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術回戰》接棒「鬼滅之刃」的新台柱,為什麼它這麼紅?

2021年伊始,“鬼滅之刃”餘溫尚在,“咒術熱潮”又緊接來襲。

《咒術回戰》是於2018年開始連載的正統熱血燃漫。

自去年10月動畫版正式開播以來,憑藉其扣人心弦的熱血劇情、飽滿有趣的人設、流暢精緻的打斗場面以及經費總在燃燒的畫面,吸引了眾多人紛紛入坑,甚至被不少二次元大贊其為“接棒鬼滅之刃的新頂流”、“少年JUMP新台柱之一”。
其中就包括了渡邊直美、橋本環奈、淺井梨奈等等知名藝人。

渡邊直美在新年時特意cos二次元新晉頂流男神——五條悟:

淺井梨奈表達了對五條悟、伏黑惠與狗卷棘的喜愛:

小天使橋本環奈在梨奈的此條推特的評論區留言,表示“狗卷是自己的心頭好,鮭魚” (鮭魚為狗卷棘在發動咒語時常用的名詞。)

然後再補充自己覺得“小七海也不錯” (體面打工人的勝利):

她們都不約而同地進行安利,言語之間充滿了對《咒術回戰》的喜愛。

受到動畫版與名人效應的雙重帶動,《咒術回戰》的原作漫畫銷量一路走高,根據官方最新統計,目前發行量已經突破2000萬。

在dTV歲末年初的視聽統計上,《咒術回戰》超越了《鬼滅之刃》斬獲第一名:

隨著動畫版的正在熱播,《咒術回戰》的勢頭會比《鬼滅之刃》來得更為凶猛。

而在一定程度上,如果說2016年《你的名字》空前絕後的成功又讓人在看見日本動漫在夾縫生存而照射出來的光。

那麼如今《咒術回戰》、《鬼滅之刃》,這兩部出自年輕一代漫畫家的現象級作品的接連成功,則極大地振奮了因疫情而受到重挫的日本動漫行業,讓我們能夠在同質化、賣腐媚宅的日漫中,看到正在雄雄燃燒的另類希望。

咒術回戰:現實照進藝術、死得其所的內核

《咒術回戰》主要講述了天生怪力的男高中生虎杖悠仁為保護同學,被怪物偷襲,在生死一瞬之間,吃下了包含“詛咒”的最強怪物的手指,從而獲得了對抗怪物的超能力,成為可以製服其他怪物的咒術師,從此踏上冒險。

人類自身產生的負面情緒化成了“詛咒”禍害人間,咒術師應運而生,經由修習咒力和咒術,以詛咒驅除詛咒,從而化解詛咒、對抗咒物、消滅威脅人類的怪物。

因而,這部作品中充滿了咒術師與怪物之間的慘烈戰鬥,其戰鬥畫面也是硬派風格、充滿魄力的。

角色的描述

角色的登場技能融合佛教、道教、各式神話等元素,充滿了不少神秘之感:

在《咒術回戰》中,我們能夠直觀地感受到日本經典少年燃漫對作者芥見下下的影響與啟發。此外,還能看見他將自己獨特的審美融入角色人設與故事情節當中。

主角團的人設各有特色:體內封印著怪物而生性善良的悠仁;性格倔強獨立的野薔薇、非凡才能、灰暗過去的伏黑惠;最強咒術師、咒術教師五條悟。

就連反派角色都十分迷人。譬如真人,他的惡是純粹,壞到骨子裡的,經常會強行對人類進行實驗和改造。

除了快節奏戰鬥之外,《咒術回戰》體現當今某些社會現象:霸凌、地域歧視等。而一些主要角色身上也突顯瞭如今某些群體的生存現狀與困境,引起不少人的共鳴。

主角團的唯一女性釘崎野薔薇,是一位獨立自信的巫術師。在她身上我們能夠窺見如今日本男女不平等的現象、女性生存的困境社會對於男性永遠都格外寬容,而對於女性永遠都特別苛刻。

對於這種性別不平等的現象,社會不斷規訓女性要順從,然而釘崎野薔薇則是主張打破這種迂腐思想觀念、活出自我的新女性代表。因此,野薔薇成為不少人鍾愛的女性角色。

此外,“體面打工人”七海健人也圈粉不少。

這位曾是典型社畜的巫術師,飽受工作的痛苦折磨,在成為巫術師後決定奉行“準時下班”的宗旨,每天一到下午六點半就要準時下班,哪怕還在戰鬥也要立馬結束。

不過往往遇到不依不饒的敵方,弄得他無法準時下班,被迫加班的他憤怒值立馬加滿,化憤怒為戰鬥力,從而能力變得極強。

死得其所的哲學

而主角虎杖悠仁毫無疑問承載了整個作品最為重要的內核——死得其所

“你很強,所以要幫助他人,要在眾人的簇擁下死去。”

