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名前夫》神劇預定!松隆子、松田龍平再合作!

眼看著進入四月,春天來了。

新一輪的日劇也熱鬧起來了,一大批卡司、話題度都大熱的作品紛紛上線,但要問其中最讓人期待的是哪一部?

答案一定是《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名前夫》。

演員及編劇

畢竟它的編劇是堪稱金句製造機的坂元裕二。

就算是你沒看過他的劇,也一定對他一針見血的台詞截圖產生過共鳴。

從《Mother》到封神之作《最完美的離婚》,再到《問題餐廳》以及引發出熱潮的《四重奏》。

可以說坂元裕二以他獨特的風格,保持著一貫的超高水準,總是帶給我們不一樣的觀劇體驗。

睽違了三年,他終於帶著新劇來了!

而除了編劇之外,這部劇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地方就是匯聚新老演員的強大卡司。

我們可以看到松隆子和松田龍平這對《四重奏》cp再續前緣,還能看到岡田將生的姐弟戀。

2017《四重奏》

再加上一眾個性派配角,比如第一集就出現了的大帥哥齋藤工。

齋藤工

好久不見的市川實日子。

以及難得出演日劇,和坂元裕二的畫風莫名和諧的石橋靜河。

市川實日子

這些個人風格強烈的演員碰到一起,再加上坂元裕二執筆,真的非常讓人期待吶!

《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名前夫》開播!

從剛剛播出的第一集來看,《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名前夫》保持著坂元裕二的一貫操作。

以日常中那些碎碎念的無聊抱怨為切口,在略帶尷尬的搞笑氛圍中,把一切娓娓道來。

劇集一開始,就是演員伊藤沙莉旁白,她略帶沙啞的嗓音在和松隆子形象的反差中,構成一種輕盈的動畫感。

大豆田永久子——

一個身著筆挺套裝的都市麗人。

腦子裡想的卻是如何在不脫鞋的情況下弄掉鞋裡的小石子;

面對帥氣的店員小帥哥也無動於衷;

在公園和老大爺一起做操,卻是裡面唯一不齊的那個。

年歲漸長後的松隆子

不得不說,從《悠長假期》《戀愛世紀》再到現在,松隆子就像那個在觀眾眼皮子底下,在東京摸爬滾打的少女。

1997《戀愛世紀》

終於成了女人,有了皺紋,我們順理成章的看著她表面上光鮮溫婉,實際上卻一肚子小九九。


在旁白的加持下,松隆子以她現在的形象,為我們展示著一個女人年歲漸長後的狡黠和笨拙。

這也是坂元裕二的厲害之處,他描寫人的方式不是大開大合,而是文質彬彬。是把生活的孤獨參透之後才能得出的體悟。

《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名前夫》第一集劇情

就是這樣,在第一集就不著痕蹟的立住了人物群像。

整個故事就圍繞著大豆田永久子的三次婚姻開始。

沒錯,她結了三次婚,這三次婚姻用她父親的話來說,就是——
“ suddenly ”
“ comedy ”
“ fantasy ”

就從距離最近的“fantasy”說起吧,對方是岡田將生飾演的中村。

永久子公司的法律顧問,年紀輕輕就不苟言笑,西裝筆挺。

同事開會前的閒聊在他看來是無意義的內容;

對公司的便當價錢也要精打細算;

明明放不下永久子卻各種傲嬌地拌嘴。

顯然是一個看起來菁英做派,龜毛難搞,實際上小學生性情,自尊心極強的男人。

第二任丈夫,也就是角田晃廣飾演的佐藤,畫風確實非常“comedy”。

職業是時尚攝影師,但穿著打扮、行為舉止壓根看不出來,完全是個大叔。

在咖哩店因為服務員少給了一點小菜就喊個沒完沒了;

經常熱血上腦,衝到永久子家裡表白,但說的話都沒頭沒尾,莫名其妙。

佐藤就是我們常見的那種,心不壞,一片赤誠,傻裡傻氣但永遠長不大,毫無責任心的男人,讓人氣不打一處來,卻沒辦法怪他。

終於,萬眾期待的第一任丈夫,也就是松田龍平飾演的田中出場了,他和永久子有一個女兒。

就和松田龍平本人的氣質一樣,田中也非常神秘。

看起來非常受女孩子歡迎,是個情場老手。似乎走的是“不拒絕,不主動”的渣男套路。

但和他在一起時的永久子也是最放鬆的,放鬆到能在浴缸裡唱起《龍珠》主題曲。

毫無防備地說出母親去世時,自己無法宣之於口的悲傷心境。

兩個人雖然離婚了,但卻有一種莫名的默契。

田中就像是那種會溫柔的照顧你,拿捏好分寸聽你傾訴,挑不出毛病,但卻始終感覺輕飄飄的,和他有一段距離的男人。

三個男人,各有各的問題。

顯然相比於甜蜜的愛情,坂元裕二更擅長描寫的是一地雞毛的感情。

在第一集中,永久子因為窗紗壞了,而萌生了想再找個人談戀愛的衝動。

這也是我們很多人會有的念頭吧。

深夜一個人吃外賣的時候想有人陪著,扛飲水機、組裝家具的時候會想為什麼不能有人幫我。

但是,就像永久子的追問一樣,紗窗壞了就想戀愛,孤獨了就想有人陪。

那麼當卷紗窗修好了,自己忙起來的時候就和戀人分手麼?

