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畫改編電影,怎麼都成了爛片?

只要有IP、名場面和明星就夠了?

近期引發觀眾熱議的兩部日本漫畫改編電影《輝夜姬想讓人告白》《碧藍之海》,在內容層面表現出了奇妙的共通點。

雖然兩部真人版都新增了不少原創情節,但更能給原作粉絲留下深刻印象的還是它們的“還原度”。

這兩部漫畫改編電影稱得上“原作名場面集錦”——作為電影創作重要一環, 編劇似乎沒有完全發揮出應有的作用

——影片選取原作瑣碎但有趣的小故事拼湊起來,因此劇情也顯得較為零散 ,原作粉和非原作粉會收穫不同的觀影體驗。

究其原因,還是因為許多漫畫改編電影主要受眾是原作粉絲。

粉絲向的日本漫畫改編真人電影

漫改真人時常被動漫愛好者被吐槽為“十改九毀”,人設崩壞、內容增減等問題時常被原作粉吐槽;

而站在普通觀眾角度,碎片化劇情、大量玩梗則提高了觀影門檻。

雖然日漫畫改編編真人電影想要做到原作粉和普通電影觀眾兩邊討好十分不易,

但在日本,觀眾對真人誇張造型及演繹的包容度更強,改編與還原的平衡方面,電影團隊也在不斷地進行嘗試。

筆者注意到, 近兩年日本上映的漫畫改編真人影片,多數偏向現實題材 ,

像《輝夜姬想讓人告白》《宅男腐女戀愛真難》聚焦普通觀眾同樣受用的愛情元素,《別對映像研出手! 》則盡情展現主人公們的青春夢想,《我是大哥大》《碧藍之海》的無厘頭搞笑能讓觀眾們會心一笑……

這些漫畫改編電影在針對原作粉絲的基礎上,盡可能地拓展受眾。

一般講來,若原作不是需要大量特效、擁有宏大世界觀的幻想題材,而是更貼近現實生活的內容,

那麼 將其改編成電影的成本更低,拍攝製作週期也比電視劇更短。

演員選擇上,片方也會更青睞具備票房號召力的演員。

雖然粉絲們都驚訝於橋本環奈並未飾演可愛的“書記”,而是擔任看起來更為端莊的主角四宮輝夜時,這或許是片方在權衡目標人群、作品定位後得出的結果。

而內容方面,漫畫改編電影都試圖滿足原作粉的期待:

《齊木楠雄的災難》真人版造型足以讓粉絲們驚嘆“哦呼”;

兩部《銀魂》電影分別呈現出“紅纓篇”、“將軍接待篇和真選組動亂篇”的情節,演員的賣力顏藝、導演的搞笑功力,還讓影片獲得了“原作毀真人”的稱號;

《輝夜姬想讓人告白》雖沒有“書記舞”,但電影院約會、生病探望、煙花大會等橋段一個不少;

再到《碧藍之海》的“猛男野球拳、可燃烏龍茶”,諸多細節無不體現出對“還原名場面”的執著。

與被拆分至數集(話)的漫畫、動畫、電視劇不同,電影劇本的輸出節奏和敘事技巧會產生變化,使得情節的起承轉合順暢且合理 ——這也是改編過程中,編劇應當起到的作用。

但在許多真人漫畫改編電影裡,即便原作內容為碎片化日常,改編電影也會設法直接將粉絲們喜聞樂見的名場景串聯到一起。

不只是人物形象和經典劇情,甚至還有觀眾發現《銀魂2》《輝夜姬想讓人告白》等真人電影, 部分畫面構圖及運鏡手法都與改編動畫別無二致。

從以上作品表現看來, 這些漫畫改編電影的製作方將“滿足原作粉絲需求”排在了第一位。

究竟為何越來越多漫畫改編作品直接偏向原作粉喜好?

