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咖啡館與死神之蝶》評測:無災無痛的柚子味咖啡

2021年下半年剛開始不久的時候,著名的日本成人遊戲廠商“yuzusoft(柚子社)”突然宣布推出自家的非18禁品牌“yuzusoft SOUR”,並順著話頭,發布了他們旗下的第一款全年齡遊戲,以賽博朋克世界觀與知名聲優為賣點的短篇故事《PARQET》。

這一行為,著實把不少熟悉柚子社的老玩家嚇了一跳,以為這家可能是活得“最滋潤”的老牌成人遊戲公司,終於也抵不住時代的浪潮,直到聽見柚子社的下一部“正統作品”也在開發之中,這股騷動才逐漸平息。

但在另一邊,柚子社擴張市場的步伐也從未放緩,憑著輕鬆易懂的故事與可愛的角色設計,他們迅速在Steam上獲得著新老玩家的關注,其中最新的一部作品,《星光咖啡館與死神之蝶》也終於在本月被搬上平台。

《星光咖啡館與死神之蝶》

《星光咖啡館與死神之蝶》是yuzusoft於2019年推出的美少女遊戲。與此前的大部分作品一樣,《星光咖啡館與死神之蝶》依舊沿用了柚子社偏愛的“世界觀襯角色”加“廢萌治愈”的主基調,向玩家講述了一個帶有淡淡幻想風格的戀愛故事。

本作中,主人公高嶺昂晴是一名對於人生與未來都持保守態度的大學生。在某天尋找兼職的路上,他因為一次交通意外失去了生命,但心中對於“未能獲得幸福就將死去”的強烈不甘,卻在無意識間導致了時間的回溯。在重來的那一天中,昂晴遇到了一名手持巨大鐮刀的少女和一隻會說話的貓,在兩人的建議下,昂晴開始了在咖啡廳“星光”後廚的打工生活,希望以此彌補自己回溯時間所犯下的過錯。

除了聲優之外,本作依然採用了柚子社的常年以來的御用製作班底——負責通常原畫的“夢璃凜(むりりん)”與“小舞一(こぶいち)”,SD原畫的“こもたわ遙華”,以及負責音樂製作的“Famishin”和“Angel Note”都可以算是玩家的老熟人了。更不用多說,本作自然也沿用了那套堪稱整個成人遊戲界最便利與成熟的UI系統。

但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本作又找回了曾經使用過的主唱組合——除了演唱遊戲片頭曲的米倉千尋外,在本作中負責角色片尾曲的神代亞美和中山麻美,也是繼《魔女的夜宴》之後,久違地與柚子社進行了合作。

真希望柚子社的這套流程系統,能用到所有視覺小說中去

在世界觀與遊戲背景設定上,《星光咖啡館與死神之蝶》非常少見地全盤脫離了此前,已經被用爛的“學園戀愛喜劇”(在不把《PARQUET》計入其中的前提下),雖然主人公依舊有著“大學生”的身份,卻也因此為遊戲增加了“對於即將踏上社會的不安”,這個天然的戲劇衝突。作為故事主要場景的咖啡店,雖然有些老套,卻也算是“王道系”中的“王道”。

更加少見的是,本作雖然有著一個似曾相識,並且“幻想”味道十足的開場,但卻從一開始,就點明了故事的主線:“尋找幸福”。在這個主題的影響下,《星光咖啡館與死神之蝶》有了柚子社系列中少有的不太玩噱頭的主線故事,這也讓如何解釋“幸福”,成為了一塊不錯的敲門磚。主角與各名女主角個人路線的銜接,也顯得相對自然。

就像過去的作品一樣,本作的共通路線也依然擔當著為玩家展示每名女主角魅力的職責。在共通路線中,玩家可以看到昂晴與各名女主角們之間的日常互動,以及面對懷抱煩惱的客人,各名角色所做出的行為與反應。

本作的路線攻略,依舊採用了系列傳統的四名女主角,外加一名支線女主角的構成模式。比較特殊的是,本作算是打破了柚子社近些年來,聲優班底逐漸固定化的趨向,遊戲中出場的幾位女主角背後的配音演員,五人中有四人都是第一次參與柚子社的配音工作,這對於某些已經聽慣過去某些聲音的玩家,也算得上是一次新鮮的體驗。

而作為柚子社來說,最不用擔心的,自然就是遊戲中的角色設計——我是說,不管從角色造型,還是性格的塑造上,柚子社都是最懂的那個。

《星光咖啡館與死神之蝶》中的五名女主角,調皮的成熟大姐姐明月栞那、外表冷淡的大學同級生夏目四季、賢惠的年下系青梅竹馬墨染希、皮膚黝黑的元氣係後輩,以及年上的嬌小甜點師,靠著“柚子”一貫以來的角色構成法,這五名角色很好地分擔了玩家對於所有類型角色的訴求,無論哪一名角色單拿出來,都顯得魅力十足。

