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戰》真人劇集:從改編到亂編的無奈

以下內容含有《最後一戰》真人劇集的劇透,請酌情閱讀!

「《最後一戰:無限》是這十年裡最好的《最後一戰》」。當我在群裡看到這句話的時候,第一反應是使出我十年的祖安生涯積累的技巧進行回懟,但在短暫的思索後,我發現《最後一戰4》已經是十年前的遊戲了,所以隨即在對話框補充道:「確實,就算算上影視劇答案也一樣!」 

是的,《最後一戰:無限》是不錯,可我覺得它實在對不起忠實玩家的等待。

不過比起這個,當2013 年就開始預告的《最後一戰》真人劇集終於上線後,我忽然覺得,或許《最後一戰:無限》也沒有那麼糟糕。截至目前,真人劇已經上架了五集,60 多分的M 站均分可謂達到了遊戲系列都不能觸及的分數,和其它《最後一戰》劇集來比,也是坐三望二的存在,倒數的那種。 

雖說真人劇也並非全都是槽點,比如高度還原的精英與武器、破敗的叛軍基地、暢快的戰鬥視覺表現,還有身高1 米95 的巴勃羅·施瑞博爾真正展現出了士官長的魁梧,這些都可圈可點,但在每集50 分鐘左右的觀影中,槽點依然被無限放大,讓人無法忽視。

能看出劇組的用心

不過,在聊槽點之前,我們還是先來說說《最後一戰》真人劇中那些讓人眼前一亮的地方吧。 

不得不說,真人劇中士官長與其他斯巴達戰士的選角確實非常到位,健壯魁梧的體格,接近2 米的高大身姿,讓他們站在精英面前都不落下風;雷神錘裝甲與武器、疣豬號、星盟飛船、UNSC 的護衛艦等道具也都還原得非常不錯。與此同時,牧歌星上叛軍的基地還原也值得稱讚,體現出了其艱難窮苦的一面,而索倫所在的碎石星間的軌道車也頗為驚艷。 

然後是前五集的兩次戰鬥,在第一集的開場中,你能感受到精英對於普通人無情的碾壓,也能看到斯巴達戰士卓越的戰鬥力與配合。第五集的戰鬥更是得到了升級,疣豬號在沙塵中穿梭,妖姬號掃蕩著戰場,野豬獸與豺狼人在精英的指揮下突破人類的防線。戰火硝煙中,士官長舉起MA5 突擊步槍擊敗面前的星盟,在如天神降臨般擊穿一架星盟飛船後,又抄起M90 霰彈槍和電漿槍肆意殺戮,偶爾閃過的第一視角讓人直呼過癮,這不就是玩家心中的刺激爽快嘛?

說真的,如果每集都是這樣血脈噴張的戰鬥,《最後一戰》真人劇至少8.5分起。但這畢竟不是遊戲,真人劇的戰鬥演出就是個無底洞,即便是財大氣粗的微軟都未必能做到,而且推動劇情故事光靠動作戲可不行,這時劇集製作團隊也暴露出了自己的小心思。

讓人無奈的劇情 

首先是部分角色性格的改動上,製片方對於遊戲原著的改編過大。比如米蘭達·凱斯從堅韌的女士兵變成了唯唯諾諾的女博士,成了一開口就是「媽媽不信任我」的怨氣女孩。哈爾西在遊戲裡時一個穩重理性的科學博士,而到真人劇時,成了爭奪辦公司權利的女上司,不光掌握了辦公室權謀技能,臉部的表情也過於不淡定,這還是那個臨危不懼的科學狂人麼。 

然後就是關哈這個可能是推動劇情轉折的人,她的存在讓我第一時間以為這可能是《最後的生還者》或《曼達洛人》那樣一老一少的冒險,結果沒兩集她與士官長就分道揚鑣了。

這樣一個憤世嫉俗、不可愛也不迷人的形象,除了莫名其妙的反叛精神外,並無太多刻畫,從最初的叛逆到後來前往牧歌星想再一次掀起革命,事沒辦成一件,反倒是讓身邊幫助她的人沒一個好下場。在我看來,這麼一個人見人厭的角色即便直接刪掉也對整體劇情並無多大影響,真讓人好奇她在後續能鬧出什麼么蛾子,成為故事的轉折點。 

熟悉《最後一戰》系列的玩家都了解,這款遊戲的劇情基調頗為莊重、宏偉而深刻,無愧「太空史詩歌劇」的稱號,但真人劇卻明顯被如今的美劇風氣所影響。它努力地刻畫大環境下主人公細膩的變化,試圖將一個英雄內心深處的軟弱展現在觀眾的面前,以人性光輝的角度來刻畫角色,以個性成長的方面來解構故事的轉折。 

這並不是什麼缺點,比如凱-125 在摘除情緒抑制裝置的前後改變是角色曲線更為飽滿的表現,這能夠讓角色顯得更加立體,但這些亮點只起了錦上添花的作用。劇情上突兀的轉折依舊讓系列粉絲感到不滿意。比如士官長在看到記憶後的突然轉變,甚至為一個叛軍就背叛了哈爾西博士和所有同僚,還有米蘭達勸說不成就直接滅口的操作,實在顯得有點幼稚。

