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危機8》故事劇情、背景解讀:與正篇劇情全面接軌

時隔4年推出的《生化危機8:村莊》(Resident Evil 8 Village)再度續寫前作的劇情,除了在第一人稱的遊戲環節進一步加強之外,也對系列遊戲的主線劇情重新進行了整合和梳理。

文章的前半部分將簡單敘述一下《生化危機8:村莊》劇情故事,後半部分則是對沒在流程中著墨的背景設定進行一些解讀。

全文含有重要劇情劇透,請謹慎閱讀。

克里斯突然闖入,伊森平靜生活打破

《生化危機7》結束的三年後,受到黴菌事件影響的伊森和米婭兩夫妻在BSAA 的要求之下被迫離開了美國來到了歐洲。

兩人好不容易擺脫了黴菌的影響恢復了身體,伊森也在這個期間經過了戰術訓練可以更好的保護家人,他們還生下了一個孩子取名為蘿絲瑪麗·溫特斯(Rosemary Winters)。

故事的開始,兩人的孩子已經半歲大了,可是平靜的生活突然被打破,原本是救命恩人的克里斯率領著小隊闖入了伊森的家,二話不說槍決了米婭,打暈了伊森搶走了孩子蘿絲。

等到伊森再度醒來的時候,自己卻身處荒郊野嶺的雪地之中,運輸車也遭遇了猛烈的襲擊一般無人生還,自己的女兒也不知去向。

帶著滿腦子疑問和求生慾望,伊森沿著路徑一路前行,來到了一座神秘的村莊。

村莊內一片狼藉,像受到了某種野獸的攻擊一樣。

伊森像《生化危機4》中里昂的遭遇一樣被一群怪物襲擊,團團包圍之中突然因為響起的鐘聲得救,才得以進入到了村子的中心。

一個神神叨叨的老婆婆似乎對伊森遇到的事情有所耳聞,並告訴他蘿絲就在村子裡。

在探索之後,伊森遇到了村子裡少數的倖存者,路易莎一行。

種種跡象顯示這些這些怪物都是曾經的村民受到了某種感染之後變成的,在避難的過程中路易莎被攻擊受傷的父親感染變成了那些怪物的一員,開始襲擊這些倖存者們,最終房子陷入熊熊烈火,無人倖存。

伊森僥倖逃出,卻看到了被稱為母神米蘭達的人殘忍殺害了一個村民後消失不見。

根據此前的交談,伊森覺得女兒蘿絲很可能就被帶到了旁邊的蒂米特雷斯庫城堡中。

然而,路上卻被一個可以控制磁力的、叫卡爾·海森伯格的男子抓住帶走,與其他四個人齊聚在礦坑之中。

一個是身高馬大的人叫阿契娜·蒂米特雷斯庫、操控著娃娃的叫唐娜·貝內文托、奇形怪狀的駝背怪人叫塞爾瓦托·莫羅,而中間就是被村民們崇敬的母神米蘭達。

他們似乎知道伊森是為女兒所來,最終商量著讓海森伯格來處置。

歡迎來到村莊

伊森掉入了海森伯格的死亡遊戲之中,好不容易逃了出來走向了蒂米特雷斯庫城堡。城堡的門口,一個名叫公爵的商人向他伸出援手提供一些幫助。

可進入到城堡之後沒多久又被蒂米特雷斯庫來去無踪的三個女巫女兒抓走了,她們就像吸血鬼一般居住在這裡,還會用活人來釀酒、做實驗。

受困在城堡之中的伊森根據蒐集著線索確認女兒蘿絲並不在這裡,但受困這裡的他必須想辦法逃出去。

無意中,發現三個女巫女兒都非常畏懼嚴寒,好不容易解決掉她們之後,又迎頭碰上了像追踪者一樣的蒂米特雷斯庫夫人,最終她失控變成了一個怪物。

擊敗她之後伊森得到了一個罐子,並順利逃離了這裡。

在商人的引導之下,伊森逐漸意識到,因為窺視蘿絲的某種力量,自己的女兒已經被分成了四份裝在了四個罐子裡,交給了這個村落四大貴族,祭壇上刻著一個類似雨傘的標誌,在這裡湊齊罐子也許還能救回女兒。