因為沒了那些花里胡哨的噱頭,《星光咖啡館與死神之蝶》的大部分劇本表現出了很高的完成度。尤其是本作中人氣最高的女主角夏目四季,這名對於異性的邀約,總是極度冷淡的高嶺之花,本是與昂晴最不會有交集的人,但通過咖啡廳的日常生活,兩人之間距離縮短的過程,也通過大量的細節刻畫,被無限放大。加上夏目四季的角色本就擁有極度立體的多面性,配合角色中之人那帶有輕度穿透力的聲線,成功塑造了一個近年來,最不像柚子社的“正統”戀愛故事。

夏目線中對於除夕兩人互動的描寫,堪稱“戀人未滿”的極致

而在遊戲中,作為與夏目性格正好相反的元氣系角色,火打穀愛衣就顯得更有“柚子”味道。不過,我倒不是想說她哪裡不好,相反,在追求故事的“趣味性”這件事上,她的路線很好地填補了其他角色或王道,或純粹可愛下的不足。兩人因為對於“戀愛”感情的生疏,而被周圍人戲耍,或是刻意為之的搞笑橋段,都讓人感到輕鬆愉悅。

這裡只是舉例了遊戲中兩名差別最大的角色,其他像是知曉主角一切的青梅竹馬,或是佯裝成熟,內心纖細的年上甜點師的故事,也充分發揮著各自最大的魅力。即使在那些“幻想系”戲劇衝突只是流於表面的情況下,玩家也非常容易融入故事當中。

當然,如果你一定要對“廢萌”有所計較的話,《星光咖啡館與死神之蝶》也算是在某條故事路線上,出現了判斷上的失誤。按理來說,我不該在這裡對實際的遊戲劇情有所透露,但它的某些刻意為之,確實也讓人無法忽視。

相比於其他角色的立體,作為故事中最重要角色之一的死神少女明月栞那,卻總是給人一種強烈的既視感——從有著強烈特徵的笑聲,到對於拉麵先入為主的看法,皆是如此。

而你也必須承認,從《DRACU-RIOT!》到《魔女的夜宴》,再到《千戀萬花》,在這些口碑與人氣都不錯的作品中,“白髮”女主角的出場頻率,似乎的確有些過高了。雖然,可能並非有意為之,但栞那的某些行為,還是難免讓人產生“柚子社是不是想靠著過去成功女主角的特點,再賺一波情懷”的錯覺。

玩過《魔女的夜宴》的玩家,一定明白這是什麼梗

但這些,充其量也只是表面上的問題。撇開某些情懷梗不談,明月栞那本身的角色塑造並沒有太大問題。在對於優點的堆疊下,玩家可以清楚感受到角色的可愛。而如果你沒有玩過上述我提到的其他作品,那就更不會對其產生太多負面的印象了。

可問題在於,作為實質上的“第一女主角”,栞那的路線卻承載了過多的責任。除了要圓上關於她自己的,還必須負責對於主人公自身矛盾的撫平,導致本來可以萬用的“柚子式起承轉合”,顯得有些混亂。對角色的描寫空間,也被大大壓縮,讓玩家很難進一步感受角色的深層魅力。

明月栞那是本作最大的遺憾

更關鍵的是,栞那線的故事走向,無論怎麼看都與《魔女的夜宴》中第一女主角寧寧路線如出一轍。但到了真正需要直面矛盾的時候,《星光咖啡館與死神之蝶》卻選擇了用最簡單的“機械降神”,來逃避問題。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或許是給了那些曾經為寧寧結局所揪心的玩家,一個溫柔的交代,但卻無法從邏輯上說服旁人。

這樣的失誤,即使是對於以“角色設計”為最大賣點的柚子社,也屬於有些罕見的情況。尤其是當你首先體驗了其他幾名角色的故事之後,這個問題就會顯得更加突出,這也成為本作故事上最大的減分點。

總的來說,《星光咖啡館與死神之蝶》就像是一部柚子社的集“大成”之作——從好的方面來說如此,從壞的方面來說也如此,但這並不足以我們隨意給它判下優劣。

說實話,我很清楚長年以來,部分玩家對於柚子社“不思進取”,以及劇本套路化問題的不滿,認為它獲得了過多的關注和肯定。但隨著年齡的增長,你還是會在某些時候猛然發現,玩一玩像《星光咖啡館與死神之蝶》這樣不痛不癢的“廢萌系”作品,其實也並沒有任何不妥。更不用說,作為視覺小說本身,它們沒有太多的質量問題。

或許,你不會獲得太多感觸,但在“治愈疲勞”這件事上,它們也許會顯露出不小的效果。

評分:7.6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