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坂直美|輿論中心的網球女王,日本和海地的混血兒

 近日,備受爭議的網球女王大坂直美宣布要代表日本出戰2021年東京奧運會。

為表決心,她誠意十足地坦言此次出戰的原因——“日本是我重要的祖國”。

(圖源:朝日新聞)

  此外,她還提到自己在日本有很多回憶,日本影響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想法。這次能夠代表日本參加奧運會,感到很自豪。

(圖源:朝日新聞)

大坂直美 – 迅速崛起的網球運動員

  說到大坂直美,很多人都不會陌生。她是近幾年迅速崛起的網球運動員,就連不愛網球的人都知道她的名字。

  她23歲就拿下四座大滿貫冠軍(兩次澳網、兩次美網),是目前亞洲首位排名網球女單世界第一、全球體壇最具有商業價值的頂流,同時也是時尚大牌青睞的寵兒。

  按常理來說,世界上最優秀的網球選手能夠代表自己國家參賽,想必是件振奮人心的好事,然而不少日本人對此卻不樂意了,紛紛表達對大坂直美的不滿。這些不滿多為集中在她的國籍語言與性格個性上。

  “如果喜歡日本,請好好學習日語吧。”


  “發脾氣就說自己是生病了,這樣的日本代表真的很不行。”

  “大坂說日本是自己的祖國,日本會被全世界瞧不起的。我不希望她使用這種字眼。畢竟她的信任已經失去公眾的信任。”

  在一片質疑聲中,有網友一針見血指出大坂直美在日本的尷尬處境:

  “明明代表日本,在日本得到的支持卻很少。”

  事實正是如此,即便2019年不惜支付高額的“棄國稅”退出美國國籍,保留日本國籍,大坂直美到如今也沒有在日本獲得充分認可,關於她的爭議從未停止過。

輿論中心的話題女王

  在一些不太了解大坂直美人的眼裡,她是個自帶“血雨腥風”屬性、總在找事的人。

  賽場上,她是毋庸置疑的網球女王;賽場外,她是輿論中心的Drama Queen(話題女王)。

  就在不久之前的法網公開賽上,她情願被罰款1.5萬美元,也不願參與法網的記者會,引來外界一片嘩然。

  後來她在IG上解釋了原因:記者的提問會影響運動員的心理健康

  “我們翻來覆去回答重複的問題,其中會有些問題讓我們產生自我懷疑。我不想受制於那些懷疑我的人。”

  小威在該動態的評論中支持了她,而NBA球星庫裡也對法網主辦方提出批評,認為他們並不會真心保護運動員。

  一石激起千層浪,很多網友表示不理解,認為大坂直美矯情戲太多。也有人擔心後續會有公眾人物仿效,畢竟C朗的“可口可樂事件”就帶來不少麻煩。

  隨後事件進一步發酵,她被四大滿貫賽事方威脅“若繼續此舉,將取消大滿貫參賽資格”。

  對此,她回應“憤怒是缺乏理解,改變會讓人感到不舒服”。

  於是,她在IG上宣布退出法網比賽。

  在長文中她首次公開了自己從2018年頗具爭議的美網奪冠之後,便長期受到抑鬱症的困擾,從此與各路媒體的交談都會讓自身感到焦慮、緊張。

  這又讓大家回想起3年前那場充滿激烈爭議的美網決賽。2018年的美網奪冠,第一次將大坂直美推到輿論的風口浪尖。

  當時,是她與偶像小威廉姆斯的決賽。

  比賽過程中,小威質疑裁判,並在場內外引發一系列出人意料的事件。面對這一切,大坂直美並沒有亂了陣腳,還是以獨有的鎮靜和沈著,最終贏得了比賽,摘得首個美網冠軍。

  然而她的勝利並沒有得到歡呼,反而引來全場三萬觀眾的喝倒彩。

  面對這一切,大坂直美在頒獎台上突然落淚,發表了一次稍顯笨拙慌張的獲獎感言。

  隨後,在大合影環節裡,她將淚臉藏在帽簷之下,小威貼心在旁安慰她。這也成為網球界的名場面。

  很多人都認為大坂直美是“勝之不武”。媒體也在落井下石,覺得她在“表演”“博取眼球”,在社交平台上網友們各顯神通,用鍵盤攻擊這位年輕的新科美網冠軍。

  對此,大坂直美在推特上溫和地回應了一系列的爭端:

  她PO出自己和小威的賽場照片,用詞溫和、言語謙遜,字裡行間充滿的都是對偶像小威的尊敬和感激之情。

  這次“奪冠事件”之後,大坂直美從此便在熱搜紮根,她的一言一行都會受到無數人的關注,以及招致層出不窮的批判、甚至謾罵。在一些人心中,她的形象逐漸被妖魔化。

  譬如,有人會覺得她“忘恩負義”

