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幼女殺手” — 宮崎勤|殺害及性侵4歲女孩,還給家人打電話!

漫畫、電影、御宅……當這位上世紀的幼女殺手宮崎勤被重新提及的時候,這些文化模因都會變成他作為一個殺手身上再無法撕下的標籤。甚至,這些標籤還會被相當一部分人視作宮崎勤犯下如此罪行的重要原因。

毫無疑問,出於對更多人負責的目的,文化產品必然會接受一定限度的審查。但當悲劇發生時我們去過分責怪文化,則會很容易導向一個更惡性的結果——我們找到了替罪羊,便會對悲劇發生真正的原因不再追究。


寄來的箱子

在1988年的8月下旬,四歲女孩紺野麻里(Mari Konno)走失。

她的父母收到了一個寄來的箱子。箱子底部鋪著一層細細的粉末,上方放著一張紺野麻里走失時所穿衣服的照片,幾顆小牙齒和一張明信片。

明信片上寫著:“麻里。已火化。骨頭。調查。證明。”

這個可怕的盒子裡裝的是麻里走失案的線索。

然而這個盒子並不是唯一一個。東京周邊好幾個飽受喪女之苦的家庭在尋找孩子時也收到了這樣的盒子。這些女孩再也回不了家了。因為她們已經成為了變態御宅殺手宮崎勤(Tsutomu Miyazaki)的受害者。

宮崎勤騷亂的內心世界

雖然長大的宮崎勤成了日本最變態的殺手之一,但他小時候卻是一個安靜又溫柔的孩子。

宮崎勤出生在1962年8月。由於早產,他落下了殘疾,他的手腕無法完全彎曲。因此小時候的他飽受欺凌。

兒時的宮崎勤

宮崎勤非常內向,很少參加社交活動,也沒有什麼朋友。在照片裡,他經常因為感到尷尬把自己的手藏起來。然而,當獨自一人在家畫漫畫的時候,他卻看上去怡然自得。

雖然生性孤僻,但從小學一直到東京中野的高中階段,宮崎勤一直都名列前茅。驕人的成績也讓他希望日後成為一名教師。

但是這個願望並沒有實現。宮崎勤的成績突然出乎意料地一落千丈。

他在班裡56人中排名第40名,因此沒能考取明治大學。相反,他被迫去上當地的一所大專。在那裡他學習如何成為一名攝影師。

高中時的宮崎勤

宮崎勤的成績為什麼會突然一落千丈無人知曉。這背後的原因也許和他的原生家庭有關。

宮崎勤的家在東京築川區頗有影響力。他的父親是一家報社的社長,因此很希望兒子在其退休後能接管報社,但宮崎勤對此完全不感興趣。

宮崎勤深信他的父母只關心他經濟上和物質上的成功,對其餘的漠不關心。所以他逃離了自己的家庭。

“當我想和爸媽談我的(心理)問題的時候,他們根本不會理我。”

在被逮捕後,宮崎勤這樣告訴警察。

唯一一個沒有被宮崎勤排斥在外的人是他的祖父。宮崎勤覺得只有祖父才會關心他是否開心。在他的眼中,雖然與姐姐的相處尚且融洽,但是卻總是遭到妹妹們的冷眼相待。

在大學裡,宮崎勤變得更加奇怪。他在網球場上痴迷於拍攝女球員的大腿根部,之後又沉迷於色情雜誌,但是後來這些又讓他感覺索然無味。“它們把最重要的部分都塗黑了。”他這樣抱怨道。

到了1984年,宮崎勤開始去尋覓兒童色情片以獲取新的刺激。當時兒童色情片並不受日本的猥褻法管轄。因為該法只禁止出現恥毛,而不是性器官。

雖然與他的父母以及姐妹們同處一屋,但宮崎勤在大部分時間裡還是和祖父在一起。他回憶道,是他的祖父幫助他度過了那段想要自殺的時光。

1988年他的祖父去世了。在宮崎勤的眼裡,天塌下來了。

回首過去,專家們認為這件事成為了宮崎勤爆發的導火索。

成為御宅幼女殺手

究竟宮崎勤是從小就有殺手潛質,還是受祖父去世的刺激才變成了變態,這一點一直是個謎。但在祖父去世的這個時間節點上,宮崎勤黑化了。

他的家人幾乎是馬上發現了他的變化。他們發現宮崎勤偷看他的姐妹們洗澡。當她們質問他的時候,反而會遭到他的攻擊。有一次他甚至還毆打了自己的母親。

宮崎勤承認,祖父火化後,他吃了一些骨灰。但他這樣做只是為了在與家人漸行漸遠的同時,能感覺離祖父更近一點。

“我感到孤單,”