根據村民尤金的日記記錄,他看到米蘭達觸碰蘿絲之後將蘿絲變成了一大塊白色水晶,也許正是這樣才分成了四個部分。

於是,伊森動身前往唐娜·貝內文託所在的別墅。

不料,步入別墅的那一刻就中了某種幻術,手中的武器不見了還被巨嬰追趕。

終於,再不斷家庭回憶之中逃出了陷阱,也成功解決了唐娜·貝內文托拿回了另一個瓶子。

經過別墅的幻境之後,伊森心裡依舊很掛念已經死去妻子米婭,想到她對自己隱瞞的事情可能再也無法知曉了。

來到水庫的伊森很輕鬆的拿到了第三個瓶子,但是卻被塞爾瓦托·莫羅堵住了回去的路。

在莫羅的只言片語中,蘿絲似乎只是米蘭達用來救贖自己孩子的祭品。

在伊森想方設法返回的路上,終於碰到了克里斯,他們似乎也正在展開自己的調查,完全沒有一絲抱歉的神情還嫌伊森礙事,讓他不要參與到這些事情之中。

自己的女兒遭遇了這樣的事情,伊森怎麼可能坐視不理,最終將變成了大魚的莫羅解決。

而在返回的路上,海森伯格給他留下了信息想要跟伊森談談,他表示想跟伊森合作一起幹掉米蘭達,但是聽到要利用自己的女兒伊森堅決拒絕了他的邀約,被推入了他的造兵工廠之中。

通過海森伯格的日記,終於了解到其實四大貴族都受到了「恩賜」寄生體影響變異成了怪人擁有了超乎尋常的能力,村子裡的其他怪物都是村民獲得「恩賜」後的殘次品,整個村子都成了米蘭達的實驗場。

故事的真相

在工廠的地下,伊森和克里斯再度相遇了,克里斯終於向伊森坦白了一切:原來力量強大的米蘭達借助菌主的力量變成了米婭的樣子潛伏在了伊森家中,試圖偷偷拐走孩子。

獲得情報的克里斯為了不驚動米蘭達,率領小隊突襲伊森的家並將其擊斃,想要快速將伊森轉移。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米蘭達只是裝死,在運輸的途中突然發起襲擊,全車的人除了伊森都遇難,並劫走了蘿絲加速進行她的計劃。

克里斯與伊森分道揚鑣,克里斯前往炸掉這個可怕的造兵工廠,憤怒的伊森開著克里斯利用無磁性自製的坦克和海森伯格展開了瘋狂的對戰,耗盡全力終於取勝。

然而就在這之後,米蘭達突然現身,承認了自己的計劃也趁機殺死了伊森。

視角轉到了克里斯,整個村子已經在混亂之中成為了怪物群魔亂舞的人間地獄,他們從外圍一路殺入了村子之中。

進入到米蘭達研究室的克里斯找到了被囚禁的米婭,也終於看到了一些披露了真相的信息:原來《生化危機7》之中製造了伊芙琳的DNA 和黴菌,就是米蘭達提供給犯罪組織「聯盟」的。

但伊芙琳也只是一個殘次品,已經實現了讓自己長生不老的米蘭達一直在進行黴菌的實驗想讓女兒伊娃完美的死而復生。

一種名叫菌主的存在可能保留有人類的意識,讓她可以藉助完美的肉體將自己的女兒帶回來。

她創造了名為「恩賜」的寄生體,用村子裡的人來做實驗。

另一方面,伊森卻起死回生,「商人」公爵又將他帶回到了祭壇附近。

在昏迷之中伊森終於意識到,原來自己3 年前貝克家裡就已經被傑克殺死,自己因為感染了黴菌一直苟延殘喘,早就已經是行屍走肉,米婭一直瞞著沒有告訴他。

最後,伊森拼了命的對抗米蘭達,最終與克里斯聯手將這個不老不死的怪物送入了地獄,消滅了菌主。

而伊森也在這裡耗盡了自己身體,他將蘿絲託付給克里斯,犧牲了自己完全炸毀了整個村子,一個關於父親的故事也就此結束。

BSAA 的變化,與7 代承接的聯繫

《生化危機7》一直到最後才在文件中提及了雨傘、BSAA 等系列熟悉的要素,但這些元素與伊森、米婭的聯繫卻鮮有提及,克里斯的登場更是有些唐突,這些都在《生化危機8:村莊》中重新進行了梳理和解釋。