  2019年在獲得澳網冠軍後,她與功勳教練薩沙分道揚鑣。

 薩沙曾經是小威的教練,在大坂直美初入行的時候,薩沙無疑能她讓快速汲取經驗並且成長。

  然而成名後就“拋棄”教練,不少人會覺得她“忘恩負義”。

  大坂直美對此回應,與教練的矛盾並不是錢的問題,而是因為兩人在日常訓練以及交流上出現重大分歧。

  在網球之外,大坂直美也曾因膚色外表而頻頻上熱搜。

  她在社交平台上發布的一系列比基尼照片就引發熱議,不少人直接發表“有肉不好看”、“不清純”、“又矮又胖”、“露骨的照片應該留給你男朋友看”等等陰間評論。

  對此,一向溫和的她難得強硬地回應:

  “那些讓我保持清純形象、不要嘗試不屬於你的打扮的評論,讓我感到毛骨悚然。你不認識我,我都22歲了,穿泳衣去泳池,你憑什麼對我評頭論足?”

  可見,對於網絡惡意,大坂直美從未退讓半分;對於不公,她從未忍氣吞聲。如此又美又颯的她,得益於一個多元化家庭背景的塑造。

從美國棄兒到體壇頂流

  大坂直美成長在一個多元化的家庭中,她的父親擁有海地血統,母親是地道日本人。

  1997年她出生於日本,父親計劃按照大小威的路線打造她和姐姐,便在她3歲時舉家遷往美國。因此,她不會說日語。

  在父親的安排下,她從小就練習網球,而且頗有天賦,很快就能發出200km/h的高速球。

  不過父親為了讓她快速成長,直接跳過青少年組,挑戰職業選手。這種“揠苗助長”的培養,讓她在青少年階段的成績並不理想。

  因此,美國網球協會並沒有給予她關注和支持,相反是日本網球協會在出錢出力支持她的網球夢想。這也是後來她花巨款放棄美國國籍,只保留日本國籍的重要原因之一。

  自從走上職業網球的道路,大坂直美便深刻體會到人生就是一場硬仗”的含義。

  2014年,年僅16歲的她就擊敗了前美網冠軍斯托瑟,從此嶄露頭角,不過後來陷入長達數年的沉寂期。

  她一直都在“不被看好的眼光”中揮起球拍,在贏得美網之前,很多人跟她爸爸說過,她絕對混不出什麼名堂來。

  然而這些人很快就被打臉。

  從2018年開始,大坂直美好像開掛了一樣。前腳剛在印第安威爾斯皇冠賽上贏得了個人首個冠軍,後腳就在一片爭議聲中戰勝偶像小威舉起美網冠軍獎杯。在此前她還是個從未打入大滿貫4強的新人。

  勢如破竹的她在隨後的2019年澳網上勇奪冠軍。從此創下壯舉,榮登世界第一,奠定了她天才網球選手的地位,在一夜之間成為無人不知的網壇巨星。

  賽場上的她氣魄十足,發球彪悍而且接球也很在行,底線穩定、攻守平穩、身體素質過硬,是屬於力量型的運動員。

  她在全球掀起了一股“なおみ節”(直美熱),與她相關的一切商品銷量節節攀升、供不應求。

  她繼續扶搖直上、代言不斷,晉升為“最具商業價值的運動員”, 以3740萬美元成為福布斯全球女性運動員收入榜首,超越了莎拉波娃,成為此項統計史上“年收入最高的女運動員” 。

(圖源:福布斯)

  同樣也是跨界好手、時尚寵兒。她頻頻成為各大主流時尚雜誌封面,成為品牌大使、MET GALA特邀的聯合主席。

《VOUGE》

《WSJ》

  毫無疑問,昔日被美國網協忽視的棄兒如今已成體壇頂流。

  然而這一切,對於大坂直美而言,是把雙刃劍。

  功成名就帶來了四面八方的巨大關注,這讓年輕的她有點力不從心。所有人對她都可以發表意見、抨擊她的一切。

  在2019年勇奪澳網冠軍之後,她狀態下滑,陷入低潮。在IG上,她坦言自己失去打網球的愉快

  “每當出現問題的時候,我都會百分百責怪自己。我傾向於將自己封閉起來。因為我不想讓其他任何人為我的想法或問題擔憂。”

  在那段時期,她總想維持自己完美的公眾形象,而且都把“贏得比賽”和“生而為人”的價值捆綁在一起。

  那時在賽場上她將自己繃得非常緊,比分落後、出現連續失誤後,她就會立顯焦躁甚至會哭泣,連觀眾都會覺得她拿球拍的手在顫抖。

  這驗證了網球界的“一滿貫綜合症”,運動員拿到第一座大滿貫冠軍後,由於身份改變,商業活動的影響,心理不適等因素影響,往往會迷失自我,難以取得好成績。 

  幸好這時家人的支持讓她振作起來。父親始終為她的出身感到光榮,每當她遇到艱難的處境時,他總是對她說起“當年祖先坐船漂洋過海40天”的故事,她把這些故事當成力量。

  從此,面對艱難,她都不會逃避。在隨後的兩年裡,她在心理上獲得了成長,破繭成蝶,這一切也體現在她的賽場表現上。

  在今年澳網的賽場上,大坂直美學會了從容。她以不驕不躁的態度面對在比賽過程中的失誤,終於在決賽中以乾淨利落的6-4/6-3取得個人第4個大滿貫冠軍。

  正如WTA總裁Micky Lawler對她的評價:

