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危機》全系列劇情解析(六)|生化危機2+3下篇

《生化危機2+3劇情》Chapter 4 – 浣熊市末日(下)

爆炸過後,身處一片火海的里昂確認了克蕾兒的平安,相約對方在浣熊市警察局匯合。

在前往警局的路上,里昂發現整個城市的人似乎都已經變成了行屍走肉,大批喪屍不斷的對他發起攻擊,里昂雖是剛從警校畢業的嫩頭青,但也知道這些傢伙已經不再能被稱為人類了,於是狠心將他們一一擊倒。

可憐的布萊特

穿越重重屍潮,里昂終於來到了目的地,浣熊市警察局。

在警察局大門外,遊蕩著一隻穿黃色上衣的喪屍,它和其他的喪屍一樣行動緩慢,但是卻十分多血,里昂幾乎打光了身上所有的子彈才將它擊倒,在搜索這個喪屍時發現了一把更衣室的鑰匙,並確認其就是不久前在警察局門口被追蹟者殺害的布萊特。

黑人警察馬文

推開大門,里昂來到了警察局大廳內,看到破損的窗戶和滿地的血跡,知道這裡也未能逃過喪屍們的襲擊,在一番搜索後,他在某間辦公室內找到了一名重傷不起的黑人警察馬文·布拉納。

里昂連忙上前詢問浣熊市的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馬文告訴了他這一切的前因後果。

原來,幾個月前克里斯·雷德菲爾和吉兒·范倫廷從洋館事件所帶回來的報告並沒有得到警察局內高層的認可,所有人都認為他們兩個可能是瘋了才會說出如此聳人聽聞的故事,事件報告也被艾恩斯局長扣留沒有上報,直到如今喪屍遍布全城,馬文才後悔當時沒有聽信他們兩人的話。

說完,深知自己時日無多的馬文舉起槍命令里昂繼續去幫助其他的倖存者,之後便把自己反鎖在了辦公室中。

克里斯的日記

同時,克蕾兒也來到了警局內,她在STARS的辦公室裡發現了哥哥克里斯留下的日記,日記上面直指雨傘公司就是這一切事件的始作俑者,因為無人相信自己,決定前往歐洲尋找雨傘公司的罪證。

艾恩斯局長的罪證

克蕾兒正準備離開辦公室時,傳真機突然接收到了一份來自聯邦調查局的內務調查報告書,上面寫到

“克里斯·雷德菲爾,關於您所要求而調查的結果,得知以下的信息。

第一,目前無法確定是否在研發“G病毒”,後續將繼續進行調查;

第二,關於浣熊市警察局艾恩斯局長,據調查顯示,懷疑他在這5年內從收受高額賄賂,並與一系列的事件有關,不過被某種手段所掩蓋。

此外也發現艾恩斯曾在大學期間有侵犯女生的經歷。”“克里斯·雷德菲爾,關於您所要求而調查的結果,得知以下的信息。

第一,目前無法確定是否在研發“G病毒”,後續將繼續進行調查;

第二,關於浣熊市警察局艾恩斯局長,據調查顯示,懷疑他在這5年內從收受高額賄賂,並與一系列的事件有關,不過被某種手段所掩蓋。

此外也發現艾恩斯曾在大學期間有侵犯女生的經歷。”

從辦公室出來,克蕾兒遇見了同在警察局內的里昂,兩人簡單的交換了情報後,決定繼續搜尋倖存者再逃離這座地獄般的城市。

T-103型暴君

與此同時,雨傘公司為了消滅浣熊市裡的一切反抗力量,將6只“T-103”型暴君投放到了浣熊市內,美軍前來接應威廉·柏金的特種部隊與其中的5只暴君遭遇,並且同歸於盡,剩餘的一隻則投放在了警察局內與里昂二人相遇,經過一番艱苦的戰鬥,兩人暫時擊退了暴君,得以喘息的機會。

“T-103”型暴君

小女孩雪莉

隨後兩人在走廊中聽到警長辦公室內傳來一聲尖叫,兩人衝進去救下了一名小女孩,從小女孩告訴他們,自己名叫雪莉,她父母都在警察局地下的研究所工作,出於安全考慮,里昂和克蕾兒打算帶著雪莉一起找尋她的父母。

艾恩斯局長(Brian Irons)

在乘坐升降機到達地下後,里昂和克蕾兒在一處密室中找到了現任警察局長艾恩斯,他的身旁是市長女兒貝芙莉的屍體,不過此時的艾恩斯局長似乎已經有些失去理智,一直嘟囔著要把美麗的貝芙莉製成人體標本,在見到里昂身邊的雪莉時,市長體內的病毒突然發作,他變成為了一個醜陋的怪物對他們展開了攻擊,雪莉也受到驚嚇跑得不知所踪,不過邪惡的艾恩斯局長很快就領了便當。

