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姆·瓊斯|瓊斯鎮邪教大屠殺|二十世紀最大的集體自殺案!914人死亡,包括276個兒童

愛就是福音書的真諦,是唯一的真諦。——吉姆瓊斯

信仰一個宗教可以有很多原因:家庭傳統的影響,天災人禍後的精神寄託,對未知事物的尋求與探索。雖然有些虛無,但依舊有著許許多多的人在遵循著信條而生活著。

聖母瑪麗亞是否是因為受到了聖靈的感召而生下了耶穌仍待商酌,但對美國來說,1978年11月18日,一個叫做「人民聖殿教」的宗教,給這個國家留下了無比真實無比深刻的傷疤。而吉姆·瓊斯,作為這個神秘宗教的領導人,至今仍流傳著許多關於他的爭議…

吉姆·瓊斯平凡的出生

1931年是個令人不安的年代,歐洲失業人數創下了新高,剛遭受金融危機的西方此時猶如世界末日一般。

而在幾千公裡外的印第安納波利斯附近的林恩小鎮,一個「卑鄙的種族主義鄉巴佬」三K黨成員,一個堅信靈魂轉世論的辛苦工作只為養活家庭的女人,他們婚姻的結晶——吉姆瓊斯來到了這個世界。

身體不好的父親很早就去世了,而在那個貧窮而又文化水平低下的年代,吉姆瓊斯的母親十分篤信宗教,常給他講述自己「前世」的故事。

當我還是個未成家的小姑娘時,我的外婆就告訴我,她預言我以後將有個了不起的兒子,他將糾正世間的不公平之事。

——吉姆瓊斯的母親

一個孤兒寡母的家庭,以及一個無比狂熱的基督教鄰居——馬特爾肯尼迪。對《聖經》極度感興趣的他,在吉姆瓊斯的童年里產生了極大的影響,那時的吉姆瓊斯儘管年幼,卻已與同齡的孩子截然不同——他總會按時上教堂做著禮拜,並且對《聖經》的內容十分感興趣。

周遭環境的耳濡目染,讓他小小年紀就有了做廣泛佈道傳播福音的牧師,在大眾面前發表演講的想法。有一天,10歲的他把夥伴們帶進一間庫房,打開了一個裝著死耗子的盒子。他點燃蠟燭,為那耗子祈禱,舉行葬禮。

成立人民聖殿教後的吉姆瓊斯和他的家庭

那時的吉姆瓊斯在外人看來是個十分出色的人才,在學校附近的黑人教堂,他找到了第一次實現自己夢想的機會。

他的嗓音柔和,美妙,他似乎總是面帶微笑的對人說:「叫我吉姆就好。」

——一位常去教堂的老黑人

但這並不是他想要的,遠遠不是。

「糾正世界不公平之事」

在遇見了在醫院工作的護士馬瑟琳鮑德溫之後,他們很快相愛並結婚。婚後,他在印第安納波利斯市的衛理公會教堂供職。那時的他熱心幫助窮人,並反對種族歧視,但在那個本就不公平的年代,結果自然是招致教會內部一些頑固保守派的排斥。

於是,瓊斯決心要建立自己的教堂,一所真正自由、平等的教堂,一所黑人也可以進入的教堂。為此,他挨門挨戶的募捐,並兜售小動物,像是一隻29美元的小猴子。而頑固保守派們則不斷阻撓著他,比如弄翻他的自行車,扎破他的車輪胎。

1953年,22歲的瓊斯終於在北新澤西街建起了一座小教堂,取名「國民公共教堂」,並自任牧師。在這個教堂里,飢餓的人在那得以飽餐一頓,失業的人在那得以枯木逢春。而對於那些有病的人,瓊斯所能提供的就是信仰療法。教堂中的活動不分種族,在那兒黑人白人同席共座。

那些去教堂的大多是又肥又醜的,在世界上沒有任何親人的老太婆。他大老遠走過去又抱又吻,就像是他真的愛她們似的。

逐漸扭曲的宗教信仰

在那個年代,這種反種族歧視主義對社會而言,就如大海中的一滴水絲毫起不了任何波瀾,但對吉姆瓊斯的教堂來講卻會帶來滅頂之禍。迫於當地種族主義勢力和教會頑固保守派們的敵視,他的教堂不得不屢屢搬家。但與此同時,他也有了許多忠實的追隨者。

1960年,當他的教堂搬到北特拉華時,他第一次使用了「人民聖殿」這兩個詞,教堂的名字也改成了「人民聖殿純福音教堂」。吉姆·瓊斯站在講壇上一板一眼地宣佈:「愛就是福音書的真諦,是唯一的真諦。」

