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第一渣男「近藤真彥」|劈腿梅艷芳、設局陷害中森明菜,他的歌你卻都聽過

近藤真彥是日本人,一個混跡於亞洲娛樂圈的情場浪子。

近藤真彥

早年的近藤真彥並無什麼出奇,只是作為早產兒,出生體重僅僅兩千五百克,體質羸弱。

到了童年,經常放學後瘋玩忘了時間,母親美惠子給買了手錶還是我行我素。

無奈用了棍棒才讓他害怕,從此准時回家。

1979年,15歲的他便以校園劇《3年B組金八先生》出道。

《3年B組金八先生》

這部歷時32年的教育題材電視劇,因為直面未婚媽媽,校園暴力,青少年吸毒等校園問題,在日本引起巨大反響,成為後世《麻辣教師GTO》等熱血校園神作的鋪墊。

劇集的超高人氣,帶動「金八老師」武田鐵矢等演員高光問世,連同不算戲份太多的男生「星野清」,都一並受到裹挾,被推入演藝圈洪流之中。

黑色詰襟制服,濃厚中長髮壓著還有些嬰兒肥的臉,近藤真彥給觀眾的第一印象唯有青澀懵懂,看不出什麼明星潛質。

誰也想不到,看似平常無奇的他,自此攪起巨浪。

掘起

田原三重唱

短短一年後,鼎鼎大名的傑尼斯事務所包裝近藤真彥,打造了由他主打的田原三重唱。

組合承接70年代男子偶像「新御三家」路線,雖沒有大放光彩,但為公司後來組建的「少年隊」,能夠登頂亞洲第一,提供了基石支撐。

團隊的不溫不火,強烈反差的是近藤真彥的個人爆發。

個人爆發

1980年12月,16歲的近藤真彥發行首張個人單曲《sneaker blues》。

近藤真彥 – 好時代珍藏系列: 不滅之神話

本該詠嘆的布魯斯藍調,到了他的手裡,有了青春的血脈賁張,近似於歇斯底里的呼喊,將少年的荷爾蒙任意揮灑。

這樣另類的音樂表達,讓整個日本樂壇震動,首周即在公信榜取得冠軍,並持續蟬聯5週時間,讓他成為當時日本音樂史上,首位出道單曲即斬獲Oricon冠軍的歌手。

接著,14首單曲獲公信榜頭名。

次年,各種音樂大賞拿到17個新人獎,亮相堪比神跡。

在歌壇的地位簡直火箭飆升,僅僅到了第二年,近藤真彥便登上了NHK紅白歌會,作為新人毫不怯場,以一首《悠然銀光中》震驚全場。

近藤真彥《悠然銀光中》

本是脫胎於富士膠片的廣告歌,節奏明快、動態十足的特點,由青春活力的近藤展示得盡致淋灕。

且唱且跳,螢光衣,火柴頭,現場審查員都被紛紛點燃,一舉倒向他所在白隊,最終壓倒性戰勝紅隊。

在日本影響力堪比超級碗的紅白歌會,將這股近藤旋風橫掃至整個亞洲。

1982年的《Highteen Boogie》,用Walking Bass行進貝斯的方式,巧妙將伴奏音色低沈和極富抒情的特點完美揉和,歌曲本身奇異張力,配合近藤魅惑的舞台表現,極具耳膜衝擊力。

