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壞神IV》上手試玩前瞻:一部非常「暗黑」的續作

《暗黑破壞神IV》非常壓抑。

我不是說它讓我玩得難受,而是說它散發出了很陰鬱的氣息。這是一個黑暗的世界,而它的開放區域也讓人感到陰冷。在我試玩這部明年最重磅的ARPG 時,我在暴雪這個黑暗、陰冷、暗淡的世界裡面花的時間越多,我覺越來越覺得這裡有一種獨特的氛圍感,感到這裡是一個非常獨具一格的世界,而這是我在過去的《暗黑破壞神》裡面從來沒有過的感受。

《暗黑破壞神IV》的玩法與《暗黑破壞神3》相似,有種讓人熟悉的親切感,但又注入了深深的悲傷感和艱辛感。雖然我是拼著老命在淒冷的世界中宰殺惡魔,但住在城鎮裡的伙計們也沒好到哪兒去。在這個世界裡,誰的日子都不好過,而這一點在開頭幾個小時就變得非常明顯。

在《暗黑破壞神IV》副總監Joe Piepiora 和副製作人Naz Hartoonian 接受我們的採訪時,Piepiora 告訴我,你可以把庇護之地理解成《暗黑破壞神IV》裡一個新的「角色」。如果沒有實際玩到這個遊戲的話,這話可能會尬得讓人想要翻白眼。但是在我玩了15 個小時的媒體試玩版之後,我不禁覺得他說得很對。

在《暗黑破壞神IV》的最開頭是一段CG 動畫,如果你看過2019 年的暴雪嘉年華上的預告片,應該會對它感到熟悉。(如果你沒看過的話,只要知道CG 裡面有很多陰影、內臟、血腥就行了——這和《暗黑破壞神3》更加明亮歡快的美術風格有很大的差異。)

在第一次可以操控我的角色時,我孤身呆在一個冰冷的洞穴裡,想要避開外面的風暴和嚎叫的座狼。在最開始的幾步裡,這個世界幾乎沒有其他生命。然後我看到一隻在雪地奔跑的小鹿,接著我就被一隻巨狼攻擊了。天氣非常惡劣,我費了不少功夫,終於踩著泥路顫顫悠悠地走進了一個破敗的小鎮。鎮上的居民全都躲在屋裡,等我好不容易找到人時,他們正在安撫一個神誌不清的男人,他正在地板上喃喃自語。這些小屋子看上去可能還算安全(從遊戲性的角度說,它們確實是安全的),但是外面顯然潛伏著危險,正窺伺著勉強過活的村民們。

我從鎮民那裡接了一個任務,然後去迎戰令人瘋狂的敵人。在這個過程中,我禁不住在想,這個遊戲玩起來真的讓我感到非常熟悉,但是在我玩的時候,它給我的感覺又真的很不一樣。在以前的《暗黑破壞神》裡,我從來沒有停下來考慮過NPC 們,更不要說他們的生活條件了。

暴雪說了挺多次要把「黑暗」帶回《暗黑破壞神》系列。在我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的時候,我有點擔心暴雪會矯枉過正,最後搞出來一個特別誇張、中二的遊戲。但實際上,《暗黑破壞神IV》的黑暗和中世紀氛圍都相當有真實感,幾乎會令人感到沮喪和不安,而這應該和暴雪的參考資料不無關係。

「在我們剛開始的時候,我非常看重的一個概念是中世紀奇幻,以及讓黑暗中世紀奇幻那麼酷的東西,」《暗黑破壞神IV》美術總監John Mueller 在2019 年暴雪嘉年華上告訴我們,「它是基於我們自己的歷史……天使和惡魔和中間的人類,這並不是新概念。其實,在我們開始這個項目的時候,我們參考了很多中世紀油畫和早年的繪畫大師的油畫,因為這是我們想要活用的東西。我們不是研究其他遊戲,不是研究其他電影。我們研究的是,比如說倫勃朗,比如說過去的宗教油畫。」

《暗黑破壞神IV》也確實很有這種感覺,在開篇的階段,有幾個關鍵情節很像是在一副古老的宗教油畫中披荊斬棘,扮演被夾在天堂與地獄之間,被它們的力量壓碎的戰士。但是模仿老油畫的畫風和模仿老油畫給人的感覺,這完全是兩回事兒—— 不過到目前為止,暴雪兩件事都做成了。

在過去10 年裡玩了那麼長時間的《暗黑破壞神3》之後,沉溺於一個《暗黑破壞神》遊戲的世界是種很陌生的感覺。在我走進《暗黑破壞神3》的庇護之地時,我已經不再關心多彩的惡魔或者背景,我看見的是一個《黑客帝國》裡的母體。我是一股帶來死亡與毀滅的旋風,我的敵人全是塞著彩色紙屑的氣球。「成功」意味著它們的血量降低,而我的保持良好。在我玩《暗黑破壞神3》時,我不會想我在什麼地方,也不會思考我周圍的這個世界,我只關心數值能不能再高點。

《暗黑破壞神》的設定從來都沒有像其他3A 劇情遊戲那樣吸引過我。但這以前都不是問題,這不是我玩這個系列的目的。然而在《暗黑破壞神IV》開頭的幾個小時裡,當我在庇護之地寒冷的荒原上艱難跋涉,卻被我以為是盟友的村民下藥綁架時,我深深地陷進了我周圍的世界,迫切地想要看到在我的角色不斷成長的同時,這個故事會如何發展。

如果你是個喜歡衝榜的奈非天,正在擔心這些什麼氛圍啦、劇情啦之類的東西會不會是捨本逐末,那你就多慮了。《暗黑破壞神IV》依然是你熟悉的那個《暗黑破壞神》。它充滿了爆炸性的技能和出現在你周圍的惡魔。傳說技能會給你的能力帶來瘋狂的強化,每個職業都有獨特的機制幫助你像以前一樣高效地撕裂惡魔。關鍵的區別在於,在《暗黑破壞神IV》裡,我注意的東西不光是我周圍的敵人了。我的大腦從來沒有把我看到的東西和我在幹的事情分離開來,我一直沒有像以前在《暗黑破壞神3》賽季打祕境那樣只關心殺怪。

在我的試玩結束之後,我對《暗黑破壞神IV》的世界感到極其興奮,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居然在寫我有多麼期待一部《暗黑破壞神》遊戲的劇情會怎麼發展。但需要強調的一點是,這畢竟只是一次前瞻性試玩,我也只在《暗黑破壞神IV》裡面花了15 個小時,和我在前作裡面耗費的上千小時相比簡直不值一提。我可以想像到,在玩了一百個小時以後,這些故事、氣氛什麼的很有可能全都會消失到背景中,漸漸被我遺忘。所以,或許明年這個時候,在我玩了無數個小時的《暗黑破壞神IV》之後,它在我眼裡也就只剩下母體了。

但是目前為止,隨著《暗黑破壞神IV》發售日的臨近,我非常期待以新的、有創意的方式砸碎那些長角的龐大敵人。我想要好好看看這個世界,不只是為了尋找和消滅新的惡魔,也要感受流動在空氣中的氛圍。從某種角度說,《暗黑破壞神IV》有一種不必要的特質,本來只要給我最喜歡的ARPG 更新升級一下,我就可以滿足了。但僅僅淺嚐了一下《暗黑破壞神IV》,我就覺得暴雪給了我一種我以前不知道自己想要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