也許是因為在日本,像《死亡筆記》《浪客劍心》《王者天下》那樣, 能夠跨越次元壁、實現票房口碑雙豐收的漫畫改編真人電影實在太過少見。

2015年,《進擊的巨人》在日本的人氣仍可謂如日中天,還被日本網友票選為“最期待推出動畫續集的作品”。

改編自《進擊的巨人》的真人電影“前篇”取得了32.5億日元的票房成績,但同時也淪為魔改翻車的經典案例——真人化改編朝著大眾喜愛的“怪獸電影”靠攏,主打戰鬥視覺效果,另外還更改人設、新增了感情線。

試圖貼近更多觀眾喜好的《進擊的巨人》,“後篇”累計票房沒能超過17億日元,這兩部影片還被日本專業電影雜誌《映畫秘寶》評為“2015年最失望的電影”第一名、第四名。

這樣看來, 漫畫改編電影直接面向粉絲、追求還原度,甚至無腦照搬原作情節,似乎成了最為穩妥的選擇。

人氣IP+人氣明星,成真人版“圈錢”利器

真人化作為IP開發的重要環節, 趁熱打鐵推出真人電影也早已成為常態 ,即使很多作品慘淡收場,製作方依然樂此不疲。

而且近幾年來,漫畫改編真人影片上映時間與動畫在日本放送時間的聯繫,明顯越發緊密。

例如《輝夜姬想讓人告白》動畫於2019年6月底正式收官,9月初電影上映,10月中旬宣布動畫第二季製作決定。

借助動畫熱度,配合演員人氣及大力宣傳,《輝夜姬想讓人告白》真人版票房超過20億日元,這在眾多日漫畫改編編電影中算是不錯的成績。

而2020年初開播的黑馬動畫《別對映像研出手! 》於3月底正式收官,由齋藤飛鳥、山下美月、梅澤美波主演的同名真人短劇則於4月初播出,同時也為了5月15日(後因疫情延期至9月)上映的真人電影預熱。

片方計劃的緊湊排期更能反映出,片方通過漫畫改編電影收割粉絲的意圖。

相較於開發期更長的真人電視劇, 現代題材的漫畫改編真人電影更具備“賺快錢”的能力。

像是2014年之後,推出頻率越來越高的少女漫畫改編編電影,恰好能夠證明這一點。

在日本電影市場, 女性觀眾對票房的貢獻能力不容小覷。

由於《熱血之旅》《女主角失格》《閃爍的愛情》《Orange》等少女漫畫改編編電影紛紛突破20億日元票房,各大電影公司似乎從中看到了商機。

女主角失格

隨後少女漫畫改編電影也迎來爆發期,每年圍繞戀愛、友情等元素展開的少女漫改電影甚至多達十餘部。

站在商業角度,片方都希望以有限投入換取更高回報,如此保守的漫畫改編電影策略,同時讓日本電影市場面臨“內容創新性降低,同質化嚴重”的質疑。

不過從整體市場環境來看,“人氣IP+新生代明星”的漫畫改編策略仍然具備一定效果。

據日本電影家協會公佈的數據表明,2010年-2019年,日本本土電影(邦畫)的市場佔有率均高於海外電影(洋畫),日本國民普遍對本土IP情有獨鍾。

而真人電影方面,在日本較為吃香卻常常是好萊塢非超英大片,觀眾們尤其對《美女與野獸》這樣的迪士尼動畫改編真人電影,以及《大娛樂家》《波希米亞狂想曲:搖滾傳說》等音樂題材的影片抱有較大熱情。

美女與野獸

至於本土真人電影,能夠在年度票房榜排名前列的原創電影少之又少,反之動漫、電視劇IP改編作品,往往更能收穫可觀的票房收益。

在日本國內有著廣泛粉絲基礎的漫畫和動畫,使得漫畫改編電影的製作也更為輕鬆。

畢竟利用既有人設及故事框架、採用人氣藝人作為主演,本身就具備一定的票房號召力。 若衍生真人作品口碑不錯,甚至可以打造成電影系列。

考慮到回收成本的因素,片方也期望盡量壓縮製作費用。

像《王者天下》這樣,超過10億日元製作費用的作品已經屬於高成本、大製作。

而圍繞少女戀愛、搞笑日常等元素展開的現實背景題材電影,成本更為低廉。

若再在改編劇情方面討好原作粉絲,那麼投資風險則大幅降低。

此外,真人電影版還能延續動漫IP的熱度,新生代演員從而收穫更多的展示機會。

因此 對於目前的日本電影市場而言,投資、拍攝漫改電影仍是一種有粉絲基礎、風險小的“圈錢”方式 ,

這或許正是“哪怕近些年漫畫改編作品因內容被人詬病、票房扑街的案例數不勝數,日本漫改真人依舊層出不窮”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