相比較最初歌曲一味追求力量,每段歌詞之後的溫柔尾音堪稱神來之筆,這也為他之後在音樂上的探索打開了一扇窗。

歌曲一舉奠定了近藤在日本樂壇第一偶像的地位,成為日本「邦樂」的旗幟性人物。

儘管他的音樂貫穿爭議,喜歡他的人評價深邃、沙啞,不愛他的攻擊是破鑼嗓、公鴨腔。

可只論音樂研究,近藤在80年代從未停止,在J-pop領域可謂相當先進。

除了秉承傳統J-POP風格,還不斷嘗試加入舶來RAP,R&B元素,在論資排輩的日本樂壇,憑借開拓精神備受尊敬。

哪怕與同時期的桑田佳佑、前田亙輝們相比,近藤真彥對情歌的理解詮釋不遑多讓。

儘管成績斐然,那時的近藤真彥還是一派天真活潑,通告和錄音後的愛好僅僅是和朋友去卡拉ok玩鬧,強說缺點,也只是偶然在假期聯繫不上,孩子氣十足躲藏起來。

小正太、乖乖仔,加上唱片每每銷量超百萬。

無怪事務所實權副社長喜多瑪利亞對他寵愛,在團隊夥伴野村義男、田原俊彥,相繼因與事務所的摩擦離開後,近藤一如既往的如魚得水。

浪子並不是天生浪蕩不羈,在人生之初,往往也有過爛漫的性格,在他們的瞳孔裡,也有過純真,不曾添加慾望的渾濁。

但不可否認,近藤真彥已經擁有浪蕩的本錢:事業、才情、名氣,像所有少年得志的人物,在渡過最初的新鮮之後,在聲色犬馬和一代大師的選擇題上面臨抉擇。

浪蕩的本錢

演而優則唱、唱而優則演,這個恆定公式,同樣適用日本演藝。

天時地利人和的近藤真彥,籌備從音樂界跨度到影視圈,進而升級成全能藝人。

1983年,在事務所的大力運作下,他得以與中森明菜攜手,拍攝電影《愛之旅》。

電影《愛之旅》

相對近藤真彥在男偶像中的地位,如果一定要從當時日本,找出一位女藝人與其媲美,那麼這個人只能是中森明菜。

被譽為昭和第一歌姬、傳奇偶像中森明菜與近藤真彥因拍電影相識,但這也正是這部電影,幾乎毀了明菜的一生。

中森明菜

山口百惠在80年隱退後,日本演藝一直在苦苦尋覓接班人,中森明菜的出現讓所有人眼前一亮,她以代表作《夢先案內人》挑戰綜藝選秀,華麗中低音與歌曲旋律配合熠熠生輝,創下392分的該綜藝歷史記錄。

完美出場讓媒體與歌迷喊出了山口百惠接班人口號,可為博取噱頭,公司把她包裝成有點惡俗的「帶點性意味的漂亮女新人」。

如此窘境下誕生的《少女A》《1/2の神話》《禁區》,原本俗套的快節拍歌曲,被氣勢逼人的質感,妙至毫巔的顫音賜予新內涵,四兩撥千斤破除強加於身的惡趣味。

嗓音特質,再加上那種美人在骨不在皮的絕世風姿,中森明菜一舉封神「昭和第一歌姬」。

可想而知,近藤真彥和中森明菜的銀幕組合,給予觀眾的精神衝擊。

少男五代誠邂逅身患絕症的少女小泉雪,灑滿白月光的海灘上,悠揚的口琴聲隨海浪輕輕吟唱:”唯獨這份愛已經是我的生命了,如果時間能永遠停留在這一刻,該多好。”

當時的兩人,可以用金童玉女來形容,也常常成為媒體的報導對象。而近藤真彥也藉著東風主動出擊,很快地攻下了明菜。

愛情和生命的故事,讓電影有了近似催眠的魔力,讓觀眾著迷的同時,悄悄拉近了少男少女的心。

電影的宣傳會上,一臉羞澀的中森明菜證實了戀情,幾乎所有人條件反射想到了山口百惠與三浦友和因戲生情,再修成正果的美滿。

劃時代偶像戀情,收穫一個國家的祝福。

愛情的催化下的中森明菜,猶如白晝流星。

少時就出道的明菜,此前都是事業的人生突然來了個如此體貼的男人陪伴在身邊,便像個少女一般整日沈浸在甜甜的戀愛中,甚至還對媒體說:

「因為自己的人生規劃是23歲結婚,24歲生孩子,30歲前應該就可以參加孩子小學一年級入學式了。想要一個男孩,喜歡自己的兒子和丈夫像哥們一樣相處。」

節奏快如繞口令的《眼淚不是裝飾品》難度堪稱大寫的S極,被她以「御姐嗓」愈發大氣的聲音穩穩馴服,成為個人裡程碑式作品。

歌中句尾中長音異常飽滿且穿透力十足,被冠以明菜顫音風靡亞洲。

連續兩次日本唱片大賞,做到了連男歌手都無法達成的目標。

相對於中森明菜在音樂上的無往不利,此時的近藤真彥則在全能道路上大步流星,45場舞台劇《森之石松》,場場爆滿,全日本賽車大賽,第五名。

或許是情場職場目標都唾手可得,近藤真彥逐漸暴露墮落預兆。

近藤真彥為了刺激,每晚相約同伙到高速公路非法飆車,深夜再前呼後擁於各個酒吧。

幾年下來,近藤真彥不知逃脫了多少次交警追查,在酒後不知做了多少荒唐,甚至有一場大醉,有一桶色拉油,傾瀉同伙頭上,再四處尋找火機。

緋聞傳言也從若隱若現到轟轟烈烈。

備受矚目的年輕情侶,因此持續亮起了黃燈。

在攻下中森明菜後,近藤真彥卻絲毫不滿足,頻頻出軌,跑去勾搭石原真理子,藤真利子等眾多女星。但被愛情蒙蔽了雙眼的明菜,對這些流言蜚語視而不見,一心愛著面前的這位男人。