宮崎勤在被捕後說道,

“每當我看見一個小女孩獨自一人玩耍的時候,我彷彿看到了我自己。”

最壞的事情還在後頭。

第一個受害者 – 4歲的紺野麻里

在1988年的8月,剛好是宮崎勤26歲生日的一天之後,他誘拐了四歲小女孩紺野麻里。用宮崎勤的話來說,他就是簡單地在室外靠近她,把她領到他的車裡,然後開走。

他開車帶她到東京西部的一片林子裡,把車停在路人看不見的橋下。兩個人在車裡等了半小時。

然後宮崎勤殺了這個小女孩,剝開了她的衣服,將其強姦。之後在森林中留下赤條條的裸體,卻帶著她的衣服開車回家。

1989年8月16日,日本警方在調查犯罪嫌疑人宮崎勤一處埋屍骨的地點。

女孩在林中被曝屍數週,在此期間,宮崎勤會定期前來查看。最後他砍下了她的手和腳,把它們藏在他的衣櫃裡。

之後,宮崎勤給女孩的家人打電話。他在電話裡沉重地喘氣,一言不發。如果這家人沒有應答的話,他會打到他得到回復為止。在小女孩失踪後的幾週後,他給這家人寄去了文章開頭所講的一箱證據和一張讓人毛骨悚然的紙條。

第二個受害者 – 7歲的吉澤正美

1988年10月,宮崎勤誘拐了第二個小女孩。

這名受害者是7歲的吉澤正美(Masami Yoshizawa)。宮崎勤看見她一個人走路回家。他提出順路帶她一程。然後就像他對紺野麻里做的那樣,他把吉澤正美帶到一片僻靜的林子裡,殺害了她。他同樣強姦了她的屍體,把裸體留在林子裡,只帶著衣服回家。

到這時,恐慌在埼玉縣每個小女孩家長的心頭上蔓延開來。他們管這個綁架犯,外加潛在連環殺手叫“御宅殺手”(Otaku Killer),他的罪行就叫“幼女謀殺罪”。

在接下來的八個月裡,宮崎勤的行動升級了。他又誘拐了兩個小女孩,並以相同的方式處置了她們。

第三個受害者 – 4歲的難波繪梨香

四歲大的難波繪梨香(Erika Namba),和吉澤正美一樣,在獨自一人的回家路上被誘拐。這一次宮崎勤強行把她帶進車裡,在車後座上脫掉了她的衣服。

宮崎勤給她拍照,殺害了她,然後綁住了她的手和腳。這與他慣用的作案手法完全不同。這次他沒有把屍體留在犯罪現場,而是將其用床單包裹放到了汽車後備箱裡。然後他隨意將屍體丟在一個停車場,衣服則丟到林子附近。

和紺野麻里的家人一樣,繪里香的家裡也收到了一張可怕的紙條。這張紙條由剪報拼成。

上面寫著:

“繪梨香,冰冷,咳嗽,喉嚨,安息,死亡。”

死宅殺手的最後一案是最可怕的一樁。

最後的受害者- 5歲的野本綾子

1989年6月,宮崎勤誘拐了五歲大的野本綾子(Ayako Nomoto)。他說服了她當他的拍照模特,然後將其殺害。這次他沒有像之前一樣把屍體留在林子裡,而是把她的屍體帶回了家。在家裡,他對這具屍體整整褻瀆了兩天。