女王艾達(Ada Wong)

繼續前行的里昂和克蕾兒在地下停車場遇見了獨自前來浣熊市研究所尋找失聯男友的艾達·王(Ada Wong),(她處變不驚的態度、飄逸靈活的身手和美麗的大長腿將里昂迷得神魂顛倒),同時幾人也在某處牢房內發現一位名叫本·貝托魯奇的記者留下的線索,

“警局和雨傘公司地下研究所通過下水道連接在了一起。”

此時艾達神秘失踪,經過一番商量後兩人決定啟程前往下水道尋找艾達與雪莉,順便看看有沒有其他逃生的出路。

G1形態威廉

在下水道裡,里昂二人遭到了一個右臂異常強壯的變異怪物的攻擊,在戰鬥過程中里昂不慎從一座斷橋掉落,並在斷橋下再次遇見艾達,而艾達此時正處於危險之中,情急之下里昂飛身而出為她擋下了從暗處某人那裡射來的子彈,里昂的突然出現似乎打斷了那個神秘人殺死艾達的計劃,從而就此撤退。

這個情我一定會還……

受傷的里昂請求艾達跟他們一起行動,不要再到處亂跑,艾達表面上同意了里昂的提議,同時從隨身攜帶的化妝盒中取出麻醉劑讓里昂昏睡過去,臨走時留下一句:“里昂,一定要活下去,這個人情我一定會還……”

安耐特

隨後克蕾兒找到了昏迷不醒的里昂,兩人繼續前去地下研究所。

在研究所內,他們遇見了一名穿著白色外套的女人,她自稱安耐特·柏金,威廉·柏金的妻子,也是雪莉的母親,在她的口中他們得知了“G病毒”的真相,原來開始遇見的那隻有著強壯右臂的怪物就是威廉,而現在的威廉也只是一個呈現病毒特徵,並尋求繁衍更強後代的可怕怪物,且越是和病毒宿主DNA信息相近的人,越能誕生出更優秀的後代,雪莉無疑是滿足這種條件最佳人選。

此時,不遠處傳來雪莉驚恐的尖叫聲,恐怕是已經被威廉所找到,事不宜遲,里昂二人立馬前去尋找並營救雪莉,在臨行前,安耐特告訴里昂,如果雪莉已經被注入了胚胎的話,就必須要注射地下研究所的疫苗。

尋找疫苗

經過一番尋找,他們最終找到了落單的雪莉,將她帶往了一個安全室,可是此時的雪莉已經被威廉注入了病毒的胚胎,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她腹部的疼痛發作得越來越頻繁,里昂二人不得不盡快去研究所內找到治愈“G病毒”的疫苗。

艾達身受重傷

在研究所的中央設施裡,前來尋找疫苗的兩人再一次遭遇了尚未被消滅的暴君,這次的暴君似乎比之前更為強大,兩人施展渾身解數也不能將其殺死,槍傷未癒的里昂被暴君擊倒在地並拎了起來,眼看就要身首異處。

在這危急關頭,艾達突然出現救下了里昂,同時將暴君打入了中央設施底下的熔爐之中,而她自己也因遭到暴君的反擊身受重傷。

欠你的人情……我還了

里昂連忙扶起受傷的艾達,奄奄一息的艾達也向里昂表露了自己的情感:

“真不敢相信,雖然相處的時間很短,你居然能這麼真心的對我……欠你的人情,我還了。”

說完,她主動親吻了里昂,然後就此昏迷過去。由於開始於暴君戰鬥時觸發了裝置,整個研究所內警報聲大作,誤以為艾達已死的里昂也不得不暫時放下心中的悲痛,狠心離開。

G2形態威廉

逃亡的路上,里昂再次遇見重傷在一旁的安耐特,她告訴里昂“G病毒”疫苗的合成方法,同時也警告他們將自己擊傷的威廉已經失去理智,進化為了更加恐怖的第二形態,然後就此死去。

依照安耐特提供的合成方法,他們終於將疫苗製作完成,接下來只需要回去找到雪莉就可以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可是在這個時候,他們與威廉相遇了,更準確的說,他們與G2相遇了。

G4形態威廉

這場長時間的戰鬥中,G2被擊倒數次,但是每一次被擊倒後它就會產生進化,最終進化成了G4形態,但是還是被里昂和克蕾兒合力打落到了深淵之中,他們也成功了找到了雪莉並給她注射疫苗,三個人一起來到了可以逃離研究所的列車面前。

T-103暴君終極形態

在三人即將登上列車的時候,之前掉進熔爐的暴君也進化到了“ T-103終極形態”,它揮舞著兩個巨大而尖銳的利爪朝里昂等人衝了過來,一場血戰不可避免的展開了。

此時的暴君相較之前更為強大,甚至比G4形態的威廉更加強悍,在戰鬥進行到白熱化的時候,一個火箭發射器被扔了下來,“快用這個!”