或許是系列遊戲所定下的基調過於牢固,《最後一戰》真人劇在開拍時,粉絲們就頗為期待裡面會有超級英雄拯救人類於水火間的戲碼,會有悲壯的離別(如Noble 小隊),會有激烈的戰鬥(目前只有兩場,太少),會有說不出口的細膩感情(士官長與科塔娜的承諾)。這些或許是系列遊戲粉絲根深蒂固的印象,但這些也正是我們喜歡《最後一戰》的理由。換句話來說,如果這真人劇不是頂著《最後一戰》的名頭,只是一個普通爆米花科幻劇,那它現在的表現應該還不錯。

這不是我們的士官長 

首先聲明巴勃羅·施瑞博爾的演技其實沒什麼問題,挺拔魁梧的身材、迅捷有力的戰鬥、略帶滄桑的喉音都比較貼近士官長的描述,但這些是在他沒有摘下頭盔的時候。

當一個具象化的士官長在第一集就摘下頭盔時,所有的系列遊戲粉絲都憤怒了。 

在我看來,沒有具象化面龐的士官長相當於每一個玩家的心理投射,這個人類最偉大的英雄此刻正坐在沙發拿著手柄拯救世界,玩家和士官長一樣英勇無畏。而毫無疑問,真人劇中摘下頭盔的這一舉動,打碎了玩家花了二十年所構建的幻想。

頭盔並非是枷鎖,就像《曼達洛人》那樣,冰冷的頭盔之下,觀眾仍然能感受到角色的情感表達,在他與小尤達的互動中,能夠看到角色的立體感。即便在劇集結束前摘下頭盔,也依然能獲得觀眾的好評。《最後一戰》真人劇明明也可以這樣做,但是它卻輕易的、毫無代價的就拋棄了這個標籤,讓系列遊戲玩家無法感受到真人劇帶給玩家的誠意。 

▲ 千萬美金打造的劇集裡,雷神錘動力裝甲甚至掉漆了

對於這樣的改編,巴勃羅·施瑞博爾也曾表示無奈:「不認可我們所做的事情的原作粉絲們,我尊重你的意見,我依然愛你們,我會繼續每天努力工作,並讓這部電視劇變成最棒的」。

或許作為主演的他確實很難讓《最後一戰》真人劇變得好,畢竟他沒有劇本的改編權,但也正因如此,「讓這部電視劇變成最棒的」的安慰也讓人無奈,很難對第二季有更多的期待。 

如果可以,343 多把把關吧

要知道,《最後一戰》是史詩歌劇,而非幾個幫派之間的宮鬥劇,UNSC 和星盟的戰鬥是山崩地裂的大戰場,而不是間諜戲與寶物探險。真人劇的前五集中實在描述了過多找回自我和探險的情節,也因此,我特別期待後續的四集中,能看到士官長更多的扛著槍殺穿星盟的大戰場。 

雖然製片方曾稱斯皮爾伯格在影片的製作上像「乾爹」一樣親力親為,但肉眼可見的劇情Bug 和生硬轉折,實在比不上大導演在《頭號玩家》上的用心程度,倒是幾個表現宇宙和未來科技上的演出,算是在及格線以上。

遊戲改編電影的成功案例寥寥無幾,其中大部分都是藉用遊戲設定來原創劇情,比如《生化危機》、老版《古墓麗影》等,因而製片方在原創時過於天馬行空的創意有時候並不是什麼好事。在我看來,這一方面,343 和製片方明顯沒有做好協調把控的功課。

343 在接手《最後一戰》後,遊戲口碑雖然對不起老粉絲們的期待,不過製作的幾本周邊小說與漫畫都還不錯,在補充世界觀的同時,也完善了其它斯巴達戰士的生平故事。但反觀真人劇改編,卻明顯看得出來他們並沒深度地參與其中,要不然製作人也不會說出「沒有考慮遊戲」的言論。

我認為《最後一戰》真人劇首集之所以能超過之前的《黃石1883》,拿下派拉蒙+平台上首播24 小時的最高收視記錄,依靠的還是《最後一戰》二十年的超強影響力。雖然派拉蒙已經敲定了第二季的製作項目,但改編不是亂編,倘若這部劇依舊讓製作組這樣放飛自我地製作下去,遲早是要被粉絲拍在歷史的恥辱柱上的。

希望在第二季真人劇中,343 能夠更加深度地參與其中,除了士官長的個人成長之外,應該在還原遊戲基調的基礎上昇華科塔娜與士官長的感情、增加戰鬥演出的次數,更多地去刻畫那些更大的場面與戰鬥。

我們希望看到的士官長,是一個堅韌、勇敢的戰鬥英雄,他在危機關口沖天而降,宛如天兵駕到,穿插在戰場之間,手刃星盟侵略者,喚醒人們心中的希望之火。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