對愛情開始喪失新鮮的他,索取卻毫不含糊。

中森明菜並不是無感之人,1987年新曲《難破船》,原本就極具感染的顫音,在添入一絲幽怨的空靈後,有了天籟的氣息,將女孩對愛情患得患失詮釋得千回百轉。

以情入歌,中森明菜每每在演唱會中吟唱此曲,不能自已而哽咽的鏡頭,儼然成為了象徵情殤的莫大圖騰。

另外一邊,備受感官刺激的近藤,則一口氣推出《青春》《baby rose》《蠢貨》新歌,風格愈發不羈,再添加遊戲人間的人生感悟,自詡獻給自己的成年禮。

1987年的日本唱片大賞

而在1987年的日本唱片大賞中,中森明菜為了留住近藤真彥,明明自己的唱片《難破船》銷量高達40萬,明明可以力壓近藤真彥的作品得獎的,但她卻退出了唱片大賞,將獎賞留給了近藤真彥。

在這個頒獎典禮上,還有一個插曲,那就是著名的「骨灰盒事件」。

之前近藤真彥的母親遇到車禍十分危急的時候,為了不被狗仔隊追蹤,當時風頭正盛的近藤真彥竟然決定放棄送母親去醫院搶救,以至於母親不治身亡。日本某黑幫知道了這個事情後,便偷走了他老媽的骨灰,並威脅道如果去唱片大賞領獎的話,就揚了他老媽的骨灰。

