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島美嘉|失去聽力10年的日本歌姬,回來了

人生快要撐不下去的時候,請聽聽她這首歌。

這並不是什麼網絡洗腦神曲,而是一首關於「死亡」與「重生」的歌曲——《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憑一首歌拉低日本的自殺率,聽力恢復的中島美嘉回歸歌壇再次演唱《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這首歌是被喻為「平成四大歌姬」之一 中島美嘉(下文稱「MIKA」)的經典作品,在MIKA眾多佳作中,此曲在國內是知名度最高的一首。

不單是因為此曲本身跨越了語言地域的障礙,帶給人強烈的共鳴,更因為她的故事:雖紅極一時,卻先後經歷了被霸凌、失去聽力而隱退、離婚……

中島美嘉的真實經歷,給這首作品描繪上最濃烈厚重的底色。

中島美嘉

巔峰

1983年,MIKA出生於日本鹿兒島的一個貧窮家庭,父親是貨車司機終日不在家,母親是傳統家庭主婦,平日靠縫紉幫補家計。

由於家境貧窮、成績欠佳加之性格內斂,MIKA遭受了很長時期的校園霸凌。她在孤獨中度過了青春期,內心敏感脆弱。

日益嚴重的校園霸凌導致當時年僅14歲的她選擇輟學打工,每天在飲食店忙得暈頭轉向,生活看不到任何起色。此時的她萌生了進入演藝圈的想法。

在模特之路上失敗之後,她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將自己唱歌的DEMO寄給唱片公司,沒想到年僅18歲的她被選中參加歌唱選秀節目。全憑天賦與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衝勁,成功摘得桂冠。

2001年憑借出道作STARS,MIKA拿下日本唱片大獎的「最佳新人獎」,該專輯銷量超過60萬張。對於這位此前名不經傳的新人而言,這樣的成績無疑是非常優異的。

在《STARS》中,人們看到了一位與當時主流甜美元氣女歌手完全相反的別樣女孩。她氣質清冷明艷、眼神倔強,就連嗓音都帶著一絲令人難以抗拒的神秘感。

此時的MIKA以超越年齡的氣勢、憑借自身的音樂天賦演繹了這首雄壯的情歌,讓人難以置信這是一位18歲女孩的出道曲。

「I’m goona be a Star」正如此曲所唱一般,MIKA天生就是要做巨星,她將星星紋在手腕上,在星星的庇佑下,她開啓了歌姬之路。

在2002年首次登場紅白之後,2003年MIKA推出了第一首現象級歌曲《雪の華》

這首代表日本的冬日戀曲,抒情柔美。MIKA在演唱的時候採用了一種聽似娓娓道來、但實則上進行了許多轉調的唱法,是非常考驗唱功的。

《雪の華》在亞洲地區非常受歡迎、是一首經久不衰的神曲,曾經被包括德永英明、河村隆一、藤井郁彌、中森明菜在內的著名歌手翻唱過。直到如今,每年冬天或者初雪的時候,都有很多人會分享這首歌。

2005年,中島美嘉出演電影版《NANA》,「大崎娜娜」是漫畫家矢澤愛所著作品《NANA》的主角之一,NANA與MIKA一樣,都是來自偏遠小地方、懷抱音樂夢想的女孩。