首先在米蘭達房間裡,除了交代米蘭達個跟《生化危機7》的犯罪組織「聯盟」有關係之外,還出現了雨傘公司創始人奧斯維爾·史班瑟的信。

通過信件的內容可以知道黴菌是一種比《生化危機5》非洲「始祖病毒」還要早啟發史班瑟製造病毒的存在,還是醫學生的他就是在歐洲村莊里受到了米蘭達研究的啟發。

雨傘的標誌和名字也是取自於村子中標誌。

但米蘭達一心只想復活自己的女兒,史班瑟想要用感染改變全世界。

另外,在豪華版DLC 佐伊·貝克記錄的《關於貝克家事件的調查報告》裡還有提到曾經系列中正義一方的BSAA 現在已經淪落成了腐敗墮落的組織,利用新科技創造士兵。

在遊戲的最後BSAA 正是投入了這樣的一些新產品進行實驗。克里斯在《生化危機7》之後一直在批判BSAA,知道《生化危機8:村莊》的時候他帶著「獵狼小隊」出走開始了自己的行動。

結合這些變動可以猜想,雖然克里斯都在幫助伊森,但無法阻止BSAA 操控伊森生活的企圖。腐敗的BSAA 假借開啟新生活的名義把伊森一家送到了《生化危機8:村莊》孤僻的歐洲小鎮之中,並且一直密切關注他們一家在受到黴菌影響之後的生活。

雖然伊森到死都沒有知道米婭會被捲入事件是因為她為犯罪組織「聯盟」工作, 護送生化武器伊芙琳,但一直到本作中Capcom 終於對這個「聯盟」的設定進行了較為詳細的公開。

從事生化武器買賣獲利的犯罪組織「聯盟」是由雨傘公司的布蘭登·培裡創建,他曾是董事長史班瑟的左膀右臂,但後來因為理念相悖分道揚鑣,培裡從那時起就開始利用自己在雨傘非洲研究所的人脈創建了這個生化武器販賣的犯罪網絡。

「聯盟」雖然沒有據點,主要在中歐地區活躍,但活動遍布全球。

結尾的另一個隱喻

在故事的最後,除了已經長大了的蘿絲瑪麗來到了父親的墳前獻花等主線的場景之外。公交車上的母女講的故事也似乎另有深意。

母親捧著一本名為《Journey》問身旁的女孩「你覺得那個男孩能摸到月亮嗎?」女孩覺得不可能,月亮離人們太遠了,但如果他有宇宙飛船的話,就有可能摸到。如果摸到的話,月亮一定很冷。

這一場景似乎影射了製作了《生化危機7》《惡魔獵人5》《怪物獵人:崛起》的RE 引擎,圖案正是一隻手伸向遠方的月亮,蘿絲瑪麗的鞋子上也有月亮相關的標誌。

在採訪中Capcom 曾經多次表示,雖然名為RE 引擎,但其實這並不是為了縮寫為RE 的《生化危機》系列開發的專用引擎,確實我們也看到了這一引擎正在逐漸應用到更多Capcom製作的遊戲之中,涵蓋了各個平台以及各種類型的遊戲。

RE 引擎命名取自「Reach for The moon」的頭兩個字母,富有宇航員為了探索月球不斷追求上進的一股精神。

在PS5 發布會上曾公開的新作《Pragmata》更是直接採用了宇航員、月球、女孩等元素,不知道這是否也是充分展示RE 引擎的一款極致作品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