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疹、鼻炎、哮喘、食物過敏、蕁麻疹……隨著社會工業化和城市化的進程,過敏性疾病的發病率在持續升高。

這些疾病有時被統稱為“過敏體質“,實際上,我們醫學上更專業的稱呼是“ 特應性體質 ”,通常指易患濕疹、過敏性鼻炎及哮喘或食物過敏的高危特徵。

腸道菌群紊亂與過敏性疾病

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腸道菌群紊亂可能與過敏性疾病的發病相關。

現代的生活方式過於清潔,導致微生物暴露機會減少,而剖宮產、配方奶餵養、早期抗生素應用等因素也對腸道菌群發展有很大的影響。

研究顯示,具有過敏體質的兒童,腸道菌群的多樣性較差,雙歧桿菌等有益菌比例低,而條件致病菌的定植更多。

基於益生菌對腸道菌群和免疫系統的調節作用,能否將其用於治療和預防過敏性疾病,一直是醫學研究的熱點問題。今天,我們來討論是否可以使用益生菌治療和預防濕疹。


濕疹及特應性皮炎

濕疹及特應性皮炎是嬰幼兒時期最常見的皮膚疾病。

這是一種慢性炎症性皮膚病,往往在嬰兒期起病,反覆發作,特點是皮膚乾燥、瘙癢、長紅斑,可以伴有滲出、結痂,轉為慢性時可以有皮膚增厚、苔蘚樣變。

濕疹的典型表現

濕疹的發病機制十分複雜,既有皮膚屏障功能異常的因素,也有免疫調節紊亂的因素,而且有明顯的遺傳傾向。研究證據顯示,濕疹兒童腸道菌群的多樣性低於健康兒童。


那麼,我們可不可以通過外源性攝入益生菌,改變腸道菌群的組成,調節免疫,減輕濕疹呢?

濕疹與益生菌

的確有很多醫生和研究者在朝著這個方向積極地探索。

目前,有一些已經發表的臨床研究證據顯示,口服唾液乳桿菌、鼠李糖乳桿菌、雙歧桿菌等益生菌可以減輕濕疹症狀,尤其是對於合併牛奶蛋白過敏或存在IgE致敏性濕疹的兒童來說;

也有的研究顯示口服滅活的益生菌(如嗜酸乳桿菌L-92)、或外用一些有益菌的裂解液,對濕疹有所幫助。

但是,事物總有兩面性。

目前,也有很多研究使用了完全相同的菌種、菌株,卻得出了益生菌無效的結論。

如果把迄今已經發表的臨床研究匯總在一起進行薈萃分析,那麼會發現研究人群特徵混雜,研究針對的菌株、劑量和時間也不一致,僅基於目前的證據,還遠遠不足以得出一致的推薦,無法確切得出哪種益生菌真的有用,或者該用多大劑量、多長時間才有用。

所以,從循證醫學的角度來說,益生菌不應該作為濕疹治療的常規推薦。

為什麼針對益生菌的科學理論很美好,實際應用卻那麼不理想?

有的研究者認為,這是因為腸道菌群的形成主要發生於嬰兒早期,受分娩和餵養方式影響最大,腸道菌群一旦形成,很難再通過外源性的干預改變。

而後期外源性補充的益生菌,也很難在腸道長期定植,自然治療效果不好。

那麼,是否可以通過給懷孕期的女性補充益生菌,或從嬰兒出生起就補充益生菌,以預防濕疹的發生呢?

這也是目前益生菌研究的熱話。

目前已發表的臨床證據不多,但薈萃分析顯示,如果早期使用,益生菌( 以鼠李糖乳桿菌LGG為代表 )可能的確有助於預防濕疹的發生( 但遺憾的是,這一保護作用無法擴大覆蓋食物過敏、過敏性鼻炎、哮喘 )。

世界過敏組織(World Allergy Organization)的指南基於目前的臨床研究證據,給出瞭如下建議:

如果即將出生的寶寶具有發生濕疹的危險因素(如父母或同胞兄弟姐妹之一有濕疹、過敏性鼻炎、哮喘或食物過敏),那麼可以給孕晚期和哺乳期的母親和出生後的寶寶補充益生菌。

但是,這篇指南並沒有詳細說明具體的益生菌種類、劑量和療程。

而更謹慎的一些權威學會或學術機構,並沒有給出相同的推薦,如歐洲過敏和臨床免疫學會(EAACI)、美國國家過敏和感染性疾病研究院(NIAID)等。

不過,考慮到益生菌製劑的相對安全性,對於的確有特應性疾病的家族史的父母,在充分了解益生菌治療的背景信息和局限性後,可以在產科或兒科醫生的指導下謹慎地嘗試使用。

濕疹等特應性疾病的發生與發展可能存在多種致病因素,堅持皮膚保濕、母乳喂養、減少煙草暴露和不必要的抗生素使用是目前證據確切的一級預防措施,而濕疹的規範管理,還是在於基礎保濕、日常護理和合理使用糖皮質激素等外用藥物。

關於益生菌的醫學研究方興未艾、前景美好,但在更多的臨床研究證據發表前,它的作用不應該被“神化”,具體使用請聽從醫生的建議。


總結

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預防和治療濕疹,究竟補充哪一種益生菌,劑量多少,療程多久?這些問題目前都沒有確定的答案。

就算要補充益生菌,也無從補起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