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床,突然有好多紅疹? 你家裏有臭蟲(床蝨)了!

如果醒來後,發現身上有一些紅色皮疹,是什麼問題呢?剛搬新家後,孩子身上就出現丘疹、蕁麻疹是對環境過敏嗎?

這些都可能是家裡的小臭蟲(床蝨)吸血導致的哦(也屬於蟲咬皮炎),下面我們看看臭蟲導致的皮疹是什麼樣的,什麼是臭蟲叮咬後的“早餐-午餐-晚餐”症狀。

原以為隨著生活條件好轉,臭蟲會減少,沒想到竟然是全球增多的趨勢,也通過本文,看看家裡是否有臭蟲的痕跡吧。

床蝨,俗稱臭蟲

臭蟲是一種因嗜血習性而與人類產生交集的小型無翅昆蟲,江湖人稱這種沒有飛跳能力的小蟲為木蝨或床蝨。

臭蟲的身體扁平,呈紅棕色橢圓形,體長僅2~5mm,外觀恰似小蟑螂或蘋果籽。

與人類關係密切的臭蟲種類包括溫帶臭蟲和熱帶臭蟲[1]。

紅棕色橢圓形的溫帶臭蟲

自步入21世紀以來,臭蟲頻頻踏足人類結界,以一身雕蟲小技屢屢作案,讓這種嗜血狂徒越發的聲名狼藉。

這種捲土重來的陣勢可能與公眾對臭蟲認識不足、臭蟲對常用殺蟲劑產生抗藥性有關,國際旅行人員的與日俱增也為臭蟲的國際間傳播創造了無孔不入的機會[2]。

臭蟲的習性,為何臭名昭著?

生命週期和特徵

臭蟲體內長有一對臭腺,可分泌氣味難聞的臭液,同時有利於禦天敵和促交配[3]。

因此,臭蟲所到之處,臭不可當,這才讓這種小蟲留下臭名昭著的江湖名聲。

臭蟲的一生會經歷卵-若蟲-成蟲三個階段。

臭蟲的生命週期中,需要每3~5天吸血一次,才能完成從一個階段到另一階段的過渡。

臭蟲常常通過衣物、行李箱等被動傳播,有時也可經電線或通風管道主動爬行傳播[4]。

臭蟲的生命週期

臭蟲的壽命大約只有1年,在室溫下飢餓的臭蟲通常在70天內死亡。

然而,臭蟲的成蟲忍受飢餓的能力驚為天人,能耐飢6~7個月,有時甚至1年以上[2-6]。

溫度對臭蟲的生活(包括繁殖能力)影響深遠,臭蟲僅能耐受7~45℃的環境。

熱帶地區每年通常可繁殖5~6代(在溫帶地區則為3~4代),1隻雌性臭蟲可產200~500顆卵[2-6]。

幾隻臭蟲佔據新的窩點後,群體數量即可發生指數型倍增,2~3個月後可達到數千隻[6]。

溫帶臭蟲:若蟲(1-4mm)和成蟲(5-7mm)