你猜怎麼著,愛獎心切的近藤真彥還真的去領獎了,他老媽的骨灰到現在都沒有找到。

長期的摩擦、冷戰,最終勝利的總是近藤。

可是當明菜以為自己也終於能與他結婚的時候,近藤真彥卻用沒房子為理由拒絕了他。無奈之下明菜竟然自掏腰包,買下了8000萬日元的公寓作為兩人的愛巢。

開心的表情成為注腳,昭示明菜徹底喪失自我,淪為了近藤的附庸。

在音樂上強勢如斯的明菜,感情上是患得患失的弱者,究其原因,無外乎回回愛情角力中,選擇了委曲求全,一再放棄自己的底線。

深諳女友心理的近藤,強悍壓迫步步緊逼,進而擊潰了明菜防線,對他來說,進攻對象等同諾曼底,只需要一次強勢、一個責問,就能讓堅硬外殼土崩瓦解。

類似於斯德哥爾摩症的一種情結,在明菜的內心畸形生長,如同倪震8次出軌,周慧敏仍然選擇縱容的依賴。

「總是那些我們相處、相愛、本該相知的人在蒙蔽我們。即便這樣,我們仍然愛著他們。」

周慧敏淪喪的歌聲,更能代表明菜心聲,這樣的孽緣,注定了悲劇的收場。

而近藤真彥的出軌對像中,甚至還有香港天后梅艷芳。

梅艷芳

80年代屬於日本,汽車電器擴張世界、和式文化輸出到全球,如日中天的近藤真彥,作為一個符號、一種現象,跟隨文化輸出各國各地區,代表了日本曾最美好的時代。

像火柴點燃一樣的髮型,被歌迷形象稱為”match”,風潮讓各地男生都梳起match頭,儼然成為一種風尚,這種潮流,在香港尤其盛行。

中島美雪

論日本音樂影響至深的地區,香港絕對排得上之一,戲稱一個中島美雪養活了半個樂壇的香港流行樂界,對近藤真彥這樣的日本巨星當然報以熱忱。

1985年,近藤真彥造訪香港,受到了演藝界的熱烈歡迎。

盛大的酒會上,他與梅艷芳初識,很多人都以為,第一次相遇就是兩人相戀的源頭,其實不然,1986年近藤真彥再次因舉辦演唱會造訪香港,才是真正的開端。

抱著觀摩的態度,梅艷芳出席了近藤真彥的香港演唱會,原本耳熟能詳的熱曲,在近藤妖艷的演繹下,濃烈的扶桑風情奼紫嫣紅。

舞台的震撼效果,讓正中央近藤真彥的面目,在她的眼中清晰。

中:近藤真彥 右:梅艷芳

與高倉健、三船敏郎等早期日本形象相比,近藤沒有典型的硬漢氣概,但恰恰是「中性」的男色,收穫「江湖俠女」阿梅的最初好感。

慶功酒會上,兩個人再次相遇,不明就裡的友人,還在引薦二人認識,不想近藤真彥已經臉上堆滿了笑,執意說去年已經認識了她。

酒會後的活動是的士高,近藤一再邀請阿梅下到舞池。

酒綠,燈紅,節奏,搖擺,迷幻的氣氛下,他輕輕一句「我可以吻你嗎」,讓阿梅的心門再不設防。

如那段時間的《壞女孩》《妖女》的野性和張力,阿梅大膽出位拒絕庸俗,追隨最前端時尚,愛就愛潮流頂尖的男人。

一吻,讓阿梅此生難忘。

次日,近藤邀請她逛街,阿梅推掉所有工作,做個普通的女友,陪伴自己的男人行走街道,收到的一枚鑽石胸針,送出的一塊瑪瑙相架,作為定情信物,開啓愛情。

聚少離多的異地情感,承載起寄託的方式,唯有用他的曲唱出自己的心聲。

《夢絆》改成了《夢伴》,聲音一如既往的低沈有力,而此時的情緒,隨動感的節奏而起伏,抑制不住的想念,視他做「星閃閃」,昭示著在愛情中的淪陷。

《夕焼けの歌》本是近藤真彥對落魄都市人的寫照,陳慧嫻拿來做了《千千闕歌》,定格80年代少女柔淡的小衷腸。

到了梅艷芳這裡,改編成了《夕陽之歌》,鏗鏘有力的調門,掩蓋住所有期期艾艾,一種「我很好」的倔強,在淪陷中掙扎著,拼命抓住愛情的主動權。

從《夢絆》到《夕陽之歌》,代表了梅艷芳對近藤真彥感情的一種態度,一種轉變,娛樂圈的光怪陸離,讓她對待愛情的態度沒有那麼天真,最初的萌動後,她盡可能保持清醒地看待這個男人。

中森明菜是繞不開的一個坎,儘管近藤真彥指天畫地立誓業已分手,但蕙質蘭心的阿梅依然覺察到什麼,屢次逼問他們的關聯。

這點上,摯友張國榮始終與梅艷芳站在一起,始終對近藤報以審視,可能就是因為這種態度,讓近藤真彥認為「哥哥」是自己潛在情敵,兩人見面時,「哥哥」稱讚他「表演得很好」,居然被其板臉反問「為什麼」。

「哥哥」回擊犀利,轉而對中森明菜誇獎,更稱她是唯一能讓自己有「幻想」的女孩。

即便慧如梅艷芳,即使摯友加持,也沒有逃脫近藤真彥編制的情網,前後七次遠赴東洋,還在東京買了小小公寓作為愛巢,效仿日本妻子為其洗衣做飯。

近藤真彥針對女中豪傑阿梅的手段,無疑是與明菜截然相反的一種策略,他可以將自己卑微成「小奶狗」,糾纏、撒嬌、哄騙,用死纏爛打的方式,讓阿梅無法脫身。

一貫靠自己的阿梅,最不待見的就是「大男子主義」,而他的軟肋,恰恰就是一以貫之的溫情,哪怕明知道是一杯鴆酒,依然忍不住品嘗其中。

但很快,近藤真彥也厭煩了。為了擺脫梅艷芳,他說出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驚天渣男經典發言:

「中森明菜離開我是活不了的,而你沒有我還能好好活下去。」

墜落

聚少離多的現實,愈發真切的認識,漸漸將感情轉為平淡,阿梅沒有在這一場愛裡遭受過多的傷害,給彼此留存了體面,留下最多的是他的「好」。

不幸的明菜,還在苟且的愛情中沈淪,她還在報以幻想能夠走到一起,自己的一再堅持忍讓,勢必感召他有朝一日明悟。

等來的結局,是一場噩夢。

明菜自殺

1989年初,一個來自美國的消息在日本報端瘋傳,踢爆近藤真彥在紐約與明菜的宿敵松田聖子幽會,偷歡共度良宵。

渣男的背叛,加上家庭的變故,得知消息的明菜,在近藤家中用剃刀割向了手腕,傷口見骨,大量出血,神經亦被切斷,接受了6小時的搶救,才脫離生命危險。

金屏風事件

明菜的自殺,自然是引發了藝能界的大震動,近藤真彥自己的事業也受到了重創。這時候,近藤真彥策劃了一出「金屏風事件」,把鍋完全甩給了明菜,並保全了自己的事業。

在日本藝能界,如果在記者招待會上豎起了金屏風的話,一般都是宣佈結婚喜訊的意思。

來看看北川景子與DAIGO的金屏風正確使用方法

在1989年的最後一天,近藤真彥特地選了個與紅白歌會一樣的時間,徬彿是要告訴大家自己要宣佈一件大事情。而被叫來的明菜,看到場上豎起的金屏風,以為近藤真彥終於要娶自己了。

