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了解|激光矯視手術,對眼睛到底有沒有傷害?

激光矯視手術對眼睛到底有沒有傷害?

有,沒有傷害就不叫手術了。

但是!現代醫學孜孜不倦的在追求「完美的手術」:獲利大,創傷小,恢復快,傷口恢復後完全看不出來。

以此為標準,近視激光手術就是所有現存的手術中很接近「完美」的手術了。

為什麼稱其為接近「完美」的手術呢?

激光矯視效果好嗎?

手術效果怎麼樣?

我們來看一組2018 年美國眼科學會編寫總結的屈光不正與屈光手術操作指南(Refractive Errors & Refractive Surgery Preferred Practice Pattern®)中總結的權威數據:(注:LASIK 和PRK 都是基於準分子激光的手術方案)

  • 2009 年Solomon 課題組統計了過去十年全世界1581 篇近視相關論文,包括1630 萬近視及遠視眼LASIK 手術患者,年齡在18~67 歲之間, 97% 的患者術後得到預期視力。
  • 在一項雙眼對比的研究中,術後6 個月,92% 的LASIK 患者和94% 的PRK 患者獲得了1.0 或者更好的視力。
  • 美國FDA 關於LASIK 質量與生活的研究顯示,99% 的海軍手術患者和96% 的常規手術患者在LASIK 術後3 個月獲得了雙眼1.0 或更好的視力。
  • 一項激光近視手術10 年的觀察,術前600 度以下的患者在術後10 年的近視平均回退度數為10 度(10 度是根本感受不出來的)。

飛秒激光在眼科的應用才10 年左右,所以大數據和遠期觀察不多,由於技術更替,飛秒激光手術的短期和長期效果會比準分子激光更好。

手術過程安全嗎?

飛秒激光手術過程一定萬無一失嗎?

我們來設想一些極端情況:

手術中間突然不自覺得眼睛轉動了,會怎樣?

答:首先,眼睛手術中是被定著的,有持續存在的負壓吸引,除非強力亂動,不然是轉不動的。那麼,實在轉動了,在轉動的一瞬間,定著的感覺消失,激光會馬上自動停止。

停止以後怎麼辦?不管進行到什麼程度,重新定著你的眼球,機器裡都有傻瓜程序可以接上之前斷開的激光,繼續自動完成手術。

更極端一點,

手術中整個手術室突然停電,或者遇到山崩海嘯,不可抗力導致手術中斷。怎麼辦?

答:沒問題,結束手術,回家點眼藥,過三個月又是一條好漢,激光的傷口會嚴絲密縫的長上,重新測量後按照同樣的程序再來一遍就是了。

所以,近視眼激光手術是個高度程序化的超快手術,在手術過程中以及術後很少會出現預期外結果,幾乎沒有給醫生或者患者犯錯的機會。

手術造成的傷害暫時的?還是永久的?

那麼我們談手術造成的傷害,一定要辯證的看,看傷害是暫時的?還是永久的?是可以接受的?還是毀滅性的?這樣才能權衡利弊,判斷這個手術的價值。

比如醫生建議你剖宮產手術,你不會因為肚子上傷口大而拒絕,因為傷口雖大,但能癒合,一條會長上的傷口一定不如母子平安重要。

近視眼手術也一樣,如果手術傷害大於摘鏡的益處,或者術後不良反應很多,那麼手術不會在全球廣泛推廣。

術後不良反應少

隨著技術的革新,很多術後常見的並發症發生率也大大降低。

傷口癒合不良

激光技術的進步,讓角膜的切削已經精確到飛秒級別,以前是指哪打哪,現在是指哪個微米打哪個微米,不僅精確,而且可以做到不破壞表層,周邊無碎片,不燒焦,沒有熱量擴散。

試想我們有時被小刀割破了手,如果小刀夠鋒利,那麼傷口即便深也會很快長好,癒合後不留痕跡。

所以激光近視眼手術術後癒合好,即便在顯微鏡下面觀察,也很難找到手術痕跡。

乾眼

據報導,有35%的LASIK 準分子激光手術患者術後3個月時會自訴存在乾眼的不適,其中有25% 的患者術前檢查沒有乾眼,也就是手術帶給他們額外的不舒適。

業界普遍認為術後的干眼是因為準分子激光手術切斷了神經,而神經的再生緩慢,影響了淚液的分泌和分佈。

隨著神經的再生,大多數人術後的乾眼可以緩慢緩解。

全飛秒SMILE手術的表層傷口大小只有LASIK的10%,切斷的角膜上皮下神經也只有LASIK 的10%,因此全飛秒術後的乾眼發生率比LASIK 低。

另外,據研究報導,激光近視眼手術後舒適度和滿意度均比帶隱形眼鏡的舒適度和滿意度高了不少,也就是說,如果你可以接受戴隱形眼鏡,那麼你應該也可以適應近視眼手術。

視力回退

總有人問,做完近視眼手術是否會視力回退,或者過幾年又出現幾百度近視?