憑借本色出演「大崎娜娜」,她拿下了包括日本電影學院賞「最佳新人獎」在內的各種大獎,將自身事業推到巔峰。

Vivienne Westwood的愛心外套、綁帶厚底鞋、土星項鍊、戒指,煙薰妝的MIKA神還原了NANA,她乖張放肆、野蠻成長、特立獨行、才華橫溢。

在拍攝過程中,她跳上桌子即興唱了一段歌曲,後來成為了著名的歌曲GLAMOROUS SKY

《GLAMOROUS SKY》由著名搖滾樂隊彩虹的主唱HYDE作曲、漫畫作者矢澤愛作詞,一經推出就問鼎日本公信榜單曲榜。

在典型的搖滾曲風中,她高音清澈明亮,扣人心弦,現場更是令人贊嘆。她以出色的演唱與女王般的颱風,成功駕馭此曲,讓此曲成為眾多搖滾少女心中的偶像。

MIKA與NANA一樣,看似滿身都是刺的外表之下,是一顆比誰都要溫和柔軟的敏感內心。就此,MIKA飾演的NANA成為了一眾少女心目中的英雄。

NANA過後,MIKA的事業一路順遂,她陸續出演了包括生化危機在內的作品,人氣爆紅。

但就在事業巔峰期,命運無情地將她推向了深淵。

黑暗

從2011年開始,MIKA的現場演出突然出現此前未曾有過的跑調與走音

外界質疑謾罵不斷,甚至用「歌姬失格」打擊她,認為她不配做「平成四大歌姬」。

沒有人知道,此時的她早已被嚴重的「咽鼓管開放症」所困擾,失去了聽力。

早在2010年10月,中島美嘉就確診了這種耳疾,對於歌手而言,這樣的情況無疑是晴天霹靂。

一開始MIKA並沒有自怨自艾,她積極配合醫生的治療,每天都在練習發聲。

然而,醫生的一句話,讓她掉進無盡的深淵裡:

「你這個病無法完全痊癒,最好還是盡早放棄唱歌吧。」

彷彿被判了死刑,她非常絕望,陷入低谷,她不得不宣佈暫時停止所有歌手活動,甚至萌生了「隱退」的想法。

後來她去了美國治療與散心,在這個期間她改變了自己此前的想法:

與其抱怨自己不能繼續唱歌,不如竭盡全力用歌聲來傳達自己的情感。

「我真的很難接受‘因為耳朵不行所以唱不了歌’的事實,所以對誰都說不了口。那段時間漸漸變得唱不了歌,大家就開始責備我「不努力」、「飄了」。說實話,當時的我真的很不甘心。」

懷著這種「不甘心」的心情,為了不想讓事務所和歌迷擔心,當時病情未曾好轉的MIKA就宣佈復出,一邊頂著來自外界巨大的壓力,一邊堅竭盡全力地想要做好「唱歌」這件事。

為了繼續唱歌,她不得不改變唱歌的方式。她以身體發聲,用不同的力度發聲發出不同的高音。有時候她會發出怒吼,因為不這樣唱的話,她就無法唱歌。

這樣的唱歌方式,她足足堅持了10年。

希望

在此期間,挺著被外界落井下石的漫天謾罵,以及耳疾帶來的無法緩解的疼痛,MIKA還是推出了一些經典之作,其中就包括了著名的歌曲《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這首歌將MIKA從黑暗深淵中拯救了出來,讓她從此迎來希望,同時也拯救了很多人的一生。

當時,搖滾樂隊amazarashi主唱兼吉他手秋田弘非常關心MIKA的病情,他向MIKA提供此曲,MIKA第一次聽到就泣不成聲:「這首歌完全代表了我的心聲。」

2015年的巡演最後,MIKA披著一襲紅衣登場,如同涅槃一般。

此時已經聽不見舞台聲音的她,全程都在用腳打節拍、找節奏,俯身觸摸音響尋找震動。她在音准上把握得依然精准,升調降調都處理很好。

這是此曲情感爆發最為激烈的現場版本,情緒呈現不斷上升的累積與爆發。

在「分かってる/分かってる/けれど」MIKA特意用一種近乎於撕心裂肺的哭腔直白地爆發出自己這幾年的痛苦與絕望。

爆發之後,熱淚盈眶的她就將這些痛苦、絕望、委屈全部化成了不服輸、向死而生的積極力量,每一句都迸發出強大蓬勃的生命力。

看似致郁系的歌曲,實則是名副其實的治癒系。

MIKA以此曲傳達出來的,並不是一了百了的沈淪,而是生與愛、希望與未來

「大家在各自人生裡,經歷著起起落落,願我們身處絕望仍不放棄尋找希望。」

當時的她正處於人生最黑暗的低谷,但她仍然竭盡全力,以這首歌唱出了「向死而生」的生命之美,給眾多同樣掙扎在痛苦中的人,帶來了希望、鼓舞與光明。

重生

前陣子,剛過完出道20週年紀念日的中島美嘉,向外界宣佈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10年過去,她的聽力,終於恢復了!

