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完孩子之後要用束腹帶嗎?真的有用嗎?

生完孩子後,很多女性為了重拾孕前的身材,會嘗試許多方法。其中“束腹帶”是比較受青睞的,束腹帶的廣告也很多,讓人眼花繚亂。

問題是,生完寶寶之後要用束腹帶嗎?答案是肯定的,有時候真的需要,比如剖宮產後。這是什麼原理?那可以用來瘦身嗎?下面來聊聊這個問題。

剖宮產後的傷口保護

剖宮產術後的疼痛可能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真正理解。對,做其它手術的人,哪怕同樣是腹部手術,都不一定能理解,只有做剖宮產的人才真的懂。

懷孕前的子宮只有鴨蛋大小。懷孕過程中,子宮被發育中的寶寶、羊水等內容不斷撐大,直到孕晚期幾乎撐滿整個肚子。

被撐到這個程度的子宮會在生完寶寶後立刻恢復到鴨蛋大小嗎?顯然不現實。

剛生完寶寶時,子宮會縮成排球大小,隔著肚皮就能在大約和肚臍水平的位置摸到子宮的最頂端。在隨後的6 週內,子宮將緩緩收縮,逐漸恢復到懷孕前的鴨蛋大小,到那時子宮縮回盆腔內,隔著肚子就摸不著了。

這個過程並不總是一帆風順,一方面,子宮收縮的過程中常常伴隨著疼痛,尤其以產後的頭幾天和母乳喂養的時候比較明顯,且分娩的次數越多,疼痛往往越嚴重;另一方面,也有部分產婦的子宮不能如期恢復到正常大小,由此帶來產後異常出血之類的問題。

剖宮產手術往往需要做10cm 左右的切口,如果寶寶特別大的話,傷口還要相應擴大(曾經有產婦家屬說:「你們做的手術切口怎麼這麼大?我聽說某地剖宮產能做微創的。」嗯,他一定不知道微創手術中大於切口的東西是怎麼取出來的。)

10cm 腹部切口的疼痛,加上時不時發作的子宮收縮痛,即便有術後鎮痛裝置的存在,也並不是那麼好熬。剛生完寶寶的產婦血液仍處於高凝狀態,如果一直不活動,血流緩慢的小血管裡很容易發生血栓,這些血栓一旦堵住重要的血管,會導致非常嚴重的後果,所以產婦需要經常翻身活動來預防血栓形成和促進術後恢復。

然而,翻身運動加上產後本就鬆弛的腹壁,勢必會讓傷口被反复牽拉,加重疼痛。即便不翻身的時候,咳嗽、噴嚏等用到腹壓的動作也會震動傷口引發疼痛。極少數情況下劇烈咳嗽甚至會導致傷口崩裂、出血。

這時候,束腹帶的必要性就體現出來了。

用腹帶固定住鬆弛的腹壁,也就能避免傷口被反复牽拉,不僅翻身活動時疼痛感可以明顯減輕,使用腹壓時傷口也能得到保護。那麼既然目的是保護手術切口,一般也不需要長期使用,五六天就夠了[1-3]

為什麼不推薦長期使用呢?不僅因為腹部傷口明顯疼痛的時間窗口只在這幾天,還因為要考慮另一方面的問題:增加腹壓對盆底健康的影響

需要關注的盆底健康

骨盆有著漏斗一樣的結構,裡面的器官如子宮、膀胱、直腸等,都由骨盆底的肌肉、韌帶等組織幫忙“托底”。

既然是人體的組織,受力範圍就必然有一定的極限,如果長期增加腹壓,比如長期咳嗽、慢性便秘、肥胖、懷孕等等,骨盆底的肌肉和結締組織就會在長期超負荷工作後慢慢失去彈性,導致盆腔器官的結構、位置和功能異常,也就是所謂的“盆底功能障礙”。

媽媽們孕期和產後的尿失禁,中老年女性的盆腔器官脫垂,都是盆底功能障礙的表現。

盆底組織在9 個月的懷孕過程中已經承擔了極大的工作負荷,如果產後還繼續用腹帶增加腹部壓力,相當於讓好不容易能休息的盆底組織繼續加班,對於產後康復乃至遠期的盆底健康維持都有不利影響[4]

所以,剖宮產術後幾天用束腹帶只是保護傷口的權宜之計,順產的產婦以及傷口恢復後的剖宮產產婦都沒有必要用束腹帶

其它會用到束腹帶的情況

健身效果顯著、體脂率特別低的人,腹部有巧克力一樣的六塊腹肌,這是腹直肌在體表的輪廓。塊狀的腹直肌之間是白色的筋膜,懷孕之後,筋膜被抻開、抻薄,腹直肌會向兩邊移位。有的人抻得太厲害,回不去了,就變成腹直肌分離了。

腹直肌分離會讓腹部顯得異常鬆弛,嚴重的甚至會在腹部用力時看到隆起的肚子上有腸子的形狀。用腹帶配合鍛煉或許可以幫助恢復[5],鍛煉效果不佳且症狀嚴重的,還可以通過手術修補。

為了適應分娩,骨盆的關節會在懷孕期間變得更鬆弛。有些人因此會出現恥骨聯合和骶髂關節疼痛的症狀,屁股前面也痛、後面也痛,孕晚期和分娩前後尤其明顯,嚴重的甚至翻身和走路都困難。

產後使用彈力帶束縛骨盆,可以給骨盆提供支撐,減輕疼痛,幫助治療恥骨聯合分離[6]

能幫助瘦身減肥嗎?

不能。(如果衣服緊一緊就能瘦身,這世間就沒有胖子啦)

最後,祝愿此文能給更多準備順產的準媽媽們省下買腹帶的錢,ღ( ´・ᴗ・` )比心

– 參考文獻 –

田梅.腹帶在剖宮產術後早期疼痛產婦護理中的應用[J].醫療裝備,2019,32(5):132-133.DOI:10.3969/j.issn.1002-2376.2019.05.084.李金豔,劉永艷,張琳,等.應用腹帶緩解兒童腹腔鏡術後疼痛的效果[J].
中西醫結合護理(中英文),2018,4(6):93-94.DOI:10.11997/nitcwm.201806026.賀紅,唐彩虹.
改良式腹帶在迴腸膀胱造口術後患者中的應用[J].護理與康復,2012,11(8):802-802.DOI:10.3969/j.issn.1671-9875.2012.08.047.Iglesia CB, Smithling KR. Pelvic Organ Prolapse. Am Fam Physician 2017; 96:179.https://diastasisrehab.com (Accessed on May 25, 2015).Ostgaard HC, Zetherström G, Roos-Hansson E, Svanberg B. Reduction of back and posterior pelvic pain in pregnancy. Spine (Phila Pa 1976) 1994; 19:894.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