 的機能極限,爽快的手感和大魄力的魔法釋放,還在ARPG 中融入了一些經營要素,以及動聽的音樂。

不過該作最為玩家津津樂道的還是劇情和世界觀。遊戲中的世界雖然有日式遊戲常見的光明和黑暗的對立,但也參考了現實,講述了一個文明復蘇和創世的故事。遊戲的世界地圖也是對照了現實世界,玩家可以去到中國樓蘭和北美的五大湖等地區,見證世界從黑暗恢復到光明狀態。此外,遊戲還借鑒了聖經的故事,敘事上採用了意識流形式,顯得獨樹一幟。

然而,本作銷量只有20 萬套,沒能達到發行商ENIX 的預期,所以後來ENIX 和QUINTET 解除了合作關係,而QUINTET 後來也逐漸倒閉。

但是該作並沒有被遺忘,在歐美地區人氣非常高,最近幾年歐美的粉絲經常製作視頻紀念該作,呼籲該作重製的聲音比較高。在國內,《天地創造》其實也很受歡迎,當年該遊戲的民間漢化版是國內最早的民間漢化遊戲之一,有著劃時代的意義,因此吸引了很多玩家。

《天地創造》經常被玩家們稱為「幻之名作」,假如將來該作可以復活,想必不少玩家會感動到熱淚盈眶吧。我個人曾經將本作通關了很多次,而且這也是我個人最喜愛的遊戲之一。

《財寶獵人G》

《財寶獵人G》是1996 年SFC 時代晚期推出的一款遊戲,SQUARE 發行,開發商則是後來憑藉《公主同盟》和《噩夢騎士》而出名的Sting 公司。

雖然本作知名度不如《最終幻想》系列這種王牌RPG,但卻有著一種獨特的氣質。遊戲畫面採用了偽3D 的表現形式,在當年效果非常不錯,且不同於當時很多RPG 遊戲的苦大仇深,整個遊戲的劇情都充滿了一種幽默詼諧的惡搞風格。遊戲的系統也很有趣,試圖將回合製和戰棋模式進行融合,平時進入戰鬥後是類似於SLG 那種走格子的形式,但是攻擊敵人的時候則是手動操作的ACT 形式。

雖然遊戲因為趕工的緣故刪除了不少內容,流程並不長,但是整體玩起來可謂是妙趣橫生。

本作推出的時候已經是PS1 主機強勢崛起的時代了,時機有些晚導致銷量不佳,只賣了15 萬套,但是遊戲本身的素質並不差,屬於被埋沒的精品之作。遊戲的體量不大、系統相對簡單,假如SE 要進行重製難度也不算高。

《異域神兵》

《異域神兵》是SQUARE 在PS1 時代推出的一款經典RPG 名作,被一些玩家奉為「曠世神作」,也有人說它是「遊戲界的EVA(新世紀福音戰士)」,因為該作的劇情和《EVA》一樣晦澀難懂,大量涉及心理學、生命起源說、生物學、宗教學等高深問題,經過少數有心玩家的口口相傳,在RPG 界獲得了至高無上的地位。

本作是著名遊戲製作人高橋哲哉在學生時代就構思的故事和世界觀,最初預定是作為《最終幻想7》的企劃案來進行立項討論的,但是當時《最終幻想》系列之父坂口博信認為這個企劃更適合做成一款單獨的遊戲,於是才有了《異域神兵》這個名字,也是高橋哲哉的「異度」系列開端。

不過十分遺憾的是,該作開發週期太長,最後不得不趕工倉促上市,使得遊戲第二張碟的內容進行了大幅刪減,改為主角口述長達半個多小時的文字內容來呈現。

高橋哲哉離開SQUARE 後,通過和當時的南夢宮公司合作,在PS2 上打造了《異度傳說》系列三作,也頗受好評。再之後則是和任天堂打造了《異度之刃》系列,前不久發售的《異度之刃3》也有一定的熱度。

SE 方面其實也沒有忘記《異域神兵》,這款遊戲的配樂廣受好評,是由著名遊戲音樂人光田康典打造的。2011 年,SE 和光田康典合作推出了本作的交響樂改編專輯《Myth: The Xenogears Orchestral Album》;2019 年該作發售20 週年的時候,光田康典主導舉辦了一場紀念音樂會,引發了極大的反響,還發行了相關的藍光碟,令不少老玩家深受感動。對於這樣一款經典名作,SE 有很多理由去複活它,但是考慮到遊戲的體量非常大,以現代技術復活可能非常麻煩,再加上高橋哲哉早已離職多年,誰來接手這個項目也是老大難題,因此本作可謂是SE 最有理由複活、但是又最難以復活的一款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