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的美食家》第十季7日開播!那個全世界吃飯最香的男人,回來了!!

“菠蘿~菠蘿~菠蘿~”

“冰凍大西瓜~”

聽見這段旋律

你的DNA動了沒?

(此段為《孤獨的美食家》片尾曲空耳)

都說高中三年同窗、大學四年好友

卻有這麼一位大叔

整整當了我十年“飯友”

如果讓他做個自我介紹,他會這麼說——

“不受時間和社會的限制,幸福地填飽肚子的時候,在那短暫的時間,我是隨性而自由的,不被任何人打擾,毫無顧忌的吃東西,是一個孤傲的行為,這種行為是現代人被平等賦予的,最好的治愈,而我就是孤獨的美食家。”(參考片頭獨白)

大名“井之頭五郎”,被大家親切地叫做“叔”的他從久住昌之創作的同名漫畫走出來,在日劇《孤獨的美食家》裡獨自探訪美食店,發現美食、享受美食。

自2012年播出第一季以來,這部劇陪著大家走過四季,成為許多人心中心中實至名歸的“最下飯日劇”。

2022年,《孤獨的美食家》迎來第十個年頭,最新一季將於10月7日在日本播出,你們愛的大叔,要回來了!

“咚——咚——咚!”三聲,是飢餓的肚子敲響的戰鼓。千言萬語濃縮成一句,“肚子餓了”。

即使飢腸轆轆,餐館也得仔細甄別、認真挑選,作為“美食家”的五郎大叔期待驚喜的邂逅,卻也有嚴格的標準。(每一家餐館在現實中都是真實存在的。)

你以為選好餐館,戰鬥就結束了?不不不,面對名目繁多的菜單,五郎大叔必須打起十二分精神,選出自己心中的“最佳搭配”,一招制勝。

糾結來糾結去,五郎大叔還沒點單呢,彈幕幽幽地飄過一句“我的外賣已經吃完了…”

叔還經常化身為“學人精”,偷瞄別人桌上的菜,看饞了就學著人家的樣子也點上一份,真的有被萌到~

吃到盡興處,戰歌響起!五郎大叔全身心投入於食物中,大吃大嚼,為每一口美味而陶醉,豐富的內心戲也是充滿了五郎牌獨家“趣味”。

平時少言寡語的五郎大叔,在美食麵前,卻是個妥妥的話癆。

過去九季中,我們跟著五郎大叔走過日本各地,甚至還跨國出了幾趟差,好像吃遍了無數美食,又好像永遠有下一家餐館會在五郎拐過的下一個街角出現,會有下一道美食在下一集等待著我們。平凡中,卻滿是驚喜。

在日本最常見的酒館中,點一杯烏龍茶(老梗:叔不太喝酒),只為享受焦香四溢的烤雞肉串。

也和叔一起首次嘗試阿富汗料理,用馕餅蘸著羊肉鍋的濃稠湯汁,竟然是意想不到的絕味。

被一群喝酒嘮嗑的大叔圍在熱鬧的餐館裡,看到眼花的菜單,讓人震驚的菜量,卻也逐漸被歡樂的氛圍感染。

每一季,叔是不是一定會吃一頓烤肉?我也不太記得了,不過以往認為絕不會一人去吃的烤肉,叔一個人卻吃出了氣勢,看得人口水直流。

“油油香香味道足,是母親的味道”的炒飯,“攪拌的過程中幸福度上升,麻辣感遍布全身”的干拌擔擔面,最後再來一頓“五郎之選”烤肉套餐。

米飯、麵食、肉,再艱難的世道,依然是這些最樸素的味道在支撐著我們走下去。

飾演五郎的演員松重豐今年已經59歲了,連他自己也沒有想到,觀眾對這位“孤獨的美食家”如此喜愛,就這樣一路吃了10年。

通常拍一集深夜劇最低需要約80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46.8萬元),但《孤獨的美食家》總製作費大約是每集不到20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1.7萬元),松重豐第1季時的片酬是20萬左右(約合人民幣1.2萬元),後來才逐漸提高。

但僅靠低廉的製作費是不可能連續拍到第10季,這一切當然離不開叔(松重豐)對於演戲的認真,以及和諧的劇組工作人員。

鏡頭里的叔永遠吃的超香,作為演員的松重豐卻非常不容易。他本人並不是大胃王,甚至食量並不大,但他的的原則是,拍戲時上的菜要全部吃完。

因此為了把胃口留出來拍戲,幾年前,他每次拍戲前會特地不吃早飯,最近一兩年則是從前一天開始就不吃飯。

而且松重豐一般不會拒絕重拍,所以有時候同樣的菜要吃好幾次,但他從來不曾面露不悅

有記者問松重豐,在飾演井之頭五郎的這幾年裡,他本人有沒有什麼變化。

他坦率地回答說:“我老了,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如果觀眾覺得看不下去要趕我走,那我會立刻退出這部劇。”但只要觀眾還想繼續看,只要自己還能演,叔都會為了這些人不斷努力下去。

據說新一季《孤獨的美食家》的故事主要講的是人與人之間的“羈絆”,那麼美食和人性之間又會碰撞出什麼樣的火花呢?讓我們期待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