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賊遺產2》評測8.8分:子子孫孫無窮盡也

我死以後,我的兒子會幫我幹掉你的。

《盜賊遺產2》

嘿,菜鳥。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們肉鴿家族裡的新冒險者了,你可以叫我子謙先生,雖然我是子謙二世,但我們家族世世代代都在探索嗣骨王國的城堡,誰知道上一任子謙死在了哪個角落,所以無所謂了。

接下來,我會給你講解我們肉鴿家族的歷史,以及一些冒險過程中的注意事項。這些注意事項都是那一批又一批掛在嗣骨手底下的前輩們總結出來的,我只說一遍,記住多少全看你。如果你想在現在這個年紀就做成照片,掛在城堡裡的長廊上,那我勸你把我說的全忘掉,那樣大概兩天后我就可以給你上香了。

聽說你在嚮往一場偉大的冒險,想要成為一位萬人敬仰的英雄?那我要勸你醒醒,別像個娘們一樣活在騎士小說裡。你要知道,現在對岸的嗣骨王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還是正統,而我們主要幹的營生就是去搶他們的錢,以及乾掉他們的人——所以,我們幹的事情其實跟反賊差不多,沒有什麼公主會看上你這種愣頭青。

你需要改變你對“冒險”這件事情的認知。冒險不是什麼狗屁夢想,更不是什麼拯救世界,冒險是一門生意,是一門前途遠大且收益可觀的事業。我們現在住的這個巨大的莊園,就是一代代冒險者,像螞蟻搬家一樣,用從嗣骨的城堡裡搬來的財富所建造的,名聲和夢想可帶不回這些東西。

除非你是像我一樣可以正面硬剛嗣骨的猛男,否則你就給我老老實實搬磚,想不通的話,就多跟嗣骨領地裡的灰心哥交流交流,他比我會講道理。

好了,接下來該進正題了,我們家族的歷史,從先祖李先生開始。這個創業未半而中道嗝屁的先祖,掛在了嗣骨拉麥城堡裡的某個骷髏手上,在今天可以說是連你這種菜鳥都該感到羞愧的戰績。

但是呢,這不妨礙他被認為是我們家族最偉大的一號人,不僅僅是因為他是我們所有人的老子,也是因為我們今天所享受的東西,不少都是他當年留下的“遺產”。他具體長什麼樣子,現在家族裡應該沒人知道了,你要有興趣可以去瞻仰一下他的畫像,但那條掛遺像的走廊長得離譜,據說有些顯得蛋疼的傢伙備好乾糧走了倆月都沒到頭,然後他害怕再走下去牆裡會噴岩漿什麼的,就回頭了。

扯遠了,回到李先生的“遺產”上。咱們家族裡的那些戰鬥技巧,基本上是他打下的基礎,像物理攻擊命中敵人可以恢復魔力的功法,除了我們肉鴿家族的人,沒有哪個冒險者是會用的。而在空中用迴旋踢來借力騰空的腿法,也是他當年自創的,皮是皮了點,但城堡裡危機四伏,這招真的好用。

雖然天賦這塊他沒有留下什麼有想像力的好玩意兒,但他基本上還是奠定了我們家族裡冒險者的戰斗方式。

除此以外呢,這座莊園也是在他當年買下的地皮上蓋的,門口的石階還是他親自砌的,我很好奇他用了什麼手法,這石階幾百年了還沒壞,在他的手記裡寫的是因為他買了醫保,這種鬼話狗都不信。而外面碼頭上的那些鐵匠和女巫什麼的服務人員,也是他當年一個個簽下的契約,這些人雖然收費貴得要死,但是手藝都好得離譜,那個鐵匠能用鐵塊給你捏出皮革頭盔,別的冒險者可享受不到這種級別的服務。

在李先生之後,我們家族進入了一段快速發展期。不得不說,嗣骨拉麥的雅戈泰堡壘真的夠肥,我們前前後後往裡面派了五六十批人,都沒能把裡面搬空。

但也是這個階段,我們遇上了一些困難。咱們這個小地方的冒險者數量還是太少,為了維持家族的延續,近親通婚的現像很常見,但這麼一搞,就出現了很多“問題少年”——字面意義上的。