艾達的聲音從上方傳來,接過火箭發射器的里昂只隨手幾發就將暴君這個可怕的敵人帶走。

戰鬥結束後,里昂雖有心尋找艾達的踪跡,但如今形勢不允許他這樣做,只得乘上列車逃離此地。

G5形態威廉

然而故事總是不會這麼輕易結束,威廉進化成為G5在疾馳的列車上對他們展開了最後的進攻,不知是出於何種原因,G5似乎已經不再能對他們構成太多威脅,

因此這番戰鬥遠遠沒有之前來得慘烈,相對輕鬆的解決掉了G5後,飽經磨難的里昂、克蕾兒和雪莉三人終於在9月30日成功逃離了人間地獄般的浣熊市。

尼古拉隊長

回到吉兒這邊,次日夜晚,也就是10月1日,卡洛斯救醒的吉兒後,兩人再次踏上了逃亡之路,之前被她消滅的追蹟者也沒有就此死去,仍然陰魂不散的追著他們,卡洛斯在無線電中得知了一個更加糟糕的消息,美軍在天亮後就會發射核彈將整個浣熊市徹底毀滅,而此時,留給他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吉兒和卡洛斯趕到逃離點後,發現隊長尼古拉已經將撤退用的直升機據為己有,尼古拉也自曝說,雨傘公司此次派遣UBCS前來表面上是為了營救倖存者,實際上是要採集在浣熊市內生化武器的作戰數據,而他現在已經將所有的採集情報人員殺死,自己回去後將獨享所有的報酬。

然後他就獨自駕駛直升機離開了。

電磁炮

冤家路窄,吉兒在某處工廠迎來了與追蹟者的最終決戰,她利用美軍特種部隊遺留下來的電磁炮終於將追蹟者徹底殺死,另一方面,不肯放棄逃生希望的卡洛斯依然堅持用無線電呼叫,希望有人能來營救他們。

逃出生天

最終,他的努力得到了回報,吉兒的老隊友巴里收到了卡洛斯的求援信息,駕駛著一台直升機前來營救二人,吉兒這些人也終於在核彈到達前逃出生天。

故事回到一天之前,原來艾達是效命於一個與雨傘公司對立組織的間諜,目標是竊取雨傘公司地下研究所的“G病毒”樣本,她在里昂離開後甦醒過來,並且趕在研究所爆炸之前取得了“G病毒”的研究樣本,通過通訊器聯絡上了此前在洋館事件中假死的Albert Wesker (亞伯·威斯卡),在艾達向他展示病毒樣本之後,對方才給她指出了一條逃生路線,最終艾達也及時在爆炸前登上了一台直升機逃亡。

1998年10月1日清晨,美國政府執行了針對浣熊市的“滅菌計劃”,一枚搭載著核彈頭的導彈劃破了天際,伴隨著一朵巨大的蘑菇雲的緩緩升起,浣熊市終於被清理和淨化,美國政府將此次死亡人數達10萬的事件命名為“浣熊市事件”,而在這次事件中活下來的倖存者只有寥寥數人,本尼迪·S·里昂、克蕾兒·雷德菲爾、雪莉·柏金、艾達·王、吉兒·范倫廷、卡洛斯·奧爾維拉、尼古拉隊長、STARS隊員巴里、“死神”漢克、和雨傘公司高層謝爾蓋。

事件結束之後,克蕾兒·雷德菲爾決定啟程前往歐洲繼續尋找她的哥哥克里斯,里昂則帶著雪莉去尋求美國政府的幫助,在與時任軍方官員的亞當·本福德協商之後,在雪莉得到官方保護的前提下,里昂答應了成為政府特工的要求。

通過這次事件,美國政府向雨傘公司發出了停業營業的行政令,但是後者並沒有服從,而是和政府展開了曠日持久的訴訟鬥爭……

Chapter 4
End

生化危機》全系列劇情

《生化危機》全系列劇情解析(一)|背景介紹

《生化危機》全系列劇情解析(二)|聖女密碼、生化危機0、生化危機1

《生化危機》全系列劇情解析(三)|生化危機0和生化危機1

《生化危機》全系列劇情解析(四)|生化危機1

《生化危機》全系列劇情解析(五)|生化危機2+3上篇

《生化危機》全系列劇情解析(六)|生化危機2+3下篇

《生化危機》全系列劇情解析(七)|生化危機 聖女密碼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