臭蟲有物以類聚的群居習性,且具有晝伏夜出的作風。

白天臭蟲潛伏、隱匿在床板、床上用品、褥墊、地板、家具、牆紙的縫隙間和陰暗之處。夜間則以迅速的爬行速度四處活動和覓食。

由於吸食的血液需時數日才能消化,臭蟲吸血後往往深居簡出。

藏匿於沙發中的臭蟲及其黑色點狀糞便

夜間作案時,臭蟲通常會選擇人體未被床單、毯子覆蓋的暴露區域,如上下肢、面部和頸部

老奸巨滑的臭蟲吸血時會先往皮膚注入一種“麻醉劑”,這樣就能在人們渾然不知在的情況下猖獗作案。

臭蟲的進餐時間通常只需5~10分鐘,在此期間,臭蟲還會加點自身分泌的抗凝劑和血管擴張劑作為調味料,以利於自身盡享饕餮大餐。

對人類的影響

據估計,全球臭蟲數量正以每年100~500%的速度增長,可能給各國帶來社會經濟負擔和公共衛生危害[7]。

對於人類來說,讓臭蟲臭名遠揚的原因,不僅因為這種嗜血狂徒已經侵入高檔酒店、家庭旅社、私人住宅、夜間火車、遊輪甚至養老院,還因為臭蟲叮咬皮膚吸血後可產生瘙癢難忍的皮炎和過敏反應,對人類睡眠或生活造成干擾,搔抓後還能繼發細菌感染

此外,儘管目前尚缺乏研究數據證明臭蟲和人類傳染病之間存在因果關係(臭蟲體內含有的“中和因子”可能降低臭蟲傳播傳染病的能力),但臭蟲體內被分離出多種立克次體、枯氏錐蟲、克氏錐蟲、乙型肝炎病毒、丙型肝炎病毒、耐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耐萬古黴素腸球菌等致病因子,因此有學者擔心臭蟲仍可能成為人類傳染病的傳播媒介[7]。

被臭蟲咬的症狀

醒來後人們可能立即就能發現臭蟲在皮膚留下的作案痕跡,這是人體對臭蟲產生的皮膚過敏反應。

瘙癢性斑丘疹和紅斑

最常見的皮疹是2~5mm大小的瘙癢性斑丘疹和紅斑,中間可見小點(臭蟲的咬痕),但有時直徑可能長達2cm。其他皮疹表現包括風團、水泡甚至大皰和結節[4,6]。

臭蟲叮咬後的不同皮疹表現:常見線狀(A)或車輪樣(B)分佈的斑疹或丘疹,少有大皰性病變(C)和蕁麻疹(D)

3個斑疹或丘疹

在臭蟲叮咬引起的皮膚蛛絲馬跡中,直線、曲線或鋸齒狀分佈的3個斑疹或丘疹(如上圖A標註的1-2-3)是典型的皮疹形態,在皮膚上留下的這種作案痕跡代表的是臭蟲的三餐溫飽,稱為“早餐-午餐-晚餐”症狀(“breakfast, lunch and dinner” sign)。

臭蟲引起的線狀分佈的紅色斑丘疹:“早餐-午餐-晚餐”症

然而,這種分佈特徵的典型皮疹數目有時達到3~5個或更多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皮疹可能出現於被臭蟲叮咬後幾天,發疹時間也可能延遲至11天後[4]。

過敏反應

臭蟲不僅能引起局部皮膚的過敏反應,還可能導致瀰漫性蕁麻疹、哮喘和嚴重過敏反應等系統反應。

在Monroe J報導的一則案例中,一個8歲男孩在6個月前隨家人搬進新公寓後,腰部以上區域多次出現3~8個呈線狀分佈的紅丘疹,周圍繞以圓形紅斑,伴水腫和瘙癢。

儘管其他家庭成員無類似皮疹,他們和男孩均有季節性過敏、哮喘和濕疹的症狀。

家人最終在男孩的彈簧床墊中發現了臭蟲的隱藏窩點[1]。

8歲男孩腰背部橫線狀分佈的斑丘疹

值得一提的是,這種“早餐-午餐-晚餐”徵並非臭蟲的專屬,跳蚤、疥蟲等其他節肢動物叮咬也可能引起類似表現。

臭蟲也能引起嚴重貧血等罕見的並發症[8],因此有時臭蟲叮咬的診斷與鑑別並非易事。

臭蟲引起瀰漫性瘙癢性丘疹和嚴重貧血

如何尋找和殺滅臭蟲

儘管臭蟲在生活起居中經常出沒,但許多家庭並未發現臭蟲的踪跡,許多人甚至不知道自己夜間曾被臭蟲“吻過”。在英國和德國的調查中,只有10%~12.5%的人能從照片或標本中辨認出臭蟲[9-10]。