她在採訪中幾度哽咽——「我又能用自己的耳朵,聽見自己唱的歌了…」

今年的11月中旬,MIKA再次演繹了這首《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是與2015年的那場完全不同的感覺,她整個人都變得更為從容平靜。

沒有樂隊的編制,只有簡單的鋼琴與貝斯的不插電形式,讓MIKA的聲音得以最大的展示。

2015年現場版本相比,她在歌曲速度的處理上顯得更為緩慢,演唱更加從容不迫,每行歌詞之間增加一些停頓。

此時的她就如同一位歷經風風雨雨的好友,在一個平靜的午後時光,與你細細傾訴她從黑暗深淵走出來的心路歷程。

哪怕是唱到最痛苦的部分,她也只是微微仰起頭、顫抖自己的身體。

對於人生中的至暗時刻,如今的她沒有過多地陷入苦與痛的掙扎中,而是傳達給出一種「音樂帶來的救贖與和解」的治癒力量。

她坦言,如今的自己看待世界的情感不同,顯得更為從容平和。

出道20年,截止目前總共登上9次紅白歌會,作為日本家喻戶曉的「平成歌姬」,MIKA在歌姬輩出的時代裡,憑借冷艷多變、華麗神秘的風格,擁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在事業的巔峰時期,MIKA卻因耳疾而陷入人生低谷,也從低谷中改變了自己對許多事情的看法。

她一直未曾改變的,就是一顆對音樂熱愛的心:在燃燒殆盡之前,無論如何也要竭盡全力去歌唱。

MIKA曾全程哽咽地讀完歌迷關於此曲的留言,讀到最後她眼泛淚光。

她一直都很希望自己的歌能帶給他人自信與力量。

是啊,人生很艱難,大家都在努力頑強地活著。因為這首歌,大家互相取暖、激勵,在眼淚中學會了堅強,從而走向更好的人生,這樣的人間是值得的。

中島美嘉坦言,對於如今的自己而言,唱歌就是「單純的愉快」,她很開心如今的自己能夠自由快樂地唱歌。

「我的人生,本來就是三流的電視劇。別人要怎麼添油加醋說我黑暗的過去都無所謂。只不過,邁向光明的劇本,我要親自來寫。

經歷最濃烈的黑暗之後,如今的MIKA迎來重生。正如她所經歷、她所唱的那樣:

人生很難,但請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前方就是希望,請不要輕易放棄。

參考資料:

THE FIRST TIMES,中島美嘉、『THE FIRST TAKE』に再降臨!屈指の名曲「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を初のメディア歌唱披露

文春オンライン,「デビューの衝撃」から20年 中島美嘉の「儚さと懐かしさ」がたまらないワケ《女優業では一転…》

THE FIRST TIMES,中島美嘉、初のブルーノート公演が大盛況!涙をにじませ「この場所で歌えたこと、絶対に忘れません」

CREA WEB,中島美嘉‧20週年ロングインタビュー 「たまたま、私は表に出るのが擔當。皆の才能を発表するのが私の役割」

CREA WEB,「生まれて初めてのダイエットを…」 デビューから20年、心境の変化を語る 中島美嘉ロングインタビュー【後編】

THE FIRST TIMES,中島美嘉の歌力、その普遍性を物語る「SYMPHONIA/知りたいこと、知りたくないこと」

REAL SOUND,中島美嘉、20年間の軌跡を辿る「シンガーとしての物語」 観客の未來を照らすように歌った『JOKER』ツアーファイナル

相關文章