到目前為止,吉姆瓊斯在那些黑暗中摸索的大眾眼裡,就是猶如救世主一般的存在。當他在巴西時,他常常站在街上與當地孩子們對話,也常常走街串巷地探訪居民,瞭解他們的困難,並設法幫助他們。當地人都感動地說他是「基督的使者」。當他回到美國時,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現象讓他更加憎惡美國的現實,但此時的他不再是個簡單的基督教徒了,他向人們暗示著,他就是「上帝」。

「我有對社會問題的回答。有一天我將是美國的統治者。我將消滅種族主義、政治壓迫、生態不平衡和貧富懸殊的問題。我將使全國變得像我們的社團一樣,我把這叫做‘使徒的社會主義’。」

與此同時,他想方設法製造各種「神跡」,尤其是治療信徒的疾病。據說,吉姆瓊斯甚至用雞心來冒充患者的腫瘤。他的「神跡」被信徒們廣為傳言,而傳言又是越傳越神。

1965年,他預言1966年,社會將會大崩潰並爆發核大戰,而世界將在大戰中滅亡。為了輔證他的預言,他帶領30名人民聖殿教的骨幹躲到了加利福尼亞州的紅杉谷,建起一座「人民聖殿基督教堂」和一處教團營地。他說,這是唯一可以躲開災難的地方。

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哪個教堂里黑人和白人隨隨便便地慘合在一起。

我從來沒有見過哪個牧師是坐在講壇後面。

唱詩不唱傳統的贊美詩,唱的是當時的流行歌曲。伴奏不用風琴,我們聽的是一個樂隊的演奏,這個樂隊一定在舞會上伴奏過。

孩子們不是坐立不安地呆在父母身邊,這裡的孩子都安安靜靜、彬彬有禮地坐在一起。

——珍妮·米爾,曾經的人民聖殿教骨幹之一

當初的瓊斯鎮如今已經看不到當初殘忍而又血腥的畫面了,但歷史是不會忘記的。

倘若你問那時的人民聖殿教信徒,吉姆瓊斯是誰,他們會告訴你:那就是他們的救世主,他就是基督,他使他們免於KKK黨,CIA或是FBI的屠殺,他使他們躲過了世界末日與核戰爭,而他們就是基督衷心的僕人。在吉姆瓊斯眼裡,他所想要建立的,是一個不分階級不分種族的平等社會。

但他並沒有做到。

人民聖殿教外表下的醜陋

1977年4月的一個星期日,大約3000名黑人和白人教徒吧舊金山的人民聖殿教堂擠得水洩不通。

異常寬闊的講經台上,一位黃頭髮的男青年剛剛為同性戀者作完辯護演說。

台上出現了一位身穿錦緞的女歌手,她接過麥克風,台下頓時一片寂靜……突然,從我的身後,霍地站起一個戴粉紅色頭巾的老婦,她高聲喊叫道:「這簡直是奇跡!真是上帝的奇跡!這是瓊斯的奇跡!吉姆瓊斯!你們看,這是個惡性腫瘤,是上星期天在這兒作完彌撒後從我身上生下來的!」

老婦人舉著一塊用手帕包裹著的血淋淋的東西,從驚呆的人群中朝講經台蹣跚走去……

這時,瓊斯出現在講經台上。

他穿一身深色西服,配了件淺色襯衫,滿面笑容的臉上架著一副茶色眼鏡。

他那副神態自若的樣子,活像一個黑手黨分子。

——吉澤爾對吉姆瓊斯的採訪筆記

1971年,吉姆瓊斯在舊金山與洛杉磯各建立了一處新的教堂,並將主址遷至舊金山。從那時起,人民聖殿教便逐漸揭開了自己的本來面目。

要是哪個人在聖殿開會時抽了一支煙,或是把聖殿的汽車開回來時擋風玻璃上貼了一張違章傳票,或者哪個孩子吃了一個大號漢堡包等等,都要當眾受到體罰。

計劃委員會的會議內容越來越離奇。不單是沒完沒了的檢討和批判,以及對瓊斯越來越肉麻的吹捧,而且還開始長時間地討論性生活,委員們被強迫坦白他們對性生活的恐懼和幻想,又要承認說跟瓊斯過一夜不但可以克服恐懼,而且可以保證提高革命熱情。