但發布會的內容,卻是近藤真彥與經紀人脅迫明菜把兩個人之前發現的事情全部攬到自己的身上,包括自殺。而深愛著近藤真彥的明菜,一邊流著淚一邊說著都是自己的錯。

更過分的是,近藤真彥跟眾多記者表示,自己與明菜只是同事關係,同時也沒有任何結婚的打算。

當時的明菜,哽咽著說:「我最信任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近藤先生。但是曾經我最信任的人現在都已無法相信了。」

整個日本演藝界義憤填膺,為了平息事端給一個交代,近藤真彥再次欺騙明菜,假意要舉行宣佈婚約的記者會,信以為真的明菜以為其改邪歸正,應允參加後看見了象徵宣佈婚訊的金屏風,更是滿腔甜蜜。

不想,會上近藤只顧宣新歌、新賽車計劃,被記者逼問緊了,乾脆不耐宣佈絕不會結婚。

一句話不亞於晴天霹靂,讓明菜心神大亂,失神落魄間,如提線木偶任由近藤擺布,語無倫次承攬下所有責難,只為結束這場陰謀,給孽緣畫上句號。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明菜對一個情字,許上了自己的生死,而死寂的尾聲,是遇人不淑的刻骨寒。

而被渣男深深傷害的明菜,很快從106斤瘦到了86斤不說,事業也跌入了谷底。

金屏風事件,也代表著兩人的分手。而那個跟記者說自己沒有結婚打算的近藤真彥,卻在1994年,娶了個富婆回家。

時間進入90年代,一系列的波瀾和爭議中,近藤真彥的音樂時代結束了,他做了傑尼斯董事,在幕後和賽車上接續人生。

1980-1990,十年的時光,對很多束髮之年的男孩來說,無非是彈指一揮間,斂不去身上的那股孩子氣。

高歌猛進的年少成名,在他那個年齡不該面對的娛樂圈形形色色,反而讓心靈無法自然地成長,逐漸在慾望的誘惑下失去了本心,也失去了追逐音樂的恆心。

不知道他是否有過懺悔。

再爆外遇、退社

在2021年11月,他就因為被文春爆出與比他小25歲女性交往有5年之久的消息,迫於輿論他承認只好自己出軌,隨後進入了無期限的活動停止期。

同年4月30日,傑尼斯正式宣布旗下藝人近藤真彥將正式退出傑尼斯事務所。

據悉,近藤真彥想要自己承擔起演藝事業和賽車事業的責任,便因此向事務所申請退社。

而這次退社,也不得不讓人聯想會不會是以出軌緋聞為導火索,讓傑尼斯有了把他剷出門外的理由。

近藤真彥的觀眾緣可以說是非常不好,畢竟雅虎新聞上3000多條評論,幾乎都是在罵他的。

終於退了嗎。原本就沒怎麼作為傑尼斯藝人活動。
從傑尼斯的角度來看,明明沒怎麼賺錢卻一直在給他工資,現在退社了肯定是好事。
當然,他作為傑尼斯的重要人物做出了一番的功績,但那也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
既沒有做慈善活動,也沒見得他說話有魅力。
又沒有異於常人的能力,也沒有人脈,只有以前的那些榮譽。
無論怎麼想這種情況都不能繼續混下去吧。
其實我更在意不上電視的他究竟是怎麼賺錢的,娛樂圈真的是水很深的地方啊。
這對於傑尼斯來說是好事吧。
自從金屏風事件以來,他就一直保持著這樣不誠實的態度被公司保護著,但我想現在終於到了償還的時候了

4月30日,傑尼斯正式宣佈旗下藝人近藤真彥將正式退出傑尼斯事務所。

近藤真彥想要自己承擔起演藝事業和賽車事業的責任,便因此向事務所申請退社。


其實換一個角度想,也許是那些年少輕狂,敏感多情的體驗成就了他的作品,也未可知。

往事可以隨風去,但世事早已面目全非,阿梅的逝世、明菜的隱退,讓那些熾熱愛情,最終只能剩下了年華。

聲色犬馬,一段芳華,如今也只能在歌聲中,回味嘆息。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