  “大坂出眾的特點是她的能力,她能夠在這麼年輕的階段就保持這樣的比賽水準,並且能夠正確看待她身上的壓力。”

  面對逆境,大坂直美也曾迷失過,不過她在迷失中逐漸找到了戰勝“迷失”的方式,那就是要不斷在這個充滿壓力的世界中嚴謹拼搏、從容面對。

  在這一過程中,她獲得了成長,也更加堅定“要走出自己的道路,才能寫下燦爛的篇章”的信念。這一信念,也體現在她對公共事務的積極參與上。

從非典型日本人到變革大使

  擁有海地血統、出生在日本、成長在美國,多元化的背景以及過往經歷練就大坂直美面對不同輿論與陣營質疑時,依然能自信勇敢、不妥協與堅定。

  在功成名就的巔峰時期,她積極參與公共事務,不斷在社會中尋找自己的聲音,用強大的名人效應,喚起人們對各種社會議題、弱勢群體的關注。

  在女性議題、種族問題上,都能聽見她的勇敢發聲。

  去年美網正值BLM運動(黑人的命也是命)。大坂直美首先在IG上發布抗議種族歧視活動的照片,並寫到“不要因為這種事沒有發生在你身上,就覺得這種事再也不會發生。”

  她曾退賽讓賽事暫停一天,在組委會公開表達對反種族歧視的支持後,才繼續比賽。

  在她參加的7輪美網比賽中,她總共戴了7個寫有不同黑人受害者名字的黑口罩,表達自己的立場。

  這招致了日本人對她的嚴重不滿,“你難道不是日本人嗎?為什麼要管美國人的事?”、“覺得你不是日本人,還是美國人。”

  不少日本人不理解她為何要在種族問題上如此過激敏感,認為她在骨子裡就是徹頭徹尾的美國人。

  面對質疑,一向溫和的她態度再度強硬起來:

  “有人覺得因為我是日本人,所以只能討論日本的話題。是的,我是在日本文化背景下長大的日本人。但我也是黑人,又住在美國。因此,我認為我個人有權利談論這些事情。”

  勇於為不平等的事件發聲,而不是做沉默的大多數。這種態度和行為,確實很寶貴。

  但這也改變不了日本人不待見大坂直美,其實這與日本的文化與社會有關。

  眾所周知,日本是一個固守傳統和文化同質的國家。

混血兒被稱為hāfu,意為“一半”,也就是半個日本人。他們從未被日本真正接受,即便是像大坂直美這樣功成名就的混血兒。

  大坂直美是非日本人的審美,她的存在本身就在挑戰本國人對於種族和膚色的看法。

  日清曾CM中刻意淡化她的膚色,將她塑造成一個淺膚色的人物。即便日清隨後進行了道歉並且撤下廣告,但也難掩日本社會對她膚色的成見。

  加之日本社會講求平均值,行為舉止都不能過於扎眼。不羈放縱愛自由的大坂直美無疑與這種社會風氣產生巨大衝突。

  因此,不少日本人不樂意大坂直美代表日本,也是有跡可循。

  即便如此,人在美國的大坂直美,一直都心向自己的故鄉日本。

  她努力學習日語、穿和服,嘗試在文化上拉近與故鄉的距離。

  在疫情期間,和姐姐共同設計了口罩進行售賣,所得收益全數捐給日本的弱勢青少年群體。

  她曾坦言“有時候我會看到日本人在網上或者電視上的種族歧視言論。即便是少數,但我覺得不能讓少數人的無知妨礙到大多數人的進步。”

  她的抗爭讓人們看見“包容”“接受”,在全球化的當下,部分開明的日本人會稱她為“變革大使”,他們認為如今日本人都生活在“大坂直美的時代”:尋求改變、關注弱者、勇敢發聲。

  “大坂和其他頂尖運動員一樣,在諸多方面取得成功,真的很了不起。有這樣一位日本冠軍,跨越國界,在日本以及日本其他地方激起人們的好奇心,非常不可思議的。”

  正如外界對她的讚揚,大坂直美超越網球這個領域,真摯參與各項社會議題,用自己的語言表達出社會、人與人之間更好的生存與相處方式。

  而即將到來的東京奧運,將會是大坂直美經歷“法網退賽”風波的首場國際級比賽,就讓我們期待她的女王氣魄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