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城市:華麗下半場 And Just Like That…》又一部經典被毀!續集?倒不如說是個「衍生劇」

1998年,一部女性題材的都市愛情喜劇劇集橫空出世。

才華洋溢的專欄作家凱莉、左右逢源的公關經理薩曼莎、精明能幹的律師米蘭達、理想主義的畫廊經理夏洛特

——這四位生活在紐約曼哈,性格迥異但卻有著令人羨慕的友誼的女性,幾乎成了全球美劇迷們最津津樂道的角色。

那時的她們也不再年輕,早已厭倦了男女之間的那種只為刺激毫無真實的激情。

雖然在這座國際大都市中,忙碌的生活和充滿慾望的誘惑,讓喧鬧又孤單的人們很難找到真愛,但她們卻總是相互扶持,共同經歷喜怒哀樂,一同勇往直前。

觀眾們跟隨著她們的事業、愛情、家庭與友情一同體會著或身處其中、或遙不可及的人生軌跡,一看就是六季。

這就是《慾望都市》。

《慾望都市》

《慾望都市》是許多美劇迷的「入坑之作」,劇中四位女性勇敢的面對慾望、聰明的利用慾望、仍不忘克制慾望的感情觀,成為了當年許多人——無論男女的「愛情寶典」。

《慾望都市》播了六季,也風光了六季。

既是艾美獎、金球獎的座上常客,也被時代週刊評選為「史上最佳百部劇集」。在此之後的兩部電影續集也獲得了不錯的口碑。

雖然《慾望都市》的劇迷多數是X或Y世代群體,但即便年輕如Z世代,即使沒看過也一定聽說過這部當年HBO的經典劇集。

《慾望城市:華麗下半場 And Just Like That…》

所以到了2021年,《慾望都市》主創宣佈,即將重啓限定續集《慾望城市:華麗下半場 And Just Like That…》後,引起了無數劇迷的關注和期待,也完全在意料之內。

不過遺憾的是,此次的《慾望都市》再聚首卻變成了「三缺一」的局面,金·凱特羅爾缺席未能回歸。但是大部分主要角色回歸,還是點燃了無數老劇迷們的熱情。

此次《慾望城市:華麗下半場 And Just Like That…》講故事聚焦於幾位如今已經年過五旬的女主們的身上,旨在繼續探討從中年逐步步入老年的女性們,如何面對各自的愛情、友情、事業和生活的故事。

其實在觀看之前,筆者也和許多老劇迷一樣期待著這群資深熟女們,將會給年輕的我們帶來怎樣的「精彩未來」之生活借鑒。

只是當看了前兩集之後,才恍然大悟如今正是美利堅政治正確當打之年。也難怪這部劇集不再掛著《慾望都市》之名,堂而皇之的完全換成了《慾望城市:華麗下半場 And Just Like That…》。

畢竟,人還是那群人,故事內核卻早就變了味道。

也「就這樣」吧……

本劇給人的最大感覺就是,與其說是「續集」,倒不如說是個徹底的「衍生劇」。

我們期待著在劇中能看到《慾望都市》內核之一的「慾望」話題,卻發現「慾望」不見了影子,只剩下了「都市」。

故事中,這一群仍舊活在崇尚消費主義理念的女人們,似乎一邊在努力的跳脫自己的年齡限制,又一邊在努力的向觀眾強調她們的年齡,這種割裂的違和感處處存在十分尷尬。

不過更尷尬的是,據說在首集中植入的品牌廣告,隨著一位重要角色的死亡(在此筆者就不劇透了),導致其公司股價下跌了13%……

在本劇中,除了保留了沈迷於名牌及堪稱時裝秀的裝扮,每位角色最內核的「情慾」神奇的消失了。

而角色們如今所面對新的中老年危機,似乎也沒讓她們成長多少。

有人開始酗酒,職業生涯一團糟,甚至神奇的變得「青澀」了起來;

有人面對心臟病發者時,只會手足無措的哭喊,卻不懂得趕快採取心肺復蘇或者打急救電話。

不是說50+的女人們必須事業有成或者處變不驚,只是跟著《慾望都市》一路走來的觀眾們是不是真的想看到這些「戲劇化」的內容?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判斷。

如果去除掉原作的濾鏡,這樣一部劇集中的三位主要角色,是真的無法用並不豐滿的形象,支撐起觀眾追劇的慾望的。

劇中大量的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者的LGBTQ角色,以及colorful的角色的增加——或許這就是如今國際都市中多元文化的現狀。但總是有種可以有、但沒有必要這麼多的刻意感。

當然,這也和本劇的編劇本身就是一位同性戀者不無關係。

還有劇中對白里處處充滿著「政治正確口號」一樣的對話,如果不是因為演員之間原本的默契,和本身就過硬的演技,真的很難想象會變成怎樣的尷尬局面。

而《慾望城市:華麗下半場 And Just Like That…》的戲外,最讓人難過的要數因《妙警賊探》而被國內觀眾熟識的演員威利·加森,在本劇製作期間去世,享年57歲。

由於威利·加森並沒有提前告訴劇組的演員和工作人員他的病情。這也讓不幸發生後,令許多人感到難過的措手不及。《慾望城市:華麗下半場 And Just Like That…》也成為了他生前參演的最後一部作品。

目前IMDb評分只有5.9,而目前只播了兩集,估計還有下降空間。

雖然我們知道人類的衰老是永遠不可避免的過程,每個年齡段的慾望自然有所不同。但即使不同,卻仍是慾望本身。

只是不由得感慨,當慾望離開了都市,就只剩下一部政治正確的軀殼,原本的活色生香,如今卻顯得如此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