歸根結底,不過是功利性地將愛情或婚姻當作是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的工具罷了。

但實際上,有了它們,生活的問題照樣層出不窮。

就像是坂元裕二在《最完美的離婚》中已經說盡了的“婚姻之奧義”一樣。

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男女,在東京大地震後的人潮中相伴走到天明,就這麼結婚了。

2013《最完美的離婚》

但“喜歡櫻花的女人,嫁進可以看到櫻花的家裡,卻和討厭櫻花的男人生活在一起。”

第二次地震的到來,對方卻只關心盆栽好不好。

2013《最完美的離婚》

 一地雞毛,柴米油鹽反復地浮出水面。

到了這部劇中,永久子結婚再離婚的反复,也是對生活不斷的嘗試和努力。

因為結婚是為了更好,而離婚亦然。

離了三次婚的人,一定對自己的人生很誠實。”

這個第一集中藉由市川實日子之口說出的金句,就戳破了都市愛情的假象。

在試錯和自我完善中摸爬滾打的人,大可以對那些勉強將就,認為擁有婚姻比體會婚姻更重要的人反問一句:滿意你愛的麼,有何新發現?

這也是坂元裕二的魅力,他熱衷於發掘普通的飲食男女,發現普通人在日常中折舊的處境。

劇中的大豆田永久子看起來是個成功的都市女人,住大房子,是一家公司的社長。

但卻會加班到天明,渾渾噩噩地走出來,撞倒一排自行車;

掉進路上施工的泥坑里;


下屬買的咖哩麵包,大家都有份,自己也很想吃。但卻礙於上下級的界限,被劃了出去。

這些有點兒冷幽默的尷尬時刻,在坂元裕二的人物口中和嘆息一起感慨而出。

比起豐富的劇情起伏,鮮明的人物設定,它更像是有一個人在你耳旁小聲碎碎念。

有時是紮心的、諷刺的,甚至是有些酸溜溜的。

這就是我們生活的常態。

就像母親去世和社長上任在同一天發生的永久子一樣。

比起隨意說出口的悲傷和痛苦,生活中更多的是語言不能承載的情緒。

這些人物清醒的體悟,看似輕飄飄的警句。其實也是千帆過儘後,他們對疲憊現實的負隅抵抗。

而本劇更為難得的是,坂元裕二選擇了一個非常耐人尋味的人物作為落腳點。

大豆田永久子是一個女人,一個女強人,一個有三名前夫的女強人。

而且是一個身處東亞社會,有三名前夫的女強人。

這幾個標籤加在一起,可想而知她要面臨的是怎樣的處境。

在第一集的開篇,原定於侄女婚禮上發言的永久子,就突然被告知由於男方知道了她的“歷史”,所以不能在婚禮上發言。

但坂元裕二的重點似乎並不在於控訴,或是展現弱勢處境。

在他的作品中,女性主義並不是一以貫之的主題,但每每被他描寫起來反而更戳痛點,也更平易近人。

相比於老掉牙的不公、隱忍、被壓抑的慾望。

這些女性和男性角色一樣有一身最普遍的的缺點,不再是天經地義的賢妻良母。

她們可能是缺心眼到讓人抓狂的,也可能是自私奸詐的,頹喪的、婊裡婊氣的、甚至是呆板的。

但同時她們也是雀躍的,或者說也在不為人知的時刻以另一種方式發揮著女性特質。

這種特質被坂元裕二捕捉到了,捕捉到它就捕捉到了一種女性作為弱勢群體的“優勢”。

就像邊緣更靠近真理,亞文化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開放,瘋癲在某種程度上就等於文明一樣。
當弱勢群體在自己的處境裡,扮演好十全十美的社會人角色時,他們所體驗、進而反省到的真相遠比主流來得深刻。

2015《問題餐廳》

劇中永久子一邊回想著兒時自己對母親說的:“雖然一個人也很好,但還是希望被人愛。”

一邊在三個前夫都想摻和她的生活時,言之鑿鑿的說:“我不會放棄追求幸福的,不勞各位費心,不用各位擔心。”


二者並不矛盾,愛還是不愛,和誰相愛全憑自己。
就和松隆子已經有了皺紋,但還是閃著小女孩神態的眼睛一樣,這也是女性主義。

說了這麼多,這部劇才播出了一集。

從第一集的片尾看來,編劇在下一盤大棋,每一位前夫身邊都出現了神秘的女人。

而鬆隆子扮演的大豆田永久子在劇中的“官配”到底是誰,現在看來還撲朔迷離。

但是,這部劇,無論是評分還是熱度,真的已經很厲害了,所以,趁著周末,趕快去補下這個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