早期的PRK(一種準分子激光的手術方案)確實相對度數回退較多,據研究統計,術後1 年以內有不到1% 的人群視力下降了2 行或以上,術後1 年以上有14% 的患者度數增加了100 度以上。

而一個LASIK 的相關研究顯示術後有95% 的眼睛誤差都在100 度以內,基本不影響視力和清晰度,飛秒激光中這一比例進一步升高。(注:LASIK 和PRK 都是基於準分子激光的手術方案)

當然,還有極少數不幸運者會受到一些特殊傷害,發生比率堪比火車出軌,飛機墜落。

  • 0.012% 的患者出現角膜瓣的移位(全飛秒手術已經沒有角膜瓣了,這個並發症只在傳統的角膜刀式準分子激光LASIK 手術和半飛秒中出現)
  • 0.04~0.6% 的角膜擴張,全球報導差別較大,如果度數太高,切削過多,剩餘的角膜太少,術後就容易保留不了原本的穩定結構,出現擴張,表現就是視力下降,其中散光度數大幅增加。近年來,全世界屈光近視眼專業的醫生共同做了很多努力,規範術前的評估,制定了很多標準和紅線,比如手術度數不能超過多少;殘留角膜厚度必須達到多少;總之把可能出現這個問題的人群排除在手術範圍內,盡量防止角膜擴張這樣的可避免並發症出現。
  • 非常非常少見的角膜感染,少見到常常是國際論文個例報導,無法計算比例。其中大部分都有沒有用好眼藥水,眼睛沾髒水,術後揉眼等不安全行為。
  • 還有一小部分特殊病例,是每次學術會議上最讓人唏噓感嘆的部分,比如有次一位美國教授的病例報導,一位患者在激光手術後2 年,黑色的角膜上出現了很多白色的斑點。排除了各種並發症以後,教授建議他做了一個基因檢測,後來發現存在基因突變。基因突變導致了角膜出現白色的斑點,只是他恰巧在出現的2 年前做了激光近視眼手術。

應用價值高、操作簡單

2018 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花落一種簡稱為CPA 的超強的脈衝激光。

這個名字就是我們現在常常聽到的「飛秒激光」!一飛秒就是1/1000 萬億秒,時間雖短,卻具有非常高的瞬時功率,比全世界發電總功率還要多出百倍。

飛秒激光在近十餘年來應用於近視眼手術,全飛秒SMILE® 手術被用作科學背景圖出現在了2018 諾貝爾物理學獎發布現場。

在諾貝爾評審文件中明確提到:全飛秒手術的具體應用情況和價值,是諾獎評審的重要依據之一。

全飛秒SMILE® 手術

這麼高端的技術,操作起來一定非常複雜吧?

恰恰相反,這個眼科最大的黑科技,卻擁有最傻瓜的操作。

大幾百萬的機器,每一個步驟都精密設計,一台全飛秒手術,醫生需要做的就是:

點表面麻醉眼藥水—> 鋪手術治療單—> 把一個獨立包裝一次性負壓吸引環連接上機器—> 屏幕上選擇程序—> 按下啟動鍵—> 把激光切開的角膜片分離取出— > 手術結束。

哈?就這麼簡單??

大概就是一鍵美顏的感覺了。

那麼準分子激光和半飛秒手術呢?不好意思,操作步驟更簡單一點,同樣屬於傻瓜相機一鍵下去拍出全畫幅單反相機的效果。

患者配合方便

近視眼手術的患者其實都不能被稱為「患者」,因為他們沒病,從眼睛的功能上來說,都是正常的,只是要獲得清晰的視力需要加上鏡片。

而近視眼手術就是將眼睛表面戴的鏡片中和到黑眼珠「角膜」裡。

畢竟角膜是這個世界上最高級的定焦鏡頭,試想生活中一千多度的鏡片就已經厚到如啤酒瓶一樣,而角膜半個毫米的厚度,匹配著4000 多度的度數。

基於如此給力的人類角膜,近視眼手術才得以開展。

所有的醫生都羨慕近視眼手術醫生,因為患者大多是年輕人,好溝通,配合佳,理解強,自己還會上網了解一些相關背景知識,手術中會有一個負壓環輕輕的定著眼睛,不讓眼球亂轉動,然後按鈕啟動,噼劈啪啪幾十秒,激光就打完了,話少省事還效率高。

當科技開始狂飆時,我們離更安全、更精準的完美手術會越來越近。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