長得跟納威人一樣的藍皮人;得了巨人症導致躲不掉敵人攻擊的人;得了侏儒症導致他們砍不到敵人的人;患上各種各樣眼疾,導致他們看東西要么是一團馬賽克,要么是一片陰影的人;最離譜的是那幫莫名其妙的和平主義者,不僅手無縛雞之力,還整天拿著個破牌子到處說什麼“和平才能盈利”,神他媽的和平,我們可是暴力團體。

而且,我一直都想不明白的問題是,疾病也就算了,“非戰主義”這種思想上的傾向,到底是怎麼遺傳的?隔一陣子,我們家族就會冒出個新生兒,舉這牌子跑來跑去。幸好,後來發現這個世界可能真的有同情心氾濫的神,讓這幫人獲得了極其出色的搜刮能力,否則他們真的就只能去種地了。

後面的事情,不用我說你也猜得到。除非你的視力出現了問題,否則你不會看不到那個被某些人稱之為“王國”的莊園。

在著名狂戰士皓銘二世接連擊敗了雅戈泰堡壘的嗣骨拉麥,以及世界之軸末端的那兩個骷髏虛空獸後,我們家族的發展,就正式進入了不可阻擋的態勢。

對冒險者的訓練水平,以及家族成員的身體素質,都在迅速提升,我們還開發出了不少奇奇怪怪的職業。哦對了,你以後去食堂吃飯記得小心一點,我知道他們做的東西可以毒死喪屍,但你最好在想吐的時候閉嘴,因為做飯的廚師是我們這兒最能打的一批人。

在世界之軸後的凱爾蓋朗高原,一度被我們認為是個死地。然而,那片冰原上最猛的敵人嗣骨拿瑪,就是死在了這幫廚師的平底鍋下。

別一臉沒見過世面的樣子,你以為平底鍋不能當武器?那玩意兒上面不僅火元素濃度高得嚇人,任何怪物都能一下點著,還可以把敵人的魔法彈當乒乓球一樣打,簡直無恥至極。

另外,我看到你在我提到攻擊恢復魔力的功法時,眼睛亮了一下,看來你也是那些以為法師等於優雅與強大的傻逼。但為了你的小命著想,我還是得提一嘴,我們肉鴿家族世世代代都是以力破巧的猛男,法術只有在敵人躲在角落裡耍賴,以及找不知道在哪的隱藏牆壁的時候,才稍微有點用。

法師被敵人近身之後簡直屁用沒有,我之前帶過一個菜鳥法師去雅戈泰堡壘郊遊,結果那傢伙近戰菜就算了,遠程攻擊還是固定距離,法術威力雖然不錯,但轟兩下就用光了他的魔力,還全都打空了,完全指望不上。如果不是這傢伙找野外的披薩店實在有一手,我根本不想帶上他出門。

如果你真的想要在冒險上乾出一番事業,那麼像我這把大斧一樣的猛男武器,是必不可少的。平地暴擊,刀刀烈火,人擋殺人,佛擋殺佛,只要你不跳起來攻擊,沒有什麼敵人是一斧子解決不了的。

不過,如果你是喜歡“跳劈”的那種類型,那麼建議你換別的近戰武器。畢竟,我們家族的斧頭武技裡,跳劈只有旋風斬一招,那招菜的摳腳,歷史上有個傢伙跟赫爾墨斯進行了交易,獲得了無限飛行的能力。然後他就突發奇想地通過飛行來使用旋風斬,變成了一顆“爆旋陀螺”,我估計他是以為可以就這樣直接轉爆所有敵人。但這傷害實在太低,他轉到世界之軸就被人打死了,為我們留下了和“牛戰士不該脫下面罩”一樣經典的教訓——“狂戰士不要輕易離開地面”。

總之,選對你的職業,我們家族已經不是最開始的那個樣子了,現在你可以選擇的職業最起碼也有十幾個。而且,他們各個職業的強人,也都開發出了不同的流派,我也不會過分乾擾你的選擇。

選完職業之後,你要開始思考冒險過程中遇到的問題。沒有什麼比我對這個問題更有發言權,因為凱爾蓋朗高原之後,就是我攻克的冥界書齋,在我死之後,家族應該給我的畫像裱上金框。

