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北海道船難|現實版鐵達尼號:他前往求婚路上,卻永遠停在了22歲…

“我一直很喜歡你。”

日本一名叫做鈴木智也的青年人打算在觀光船上向女友求婚,告白信卻最終放在了自己的告別式。

作為平凡人中的一員,今年22歲的他像所有同齡人一樣,懷揣著對未來的美好希望。

看到自己的哥哥和周圍的同學都相繼結婚,共同經營著幸福的新婚生活後,鈴木也心生嚮往,想趁著女友快要過生日的契機,向她求婚。

為了給女友,那個剛滿二十歲的女孩最大的驚喜,鈴木用心籌備著讓這場能雙方都刻骨銘心的儀式。

4月23日那天,鈴木專門向公司請了一天假,以為女友小優慶祝生日為由,邀請她一起去北海道的知床半島看瀑布。

男生把一切都計劃地很好:那天兩人驅車去港口最近的斜裡町宇藤漁港停車場,將車停好後攜手登船。準備等到船行駛到瀑布前,在瀑布的見證下,女孩最開心的時候向她求婚。之後結束返回之際,再將車裡準備好的項鍊,以及親手寫的情書給她,製造二次驚喜。

我想,應該沒有哪個女孩子能夠拒絕這樣的浪漫吧,一個男生竭盡所能地用行動表明自己的心跡。

然而,令人遺憾和痛心的是,他再也沒機會為自己的女友帶上那條求婚項鍊。

日本北海道觀光船難

他們乘坐的觀光船時不幸遇難了,連人帶船一起意外沉沒。

觀光船是“KAZU 1”,它一般上午10點從北海道斜裡町宇登呂港出發,遊客一路觀賞沿途風景,抵達知床半島頂端的知床岬後,稍作停留後折返,全程3個小時。

“KAZU 1”號行駛的是一條安全成熟的航線,按理說,鈴木和女友本可以遊覽令人難忘的自然風光,欣賞鯨魚、海豚、海豹等在這片營養豐富的水域自由游動,放鬆身心地享受著新奇怡人的風景。

不巧的是,那天的天氣不好。

海像不佳,巨浪高達3米高,日本氣象廳早早就發出了強風、高海浪的警報,附近就連出海捕魚的船隻都在上午全部返港。

但他們乘坐的觀光船,公司出於利益使然,還是讓那艘船按時離港了。

就這樣,偶然之中帶有某種必然,這艘船真的出事了。

下午1點10分左右,“KAZU I”的船員突然發出緊急求救信號,稱船頭進水、船正在以30°角傾斜、請求支援!

不久觀光船就消失了,全船乘客生死不明…….

接到求救信號後,日本海上保安廳迅速出動。派出5艘海上巡視船和2架偵察機與1架直升機趕往現場。

但由於現場天氣十分惡劣,氣象廳都發布了海浪和強風警報,風速達15公尺,就連直升機都無法停留。當晚,日本航空自衛隊又派遣出一支救災隊,依然一無所獲。

時間還在流逝,搜救行動還在進行,翌日北海道是早上5點左右,夜晚即將過去,距離沉船也已經過16個小時了,黃金救援時間已過,搜救人員卻還沒有放棄,但一切都來不及了….

“KAZU 1”號再次出現在人們的視線裡,是在6天后的4月29日,它沉沒在海底120米深的地方。

同天人們發現了那位走在求婚之路的鈴木,他是冰冷的、安靜的,失去生命氣息的。

沒有人知道船在進水的時刻,這對二十剛出頭的小情侶是何種情緒。

驚慌的?無措的?還是隨著進水量增加,也在最終的時刻向對方互道喜歡,說下輩子還要在一起。

鈴木最後應該向對方求婚了吧?雖然沒能按照預想的一帆風順,也沒能送上自己親手寫下的告白信。

儘管它是那樣的情深,包含了鈴木對女友一生的承諾。

與小優邂逅至今已經308天了。

最初,覺得臉好小好可愛啊,是個好姑娘。

現在竟然是我女朋友!!神不神奇?

真感到命中註定,不會再有如此合得來的女朋友。吵都不吵架,懂事得讓人懷疑你真的才20歲嗎。

謝謝你這樣支持小智,喜歡小智。

  以及,我會一直一直很喜歡你。

 無論周圍人怎麼看,決定好了兩個人一起跨越,即便環境改變,我也會守護著你。我發誓會珍惜小優。

 從今開始,請你一生都伴隨我。感謝你生來人間,我愛你。

請成為我的新娘,好嗎?7月7日,等待你的回覆。

  by小智 2022.4.23

4月23日是女友的生日,而7月7日則是鈴木的生日。以這一天希望女友回復自己的文章結尾,盡是心意與思念。

這封告白信是鈴木寫給女友的。出事之後,最終打開的人卻變成鈴木的父母。

滿心炙熱的鈴木為了籌劃這個驚喜行動,連對自己的家人都保密到家。父親隻大概知道是要去求婚,並不知道具體細節。

“我兒子請了假,因為要過生日,想著請個假給女友帶去驚喜。所以他們兩個就去旅遊了。”

