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酸高」可以吃豆子和豆製品嗎?

赤小豆綠豆、鷹嘴豆等雜豆可以適量吃

豆腐、腐竹等豆製品也可以適量吃。 

但由於具體食物加工、烹飪方式的不同,以及個體情況的差異,特別是在痛風急性期,還是應該慎重。


*以下信息僅為科普,不應視為診療建議,不能取代醫生對特定患者的個體化判斷。

不少痛風和高尿酸的朋友在飲食上都非常謹慎。

豆子不是不能碰

豆類中的嘌呤含量確實比較高,但相比動物來源的嘌呤,長期吃嘌呤含量較高的植物性食物,並不會對血尿酸水平有明顯影響,甚至還有一些保護作用

還有一項對5萬多人跟踪了10餘年的研究也表明,長期吃豆類和豆製品可以降低痛風發作的風險。

但這是在原本健康的人群中,不同的豆子和豆製品也不能一概而論,具體的作用可能會有一些區別。       

吃什麼有保護作用?

紅豆、綠豆、豌豆……

在對預防心血管疾病很有好處的地中海飲食中,各種小扁豆*、雜豆、豌豆、鷹嘴豆就吃得比較多,西班牙曾有一項對6000餘人跟踪了6年的研究表明,這些豆子的攝入(不是大豆類),能降低高尿酸血症的風險。

*小扁豆(Lens culinarisMedik)又名濱豆、兵豆、洋扁豆、雞眼豆等

不同豆子單獨看,小扁豆、雜豆、豌豆吃得越多,高尿酸血症的風險就都會越低,鷹嘴豆沒有表現出相關性,但也不會增加高尿酸血症的風險。       

小扁豆長這樣 

蔬菜水果和牛奶

研究還發現,豆子吃得多的人,整體飲食習慣上都比較健康,甜點、油脂多的食物吃得比較少,酒喝得比較少,而乳製品、蔬菜、水果這些都吃得更多。 

乳製品的攝入本身也和較低的尿酸水平相關。

蔬菜水果中的維生素C、植物化合物和抗氧化成分,也都對控制血尿酸水平有幫助。

牛奶、雞蛋都是痛風友好的食物 

豆製品也有預防作用,但急性期要慎重……

上面說的豆子不包括黃豆、黑豆等大豆,大豆本身也比較難消化,一般會做成豆製品吃。

對豆製品的建議是:既不推薦也不限制。 

這是因為,豆製品加工方式的不同會對其嘌呤含量有很大影響。 

加工過程中如果需要沖水,可能會沖走一些嘌呤。而如果有發酵工藝,可能很多小細胞的遺傳物質會增加,也會增加嘌呤的數量。 

對於豆製品的嘌呤含量沒法給出一個特別準確的建議。       

上海一項包括了近4000名男性的研究發現,長期吃豆腐、豆乾、素雞、豆漿這些豆製品的人中,高尿酸血症和痛風的發病率會更低。

這可能也和他們整體的飲食結構,包括魚、肉這些動物來源的蛋白質吃得較少有關。  

但上面提到的這些研究,都是說的長期飲食習慣。

短期來看,有一項研究發現,給健康的人吃了煮爛的完整黃豆或豆漿之後,他們的血尿酸水平會1小時之後顯著升高,又在接下來的2個小時中逐漸回落。

煮爛的完整豆子會讓血尿酸升高約21.4μmol/L,原豆磨的的豆漿會讓血尿酸升高約38.1μmol/L,就算是豆粉衝出來的豆漿,血尿酸也會升高約26.6μmol/L。

而吃完豆腐或者腐竹之後,血尿酸的升高幅度並不高,分別只有7μmol/L和3.12μmol/L,甚至吃完3個小時之後血尿酸還會落到比吃之前更低的水平。 

實驗中用到的量比較大,相當於100多克黃豆和將近250克豆干的樣子,一般一頓飯最多也就是這麼多了。

這個升高幅度對於健康的人不會有什麼影響,甚至對一些血尿酸控制得比較好的高尿酸血症患者,完全避開酒精、海鮮,肉類、果糖也嚴格限制的情況下,適量吃豆腐、腐竹這種豆製品也不會有太大問題。

但對於尿酸控制得不太好,特別是處在痛風急性期的人,有一些風險的。

血尿酸控制在什麼水平才算好

如果處在急性期,在饞得不行的情況下,可以考慮嘗兩口煮得比較爛、濾過水的雜豆或豆製品,注意多喝水、多吃蔬菜牛奶雞蛋,觀察有沒有不良反應。但酒精、海鮮和肉就真的不要沾了……

參考資料:(2020.9.29) 

[1]  Zgaga, Lina et al. “The association of dietary intake of purine-rich vegetables, sugar-sweetened beverages and dairy with plasma urate, in a cross-sectional study.”  PloS one  vol. 7,6 (2012): e38123. doi:10.1371/journal.pone.0038123

[2]  Teng, Gim Gee et al. “Food Sources of Protein and Risk of Incident Gout in the Singapore Chinese Health Study.”  Arthritis & rheumatology (Hoboken, NJ)  vol. 67,7 (2015): 1933-42. doi :10.1002/art.39115

[3]  Becerra-Tomás, Nerea et al. “Cross-sectional association between non-soy legume consumption, serum uric acid and hyperuricemia: the PREDIMED-Plus study.”  European journal of nutrition  vol. 59,5 (2020): 2195 -2206. doi:10.1007/s00394-019-02070-w    

 [4] Villegas, R, et al. “Purine-rich Foods, Protein Intake, and the Prevalence of Hyperuricemia: The Shanghai Men’s Health Study.” Nutrition, metabolism,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s, v. 22,.5 pp. 409- 416. doi:  10.1016/j.numecd.2010.07.012

[5]  Zhang, Min et al. “Acute effect of soy and soy products on serum uric acid concentration among healthy Chinese men.”  Asia Pacific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vol. 27,6 (2018): 1239-1242. doi:10.6133 /apjcn.201811_27(6).0010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