當屍體開始腐爛,宮崎勤肢解了剩下的屍體,把屍塊丟在了東京附近的好幾個地方,包括一座公墓,一個公共廁所以及附近的林子。

然而,他開始害怕警察會找到這些屍塊。所以兩週之後,他回到這些地方取回屍塊,然後將它們重新藏在家裡的衣櫃中。

調查,抓捕,上絞刑

從宮崎勤寄到麻里家的箱子裡,警察成功地辨認出了麻里的遺骸。

宮崎勤在電視上看見了警察宣布調查的消息後,給麻里的父母寄了一封“認罪書”。

在信中他寫道:四歲的麻里已經腐爛了。

“小女孩的屍體在我意識到之前就已經僵硬了。我想要把她的手交叉放在胸前。但是她的手已經動不了了。很快她的身體上遍布紅點……大紅點,像(日本)國旗一樣……不久之後,屍體上出現了很多抓痕。在這之前,屍體十分僵硬,但現在它像裝滿了水一樣腫脹,而且還發出惡臭,奇臭無比。”

當死宅殺手準備第五次作案的時候,他被抓獲了。

1989年7月,宮崎勤看見一對姐妹在院子裡玩。他把妹妹從姐姐身邊拐出來帶進車裡。姐姐跑去找她們的爸爸。爸爸趕來的時候看見宮崎勤在車裡給他的女兒拍照。

這位爸爸打了宮崎勤,把女兒從車裡救了出來。但是他沒能制服宮崎勤,還是讓殺手跑了。不久之后宮崎勤就折了回來,想取回他的車。而此時,警察已經在旁埋伏了。

宮崎勤被捕後,其作案用的車輛向媒體公開

成功抓捕之後,警方對宮崎勤的車和住處進行了搜查。在那裡,他們找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證據。

警察在宮崎勤的住處找到了5000多盒錄像帶。其中一些是動漫和電影,還有一些是他虐待屍體的自製錄像帶。他們還找到了其他受害者的照片以及她們的衣服。

當然了,他們還發現了第四名受害者的屍體正躺在他的衣櫃裡腐爛。她的手不翼而飛。

在審判過程中,宮崎勤表現得出奇地冷靜。記者注意到他對自己被捕是一個近乎冷漠的態度,而且他對犯下的罪和即將面臨的命運也是無動於衷。

宮崎勤的住所
宫崎勤愛看水島新司(Shinji Mizushima)的棒球漫畫《DOKABEN》

他冷靜地回答問題,如果不去想那些滔天罪行的話,他看起來非常理性。當問到為何會犯罪時,他把它們都怪到“老鼠人”的頭上。

“老鼠人”活在他的身體裡面,作為另一種人格強迫他做可怕的事。

精神分析學家在審判過程中對他進行了研究。他們指出,宮崎勤與父母冷淡的關係是他心理變態的先兆。他們還注意到,正因為宮崎勤的家庭緣冷淡,為了找到替代品,他逃到了一個幻想的世界裡。這個世界裡有漫畫書和動漫電影,它們給予宮崎勤慰藉。

與此同時,宮崎勤的父母公開宣布與他斷絕關係,他的父親拒絕為他支付法律費用,並在之後的1994年自殺了。

“死宅”這個詞指的是對漫畫或者動畫痴迷的人。媒體馬上給宮崎勤貼上了這個標籤。其他喜歡漫畫或動畫的人拒絕這一做法,爭辯道:媒體將漫畫當成宮崎勤走上犯罪道路的罪魁禍首,這是完全沒有根據的。

在當下,同樣的論點也可以用來討論電子遊戲對槍支暴力的影響。

《豚鼠》(ギニーピッグ)是1980至90年代發行的六部爭議性的系列日本恐怖電影,該系列的第六部電影(《惡魔女醫生》)在宮崎勤的5763盤錄像帶中被發現,使該系列電影在日本聲名狼藉。 最初被錯誤地報導為該系列的第二部電影。 人們普遍誤以為宮崎勤犯罪時重拍了第二部電影中的部分場景。 由於最初圍繞該系列的爭議,該系列在日本已經停產

三個獨立的專家分析小組在長達七年的審判中對宮崎勤進行了分析研究,以判定他是否存在心理缺陷,由此是否應該從輕判決。然而法院最後認為宮崎勤心智健全,因此應該被判處死刑。

2008年,死刑執行。

死宅殺手宮崎勤終於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代價——被處以絞刑。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