 “他說從這上車,準備走啦(視頻),雖然只是一瞬間的事,結果他上船的那刻就成了最後一刻。”

  “我當時還看到他女友表情很高興,也就10秒左右的視頻對話,沒想到就是最後的訣別。”

  “所謂船上的驚喜我們並不知道,兒子也沒告訴我們,好像是買了戒指,準備在上面向女友求婚來的。”

“我只想盡快找到他,幫他蓋上一床暖被,僅此而已。現在真的很不甘心。”

接近五月的北海道,水溫依舊很低,只有2℃至3℃左右。在低水溫的情況下,人的體溫會急速下降,通常在30分鐘~1小時內就可能會失去意識,然後…..凍死……

和告白信一起被發現的,還有一條放在後座的Tiffany項鍊,是用夢幻色的粉藍色盒子裝的,十分浪漫。

可惜它們都沒有送到對的人手中,最終被放在鈴木的葬禮上。

5月2日上午,家人為鈴木智也舉辦了告別儀式。

出席葬禮的高中同學說:“我們本來打算在黃金周(五一期間)一起吃烤肉呢,高中的時候幾乎每天都和他接觸,他是個開朗的人,還說很快就要結婚了呢,知道他的離世,我真的很難過。”

鈴木乘船去世的悲劇,給了身邊人突然其來的致命一擊,他們無法拒絕地認識到,死亡原來可以來的這麼快、離自己這麼近…..

最難過的人當然是鈴木和小優的父母,在聽到港口的工作人員說還曾看過那對年輕的情侶,在船上反著帶著望遠鏡玩,還相視一笑的時候,他們淚水再也止不住了。

鈴木是相對“幸運”的,至少他已經平安“到家”了,而他的女友小優還在冰冷的海水中泡著。冷漠的水流將他們分開,半絲不通情理。

告別式結束後,鈴木智也的遺體被送往火葬場。

“泡在冰冷的大海裡一定很冷吧…”,鈴木的親屬將羽絨服放入棺木中,希望不再他受冷。

男女雙方家屬商量,決定由男方家人到北見市公所代為提出結婚申請書。即便按照法律,他們的材料無法受理,法律上不能使他們成為真正的夫妻,但還是希望替為他們多做一點。

在日本北海道知床半島海域失事的觀光船上,截止到昨天,仍有12人下落不明。

悲劇發生後,該觀光船運營公司社長桂田精一曾向失踪人員家屬發送了一份書面材料,承認該船隻違反航行規定。

他也知道,如果當時按照公司製定規定,當時不出海的話,這一切都是可以避免的。

面對著悲痛的家屬,桂田精一在兩個半小時的記者會上,他3次下跪為自己判斷失誤道歉…還為每位乘客投保了上限為1億日元的保險。

但事已至此,不論什麼樣道歉和補償,也無法繼續讓鈴木和女友小優走完他們的婚姻之路,無法挽回這艘觀光船上遇難的24名遊客,以及2名船員的生命。

這場重大事故,讓許多開心出遊,本應留下美好回憶的旅客,成了悲劇中的不歸人。

兵庫縣小野市的竹川一家,竹川好信和妻子生子,以及他們在東京都北區的次子有哉,全部在觀光船上遇難。

原本的一家四口,現如今只剩下大兒子一個人。

長子從北海道警察那裡得知自己的親人遇難,已經是事故發生第二天凌晨。

與援助人員取得聯繫後的這一夜,他徹夜未眠。

在安置遺體的體育館內,他看到父母兩人,雖然都穿著救生衣,但身體都淤血了,尤其是母親,身份確認花了很長時間。

長時間待在冰冷的海中,他們身體已經僵硬。

到底有多冷呢?長子自己試著把腳踩在大海上,“冷得痛啊”,他的聲音哽咽著。

“這麼好的家庭為什麼會遭遇這樣的事情”,那個瞬間,他的情緒再也繃不住了。

家人,是別人永遠無法替代的人,一家四口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了。

災難帶給他的創傷,也許,要用後半輩子來治愈。

遺體安置所前的獻花台,圖源:asahi.com

小池駿介,是日本會津若松市lyon doll公司的董事,一名精英一樣存在的年輕人。

出事那天,他在北海道出差,週末抽空去了知床,想轉換下心情,卻天人永隔。

事故中死亡年齡最小的孩子是加藤七菜子,小小的她今年才三歲,她的祖父母望著那不再鮮活的身體嚎啕大哭;

遇難者河口洋介,是香川縣丸龜市的公職人員,他平時很有活力,愛潛水和打壘球,朋友知道他遇難的事十分痛心,明明他在工作上表現很好,事業前途無量……

家屬在安置遇難者遺體處的獻花台前悼念

有人說,其實真正的送別沒有長亭古道,沒有勸君更進一杯酒,就是在一個和平時一樣的清晨,有的人留在了昨天。

他們的故事和人生是那麼精彩,卻只能讓旁人無奈地帶著戛然而止的遺憾看完悲劇的落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