只有嗣骨以諾這種精神變態,才會把自己家造成這個鬼樣,到處都是陷阱和埋伏,他甚至從遠東一個叫“惡魔城”的地方引進了“活畫像”技術,那書齋牆上的畫都會偷襲你。還有一種據說是遠東魔法師們最喜歡使用的“擬態寶箱”技術,前面地圖裡那些滿載財富的寶箱,在這裡都是會咬人的。

而很不幸的是,這些嗣骨們互為兄弟姐妹,經常喜歡搞“技術交流”,除了拉麥這個老傢伙以外,其他嗣骨的家都極為複雜,你在裡面一定要小心謹慎,提防每個角落都可能出現的機關和偷襲。

不過,這些區域裡面也有一些寶物可以讓你的冒險更輕鬆一些,像是遺物和傳家寶。

遺物會賦予你一些特殊的能力,比如打死怪物之後從他的灰燼裡冒出一塊幫你補充體力的披薩,別問我為什麼,它就是那麼運作的。不過遺物雖然好用,但是使用它們考驗的是你的意志和決心,意志不夠強烈的話,用多了的話,你的身體會變得更脆弱,家族裡已經有很多人不是死於怪物,而是死於多拿了一件遺物之後暴斃。

至於傳家寶,那是一種可以被帶回家族的強大寶物。每個嗣骨統轄的區域,會有一個具有強大力量的傳家寶,如果你通過了它們的試煉,就能獲得它們的能力,而在這片區域中有不少地方,必須使用傳家寶的能力才能到達。

不過,短期內你不用考慮這個,因為目前被探知的傳家寶,已經統統被家族拿到手了,下一個區域太陽塔,你這種菜鳥短時間內也接觸不到,先努力活下去吧。

而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成長到了可以對抗嗣骨的地步,那麼有兩件事情你要注意。

首先,這些嗣骨都是萬惡的資本家,他們無情地壓榨了手底下的員工,導致他們的員工裡出現了很多“二五仔”。這些“二五仔”,會在這個區域內的各個地方留下隱秘的留言,可以直接幫助你通過那個區域。甚至有些“二五仔”會把他們老大的筆記到處亂放,其中往往隱藏了嗣骨們的弱點,找到那個弱點,可以讓你對抗嗣骨的時候輕鬆不少。

然後,你要注意的是,嗣骨們雖然都是精神變態,但是大多都沒有什麼想像力,他們對城堡的設計思路,往往來自於他們自身的能力。你在冒險過程中遇到的某些讓人噁心得不行的東西,基本上都能在該地區的嗣骨身上見到。

比如我在對抗嗣骨以諾的時候,這個人是個身體脆弱的法師,我連他的招式都沒看懂,就兩三刀把他砍死了——你現在知道我為什麼那麼鄙視法師了吧。

但是,我親愛的朋友,這個時候我忘記了冥界書齋這個鬼地方最重要的特色之一,是他媽的“寶箱怪”。就在我興致勃勃地去開以諾的寶箱時,那個寶箱張口就給我噴了倆炸彈,差點把我直接送走。

幸虧憑藉我強大的實力,我還是把它幹掉了——就憑這一點,我的遺像金框上就得多鑲兩圈鑽石。

好了,該說得差不多就到這裡,剩下的基本得靠你自己去嗣骨的土地上摸索了,我也差不多該出發去太陽塔逛逛了,不在太陽塔搞到光源,那個黑漆漆的地底洞窟根本就沒法探。

——據《肉鴿家族史記·子謙二世列傳第千二百十一》記載,就在子謙先生出發的三天后,擺渡人卡戎送回了他的屍體,他死於太陽塔的炎火球之手。

而他死前的最後一句話是:“幹,這什麼鬼地方。”

評分:8.8

優點

  • 優秀的局內局外循環成長系統
  • 有趣的家族繼承式創意
  • 精緻且幽默的卡通畫風與文本
  • 極為多樣的職業玩法

不足

  • 中局之後地圖難度過高,幾乎無法落腳
  • 以不同職業代替不同流派的設計,讓單一職業的體驗比較重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