正如開篇悠仁爺爺的遺言,悠仁的使命就是要讓人類“以正確的方式死去”,也就是“死得其所”讓死亡成為一件有意義、有價值的事情。

悠仁注定是悲劇性的人物,在他吞下了最強怪物手指從而獲得能力的同時,也讓“詛咒之王”宿儺寄生在自己的體內。

因此,悠仁在成為人類的英雄的同時,也成為了人類的敵人。

而悠仁與宿儺也形成了“肉體自由與精神自由”哲學思辨的縮影。

在這樣注定是“悲劇”的走向中,悠仁一邊抑制體內的怪物,一邊踏上收集完其他手指的旅程,準備在最終與怪物同歸於盡、拯救人類和自己。

在冒險期間中,悠仁也儘自己全力以幫助他人善終,以完成爺爺的遺願。

人終有一死,或輕於鴻毛,或重於泰山。與其苟延殘喘,不如從容燃燒。讓死亡變得更有價值。

所謂“向死而生”,此番對於“生死”思考深度,讓《咒術回戰》的高度遠超於近年來氾濫的“黑深殘” (黑暗、深刻、殘酷)日漫類型。

年輕世代的日漫哲學

事實上,《咒術回戰》的成功並不是偶然的。

2018年3月開始在“少年JUMP”連載,一直都默默無聞,直到2019年拿下日本“全國書店店員推薦漫畫”第一位,隨著TV動畫版的播出才與《鬼滅之刃》、 《電鋸人》晉升為“少年JUMP三大新台柱。”

作為業界的風向標和領頭羊,“少年JUMP”代表的是不同時期的日漫風貌。

而以《咒術回戰》、《鬼滅之刃》、《電鋸人》為代表的“少年JUMP三大新台柱”,更突顯瞭如今年輕世代的日漫哲學:“邪性、死亡、慘烈”——以邪性指引真實,以死亡歌頌生命。

眾所周知,《北斗神拳》、《龍珠》、《海賊王》等作品讓“少年JUMP”走上神壇。

曾經的“少年JUMP”是“友情、努力、勝利”的熱血燃漫的代表。

經歷了一段模式化、青黃不接的時期後,“少年JUMP”新增一些設定新穎、內容豐富多元的作品譬如《暗殺教室》,而如今的“少年JUMP”則增添了不少銳利的邪性。

內容都與“死亡”相關的新世代

在內容上看,三大新台柱—— 《咒術回戰》、《鬼滅之刃》、《電鋸人》的內容都與“死亡”相關。

《鬼滅之刃》於2016年連載,講述了大正時期,以賣炭為生的炭治郎回家時發現家人慘遭殺害,而唯一倖存的妹妹祢豆子變成了鬼,為了讓妹妹變為人類,炭治郎踏上了獵鬼的冒險。

《電鋸人》於2018年12月連載,講述了異常貧苦的少年電次為了償還父母留下的債務,與電鋸惡魔波奇塔簽訂契約,做了惡魔獵人,隨後展開一系列冒險。

三部作品積累了非常大容量的死亡,“死亡”、“鬼怪”與“屍體”是非常稀鬆平常的事情,折射瞭如今世態的黑暗。

同時,三部作品的創作者各自皆有魅力且非常有梗。他們與作品、粉絲之間的緊密連結,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作品的大熱。

《咒術回戰》的作者芥見下下將自己定位為“獨眼貓”,有時能在《咒術回戰》看見他:

《鬼滅之刃》的作者吾峠呼世晴將自己定位為“戴眼鏡的鱷魚”,因此人人尊稱為“鱷魚老師”:

《電鋸人》的作者藤本樹將自己定位為“小學三年級的妹妹”。這位“永遠都是神經病”的漫畫家,因為不想做打工人,所以走上做漫畫的道路。

早期不斷參加漫畫大賽以獎金為生,並且以“四年裡要是不能比這些人畫得更好,就把他們全部殺光”、“大學畢業還沒出道就去死”等極端思想作為座右銘,最後順利出道。

這三位由於在作品中“手段過於毒辣”,基本上從來都不會珍惜人氣角色的生命,因此被喻為“少年JUMP人氣角色的三大殺手”。

獨眼貓多番預示迷人反派真人終有一死;鱷魚老師用一個接一個人氣角色相繼死亡;小學生妹妹則讓人物以格外離奇的方式死去。

儘管如此,這三位才華橫溢、平均年齡不到30歲的年輕創作者沒有利用角色的死亡去刺激讀者,反而是以合理的悲劇讓讀者產生共情,從而讓作品走上巔峰。

三大作品的大熱除了原作本身過硬的實力、作者的魅力之外,與之相關的動畫版與劇場版作品、成功的宣傳和運營也是功不可沒的。

動畫版與劇場版電影

《咒術回戰》與《鬼滅之刃》的漫畫銷量突飛猛漲很大程度上都得益於因動畫版與劇場版電影的帶動,製作精良的動畫讓優秀的原作錦上添花、如虎添翼,相信這一定律也會在即將動畫化的《電鋸人》裡面獲得驗證。

 《咒術回戰》大熱的迅猛,得益於動畫與漫畫之間的聯動同步。“少年JUMP”通常在周一發售,偶爾在周六發售。而動畫在星期五深夜播出,因而可以進行密切的聯動。

野薔薇首次在動畫登場,而漫畫正好連載到她往昔的經歷。

《鬼滅之刃》的劇場版電影《鬼滅之刃:無限列車》則將“全民鬼滅效應”帶到最高點:

從此“鬼滅”紅到成為日本的一種社會現象。

動畫、劇場版與漫畫之間相輔相成、相得益彰,能夠有效助燃作品的人氣。

此外,如今媒介的變化,也能帶動作品相關話題的增長,從而擴大作品的知名度。

《鬼滅之刃》、《咒術回戰》在每一集動畫更新的時候,都會毫無疑問地登上各大社交平台的熱搜。

譬如#鬼滅染髮色#、#LOST IN PARADISE#(咒術回戰的洗腦ED)等等,社交媒體的頻頻霸屏,引起了一些非二次元人士的好奇,從而擴大了受眾群體。

在這個基礎上,相關版權方更打鐵趁熱,加強了相關IP化的運營,並且進行了大規模的“造星行動”,讓人氣角色快速出圈,形成了包括周邊產品在內、獨特的“角色經濟”,大大刺激了消費。

這個特點,以《咒術回戰》更為顯著。

角色經濟 – 五條悟

五條悟毫無疑問是如今日漫最出圈的頂流男神之一。首先他的人設就非常具有魅力:

身高1米9,擁有無敵大長腿和模特身材,常以黑色布條或者墨鏡遮擋自己的臉,給人以神秘感,是整部作品的顏值擔當和時髦精。

作為年輕咒術師的引路人,他是整部作品中的“武力天花板”。與夏油傑為摯友,卻因理念不合而分道揚鑣,最終以變革咒術而努力。

表面瀟灑的他心思細膩,擁有巨大的反差萌。

擁有此般魅力的人設,加之聲優是深受男女歡迎的中村悠一,再得以運營與引導,五條悟便穩坐日漫頂流男神的位置。

12月7日為五條悟生日,就在這天“五條悟誕生祭2020”直接登上推特第一,不少知名漫畫作者、畫手紛紛為五條悟創作生日賀圖。

(JOJO作畫監督蘆谷耕平為五條悟作畫)

實在太久沒見過這樣的頂流排面了。

不過“人紅是非多”。在備受矚目同時,這三部作品飽受爭議:

“咒術涉嫌抄襲”、“鬼滅霸凌”、“電鋸人太喪太負能量”等等。

即便如此,這三部作品在一定程度上證明了日本年輕一代漫畫家已成氣候。

以少年Jump三大新台柱為代表的年輕一代日漫哲學,以各自不同的敘事方式與獨特畫風,以邪性指引真實,以死亡歌頌生命,呈現了“向死而生”的內核,也讓人看到了的日漫的希望。

夾縫生存的希望

“日漫沒落”是一個老調重彈的話題,而近年來此番言論更是不絕於耳。顯而易見的是,近年來日漫的同質化與色情化的現像日趨嚴重,內容與流量並存、能引人深思的優秀作品愈發稀少。

“現在的日本動漫已經走向沒落,因為它完全成為宅男的專屬。”

宮崎駿曾經對日本動漫的未來持“非常悲觀”的態度。他認為現在許多日漫成為了商業化的奴隸,各大雜誌社為了降低風險不斷批量生產同質的動漫作品。

設定老套、模式化、賣腐媚宅的作品充斥市場,而現象級的好作品也愈發稀少。正如宮崎駿所言“動畫業界的人對周遭的人或事物漠不關心,全把精力放在虛擬人物上。”

根據NHK的節目披露,造成這個困境的原因之一,也在於動畫師生存現狀頗為嚴峻:動畫師工作時間長、收入低:

TV動畫圈逐漸崩壞:資金不足、忍受不夠,下游的製作人員收入微薄,靠愛發電,過勞成疾。倒閉的動畫公司的數量也在不斷攀升:

因此,動畫業界呼籲“改革”的聲音愈發壯大。

而去年的疫情又對日漫界造成重挫。隨著2020年4月7日緊急事態宣言的發布,截止4月30日,延期播出的動畫就超過20部。

就在此時,紅到成為社會現象的《鬼滅之刃》以一己之力拯救了受疫情影響的日漫市場。該劇場版電影隨後上映後,最終以317億的超高票房,救活了因疫情而沉寂的日本院線。

在2020全球電影市場縮水71%的現狀中,日本則因為《鬼滅之刃》成為全球跌幅最小的市場,僅下跌47%。

與此同時,今年經典的大IP動作頻頻,譬如近日灌籃高手宣布正式推出劇場版電影、進擊的巨人推出最終季等等。

 可以說,以《灌籃高手》、《進擊的巨人》等等的經典日漫與以《鬼滅之刃》、《咒術回戰》、《電鋸人》為代表的年輕日漫,這些優秀的漫畫都讓因疫情而意志消沉的人們為之振奮。

畢竟,優秀的漫畫不僅是娛樂消遣的方式,更是許多人的夢想與賴以生存、缺一不可的生存支柱。
在不同時期都能湧現出不同特點的優秀漫畫,那麼日漫就不會沒落。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