在吉姆瓊斯的助手,提姆斯托恩的妻子格蕾絲悄然離開了聖殿教後,膽小的吉姆瓊斯害怕教會的內幕被揭露,立馬帶著他最狂熱的信徒搬至圭亞那叢林的深處,一片早已準備好的2.7萬英畝的土地。這就是瓊斯鎮的來源。

在與世隔絕的瓊斯鎮,教徒們過著清貧的生活。

住宿分成孩子們的房子、單身男人的房子、單身女人的房子、結了婚的人的房子。上下鋪,傢具簡單粗糙。每對夫婦之間僅簡單地隔一塊不大的薄布。一日三餐很少有葷菜。

在這獨立王國中,瓊斯的權力更加不受約束。人們的各種過錯都要受到嚴厲懲罰,不分男女老少,動輒橫遭毆打。有的孩子只因見到瓊斯時忘了面帶笑容地喊「爸爸」,就遭到了無比嚴重的電擊懲罰。

教徒們還必須給瓊斯寫一些「感謝信」、「效忠信」、「悔過書」等等。

13歲的萊瑞·約翰遜在他的「悔過書」中說:「我非常內疚,因為我經常用零錢買冰淇淋、糖果等。我利用了人們的好意。我還講人們的閒話,……」

71歲的路瑟·凱頓寫道:「謝謝你為我們這個美麗的社會主義大家園的所有人提供的這些美好的機會……我們將敬愛你,因為你是我們最好的父親。……我絕不背叛這事業。我只會為這個事業而獻身……」

隨著時間的推移,吉姆·瓊斯發生了轉變。一些信徒中間傳播著他偷竊信徒錢財,甚至虐待信徒的流言。壞事傳千里,慢慢地,吉姆·瓊斯的名聲開始由好轉壞。而他面對這些指責,卻一概否定,不僅如此,還對世人破口大罵,並做出了一個匪夷所思的決定——所有的信徒隨他遷往南美的圭亞那。

他對信徒說,要在那建立一個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人人平等,大家共同勞作,共享幸福。他訂立了一些規章制度,每個人都要受到嚴格的監視,甚至男歡女愛的行為都要向他提前彙報。

但是,令人沒想到的是,他本人卻不受這些規章限定。他隨意了打罵信徒,奴役他們,並且經常與男女信徒發生關係。而更讓人不可理解的是,發生關係後,他還要求信徒在一起交流發生關係過程中的美好感受。

《新西部》雜誌刊登了一篇揭露聖殿教的文章。

文章引述了很多原聖殿信徒的指控,比如「虐待、身心摧殘、勒索、貪污,以及瓊斯與格雷斯的不正當關係」等。文章引述了很多原聖殿信徒的話,有人指出「就連只有4個月大的嬰兒都要挨打,而瓊斯總是微笑著注視人們遭受體罰。」

慢慢地,美國政府也關注到了他。派出很多調查人員,但是大部分調查人員都有來無回,命喪圭亞那。於是,政府開始採用極端措施了。

1978年11月1日,眾議院民主黨議員瑞安通知吉姆·瓊斯,他將訪問瓊斯鎮。11月14日,議員從華盛頓出發,同行的有不少記者,包括幾位非常優秀的知名記者,還有6名由此前加入人民聖殿教,後及時醒悟而退出的成員建立的「有關親屬委員會」的代表。

瓊斯鎮為這些議員舉辦了極其熱烈的歡迎會,然而,吉姆瓊斯卻拒絕了記者的採訪,此時的記者們,看到的是一個患偏執加被害妄想症的瘋子。有的信徒想要與記者們一同離開,他們坐上了議員等人的飛機,卻和這些議員永遠的留在了瓊斯鎮。

當他們在11月18日準備離開時,瓊斯鎮的一輛拖拉機開向了他們,從上面下來了六名槍手。這些人朝著議員們猛烈開火,議員瑞安和兩位最出色的記者等5人當場死亡,另有12人受傷。

當晚,吉姆瓊斯將瓊斯鎮的所有的教徒召集到一起,要求他們「如果像我愛你們那樣愛我的話,大家就一起殉道……」九百二十三名教徒中,那些抗拒這命令的人被射殺、勒死或被強行注射氰化物。

約兩公斤氰化物被倒進一個裝滿自制果汁的大鐵桶,所有教徒麻木著走上前,喝下那桶有劇毒的果汁,就這樣因為自己心中所謂的「耶穌」而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後來發現現場的錄音里的呼救聲讓人感到異常恐怖。當軍隊趕到時,在場件共有914人死亡,包括276個兒童。瓊斯的屍體被發現在頭上有一處槍傷,體內亦有高劑量的藥物。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