在預防臭蟲作案的策略[4]上,

購買家具(尤其是二手家具)前應仔細檢查。

入住酒店(即使是高檔酒店)時,可掀開床墊尋找蘋果籽大小的棕黑色蟲體或黑點狀糞便或血跡。

不要將行李存放在陰暗之處、床或家具周圍。睡覺前應拉好行李箱,可將其置於浴缸或淋浴間。

典型的臭蟲及其糞便的藏身之所(布料、床墊

在家裡則需採用“搜捕並摧毀”的策略,根據臭蟲鍾愛的藏身之所,從床墊、沙發、窗簾和室內陰暗處等常見的窩藏據點(尤其是牆壁、彈簧床墊和家具的裂縫)尋找臭蟲生活的踪跡。

發現臭蟲的藏匿之處後,可聯繫蟲害管理公司的專業人士或購買有效殺蟲劑(最常用的是擬除蟲菊酯、昆蟲生長調節劑和氨基甲酸酯)將其一舉殲滅。

另外,可使用60°C的水溫清洗衣物,常用真空吸塵器清潔家具。穿長袖和長褲睡覺可能會減少體表暴露面積。

外出旅行睡覺後出現典型皮疹,在床內或床週發現臭蟲或其糞便,或更換睡覺地點後症狀消失,都應考慮臭蟲叮咬的可能。

對於瘙癢症狀明顯或睡眠受影響的兒童或成人,可局部外用類固醇激素和口服抗組胺藥。如皮疹繼發細菌感染時則需局部外用或口服抗生素治療。

– 參考文獻 –

[1] Monroe J. ATYPICAL LINEAR CONFIGURATION OF BEDBUG BITES IN AN EIGHT-YEAR-OLD BOY: A Case Report and Overview of Cimicosis. J Clin Aesthet Dermatol. 2020 Jun;13(6 Suppl):26-29. Epub 2020 Jun 1. PMID: 33282107; PMCID: PMC7710293.
[2] 鄭劍寧,裘炯良. 臭蟲防治研究進展.中華衛生殺蟲藥械,2011, 17(2):145-148
[3] 許榮滿. 臭蟲危害的複燃和防治[J]. 中華衛生殺蟲藥械, 2010(05):398-399.
[4] Bernardeschi C, Le Cleach L, Delaunay P, Chosidow O. Bed bug infestation. BMJ. 2013Jan 22;346:f138. doi: 10.1136/bmj.f138. Erratum in: BMJ. 2013;346:F1044. PMID: 23341545.
[5] Studdiford JS, Conniff KM, Trayes KP, Tully AS. Bedbug infestation. Am Fam Physician. 2012 Oct 1;86(7):653-8. PMID: 23062093.
[6] Parola P, Izri A. Bedbugs. N Engl J Med. 2020 Jun 4;382(23):2230-2237. doi: 10.1056/NEJMcp1905840. PMID: 32492304.
[7] Lai, O., Ho, D., Glick, S., & Jagdeo, J. (2016). Bed bugs and possible transmission of human pathogens: a systematic review. Archives of dermatological research, 308(8), 531–538. https://doi.org/10.1007/s00403-016-1661-8
[8] Kessler SE, Chan S, Martin G. Don't let the bedbugs bite: an unusual presentation of bedbug infestation resulting in life-threatening anemia. Cutis. 2020 Jun;105(6):E24-E26. PMID: 32717001 .
[9] Seidel C, Reinhardt K. Bugging forecast: unknown, disliked, occasionally intimate — bed bugs in Germany meet unprepared people. PLoS One 2013; 8(1): e51083.
[10] Reinhardt K, Harder A, Holland S, Hooper J, Leake-Lyall C. Who knows the bed bug? Knowledge of adult bed bug appearance increases with people's age in three counties of Great Britain. J Med Entomb 2008; 45: 956-8.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