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奇案:漢·范米格倫「名畫造假案」|曾偽作戲弄希特拉,戰後卻因販賣“名作”入獄!

1947年,二戰結束不久,荷蘭的一份報紙做了一次調查:在我們的國家,你最喜歡誰?結果不出所料:代表國家未來和希望的新任首相位列第一,代表國家過去和傳統的王子殿下排在第三。然而,在這二者之間,玩笑般地插入了一個小人物:漢·范米格倫

米格倫既不是政治領袖,也不是文化名流,而是一個騙子,一個被以叛國罪入獄的騙子!一個騙子,如何叛國,又為何受到荷蘭國民的喜愛?

「二流畫家」漢·范米格倫

1889年,米格倫出生在荷蘭小城迪文特。18歲那年,在父親的逼迫下,米格倫前往代爾夫特理工大學學習建築。

如果米格倫繼續在建築領域深耕,也許會成為一位偉大的建築大師。但他真正喜歡的是繪畫,於是聽從內心,轉向繪畫,投身藝術圈。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米格倫雖然只是一個助理畫師,但肖像類畫作上的天賦和對顏色的敏感,使他很快在荷蘭藝術界嶄露頭角。他的第一次畫展就廣受好評。

在隨後的幾年,米格倫在藝術上未能取得突破,被評論家評價為「二流畫家」。這個評論家可能不知道,一句草率的點評,扼殺了一個畫家的夢想,成就了一個造假者。

當時的藝術界正在為荷蘭國寶級畫家維米爾是否畫過一系列聖經場景而爭論不休。內心受到傷害的米格倫,決定借此機會,偽造維米爾的名畫《耶穌和他的門徒》,報復那些尖刻的評論家。

米格倫自己都沒想到,他精心偽造的畫作,竟然騙過了專家,被鑒定為維米爾的真跡。潘多拉的盒子被打開了,米格倫偽造維米爾畫作之路,由此發端。通過偽造名畫,米格倫走上了人生巔峰。

1943年,他已經從窮酸的「二流畫家」晉升為「房叔」,在歐洲各地擁有了52棟房子以及15棟郊野別墅。

「偉大的藝術家」希特勒

當「二流畫家」米格倫忙著偽造名畫之時,另一位「偉大的藝術家」正在歐洲大肆掠奪名畫。這位「偉大的藝術家」就是希特勒。

希特勒從小便喜歡繪畫,並立志成為一名「偉大的藝術家」,無奈水平有限,未能如願。但希特勒的藝術夢想一直沒有熄滅,發動二戰後,他借助納粹鐵蹄與槍炮,大肆掠奪世界各地的名畫,企圖成為一名「偉大的藝術收藏家」。

希特勒最喜歡的畫家,便是維米爾,喜歡到連辦公室都掛著維米爾畫作。當然,只是照片。

二戰期間,德軍佔領了荷蘭。維米爾的畫作,自然成為納粹獵取的首要目標。

也許是鬼迷心竅,也許是愛國心爆棚,「騙子」米格倫,決定調戲一下「強盜」希特勒。

米格倫找到了納粹「二把手」、空軍元帥赫爾曼·戈林,聲稱手中有一副維米爾的傳世之作《耶穌和通姦的女人》,售價62萬美元。當然,大家都是藝術圈的,談錢太低俗,想要的話,拿其他名畫來換。

作為「元首的親密戰友」,戈林自然知道維米爾畫作在希特勒心中的分量,毫不猶豫地用在荷蘭掠奪的200幅名畫與米格倫交換。

「冤大頭」戈林一直被蒙在鼓裡,堅信他獲得了一顆「閃耀的珠寶」。直到在紐倫堡的監獄等待處決的時候,才聽說他花大價錢買來的維米爾畫作是偽造的。

據說,戈林整個人都懵了,「看上去像是第一次發現真的有邪惡存在於世界上。」真是騙子不可怕,就怕騙子有文化。

連希特勒都敢戲弄,米格倫算是在藝術戰線上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作出了貢獻。

可惜好景不長,二戰結束後,米格倫以叛國罪鋃鐺入獄,罪因正是他將維米爾的名畫賣給了戈林。

身陷囹圄的米格倫,為了活命,不得不說出了真相:我出售的名畫都是贋品,我沒有賣國,恰恰是在愛國。

贋品,假的?這句話猶如一顆重磅炸彈,投向了整個藝術圈。要知道,那副《耶穌和通姦的女人》已經被眾多藝術評論家肯定過。

因為畫作仿制得過於逼真,沒人相信米格倫的話,認為他是在撒謊脫罪。為了證實自己的話,米格倫只能在獄中演示偽造名畫的全過程。

於是,在記者以及陪審團的見證下,米格倫花了六個月畫了其人生最後一幅假畫《少年耶穌與長老》。經專家鑒定,如此高品質的繪畫技巧證明米格倫說的是真話。

但在荷蘭人心目中,米格倫已從一個叛國者變成了民族英雄,一個用繪畫技術戲耍納粹的「復仇之王」。這也是他備受荷蘭國民喜愛的原因。

老百姓愛看熱鬧,整個藝術收藏界卻震驚了。因為,米格倫出售的名畫正懸掛在各大博物館的顯著位置,供世人瞻仰膜拜。

為什麼米格倫能夠騙過當時的收藏家、鑒賞家,甚至博物館裡的專家?

一是米格倫的主要造假對象是17世紀荷蘭油畫大師維米爾。雖然與倫勃朗、魯本斯齊名,但維米爾一生窮困潦倒,直到19世紀才被藝術界「發現」,世人對其知之甚少。藝術界的盲區成了米格倫興風作浪的舞台。

二是米格倫製作的贋品,不是簡單的臨摹,而是創作了全新的作品,然後把它們當作「新發現的」維米爾原作出售,無形中增加了辨識難度。

三是米格倫的造假技術確實高超。他先用上了年頭的顏料在兩個世紀前的平庸古畫上作畫,然後放進烤箱烘烤,使畫面變色、開裂,再現200多年的歲月痕跡。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米格倫自己就是一個畫家。他對維米爾的個人偏好、構圖方式、配色風格、運筆技巧等瞭然於胸,加上天賦異稟的繪畫造詣,讓他製作的贋品惟妙惟肖、無懈可擊。

吊詭的是,米格倫親口承認了造假,專家們卻陷入了混亂,分不清哪些作品是真跡,哪些作品是贋品。

這就尷尬了。為了鑒定真偽,荷蘭成立了由化學家、物理學家和藝術史家組成的專家小組,最終在米格倫出售的多幅畫中發現了一種叫酚醛樹脂的物質,這種材料比維米爾生活的年代至少晚250年,以此認定米格倫出售的畫作確為贋品。

即便如此,仍然有許多人拒絕相信這些名畫是偽造的,他們要求提供更科學的證據。

直到1968年,美國化學家Keisch,根據鉛元素的放射原理,證實了米格倫出售的畫作只有30年的歷史,而非260年。

1947年12月30日,在準備接受刑期之前,史上最牛的名畫造假者米格倫,死於心臟病。

在生前的一次採訪中,米格倫對記者說:「我的父親對我說過,你是一個騙子並將永遠都是。」

不知道臨死之前,米格倫在想什麼: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他會選擇,做一個「二流」的真畫家,還是一個「一流」的造假者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